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耽美文
就来耽美小说网

傅少别闹夫人太凶猛小说全文

讲座结束后,校方特地弄了个饭局,一向不热衷于此的裴沂庆积极响应,还把苏蔷给带上了。

苏蔷眼角抽了抽,知道他是还没炫耀够,要是搁以前她实在懒得配合,但想想自己要把他坑去海大的打算,还是决定先对裴沂庆好一点。

“苏蔷同学真是厉害,那道题8种解法里,有6种是超出大学知识范围的,年纪轻轻就对数学研究这么深,都是裴老师教得好!”

国际双语大学的校长王有明越看苏蔷越是稀罕,真不愧是裴沂庆的得意门生,把他们学校的孩子都比下去了。

“哎呀客气客气。”裴沂庆嘴上谦虚着,实则眼里的得意明显到没人看不出来,“我这个学生其实也没怎么教,都是她自己聪明。”

“不知道苏蔷同学现在在哪所学校就读,有没有兴趣来我们学校?”王有明实在是见猎心喜,忍不住开口挖角。

苏蔷放下筷子:“这学期刚转到滨海海大,短期内不想再转了。”

“海、海大?”王有明愣了愣,“你这样优秀的成绩,怎么不来我们学校呢?不是我背后说同行坏话,海大的教学质量确实比不了我们,风气也不好,不如考虑考虑到我们滨海国际双语大学,别浪费了你的天分呐。”

看到王有明当场挖角苏蔷,裴沂庆内心得瑟极了,老王真有眼光,知道他家小蔷薇是个宝贝!

“老王你可省省吧,我们小蔷薇最不耐烦规矩,你们学校管得严,连衣服上有褶子都要扣礼仪分,她可受不了。”

“哎呀这些都是小问题,只要苏蔷同学愿意来,都可以为她破例嘛!”王有明和裴沂庆当了多年朋友,知道他这么说就是意动了,连忙许诺了一大堆,“老裴啊,我给你交个底,我们学校再过半个月就要安排学生参加国际奥数比赛。这比赛我们已经连着三年拿了第一名,听说M国那边特地招了个小天才,誓要把冠军从我们手上夺走啊!我这心里一直都在担心,直到今天见到你这学生。她来了我们学校,今年这冠军才算稳!”

听到这个原由,裴沂庆着实心动了:“小蔷薇,这机会不错,还能为国争光,你考虑考虑?”

苏蔷还未回答,忽然包厢的门被打开,一个熟悉的男声带着几分笑意传来:“王校长背着我挖我们海大的人,不太好吧?”

众人抬头,就见穿着烟灰色西装的傅时弈走了进来,年轻英俊的男人目光转了一圈落在苏蔷身上:“对于王校长的提议,苏蔷同学怎么想?”

“我没兴趣。”她面不改色地继续吃。

“苏蔷同学,像你这么有实力的学生理应获得更好的机会。自然,海大也是有海大的优点的,但我相信我们学校会让你拥有更多更好的选择。”

王有明劝得苦口婆心,苏蔷却依旧不为所动。

“听王校长你说的,不就是国际奥林匹克数学竞赛吗?今年我们海大也打算参加。”傅时奕含笑在苏蔷身边坐下,“到时候苏蔷同学就是我们的主力,你们能给的她都会有,何必转学多此一举。”

“傅少,年轻人嘛,有雄心壮志是好的,但是好高骛远可就不太妙了。论师资,论生源,论学生的平均水平,你们海大都差我们太多了,这些差距不是一朝一夕能补上的。当然,谁家有了好学生都不愿意拱手让人,但也要为学生自身考虑,我实在不忍心苏蔷同学这样的天才,因为得不到最好的教育而埋没。”

虽然知道傅家三少盛名在外,但见傅时奕轻描淡写地说出这样张狂的话,王有明多少有些心中不爽,回的话也不怎么客气。

“论师资,我们有号称全国第一金牌教师的裴沂庆老师。论生源,我们有苏蔷这样天才的学生。至于学生的平均水平,奥林匹克竞赛考的是顶尖学生的水平,其他人怎么样影响不到她。”

傅时奕一席话出口,满桌的人顿时愣了。

“裴老师,您要去滨海海大教书?”

裴沂庆自己都愣了:“啊?我没……”

话没说完,就见他得意的心爱弟子淡定的截过他的话头:“对,他要去海大教我。”

一听这话,裴沂庆当即乐了:“成嘞,你在哪个班?我过去可只教这一个班。”

“大一十二班,我和一班的人打了赌,期中考试数学要考过他们班,劳烦你多上点心。”

“打赌啦?放心放心,甭管那帮小兔崽子什么水平,我不能让他们拖我小蔷薇的后腿,一定让你赢!”

