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耽美文
就来耽美小说网

总裁老公超宠的慕倾城时御寒结局阅读

总裁老公超宠的是一本讲述了慕倾城时御寒都市爱情故事的小说。小说故事中慕倾城被所有人认定生了孩子,可慕倾城却根本不知道这件事,她的丈夫因此而对她冷淡,花名在外,甚至出轨了她最好的朋友,慕倾城已经决定离婚,可没想到在飞机上,她竟然遇见了时御寒,时御寒更是直接承认自己曾经睡过慕倾城,就连孩子也是慕倾城的,慕倾城却以为这是时御寒拙劣不堪的搭讪方式。

总裁老公超宠的慕倾城时御寒章节导读

时御寒的言辞之间,谈条件的意思格外明显。

慕倾城愣了片刻,本能的双手环抱胸前:“我拒绝。”

一起洗澡要脱光光,一起睡觉好歹还有睡衣被子不是?

对比之下,洗澡起睡觉可是尺度大多了。

“二选一。”

他在逼她,她知道。

下意识的拧了拧眉,慕倾城小声嘟啷:“我可不可以选择第三种?”

“你以为呢?”

这意思,就是没得商量咯?

慕倾城缩了缩脖颈,看着厉斯沉的眼眸里满是防备。

她明明一个字都没说,时御寒却从慕倾城的眼神和神情时御寒就能看出她心里所想,他俊眉微蹙:“收起你龌龊的心思,我暂时对你提不起兴趣。”

时御寒的话,可谓是分外的不留情面了。

只是听着,慕倾城突然没来由的觉得生气,然后炸了毛。

她拉近和时御寒之间的距离,双手叉腰没好气的质问:“怎么就提不起兴趣了?姑奶奶长得如花似玉,沉鱼落雁,闭月羞花,身材更是万里挑一,你自己不行就说我心思龌龊?有没有天理?”

说话的时候,慕倾城还刻意的挺了挺胸。

时御寒眸光微闪过讶异,随即似笑非笑:“身材确实不错,然而……”

男人欲言又止,慕倾城等了好一阵没等到他的下文,焦灼询问:“然而什么?”

“真的没兴趣。”

慕倾城:“……”

没兴趣?

没兴趣的好,她还怕他有兴趣侵犯她呢!

心想着,慕倾城突然咧开嘴角笑了起来:“时先生的身份,对我一个已婚妇女确实是不该有兴趣,这样太掉价了。”

“这样,我选陪你睡。”

说完慕倾城话音微顿,几秒钟后又道:“时先生,你先稍等一下,我去为你准备新的毛巾和洗漱用品。”

说罢,没等时御寒开口应答慕倾城已经徐步而去。大概五分钟后她回来了客厅,将一张干干净净的浴巾,一条毛巾以及新的牙膏牙刷剃须刀放置在沙发上,笑盈盈的说:“时先生,你可以先去洗澡了。”

时御寒本来情绪没有任何问题,但是在看到慕倾城早就已经准备好了男人用的东西后,突然心底滑过丝丝不悦。

慕倾城准备的这些东西,是为她陆沐风?

时御寒思绪到一半之际,慕倾城突然开口唤他:“时先生,你怎么了?”

男人没作任何反应,只是目光深邃不见底的盯着慕倾城的脸看。

大概盯着她看了一两分钟后,男人喉结微动,鬼使神差的问:“慕医生,你这些东西是为谁准备的?”

为谁准备的?

并没有特定为谁,就是习惯性的在家里备着而已。

“我如果说是惯性准备,你会信吗?”

时御寒饶有深意的“哦”了一声:“真的只是惯性准备?”

“如果时先生调查的更深入一些,应该会知道我跟我老公的状态。”说着慕倾城一顿,片刻后继续:“另外我还有个弟弟,我准备这些东西无可厚非。”

慕倾城话落,时御寒径自拿了慕倾城为他准备的东西进了浴室。

随着浴室的门关上,有细微的流水声滴滴答答的落入慕倾城的耳畔。

她的心里慌乱无措的很,满满都是时御寒的身材和不可描述的位置。

这个男人,可真是妖孽。

这才多久的时间,居然就让她险些要为他痴迷了。

慕倾城你清醒一点,你是有夫之妇,逢场作戏可以,当真就不好玩了。

时御寒洗完澡出来,慕倾城还坐在客厅里。他迈步过去,语调自然而然的像是曾经说过无数遍一样:“给我吹头发。”

慕倾城明显的愣了一下,后才目光落到时御寒身上。

男人只裹了一条浴巾,完美的人鱼线没入腹部,往上一点就是轮廓分明的八块腹肌,再往上是胸肌……

时御寒的身材,真的是足以让所有女人为之神魂颠倒了。

本能的吞咽了一口唾沫,慕倾城小声的嘟啷:“为什么?”

男人冷冷掀唇:“没有为什么。”

然而即便如此,慕倾城倒也没说出拒绝的话来,不是不想,而是她的身体已经情不自禁的作出了反应。

她像是一个局外人,眼睁睁的看着自己拿了吹风机插入电源,望着时御寒微笑:“过来。”

时御寒很配合,三两步走过去在沙发上落座,任随慕倾城为他吹头发。

“嗡嗡……”

吹风机的风筒的声音,有些吵。

但慕倾城也好,时御寒也好,都觉得这声音分外动听,犹如天籁。

如此倒正好应了那一句:听什么不重要,重要的是跟你一起听的人。

时御寒是干脆利落的一头短发,吹干只需两分钟。

关掉吹风机的瞬间,慕倾城好像是找到了自己,她急忙抬起手抚了抚耳畔的发丝,然后略微不好意思的低喃:“我去放吹风机,时先生可以先去房间里睡觉。”

时御寒轻轻摇头:“不困,我陪你。”

“……”慕倾城嘴角几不可见的抽了抽,小声拒绝:“我家里,我轻车熟路,你还是先去房间里睡觉吧。”

慕倾城刚说完,男人略凌厉的语调落入她耳畔:“说过的话,我不喜重复第二遍。”

时御寒都这么说了,慕倾城自然是不好再说什么。她悻悻的“哦”了一声,应了好便去放吹风机。

放好后一个侧身,慕倾城和时御寒身体来了个亲密接触。

他坚硬如铁的胸肌腹肌紧紧靠着她,惹得她浑身一阵轻微的颤栗。

本能的退了两步,慕倾城红着脸低喃:“我去下洗手间。”

时御寒没说话,慕倾城权当他是默认了。

她迈了步伐就要走,男人却是圈住她的腰肢一带,将她整个人再次拥入怀里。

她的脸紧紧贴着他的胸膛,他胸腔里那乒乒乓乓跳个不停的心跳声,都能被她清晰不已的听了去。

尴尬,慕倾城觉得此刻无限尴尬。

该死,为什么要答应他啊?明知道他不行,无法对自己做什么,但是竟然该死的期待呢!

慕倾城啊慕倾城,你不只是有病,还病的不轻啊!

“倾城。”

时御寒唤了慕倾城的名字,毫无征兆的那种。

慕倾城听过很多人唤自己的名字,可是从来没有人唤这个两个字唤的如同时御寒一样好听。

他好像天生就是比别人拥有更优越的一切,金钱,权势,地位,外貌,声音……等等。

慕倾城想:像时御寒这样的男人,便是所谓上帝的宠儿吧。

下意识的“嗯”了一声,慕倾城反问时御寒:“时先生,怎么了?”

“你真是人如其名。”

EXM?

人如其名?

这个时御寒,是在撩她吗?

这……这听起来俨然是情话的节奏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