看耽美文
就来耽美小说网

我再也不敢和主角作对了完结作者:九品

书名:我再也不敢和主角作对了

作者:九品

林宵看起点文中毒了,他总是幻想自己有一天能穿越然后拥遍天下美女,成为大陆最强的人。

他真的穿越了,林宵自以为是一直以为自己是主角,直到遇到了凌落。

被凌落杀死后,才知道他不过是小说中的炮灰反派。

重来一世,他不甘心的想要在反抗一次,又被无情碾压了。

好吧…主角您狠,他再也不和主角作对了…

二人同是直男…

再一次历练中,凌落居然中了情草的毒(类似于春药)…

林宵欲哭无泪看着把自己绑在后头石壁上的某人,欲哭无泪的想,谁能告诉他这是怎么回事?

同时起点直男,怎么搞基….

感情比较慢热 别急

内容标签:穿越时空 欢喜冤家 重生 修真

搜索关键字:主角:林宵 ┃ 配角:凌落 ┃ 其它:反派

==================

☆、我是反派

作为一个穿越的存在,林宵一直以为自己是主角,虽说自己长得不怎么样,但是至少他有背景啊。星云国三大家族之一的林家家主林岳的独生子,从小要什么有什么。而且炼药天赋还很强,二十岁就已经是炼药师五品了。

进入了药阁,上辈子是宅男的林宵,一眼就瞧中了药阁的女儿慕容雪。

慕容雪是一个纯洁善良的女孩,嗯,林宵一直是这么认为的。他看到过慕容雪帮助那些贫穷的乞丐们,看到过慕容雪对一些样貌丑陋的人温柔的笑着。当慕容雪对他露出了那种温暖的笑容的时候,林宵感觉自己的心脏都要融化了。

他拿出了自己在二十一世纪所看到过的泡妞秘诀来追慕容雪,送花,写情书,送各种贵重的东西,每天对慕容雪嘘寒问暖….可是慕容雪对他的笑容越来越少,对他的态度越来越冷淡。

林宵坚决的认为自己是主角,认为自己总一天能抱得美人归,所以他坚决不放弃,直到….凌落进入了药阁。

凌落是由慕容雪带入药阁的,林宵直觉的感觉到慕容雪对凌落是不同的。而且,林宵总有一种感觉,凌落也是穿越过来的。

而主角只有一个,所以…凌落是反派?

这么一想,再加上慕容雪对凌落暧昧不清的态度,林宵对那个凌落顿时就厌恶起来。他开始针对凌落,为难凌落,甚至想要杀死凌落….

他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看到凌落心理就不可避免的起了杀心。

最后….在一次药阁举办的比赛时,他们在出去寻找药材的时候,林宵被凌落杀死了。

林宵的魂魄飘在上方,看着地上满是鲜血的他,再看到旁边虽然也是满身鲜血,但是却没有太大伤害的凌落时。林宵悲愤了,蛋疼了!!为什么到最后他自己挂了!!!他不是主角吗!哇擦,他和凌落同是穿越来了,为什么是他死了!!这特么不公平啊!

一个鬼魂的咆哮是没有人听见的。眼前白光一闪,林宵发现自己居然又回到了二十一世纪。

眼前是许久不见的电脑,书桌和书桌上的一本书?

林宵拿起那本书(别问我鬼魂是怎么拿书的),上面写着三个大字——《苍穹变》。翻开书,里面主角的名字让林宵大吃一惊。

凌落!!!

提起这个名字林宵就恨得牙痒痒,手指翻开小说,从第一页开始看起……..

直到最后一页看完。林宵手中的书“啪”的一声,掉到了地上。

小说里描写的故事,林宵不要太熟悉,这就是他死之前的世界。

难道他是穿越到了小说里?林宵觉得自己森森的蛋疼了,他一直以为自己是主角,从穿越到那个玄黄大陆开始,一直是这么认为的。结果今天看到了这本小说才发现,他原来穿越到了一本小说里,而且…他是反派,还是那种炮灰级存在的反派。

给主角刷等级,刷美女的反派。

难怪他一直斗不过凌落!原因就在这里。

玄幻小说里的主角,通常有这几点定律…

主角不死定律….

就算陷入危险,也能得到奇遇定律….

主角必开金手指定律….(凌落的身体里还有着一个活了几百年的炼药师)

美女必投主角怀抱定律….(最后结局,跪倒在凌落炼药师袍下至少不下六位美女,都是顶级的)

……….

而他?在小说里不过是一个小小的插曲,长得丑,修炼天赋一般,就炼药师天赋还看得上眼。

他死了之后,林家发现了是凌落动的手,想要报仇的时候,凌落的炼药师天赋也被药阁重视了,药阁护着凌落,林家根本没法动手,只得忍着,逮到机会就下杀手,最后反而被成长起来的凌落给轻轻松松的灭了。

看到这里,林宵眼睛不禁有些酸了,他揉了揉眼睛。

那个疼爱他的父亲,就因为他自己认不清自己的位置,而被连累了。

叹了一口气,林宵觉得老天,不,是作者真的是在玩弄他的感情。一本书里有两个穿越的存在,不就是要让他们互相厮杀么。

正所谓一山不容二虎,除非一公一母。

林宵正感叹着自己悲惨的命运的时候,灵魂状态的他突然感觉到了一阵吸力….

要结束了吧…..林宵闭上眼睛,由着那股吸力把自己的灵魂扯了过去….

…………………………………………………….

再次睁开眼,林宵感觉到自己的手正人忍握着。那人的手干燥温暖,手心有一些老茧,偏过头望去,一张熟悉的脸出现在了自己的视野里。

“父..父亲?”呆愣了片刻,林宵嗫嚅着。

“嗯?”林家家主林岳看到自己的儿子睁开了双眼,顿时欣喜道:“宵儿,你终于醒了,你这已经睡了两天两夜了,可急死父亲了。”

林宵张了张嘴,觉得这个情节莫名有些有些熟悉。皱了皱眉头,喉咙有些沙哑的问道:“父亲,我…我今年几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