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耽美文
就来耽美小说网

慕容烈穆慈结局目录阅读

主人公慕容烈穆慈的小说已经结局了,这本小说名为《与妻书》,是作者夏小礼创作的古言虐恋宠文小说,本站提供慕容烈穆慈结局目录阅读。慕容烈亲自下令将叛国的镇国将军府满门抄斩,可穆慈却以为自己的夫君竟然拿自己的全族来换太子之位。其实慕容烈做这些是身不由己,他对穆慈也是真爱,在谋定江山的同时,慕容烈还要哄视自己为杀父仇人的妻子穆慈,受了很多委屈走了很多弯路。但在故事的结局,穆慈终于知道了慕容烈的真心,助他成为了真正的君王。

慕容烈穆慈结局在线导读

晋封太子那日三皇子府发生的事情,很快在都城传开。

哦,不,现在已经是太子府了。

所有人都说穆家肯定是祖坟上冒了青烟了,不然一个通敌叛国的罪臣之女,怎么能稳稳的坐在这太子妃位置上?

何况这都城里,穆慈的美貌是排不上名号的,倒是不知使了什么法子,才能迷的太子爷七荤八素的,夜夜宿在她房里。

先前冷清了好一阵的太子府,一时之间,宾客纷至沓来,后宅之间的帖子也雪花片似的飞进了玲珑苑。

而太子府所有人的态度,都因那日慕容烈的态度,重新变的友善谄媚起来,甚至其中夹杂着几分小心翼翼的味道。

穆慈这些日子,又重新缩回了房间里,如无事,怕是连院门都不出的。

自从慕容烈成了太子,阖府上下挂满了红绸,竟是比这夏日艳阳更灼眼,烧的穆慈心里寸草不生。

她记得在家时,每逢父亲打了胜仗,母亲也总会吩咐管家将家里装扮的喜气洋洋,看得人心花怒放。

可是现在她身处在烈火烹锦的太子府里,想到的却是穆府的破败荒凉,或许爹娘住的园子,野草都有人高了吧。

“太子妃,给林姑娘的添妆备好了,可以出发了。”细雨走到穆慈身边,“王妃也有好一阵子没见过林小姐了,可想她了?”

“好。”穆慈淡淡的回道。

慕容烈一下马车,入目的是身着浅粉色的穆慈,款款朝他走来。

已经许久没见过她如此盛装打扮了,慕容烈眼里露出温和的笑意,迎上去:“婉婉这是打算去哪?”

“回太子爷,林尚书的嫡女今日添妆,给太子妃下了帖子。”清风蹲身回道。

慕容烈点了点头,眸中笑意未散,吩咐道:“出去走走也好,可惜孤今日有事,你们护着太子妃先去,等孤这头事毕,再去接你回府。”

他最后一句话是对穆慈说的。

穆慈点头,起步要走,却被他拦住,他俯身,凑在穆慈耳边,小声的又说了一句。

“婉婉今日甚美。”

穆慈愣了一下。

她并非一个冷心冷情的人,这些日子以来,慕容烈对她的一举一动,穆慈也并不是看不到。

他知道因为穆家叛臣的罪名,他们穆家的人便只能曝尸乱葬岗,不能入土为安,不能风光大葬,甚至不能为他们披麻戴孝。

所以她这三个多月来,几乎没有出过府邸,终日里着素衫,要么是白色,要么是淡青色,食物上也只吃素食。

对她的这些行径,慕容烈从未说过她半句不是。

她着素衫,他便看着;她食素宴,他也陪着。

可穆慈没办法,她日日躺在他身侧就已是煎熬不过了,再让她若无其事的朝他敞开心扉,穆慈真的怕,怕自己死后,面对不了穆家那些冤死的性命。

一路上,穆慈还沉浸在自己的思绪里,感觉自己的脑子被撕扯成了好几块。

直到清风开口叫她,她才回过神来:“太子妃,尚书府到了。”

细雨仔细的给她整理了衣衫头饰。

穆慈扶着清风的手,缓缓的下了马车,外头是林尚书的夫人带着人等在门口处,见着穆慈后,林夫人上前,恭敬的蹲下身:“给太子妃请安。”

穆慈一个个看过去,那些夫人们,大多数都是认识的,从前她娘还在的时候,都有些往来,只是许久没见,面目都都写陌生了。

“起吧。”穆慈冷淡道。

林夫人赶紧起身,替了清风的位置,清风便后退了一步,跟细雨并排走着,对细雨努了努嘴,极轻微的瞥了瞥嘴。

细雨对她摇摇头,笑了笑。

林夫人笑着道:“先前知晓太子妃最近闭门谢客,原是不想打扰了您的清净,只是萍儿她不懂事,说不管如何也想试试,这不帖子递出去了,她今儿一大早便开始差人问您到了没有。”

“我出嫁前与她关系是最好的,这添妆总是要来的。”穆慈态度说不上热络。

林夫人见她如此,心内叹了口气,也不再说这样的话,只是捡着好听的好玩的事情,小声的说给穆慈听。

穆慈时不时的应一声,算是听见了。

林萍儿老远便听见了穆慈的声音,等穆慈进她院子时,看到她身形憔悴的立在门口,目光殷切的望着她。

一见穆慈,林萍儿眼泪刷的往下落:“阿慈——”

穆慈见她如此,赶紧快步上前,掏出手帕给林萍儿擦着眼泪,温柔的笑着说道:“这样大好的日子,怎么见到我,反而哭了起来?”

