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耽美文
就来耽美小说网

甜言蜜婚:总裁他非要娶我楚云谣林北城小说阅读

甜言蜜婚:总裁他非要娶我是一本由作者夏烨创作编写的现代言情小说。小说讲述了楚云谣在多年前救下了重伤的林北城,更是拿出了所有的继续让林北城恢复了记忆,可恢复记忆之后,林北城却将楚云谣的妹妹当成了自己的恩人,甚至以为楚云谣接近自己别有居心,在林北城的错误之下,楚云谣备受屈辱,当她被人下药之后,将林司烨当成了林北城,两人一夜缠绵,楚云谣却迎来了身败名裂。

甜言蜜婚:总裁他非要娶我楚云谣林北城小说阅读

林北城皱眉,“楚云谣,我的话,你听进去了没有?”

楚云谣看着他眼底的厌烦,心如刀绞,“林北城,是你不肯听我的话,我说过了多少次,救你的人是我,不是楚灵儿!你为什么不信我?”

楚云谣失控地说着,只是,林北城没有丝毫反应,只是冷嗤了一声。

周围几个人见状,“林少,既然她这么冥顽不灵,要不然我们给她点教训?”

教训?

楚云谣看着那几个人,都是圈子里名声最坏的那批人,私生活极乱,玩女人更是狠,落在他们手里,不会有好下场。

她身子抖了一下,向后瑟缩着,“不要,你们放我离开!”

没人理会她,她又看向了林北城,眸中带了哀求,“你放我走吧,求你了。”

她祈祷着,林北城还没有那么心如寒冰,眼睁睁看着她被这些人糟蹋。

林北城看着她的眼睛,本想嘲讽,却突然一阵眩晕。

这双眼睛,和她那种不知羞耻的做派很不搭,水晶般不染尘埃,某一瞬间,竟和记忆中的那个女孩儿重叠。

头有些疼,可还未深究,周围的人便再次起哄,“怎么,林少,你心疼了?”

林北城突然回了神。

他怎么可能心疼这种女人。

这种不知羞耻的女人,被怎么样,不都是自找的?

一瞬的恍惚被他强行忽略,“她和我没关系,随你们便。”

随即,转身离开。

“林北城,别走,救我!”楚云谣看着他决绝的背影,大喊,可是,男人一次也没有回头。

“吵死了。”几个纨绔见林北城走了,捂着她的嘴把人拖到了旁边的房间。

“不要,不要,放开我!”

楚云谣死命地挣扎,却被人强行灌了两杯不明液体,身体里顿时升起一股陌生的燥热。

“放开……放开!救命!”楚云谣死命的呼救着,可是根本没人理会。

几个人架起了摄像机,对准她,笑得下流。

“放我出去!”

身上的衣服被扯开,楚云谣的挣扎渐渐无力。

绝望之际,突然,黑暗处的门被人推开,她迷蒙中看到了一道熟悉的背影。

那人站在昏暗处,点点星光落在他深色的西装上,勾勒出完美优雅的曲线,即便看不清全貌,也足以颠倒众生。

是林北城吗,他回来了?

药效让楚云谣眼前一片模糊,但心底的一丝侥幸让她涌起了力量,猛地挣脱,冲上去死死地抱住了那人的腰,“你来救我了,我就知道,你一定会来救我的……”

被她突然抱住的男人皱了皱眉,想要挣脱她那死死纠缠的手臂,却在目光触及她满含希冀的眼眸时止住了动作。

这样的渴求与希望,足以撼动人心,竟让林司烨也忍不住晃神片刻。

见“林北城”没有推开自己,楚云谣终于得到了安全感,身子一软,竟然直接昏了过去。

“你是谁?识相点把那个女人交出来,要不然……”

好事被破坏,男人气急败坏的追了过来,但话音未落,便哀嚎着被林司烨一脚踢出去老远。

“boss,这……”清理了扰人的垃圾,助理纠结地看着死死抱着林司烨不肯撒手的女人,默默地擦了一把冷汗。

要知道,林司烨一向不喜欢别人碰他,更何况,这还是个来历不明的陌生女人。

“你先下去吧。”出人意料的是,林司烨并没有理会他,反而一把抱起了楚云谣向着自己的房间走去。

推开门,林司烨将怀里娇小的身躯放在了床上,那柔软的触感,让他心跳不由得加快了一拍,男人漆黑幽暗的眼眸里,有隐晦的情绪流动着。

不过,出于骄傲,林司烨并不想对一个失去理智的女人做什么,强忍着冲动,男人还是把那柔软温暖的身体从自己身上拽了下去。

不曾想,药效的驱使下,楚云谣却再一次不依不饶地缠了上来,“求你,别丢下我,不要再忘了我……”

女人的声音那样无助,带着乞求,林司烨的手停顿了一下,捏住了楚云谣那纤细的下巴,“你不会后悔?”

