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耽美文
就来耽美小说网

墨倾城梁子恒秦无霜小说全集阅读

主角是墨倾城梁子恒和秦无霜的小说名为《度爱如年》,是一本古言虐恋言情小说。墨倾城嫁给王爷梁子恒后,三年来虽然梁子恒对她相敬如宾,但两人夫妻情分仅限于合法夫妻这个名头,在王爷府遭窃后梁子恒更是怀疑上了墨倾城,对她用尽严刑拷打,最后打得墨倾城昏死了过去。暗楼少主秦无双早已仰慕墨倾城已久,得知王爷这样对待他心爱的女人,他决定用暗楼的强大实力,把墨倾城救出来。

墨倾城梁子恒秦无霜小说在线导读

墨倾城知道自己跌入了别人设置的陷阱中,他不顾夫妻的情分,把她逼入绝境中。

狱卒见她仍不招供,只能用其他的刑罚来对付她,这次不再是鞭打,而是拿来一个拶指夹住她的双手,狱卒两边用力收紧拶指上的绳索,墨倾城疼的生不如死。

所谓十指连心,巨大的疼痛袭来,让她几乎晕厥过去,背上的鞭刑还能忍耐,可是手指本就纤细,这样的刑罚让她痛不欲生,手指仿佛要被折断一样。

“王妃,早些签字画押,就不用受刑了。”狱卒继续劝道。

“不,我没有出卖消息,就算是死也不能承认。”她声嘶力竭的喊出一声,面部表情十分痛苦,想要收回手指,可是却被拶指紧紧夹住。

狱卒见状,摇摇头道:“王妃金枝玉叶,如今落得如此下场,何必一直倔强下去。”

她疼到深处,反而露出狂笑:“我没做的事情为什么要承认。”

今日行刑完毕,墨倾城十指伤痕累累,每动一下都钻心的疼,看着曾经纤纤玉手被折腾成了这般模样,她想哭可眼泪却滴不出来。

梁子恒再次出现在牢门前,她避开他咄咄逼人的目光,垂着头道:“王爷是来看笑话的吗?”

哼,他冷笑一声,打开牢房门走进来,面对她的伤,他的眼神没有丝毫的怜悯,而是毫无波澜的说道,“不管是你王妃,或是宫中的后妃,凡是背叛东离的人,都会被惩罚。”

墨倾城浑身一个哆嗦,皇帝和王爷这两兄弟对细作从不手软,以前皇宫有打听消息的妃子,直接被杖责三十丢进冷宫,也不知现在是否还活着,现在这件事情又落到了她身上,恐怕凶多吉少。

她认识的梁子恒,虽然一直宠她疼她,可是一旦触及到他的底线,会变成一只可怕的猛兽。

牢房吹来一股阴森的风,她被梁子恒逼入角落,他一把撩开她的衣衫,把她摁在墙上,黑眸在昏暗的光线中透着冰冷的目光。

“从你嫁入王府,你总推说身体不适,我从未与你圆房,今日不会放过你。”他嘴角微扬,神情志在必得。

诡异的微笑让墨倾城浑身不自在,纵然想反抗都没有力气,她只能低声请求:“王爷,牢房肮脏,还请放过妾身。”

他就像一只嗜血的兽,不达目的是不罢休,当两人的身体结合在一起,墨倾城觉得自己仿佛要被撕裂开,没有怜悯,没有疼惜,只有狠狠的虐夺。

她连捶打他的力气都没有,双手无力的垂下,仿佛像一个任人摆弄的玩偶,命运和她开了个玩笑,刚要接受他的时候,却被人陷害。

“我没背叛王爷,不管你信不信,我都是这句话。”墨倾城露出一个惨白的笑意。

梁子恒放开她,狠厉地看着她道;“我不想再听这句话,与其僵持不如讲一些有用的线索。”

他顿了顿继续提醒道:“比如暗楼是怎样联络的。”

她双手颤抖地捡起地上的衣裳,面色一片死寂,牢房沉默的可怕,她的心已经死了。自从梁子恒那日要了她的身子以后,再也没有出现,她想他大概是已经厌倦了她,问不出消息的囚犯没有半分价值。

处以刑罚的身体伤口恢复很慢,每天都有新的伤痕,手几乎疼的麻木,后面的用刑几乎没有痛感,唯一没受伤的就是一双脚,这个地方如同人间地狱,她仿佛嗅到了死亡的味道。

狱卒虽然可怜她几分,不过并没有停止对她的刑罚,王爷的命令不敢违抗。

直到她再次听见门口的脚步声,抬头瞧见了一个穿着翠绿衣裳的女子,她轻启薄唇,对女子轻唤一声;“香云,你怎么来呢?”

“奴婢带了些吃食探望王妃。”香云亮出腰牌,示意狱卒打开牢房的门。

这个时候香云的到来,让她觉得有点疑惑,按理来说被关入秘密牢房的人,是没有人来探望的。

“我没胃口,你把吃的带回去吧。”她淡淡说道。

香云把食盒里的吃食一一摆在她面前,递给她一双木筷,眉眼一弯微微笑道:“王妃,你在这里过的生不如死,奴婢十分惦记。”

她扫视了一眼饭菜,这几样都是平日里的最爱,然而这时候她拿筷子的手都开始颤抖,虚弱至此恐怕性命危矣。

“说起来真是奇怪,我一向谨慎,王爷是如何知道书信所藏之处,只怕是有人告密吧。”墨倾城吃了一口菜,眸中含笑地看着香云。

“奴婢也觉得疑惑,不知是哪个该死的泄密。”香云目光闪躲,似乎不敢看向她。

如今的香云很是反常,墨倾城扫视了一眼饭菜,暗暗笑道:“让我来猜猜,饭菜里面是否下了毒?”

“王妃这是什么话,奴婢怎么会害王妃,一直以来奴婢都对你恭恭顺顺。”香云心急,拔高了几分声音。

说起来香云是她在王府的贴身丫鬟,跟在她身边时间最长的人,再加上香云今日的表示,让墨倾城感到反常。

“我已经没有几日可活,你有什么话就尽管说出来,不要藏着掖着。”墨倾城把筷子丢到墙角,目光如炬地看着香云。

也许是被她激怒,香云撕破表面的平和,咬牙切齿的道:“你不过是出生好些,就坐上了王妃的位置,而且霸占了王爷的宠爱,凭什么。”

哈哈,墨倾城听到这话,心中依然明了,出卖她的人不是别人,正是她贴身丫鬟香云,这丫头平时看起来一副乖巧的模样,原来是一只暗藏的毒蛇,终归是要咬死主人的。

“总算露陷了,我现在沦落至此,你应该满意了吧。”墨倾城平静道。

嫉妒会让女子发狂,香云因为嫉妒暗中陷害她,纵然平日里万般小心,还是搜出了所谓的罪证,然而更让她寒心的是梁子恒的态度,所谓的恩宠不过是一场空。

香云走到角落里把筷子找出来,重新递入她手中,像往日那样微微一笑:“王妃是个聪明人,知道该怎样做,反正王爷不会放过王妃的,只有死人才能从牢房离开。”

……

全文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