林萍儿死死的握着她的手,眼泪掉的越发厉害了。

林夫人面露尴尬,刚要上前,却见穆慈转头,看向她:“林夫人,我有几句话想单独与萍儿姐姐聊,不知可否?”

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哪怕林夫人心里清楚她们要聊的是什么话题,也不敢大庭广众的驳了穆慈的面子。

只好笑的有些勉强的说道:“太子妃能看上小女,是我们林家的福气。”

说完,引着其他的女宾去了花园:“恰好今日荷花开了,不若大家随我来,我命人在那准备了糕点招待各位。”

等人走光了,穆慈打发了清风细雨在门外守着,自己扶着哭成泪人的萍儿进了屋。

“阿慈,我对不起你,也对不起穆齐哥哥,穆伯伯刚出事那会儿,我求过我爹,让他替你家在圣上面前求情,可是我爹却——”林萍儿眼泪簌簌的掉,几乎词不成句。

“我爹却打了我一巴掌,命人将我软禁了起来,不允许我再与穆家有任何的关系,等我被放出来时,你家早已——”

“阿慈,我到现在都不能相信,你们穆家怎么会通敌叛国?”林萍儿哭倒在穆慈怀里。

穆慈被她哭的心酸极了,忍着眼泪抱住林萍儿,小声的在她耳边说道:“连萍儿姐都不肯相信的事情,上面又怎会不清楚?可君要臣死,这是我们穆家人的命。”

“命?什么是命?”林萍儿仰头,视线完全被泪水糊住。

林萍儿凄风苦雨的哭了一顿,穆慈被她招惹出了伤心,索性这里也没有外人,她便放纵自己,压抑的掉着泪。

林萍儿见她哭了,反而反过来搂住穆慈,等两个人情绪都平稳了。

林萍儿才哑着嗓子说道:“阿慈,先前我爹娘怕被连累,所以逼着我远着穆家,你千万别怪他们,他们其实也是没办法。”

“我知道。”

“还有阿慈,穆齐哥哥去北边前,曾来见过我一面,他说过,等这场战事平息了,就会来娶我,从今往后,我们只有死别,再无生离。”林萍儿笑了起来,脸上的胭脂因为念起了穆齐,更红了几分。

“可我没想到,我们那次见面,竟是死别。”

穆慈愣了一下,心骤然紧缩:“死别是什么意思?”

林萍儿站起来,看向北方,那是穆齐在的方向:“前段日子,我娘逼我嫁人,我同意了,换来我爹他派人去打听穆齐哥哥的消息。”

林萍儿回头:“后来我从我爹那得知,穆齐哥哥他在穆家出事后不久,带人从侧翼追杀敌军时,被人全军覆灭了,尸骨无存。”

“你说什么?”穆慈从嗓子里挤出一句话。

“我原本想着要不要瞒住你这个消息,可是阿慈,我不想你做个耳聋目瞎的傻子,你是他在这世上的最后一个亲人,你有权知晓此事。可我往太子府送过几次消息,没等到回应。后来我应了我娘给我找的婚事,就是为了等你来,告诉你这个消息。”

穆慈猛的站起,因动作过大,眼前一黑,差点栽倒在地上。

林萍儿扶稳她,穆慈却什么都感觉不到,只知道踉踉跄跄的往门外走。

清风细语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看见穆慈面无人色,吓了一跳,伸手要去扶她时,却被她推开,她就这样不顾形象的拎起裙摆往外奔去。

“阿慈——”林萍儿站在房门口,突然大声叫住了穆慈。

穆慈回头,看到却是林萍儿身上红色的袍子被风吹的鼓起来,猎猎作响。穆慈此时才发现,林萍儿身上的衣裳,倒不像是平日的穿着。

更像是嫁衣。

林萍儿笑了起来:“你向来比我要坚强,所以你要好好活下去,哪怕再痛苦,再绝望,也要活下去。”

“你不能让穆家断了香火,不能让穆齐哥哥他们死不瞑目。”

而我,素来胆小懦弱,最是吃不得苦。

我怕我再不去找穆齐哥哥的话,他会不等我,自己先轮回转世去了。

我娘一直跟我说,这世上的女人,谁不是将将就就,庸庸碌碌的过完一辈子。

如果没有遇见穆齐哥哥的话,也许我也是其中一员。

可在我被穆齐那样的人那么热烈的爱过之后,我不愿意,不愿意这么平凡庸碌的过一生。

没有他,于我而言,便是煎熬,我一天都熬不下去了。

……

全文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