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耽美文
就来耽美小说网

婚心漫漫:前夫别来无恙洛子修乔安然小说阅读

婚心漫漫:前夫别来无恙是一本由作者流光溢彩创作编写的现代言情小说。小说讲述了乔安然在三年前义无反顾的带着财产嫁到了洛家,挽救了岌岌可危的洛家,也成为了自己心爱之人的妻子,可她在结婚前夕被人诬陷,成了洛子修眼中害死了他母亲的女人,而这么多年乔安然一直被设计,在一场绑架中,洛子修为了小三而丢下乔安然,乔安然在爆炸中活了下来,也终于看清洛子修。

婚心漫漫:前夫别来无恙洛子修乔安然小说阅读

却比不过一个已经家破人亡的小三。

十年前,林冉就住在了他的心里。

洛子修回过头来,站定了脚步。

他定定地看着她,随后镇定地开了口:“乔安然,你命如此。”

冰冷的七个字,仿佛写满了她这些年的满目疮痍。

乔安然一双手死死地攥成了拳头,指甲镶嵌进了肉里,可她却仿佛感觉不到痛一般。她吸了一口气,露出森白的笑容:“既如此,洛先生请便吧。”

乔安然含着泪,她从一开始就知道,洛子修不会喜欢她。

可是……

她还是不顾一切地成为了他的妻子。

时至今日,她才明白……

他早就打定主意了,用她去换林冉。

在她和林冉之间,绑匪只会放一个。而洛子修,也只会选择林冉。

“洛子修。”乔安然的呼吸很沉,仿佛从牙缝里一字一顿地蹦出了一句话:“我知道你不会相信,但我要说……”

她的目光带着悲凉。

“你母亲不是被我推下楼的,是她。”她的手指,直接指向了林冉。

几年前,新婚前夕。

洛子修的母亲被推下楼,成了植物人。

在哭哭啼啼的林冉、洛家一众奇葩亲戚的指责和佣人的栽赃之下。乔安然成了罪魁祸首。

那时候,洛家即将破产。

乔安然带着大笔财产挽救公司于水火。

洛子修只能忍气将她娶进门。

可他从一开始就对她恨之入骨。

“呵,”洛子修瞥了她一眼,却仿佛再看一个笑话。

他不说话,而是转身带着林冉往楼下走。

乔安然知道,他不会相信自己。在洛子修的心里,他一直因为母亲的事情而痛恨她。可饶是如此,乔安然还是义无反顾带着财产嫁进洛家。拯救他于水火当中。

在面对死亡的时候,人往往会将自己心底最放不下的事情说出口。

乔安然说了,换来的却是讽刺。

“还看什么?人都已经下楼了。”废墟的楼梯上,乔安然被束缚着。

她远远地看着他,按照洛子修和绑匪的约定……

他可以带一个人质下楼取钱,可是……

乔安然知道,他不会回来了。

六千万,对于洛子修来说算不上一笔巨款。

可他恨她至此,甚至对她的死活置之不理。楼下的车子发动了,乔安然露出了迎接死亡的冷静。

她想,一切就这样结束了吧?

与其在水生火热的生活当中步步为营,还不如早些解脱。

“妈的,上当了!”绑匪也听到了楼下车子发动的声音,他立刻红了眼。

乔安然冷笑,她早就知道……

洛子修的心,如同石头!

“乔小姐,看来你是真不值钱啊……”绑匪有些讽刺地将目光转向了她,几乎是同一时间乔安然抬起了胳膊。

“我是不值钱,”

“但我死,也要拉你下水。”

乔安然的动作来的太过突然,绑匪手中的打火机迅速滑出,紧接着只听到一声巨响:“轰——”

冲天的火光惊起了四周的飞鸟,紧接着便是死亡般的安静。

“啊——”伴随着一声惊呼,乔安然从睡梦中惊醒。

刺眼的白炽灯让她下意识地捂住了双眼,骨节鲜明的手死死地攥住了被角,耳廓依稀回荡着那一句绝情的话:“乔安然,你命如此!”

