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耽美文
就来耽美小说网

他以薄情为刃乔欢梁信延全集目录阅读

他以薄情为刃是一本由作者柠檬兔儿创作编写的现代言情虐恋小说。小说故事中乔欢爱了邵谦泽四年,终于和邵谦泽结婚,可邵谦泽的目的,竟然是夺走乔欢手中的集团股份,并且让她拿出卵子来生下孩子,满足他初恋无法生育的梦想,而当乔欢一无所有,就连深爱她的梁信延也因为插足她的事情而变成了植物人之后,乔欢在身败名裂之后,才知道自己根本不该爱上邵谦泽。

他以薄情为刃乔欢梁信延全集目录阅读

我一脸懵的看着他,而他冷漠无情地对医生道,“直接开始吧。”

“不用打麻药吗?”医生犹豫道,“会很疼的……”

“不用。”邵谦泽大手一挥,黑曜石一般的眼睛直勾勾瞪着我,“她都可以不要脸的给我下药,这点痛算什么。开始。”

“是。”医生放下医疗箱,凉凉的东西探进我的身体,我害怕的抵死挣扎,“你们要做什么?你们在做什么!放开我,放开!”

医生紧紧锢住我,“女士,别怕,手术虽然疼,但只要你配合得好,我尽量早点结束……”

手术?

我懵了!我望着床前一脸冷漠的邵谦泽,“我有生育能力,为什么要做手术?谦泽,我可以自然受孕!”

“你可以,雯雯不可以。”

轰隆隆。

邵谦泽冷漠无情的话炸的我半天回不过神!我近乎痴傻地看着他!

“雯雯卵巢坏死,没有生育能力,我们决定找人,而你是非常合适的人选。”

这时,一股强烈的疼痛从小腹传来,我尖叫一声,全身的神经都绷紧了!

好疼!

疼死了!

我发狂地望着邵谦泽,“你娶我,就是为了让我做你和姜雯的生育机器?”

“没错。”让我更疼的是邵谦泽冰冷又决绝的态度,他说,“雯雯根本没有出国,她一直在我身边,这只不过是我们两个联手演的一出好戏而已。”

“为什么?”我大喊大叫,豆大的汗珠一颗颗往下掉,我死死咬住牙根,才不至于让自己痛昏过去。

“为了乔氏集团。”邵谦泽根本没有打算骗我,或是没有骗我的必要,现在的我和躺在砧板上的鱼肉没有区别,他轻飘飘的拿出一份股权文件,“只有和你结婚,邵氏科技才能入股乔氏集团,你这个蠢货没有和我写婚前协议,等于自愿把乔氏集团分我一半,而现在,乔氏马上就完全属于邵氏了,因为你马上会在这份文件上面摁手印。”

不可以,这是爸爸和乔家所有祖辈们的心血,不能毁在我的手里!

他拿着按章走向我,而我拼命摇头,心也一瓣瓣的碎了!

“邵谦泽,我这么爱你,自愿把乔氏分你一半,你却想要整个乔氏,为什么?一半……还不够吗?”

“你应该下去问你死去的爸。”邵谦泽强硬地捉住我的手,摁了红泥,直接怼上文件,我死死的挣扎,我恨得咬牙切齿,可是我挣不开,“他活着的时候,极力打压邵氏,一点活路都不给邵氏留,这些只不过是我还他的。你也别怪我心狠,错就错在,你是乔世聪的女儿。”

我失神地望着摁完了手印的文件,脑子嗡嗡的,什么也听不进去!我毁掉了祖辈的心血!邵谦泽,此仇,不共戴天!

医生收手的时候,我连哭的力气都没了。

医生和邵谦泽沟通了几句便离开,我被丢在床上,依然五花大绑,身下的床单被血浸红。

邵谦泽冷漠地打量了我一眼,旋即关门离开,不,我还听见落锁的声音,他把我锁在我们的新房里!

我还没被松绑,浑身难受极了,看着四周我精心布置的陈设,感到无比的讽刺和好笑!

我渴望着的婚后生活,竟是被丈夫如此对待!身下血还在涌,疼痛中我恍惚听见门外传来闺蜜苏倩倩的声音。

我和苏倩倩是大学同窗,更是无话不谈的好朋友,倩倩非常支持我嫁给邵谦泽,还帮我筹备了我的婚礼,想到我的婚礼上,倩倩拿着麦克风祝我幸福,我湿红了眼睛,把所有逃生的希望寄托在了倩倩身上,“救我!倩倩,我在这里,救我出去!”