顿时满座的师生都对苏蔷侧目。

裴沂庆这样的老师哪个学校不想得到,他们也争取了许多年,可对方从未松口。要不是王有明和他关系匪浅,连这场讲座恐怕也邀请不来。

可这个苏蔷轻描淡写几句话,裴沂庆竟然犹豫都没有犹豫一下,乐呵呵的就去了滨海海大那样不成器的学校,教的还是最差的后进班,怎么能让人不震惊?

“老裴,你这也太不给我面子了,我喊你来我们学校喊了多少年,你说不会去任何学校任教了,怎么转眼就去了海大?我的学校到底比海大差在哪儿了?”

王有明心有不甘,语气便不太好。

“海大有小蔷薇呀。”裴沂庆也不生气,笑眯眯地又给苏蔷夹了几块的菜,“我这一辈子教过许多学生,就她最得我心意。她都开了口,我当然不会拒绝。”

傅时奕在一边含笑看着这师生俩把事情都谈妥,彬彬有礼地给裴沂庆递上自己的名片:“我是海大现任理事长傅时奕,裴老师肯驾临敝校,实在是蓬荜生辉,我校一定给您最好的待遇,希望以后合作愉快。”

王有明连连受挫,心里很不得劲儿,但当着傅时奕的面不好再说什么,双方客套地寒暄过几句,匆匆结束了这场饭局。

结束之后,傅时奕安排许柯送裴沂庆去下榻的酒店,自己载着苏蔷回家。

“你怎么过来了?”少女双手抱臂,很显然对于他的突然出场不是很满意。

“听人说我们学校的天才学生逃课了,就为了跑去国际双语大学给他们讲题,我这不是怕你跑了吗?”傅时弈嘴角上挑,一双凤眸里满是戏谑,“不跟你的理事长解释解释逃课的事?”

苏蔷脸不红心不跳:“我需要吗?”

傅时奕失笑,发动了车子:“算了……我送你回苏家吧。”

“不用,我要去一趟圣玛丽亚医院。”

这倒是巧了,他正好也要去。

“不舒服吗?那边新调来一个很不错的医生,我让他给你看看。”

苏蔷摇了摇头:“去见个朋友。”

听到朋友两字,傅时奕便想起上次在醉江月,她穿着宋骞送她的衣服,心里不知为何莫名有些梗:“你朋友倒是挺多,我能有幸成为其中之一吗?”

然而身边的小女孩儿满含嫌弃的看了他一眼:“能不能你自己心里没数吗?”

傅时奕的心顿时更堵了。

到了圣玛利亚医院,苏蔷收到江之寒的信息,说他有重要的客户过来检查身体,让她在办公室等等。

办公室里也挺无聊,苏蔷等了一会儿就有些坐不住,跑到走廊漫无目的的闲晃。

“让开都让开!这个病人急需手术,快把路让开!”

“哎呦,我的药水!”

一个端着一大堆透明药瓶的中年护士躲闪不及,手上的药瓶儿差点打翻,幸亏苏蔷及时出手扶了一把。

“谢谢,小姑娘谢谢你,要不是你……诶?这个胎记!”

护士忙不迭的道谢,一低头瞥见了苏蔷撸起的袖子下露出的胳膊,一个淡淡的胎记形似蔷薇花一般贴在手臂内侧,不注意的人根本看不到。

“我就说你看着面熟,真的是你呀!”护士有些高兴的上下打量着她,见苏蔷一脸茫然,连忙向她解释道,“你忘了吗?你小时候常常一个人偷偷溜到医院来看生病的妹妹,我那个时候负责你妹妹的病房,每次看到你这么又乖又漂亮的小孩,都忍不住给你许多糖吃呢。”

一个人偷偷溜到医院?苏蔷秀气的眉毛动了动,语气难得的有些激动:“确定是我吗?你最后一次见到我来医院是什么时候?”

“哎呀,这么多年我再也没有见过你这么漂亮的小孩子,再说还有那个蔷薇花胎记,怎么可能认错呢?你最后一次过来的时候,我忙着另外一个重症病人,具体什么时候记不太清了,就是平时都会给你糖吃,那天没来得及给你,等我忙完回去,你已经不在了。之后你妹妹虽然还是常来住院,但再也没有见你来过医院,还真的有点惦念你。”

那名护士一边说着,脸上一边有着怀念的神色,收拾完药品之后,又从兜里摸出几颗糖塞进她的手里:“没想到还能再见到你,一晃眼都长这么大了,真是越大越漂亮。这糖是你小时候最爱吃的,拿着吧。”

苏蔷握着这几颗迟来的糖愣愣的出神,直到江之寒找到坐在走廊长椅上的她。

“不是让你在办公室等我吗,怎么跑这儿坐着?”

缓缓的抬起头,苏蔷难得的有些迟钝:“江之寒,我知道12年前,我在哪里出的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