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耽美文
就来耽美小说网

苏蔷傅时弈小说在线阅读

“你怎么在这儿?”顾崇风愣了愣,接着脸上闪过一丝羞恼,“你跟踪我?”

“呵,用得着跟踪吗?看你那神不守舍的样子就知道一定跟苏菲有关系。”苏蔷翻了个白眼。

“崇风哥哥你看,姐姐都说了不是我剪的视频,你别跟我生气了。”虽然不知道苏蔷为什么会替她说话,但苏菲自信自己做的滴水不漏,急忙拉着顾崇风的衣角撒娇。

“我……”顾崇风迟疑着还没说出话,苏蔷就打断了他。

“视频确实不是你剪的,你不过恰好把视频给了阮语铃,就算我查到IP,也是她做了这一切,你不过是个无辜的受骗者,都是阮语铃的错,对不对?”

没想到苏蔷将她的心思揣摩得这么到位,苏菲暗暗咬了咬牙,低头委屈道:“姐姐你在说什么?我确实把视频给了阮语铃,是她说想看看姐姐你是怎么上课的,我想给她看看也无妨,真没想到她会做这种下三滥的事。”

“为什么想不到,你也知道做这样的事叫做下三滥,不还是做得很开心吗?”苏蔷困惑地皱了皱眉,仿佛真的为此感到不解。

被她一记直球打得差点背过气去,苏菲委屈的眼泪直掉:“姐姐,你为什么总是用这么恶毒的心思揣摩我?我们是亲姐妹,害了你对我也没有好处,我为什么要做这种损人不利己的事。”

“因为你有病。”苏蔷认真的回答。

“你!你特意跑来我的学校,就为了说这些羞辱我的话吗?请你离开,外校人员不得在本校逗留!”苏菲委屈的吸了吸鼻子,连顾崇风一起赶,“还有你,你不是信她不信我吗?跟她一起走好了!”

不远处几个学生会的风纪人员看见这边情况不对,也配合的上前请他们离开:“不好意思,本校今天有重要的学术讲座,不对外开放,如果没有邀请,请你们尽快离开。”

“苏菲!”顾崇风气得咬牙切齿,但苏菲干脆转身不看他。

“你走吧,我还要去听讲座呢,没空跟你们说这些莫名其妙的事。”

“邀请?”苏蔷皱了皱眉头,摸出手机打了个电话,“没邀请进不去,我先走了,晚点你自己来找我吧。”

“邀请?我不知道啊!别走别走,你不晓得这帮老家伙有多气人,一个个跟我炫耀他们学生多厉害,我就等着你来给我长脸呢!站在原地别动,我马上来接你。”

生怕她不同意似的,电话迅速被挂了,听着那头风风火火的声音,苏蔷抽了抽嘴角,安静地回去等。

“姐姐,我劝你还是走吧,这次讲座很重要,我们校长费了很大功夫,才让魔都的金牌教师裴沂庆过来给我们上一课,绝不允许闲杂人等在今天入校。就算我们之间有一些不愉快,到底还是一家姐妹,我也不希望传出苏家小姐被学校风纪拦在门外,还死皮赖脸非要进去的传闻。”

见苏蔷打个电话竟然留下不走了,苏菲暗暗的翻个白眼。乡下来的土包子就是不知道轻重,以为什么场合都是随便进的吗?

苏蔷充耳不闻,对顾崇风抬了抬精致的下巴:“你还不回去吗?”

看看姐姐,又看看妹妹,顾崇风心累地叹了口气:“我先走了,你查到的证据回头发我一份,不管背后是谁,我顾崇风都不会放过的。”

听着这话,苏菲心里咯噔了一下,又安慰自己没有留下任何实质的证据,苏蔷说的都是猜测,遂又放心下来。

她谨慎地等待了一会儿,也没见有人出来接苏蔷,哼了一声看向风纪人员。

负责这块区域的风纪人员恰巧是苏菲的爱慕者,远远看见苏菲和苏蔷吵了起来,又眼见女神面带为难的看着自己,顿时热血上涌,豪气干云地一挥手:“都说了本校今天不对外开放,你还在门口转悠个什么劲儿?赶紧走,不然我赶人了!”

对于这种乍乍乎乎的跳梁小丑,苏蔷连眼风都没给一个,从包里翻出给同学们的学习资料,快速的开始圈重点。

“嘿,听不懂人话呀?让你赶紧走!”在女神面前被人无视,这个风纪员自觉脸上过不去,撸起袖子就要跟苏蔷动手。

可他使足了力气狠狠一推,看似歪歪扭扭随意靠在树上的女孩却纹丝不动。

他面色顿时涨红,更是使出了十二分的力气,没推动苏蔷不说,反被她嫌弃地轻轻一挡,竟脚下不稳,跌坐在地上。

“保安,保安!有人想强闯学校!”