幸运的是,我的嘴巴没被封上!我大喊大叫很快引来苏倩倩注意,房门从外面打开了。

苏倩倩走了进来,她看见床上的我,并不吃惊,而是坐在床边,把手搭在我的脸上,“欢欢,你哭什么啊?新婚生活不快乐吗?”

“这是你梦寐以求的呢,你应该无比幸福才对啊。”

幸福?

我想都不敢想!

我只想逃出去,只想活命!让邵谦泽为他的所作所为付出惨痛的代价!

“倩倩!邵谦泽他不是人,他娶我是为了我的家产!你救我出去吧,或者帮我报警!”我的四肢无法动弹,只能靠流泪的眼睛求助,慌乱之下,我忽略了苏倩倩为什么会出现在我和邵谦泽的婚房,也忽略了苏倩倩脸上阴狠的笑容。

“一直以来,你仗着乔家大小姐的身份,对我颐指气使,命令我。而今,乔家已经被谦泽吞掉了,你还有什么资格命令我,指使我?你还以为自己是曾经十指不沾阳春水的大小姐吗?醒醒吧,你爸已经死了,这个世上不会再有人宠着你了!”苏倩倩抬手就是一巴掌,扇得我头晕眼花,一口血喷了出来!

她应该恨极了我,这一巴掌用尽全力!

她竟然恨我,直到现在我才知道!而我一直把她当成是我最好的朋友!

“别用那种吃惊的眼神看我!天真愚蠢的死女人!”苏倩倩厌恶地骂道,“我早就看你不爽了,谦泽的阴谋我早就知道,甚至还助他一臂之力,帮他一起瞒你,在你婚宴的酒水里面下药。”

难怪婚宴之后的事情我都不记得了,我仰头看她,泪流满脸,“为什么?苏倩倩,难道只是因为我爱发号施令?”

“还因为,我也喜欢邵谦泽!”苏倩倩凑近我,她放大的五官漂亮极了,一颦一笑都很勾人,“大一那年,你在学校公开追求邵谦泽,碍于你的身份,多少人喜欢邵谦泽不敢说!我每天看着你接近邵谦泽,我嫉妒的发疯,好在谦泽根本不喜欢你,早在两年前,我就和谦泽好上了,我不在乎谦泽有难忘的初恋,只要能陪在谦泽身边,就算做第三者我心甘情愿!总之比你好,瞧瞧曾经风光无两的乔大小姐,现在成什么了?待宰的羔羊,你说好不好笑?”

我想抽她!是我先认识邵谦泽的,是我将邵谦泽介绍给她认识,我却从来不知道,苏倩倩觊觎邵谦泽已久!我恨自己的天真愚蠢,一步步落入他们的陷阱,无力生还!

“谦泽去接姜雯了,让我留下看着你,你们的婚房有我的一间,以后你会经常看到我哦。”

我已经不管苏倩倩在说什么,我又疼又累,流着眼泪睡去。

不知过了多久,我被一盆冷水泼醒,身上的绳索不见了,我艰难地活动布满勒痕的四肢。

苏倩倩踩在床上,对我耀武扬威,“滚下楼吃饭!”

我方才注意到,窗外天已经黑了,而我一天没有进食,此时饥肠辘辘。

苏倩倩和邵谦泽之所以让我吃饭,是因为我对他们还有利用价值。

我喜欢邵谦泽四年,追了他四年,我在邵谦泽的生命中扮演着小丑,我感动不了他,所以逼他结婚,可到头来,反让贵为千金的我,沦落得连肚子都填不饱。

我穿了衣服,下身血没停过,我不知道这是不是取卵的后遗症,垫了姨妈巾便匆匆下楼。

这是我买的房子,也是我一手布置的,我轻车熟路来到餐厅,桌前的一幕让我顿时胃口全无。

前段日子被我送去美国的姜雯此刻坐在我的家中,我的丈夫邵谦泽贴心的舀起饭,一勺勺喂她,眼神温柔的滴水,羡煞旁人。

意识到门口有人,姜雯礼貌的站起身,看向我,“乔小姐。”

邵谦泽也放下碗筷,朝我看来。眼神一如既往的冰寒,我怕我溺死在他的冷暴力中,越过二人,坐下就吃饭。

姜雯嘴角弯起,脸上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狠戾,“乔小姐,给你添麻烦了,我不能怀孕,所以……”

“不用愧疚。”邵谦泽紧了紧姜雯的手,不再看我一眼,“虽然这是我们计划好的,可她既然能做到逼你去美国的地步,可见她心思歹毒,绝非好人!”