“我不后悔,我什么都愿意给你……”楚云谣诚实地回答他的问题,把毛茸茸的小脑袋靠在林司烨宽厚的胸膛上磨蹭着,喃喃自语。

能把一切交给心爱的人,那也是一种幸福。

林司烨漆黑的眸子,闪过一丝复杂的情绪,“是你自己送上门的,不要怪我。”

一夜迷醉。

阳光照进房间,楚云谣眯着眼睛,昨日那疯狂的种种涌入脑海,让她忍不住面红耳赤地捂住了脸,但是,不管怎么说,林北城终于记起她了。

以后,他应该不会再不承认她了吧。

突然,电话铃声打乱了她的思绪,楚云谣按下接听键,“楚云谣你现在在哪儿?你给我回来!”

是楚家的电话。

难道是林北城回去说了昨天的事情……?

楚云谣猜测着,眼底闪过一丝坚定,既然这样,她也要回去和他一起面对。

大不了,她和楚家那些人断绝关系,然后,和他一起离开这里。

那个家,反正也没什么好留恋的。

收拾了一下,楚云谣匆匆忙忙地赶了回去,一推开门,周淑兰就冲过来,狠狠地给了她一巴掌,“楚家怎么就出了你这么个不知廉耻的女人,你说,你昨天又和哪个男人出去鬼混了?”

楚云谣捂住脸,看着这个被她小三上位却事事欺压她的后妈。

当初,她刚刚把林北城救回来时,周淑兰对她冷嘲热讽,甚至以她和野男人苟合为名断了她的经济来源,后来得知林北城的真实身份很是尊贵后,却立马换了张嘴脸,甚至想出了偷天换日的招数,抢了本该属于她的一切。

“我没有出去鬼混,你不要血口喷人。昨天晚上北城已经记起我了,你们不要再白费心机了!”

楚云谣话音刚落,周淑兰却不屑的笑了,“楚云谣你是不是做梦做傻了,昨天晚上灵儿生病了,北城整晚都在医院陪着她,他是在你梦里记起你了?”

“在医院?”楚云谣摇了摇头,“不可能的,昨晚,昨晚……”

昨晚林北城明明就来救她了,而且,而且他们还……

可是,就在楚云谣辩解时,门开了。林北城牵着楚灵儿的手走进来,男人眼中尽是宠溺,而他们身上的衣服都没换,还是昨晚那身。

楚云谣的脸色逐渐苍白下来。

周淑兰说的都是真的。

那昨晚那个男人,是谁?

她竟然把一个陌生男人当做了喜欢的人,被他夺去了最宝贵的东西?

楚云谣腿一软,只觉得头像是要炸开一样的疼。

而这时,楚灵儿看了过来,“姐姐,怎么了,你的脸色不太好啊?”

林北城看了过来,周淑兰抓住时机,扯开了楚云谣身上的衣服,雪白肌肤上星星点点暧昧的痕迹一览无余。

林北城看到后,突然觉得他昨夜的不安,不过是一个天大的笑话。

他竟然还有那么一瞬间觉得她像那个救他的女孩儿。

这么放荡的女人,怎么会是那个纯洁无瑕的她?

楚云谣赶紧把衣服拉好,抬头,只看到林北城眼底一片嘲弄和不屑。

此刻,她惊觉自己的心已经不会再疼。

她在林北城的心里,应该就是个放荡不要脸的女人了。

而她最宝贵的东西,也已经在昨晚被毁灭的彻底。

是她输了,输了心爱的男人,也输了尊严,一败涂地。

楚云谣没有再说什么,也没再看这些人一眼,想要离开这里,保留自己最后一份脸面。

只是,周淑兰却走过来,拦住她,“楚云谣,你还想出去干嘛?从今天起,你就给我老实地待在家里,别想着再出去和不三不四的男人鬼混,败坏楚家的名声。”

楚云谣被关了几天。

她就像是个犯人一样,每天在被反锁的房间里待着,无法出去,也无法和外人联系。

她只能从下人口中听说,林北城已经订好了蜜月的地点,他们很甜蜜,甜蜜得想不起还有她这个人。

心酸之际,周淑兰推门进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