这人脸面丢尽,干脆破罐子破摔,臭不要脸地叫保安过来。

为了办好今天裴沂庆这场讲座,国际双语大学早就准备了完备的安保措施,保镖素质和数量都非常达标。

眼见着高大强壮的保安从四面八方汇聚到校门口,苏菲装作害怕的退到校门内,心中却暗自窃喜。

这苏蔷也不知道仗着什么这么猖狂,今天总算能给她个教训。

就在冲突一触即发时,校门突然奔过来一个中年男人,身后跟着一大串校领导,边跑边喊:“干什么,都干什么呢?放开我学生!”

“裴老师,您都答应了今天来咱们学校开讲座,怎么还没开始就跑了呀?”

追在裴沂庆身后的校领导见他一头扎进人堆里,内心都不由得提了口气,生怕那些人把他磕着碰着了。

“散开都散开,别碰着裴老师了。”

眼前的风纪人员才刚爬起来,就又被冲过来的裴沂庆放倒了:“阿蔷,这人想对你干嘛?是不是跟你搭讪未果,恼羞成怒了?”

有些无语的看着风风火火的老师,苏蔷站直了身体,头疼地揉了揉额角:“你想多了。”

苏菲目瞪口呆的看着这一幕,苏蔷是怎么认识裴沂庆的?

“裴老师您好,请问您和我姐姐……”

话没说完就见裴沂庆根本没在听,两眼放光地一把将苏蔷手上的资料抢走:“我看看我看看,你是不是给我出新题集了?嗯?这不是高等数学知识基础理论吗,你整理这个干什么?”

只见他不死心的翻来覆去的把这份资料研究了半天,最后得出结论,就是最基础的大学数学。

“给我拿来!”苏蔷没好气的将资料抢了回来,一把塞回包里,“说好了啊,我陪你参加那个什么讲座,你来我学校教书一年。”

裴沂庆连连点头:“好好好,你从来都不肯跟我出来开会办讲座,害得我只能看着别人炫耀。快跟我来,这就把你介绍给那帮臭不要脸的,看你们还嘲笑我没有聪明学生。”

苏蔷有求于他,尽管不太情愿,还是顺从的跟着裴沂庆进了学校。

跟在他身后的那群领导也赶紧跟着往回走,全程被忽略的苏菲紧紧捏住了拳头,该死,苏蔷什么时候和裴沂庆有了关系?

国际双语大学最豪华的礼堂里,坐满了等待讲座开始的莘莘学子。

“校长真是太厉害了,竟然能请动裴沂庆!”

“太好了,我为了拿到这个讲座的名额,废了好大的力气,但是能听到裴老师现场授课,太值了。”

礼堂的角落,苏菲悄悄的入座,内心却已经没有了之前的期待和兴奋。

苏蔷不在苏家的这十二年到底是怎么度过的?她不是应该过得穷困潦倒,在乡下小地方挣扎着生活?

为什么一切都越来越和她想的不一样!

“裴老师来了来了!诶?他身后那个女孩子是谁呀?”

“有点儿眼熟,我好像在网上见过……对了!是隔壁海大那个新晋的校花苏蔷,是苏菲的姐姐!”

顿时学生们的目光都聚焦在苏蔷身上,甚至兴奋地扒拉着苏菲:“你姐姐比视频里还要漂亮!她和裴老师认识?天呐,真羡慕你,岂不是经常能和裴老师请教题目?”

苏菲勉强扯了扯嘴角,满心复杂。

裴沂庆很快开始授课,国际双语大学邀请他特别来做一期奥数的讲座,因此拿到名额的都是参加了奥数组的学生,数学成绩在各自的班级都是数一数二的,很快就听得如痴如醉。

“譬如这道题,你们看到的第一时间能想到几种解法?”

裴沂庆在投影仪上放出一道题,鼓励地看着台下的学生。

他们思索了一会儿,各自给出答案。

“我只会一种……”

“我倒是会三种,但觉得好像应该不止三种。”

“有很多种解法吗?我一点头绪都没有。”

待他们七嘴八舌的说完,裴沂庆伸手点了点苏蔷的位置:“你会几种?”

百无聊赖瘫在椅子上发呆的苏蔷顿时抽了抽嘴角,她一看裴沂庆那副假装正经却压不住得意的样子,就知道他是迫不及待想在海大那帮老朋友面前炫耀学生。

“这道题一共8种解法。”

话音一落,满堂惊讶:“怎么可能有这么多种解法?我没看出来呀!”

“苏菲,你姐姐很厉害吗,怎么之前都没听说过?”

看见苏蔷被人瞩目的样子,苏菲的指甲狠狠的陷入了掌心:“姐姐的考试成绩一向平平,也没参加过任何比赛,我也不知道她的水平怎么样。”

周围的同学顿时都放下了心,看向苏蔷的眼光带上一点鄙视:“平时简单的试卷都考的成绩平平,怎么可能会学的好奥数?别不是在装逼吧?”

台下漫出几声嘲讽的轻笑,苏蔷毫不理会,慢悠悠的晃上台,十指飞快的敲着键盘,在投影仪上写出了几个公式。

“这个……这个……还有这个,这道题就这么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