冰冷的话音,好似梦魇一般缠绕着她。

她的确做了一个噩梦,她梦到了自己和洛子修结婚的那天。

广袤无垠的草地上,宾客临门。

所有人的脸上都带着笑容,包括乔安然。

可当神父问出那句话的时候,她的梦破碎了……

神父问:“洛先生,你愿意娶乔小姐为妻吗?”

洛子修看着她,冷冷地质问:“乔安然,为什么逼走她?她已经家破人亡,无法再对你构成任何威胁了……”

“乔安然,你命如此!”刺耳的话,经年以后竟依旧缠绕着她。

乔安然大口大口地呼吸着新鲜空气,几乎就在这一瞬,病房的门被人推开了。身着护士服的女孩看到她的那个瞬间,立刻两眼放光:“乔小姐,你可算醒了。”

她的声音很轻,可乔安然却定定地看着她问:“这是哪里?洛子修呢?”

十年了,她疯狂地爱了他十年。

她为他付出了十年的青春,甚至不惜为他去赎林冉。可他竟那般无情,将她扔在仓库里便带着林冉离开。

“这是医院。”

“我怎么到这里来的?”乔安然一头雾水。

“是一位先生送您过来的,没有留下名字。只说他姓祁。”小护士回答言简意赅。

乔安然想了很久,可是自己认识的人里面却并没有姓祁的人。

兴许是哪个好心人吧?乔安然想。

“麻烦你帮我联系一下这个人,”几秒钟以后,乔安然在纸上写下了一个烂熟于心的手机号,最后一字一顿地开了口:“告诉他,我要见他。”

毋庸置疑,那个号码的主人是洛子修。

……

半小时以后,洛子修推开了病房的门。

他的手死死地攥成拳头,内心莫名地有些慌乱。

房门被推开的那一瞬,洛子修攥着的手微微松开了来。

他站在那,定定地看着乔安然。

她还活着,洛子修不知为何自己心中的石头好像落了下来。他恨乔安然,但他却也不想她就这么悄无声息地死了。

男人的目光,就好似看着一个陌生人。

不,是仇人!

那隐隐从眸间透出的恨意,让人不寒而栗。

若换做以前,乔安然恐怕早就开口解释了,甚至不顾一切地讨好他。

可如今,她只静静地看着他,最后勾起了唇角。

“看着我还活着,洛先生很伤心吧?”

软糯的话音,却是带刺的内容。

洛子修的瞳孔收缩了两下。

像是一把刺入人心的匕首,给了他最致命的一击。

“乔安然,你想做什么?”洛子修坐下来,阴鸷的眸光落在她白净的脸颊上。

事到如今,她还想狡辩吗?

林冉落入贼人之手,惨遭毒打奄奄一息。而同样被绑架的乔安然,却完好无损。更可笑的是……

新闻早已经报道了仓库发生爆炸,绑匪无一幸免。而她,却成了唯一活下来的那个人。

种种迹象,不得不让洛子修深思。

面对洛子修的质问,乔安然只觉得自己可悲又可笑。心里明明已经猜到洛子修怀疑自己,可她还是忍不住开口:“洛先生,你什么意思?”

她的话音疏离,却分明透出了对他抛弃她的不满。

“乔安然,你敢说……”洛子修从椅子上站了起来,和她四目相对。阴沉的眸里透出摄人心魂的冰冷:“那些绑匪不是你找来的?”

“我找来的?”乔安然忽然笑了起来,森白的脸颊上没有丝毫血色。

“所以,你觉得将我留在那里,我就能活是吗?”乔安然咬了咬牙,明明已经是撕心裂肺的痛,面上依旧不起波澜:“那请问,如果我能全身而退,为什么会有这场爆炸呢?”

她以为,这些细枝末节足够证明自己的清白。

可是,洛子修却冷笑起来。

男人盯着她的眸子里露出浓浓的讽刺,唇角上扬,就好似她的死活于他无关:“乔安然,就算你不能全身而退……”

他顿了顿,凑到她的耳边。

冰冷的话让乔安然第一次感觉到了死亡的临近,“说不准可以恶果自食呢?”

“啪——”乔安然抬起手,直接在洛子修的脸颊上落下了一记耳光。

她明白,自己再怎么解释都无济于事。

洛子修认定,她就是这次绑架案的始作俑者。

纵然她刚过从死亡边缘走出来,他也不会给她丝毫的信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