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耽美文
就来耽美小说网

人性禁岛by破禁果追马小说阅读

人性禁岛是一本由作者破禁果创作编写的小说故事。小说中追马是一个中韩混血,他更是一个无法袒露真实身份的雇佣兵,当他来到柬埔寨的酒馆,成了人尽皆知的流浪汉的时候,他有着自己眷恋的女人,也有着自己十六岁的单薄未婚妻,当他出海,却因为一个女人而斗杀恶徒,没能转变危机,只能带着两个女人跳海,而再次醒来的时候,他已经来到了一座荒岛。

人性禁岛by破禁果追马小说阅读

我停住了脚步,站在原地同样的望着她,她地位卑下,但我并没有像躲避什么自认为无耻的事那样,迅速地逃开她和她想与我沟通的眼神。

我此时并不想要求她再像上次那样,因为天色已晚,她需要回家给孩子们做饭和满足男人的需要。

抱瓜的女人向我走了过来,她很不自然地笑着说:“追马啊,你是不是要娶扎达瓦家的女儿,我的女儿已经十四岁了,你也娶了吧。”

她说完低下头,慌张的盯着自己怀里的青瓜。我没见过她的女儿,甚至都怀疑她有个女儿。我问她为什么要这么做,她说:“其实我的意思不是那样的,追马,你看这样,你娶扎达瓦家的女儿,我的女儿给你做二妻,或者做仆人也行。只要你能让她吃饱肚子,这孩子太大了,家里养不起,让她跟你一辈子,你只要让她吃饱。可以吗?要不我现在就去你的阁楼。”

听着这个女人的话,我感觉到一时无措,我想这个女孩一定像她的母亲一样,长得很端庄。但我还是觉得,那个十四岁的女孩会让我的生活变得沉重,就婉言拒绝了她。

她似乎很不甘心,又焦急地对我说:“追马你可怜一下我吧,我的男人整日赌博,只要输了钱,回家就折磨我们母女,我真怕那个魔鬼哪天把我的孩子给卖了。这样吧,我一会儿叫她去你的阁楼,你看看她的相貌。她其实很像一个大姑娘了,如果你愿意就把她身子占了,她还是个处女,和扎达瓦家的女儿一样。”

我实在不想再说些拒绝她的话,虽然她的话听起来让人恼怒,但她毕竟卖力的和我做过爱,为了维系一个苦难的家庭,为了做一个让子女吃饱饭的母亲,为了得到那份双倍的青菜价钱。

我不应该对她有任何的责难,我说好吧,如果雨下得不大,你就叫她来吧。女人眼神里立刻放出了喜悦之光,她高兴地说,我一定今晚就让她去你的阁楼,无论雨多大。说完,她又像上次从我阁楼走出时那样,脸上洋溢着喜悦转身离去。

回到那幽暗的阁楼,我挑起油灯,把酒精麻醉过的身体不顾一切的倒向那厚重的床。我闭着眼睛,煤油灯的光亮隔着眼皮映进我的大脑。

我想着那个卖青瓜的女人,我想着她的女儿长大会不会和她一模一样身体。我没有熄灭油灯,尽管我是闭着眼睛,但我还是喜欢大脑里有光亮的感觉。

迷糊的意识里,我感觉自己是睡着了,不知道外面何时风雨大作。那隆隆的闷雷和之前闪耀的电光,使我的大脑粘黏在昏睡里,慢慢滑向更深的倦意。

突然,我的大脑影象里闪过一个扦长的黑影,又即刻被黑暗淹没。我警觉得滚动了一下身子,侧卧到床下,抽出事先绑在床腿上的瑞士钢刀,洞悉着阁楼外面。

外面许久没有动静,又是一道闪电划过,那扦长的黑影又投放进屋内。我很快判断出,这个黑影的原像是个女孩,影子把她那开始微微突起的少女胸脯、极其夸张地放大到了我的眼前。

我这才忽然想起,很可能是那个卖青瓜女人的女儿。我心里很着急,谨慎之余,还是小心翼翼的开了房门。

一个身体瘦削的女孩,在暴风雨里紧抱双臂,她的头发和衣服像薄纱似的沾在脸上和身上,我想这应该就是那个女人的女儿。

本来我的阁楼是有屋檐的,宁静而垂直落下的雨,不会打湿避雨者,可今晚这恶劣的天气,却使这个小家伙饱受了风雨冲刷。我对她挥挥手,示意她快进屋里来。

她忧郁了一会儿,想动但又停止下来。我很着急,知道她可能害怕,又用力地挥手要她进来。风雨和闪电像责备她不听我话似的,立刻更狂烈起来,她对风雨的恐惧终于大过了对我的恐惧,开始踟蹰着,慢慢向我靠拢过来。

在离我很近的那一刻,她突然又停下,战战兢兢地盯着我的左手。我这才发觉,那把匕首还握在手里,小女孩原来是怕这东西。

于是,我就把匕首向屋里的桌子上丢去,砰地一声响后,刀尖儿扎进了桌角。我对她说:“进来吧,那是我防身的武器,跟你没关系。”

女孩站在屋内一个角落里,头压得很低,水注不断她从头发和衣服上滑淌下来,滴湿了地板,寒冷和惊慌令她瑟瑟发抖。

我抛给她一条毛巾,示意她擦一擦。为了给女孩驱走寒冷和黑暗带来的恐惧,我把壁炉升起了火,干燥的木块儿迅速的燃烧起来,这间小阁楼在漆黑的雨夜,很快被幽暗昏黄的火光罩拢。

女孩确实冻坏了,她不由自主的向炉火靠近了几步。这时我才借着橘黄的光亮,依稀看到她朦胧的脸。她一双黑亮的大眼睛下面,是薄薄翘起的嘴唇,幼圆的面孔上,突出着轮廓玲珑醒目的鼻子。

这个女孩的身体在火光里显得极为细长,青春期刚刚发育起来的小胸脯,在破旧的衣服下一浮一起。

我没想到今夜的雨如此滂沱,她母亲一定是想尽办法,逼着她来找我。而她摸索到我的住处,又胆怯地不知所措,只好在门外的雨中等待,一种暂时让恐惧止步却又无法预知后果的等待。

我告诉她不要害怕,我不会伤害她,她似乎对我并不信任,还在潜意识里对我有着警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