我咬着米饭笑了,从始至终,我没有逼姜雯去美国,是她自己要去的,和我有什么关系?

可能是动了气,血泛滥了,我感觉到血渗透了出来,白着脸准备去卫生间,可刚站起来,餐厅的电视机上插播了一条新闻,主角正是我!

电视放大显示的是我和一个油腻中年男人的照片!

在酒店的包厢,我满眼陶醉,衣不蔽体……

可那天的男主角分明是邵谦泽!这些照片哪来的?为什么男主换了人,变成了我都没见过的中年男人?!

还有,是谁把照片发了出去?

电视主持人说了一大堆羞辱我的话,最后道,“由于乔氏集团总裁不知检点的私人生活被曝光,乔氏股票大跌,董事会紧急召开会议,已决定剔除乔欢小姐的总裁一职,将由乔欢的新婚老公邵谦泽接手,乔欢的个人微博也于半小时前发布了这一决定。”

我瞬间明白,这都是邵谦泽的计谋!

就连那天,他在包厢里跟我……,都是邵谦泽计划中压死我的一部分!

我恨极了,怒火在血液里沸腾,可是把我害到这般田地的罪魁祸首,他居然能若无其事的继续吃饭!

我失去了理智,跑进厨房,抄了把刀出来,“我不好过,谁都别想好过!邵谦泽,我杀了你!”

邵谦泽终于不再波澜不惊,他脸上闪过一丝惊愕,我握着刀,不顾一切捅向他!

哪怕下半生在监狱里过,我不要被他欺负成这样!他可以不爱我,他不能羞辱我!

眼看着尖刀划破邵谦泽的衬衫,即将捅进去,我发狂的大笑,手却被一股蛮力控制,接着刀被夺出,我不愿松手,挣扎中手腕被刀尖划破。

浓烈的血腥味刺得我想吐,头顶是邵谦泽的怒骂,“乔欢,你他妈疯了”

不知道谁推了我,我仰翻出去,头重重地磕到柜角,身下的血不停往外涌,我的裤子都快成红色了。

好疼……

这时,柜子上的座机铃声大作,我强撑着流血破烂的身体,抢在被阻止之前,接起电话。

是梁信延,他是我爸生前一手培养的商界精英,我听不清他在说什么,只能哭着喊,“救我!信延,救救我!”

我不知道梁信延有没有听见我的求救,苏倩倩剪断了电话线,她一把薅住我的头发,不容她折磨我,浑身虚脱的我直接晕了。

我梦见邵谦泽,梦见我站在男生宿舍楼下,终于等到他,他满脸厌恶的叫我别纠缠他。

而我不以为然,傻傻地跟在他屁股后面,求他和我一起去食堂吃午餐。

邵谦泽神情高傲,冷着脸不理我,我就抓着他袖子不放,他没办法,只好陪我去食堂。

梦里,即使他对我冷淡,但还是会顺从我的,四年都是如此。

他陪我去过图书馆的自习室、校内健身房、我们系的多媒体教室。我跟随他到操场、篮球场、实验室。

偌大的校园充满我们共同的回忆,可他不愿意我做他女朋友,四年,我向他告白两百多次,他每一次都深恶痛绝地拒绝我。

被他拒绝的抑郁苦闷逐渐填满我的四肢百骸,我挣扎着从梦中惊醒,脸颊凉凉的,伸手一摸,全是凉透的眼泪。

“乔欢,你没资格怀我的孩子!”邵谦泽坐在我床边,脸阴沉得十分难看,仿佛被寒霜打了的茄叶一样,又黑又紫。

我当然知道我没资格,他不想要他的孩子从我的肚子里出生。

可邵谦泽为什么着重强调这个?

我正想问他,医生走了进来,“乔小姐是吧?你下体受创严重,子宫大面积感染,导致刚着床不久的胚胎脱落,刚刚给你做完清宫手术,你以后都不大可能怀孕了,不合规格的那种手术留下的创伤是永久的。”

我脑子嗡地一声,刚着床的胚胎……

意思是我怀孕了?可是孩子没了!我以后都不会再有孩子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