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耽美文
就来耽美小说网

情深两相应舒可柔秦景城结局阅读

情深两相应是一本由作者立里创作编写的都市言情小说。小说故事中舒可柔在三年前被人关进了监狱,三年后她出狱,还没来得及过上新的人生,就被一场故意设计的车祸撞进了监狱,而这个人正是害的她家破人亡更是进监狱三年的秦景城,当舒可柔正在后悔自己当初不该引狼入室的时候,秦景城的复仇才刚刚开始,舒可柔又该怎样接受秦景城给予她的无妄之灾呢?

情深两相应舒可柔秦景城结局阅读

舒可柔醒来时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睁开眼,入目的便是洁白得一丝不苟的天花板。鼻尖萦绕着淡淡刺鼻的消毒水味,舒可柔知道,自己是在医院里。

她手臂用了用力,想要撑着坐起来看清楚周围,却发现自己右手上打着点滴。

看到床上的女人醒来,罗泽脸上的表情有些欣喜,“可柔!你可算醒了!”

“罗泽?”舒可柔听到男人的声音,这才缓缓转过头去,她声音有些虚弱:“你怎么会在这里?”

罗泽是她的邻居,两人从小到大一起长大的,算得上是最铁的朋友。

见她要撑着坐起来,罗泽连忙起身按住了她的肩膀道:“你别乱动,你受伤了!”

闻言,舒可柔轻轻点了点头。

罗泽仔仔细细的从上到下打量了她一遍,直到确认她真的没有其它事儿后,他这才松了口气。

他眉头轻轻皱了皱,语气有些凝重道:“怎么回事?好端端的,怎么会出车祸?”

今天是舒可柔出狱的日子,下午他原本是想去接她回来的,没想到赶到监狱的时候,却看到了舒可柔已经倒在了血泊里。

好在她命大,除了一些皮外伤以外,便没有其他大碍了。

听他问起这个,舒可柔面色顿时一变,秦景诚那张冷俊的脸,瞬间在脑中涌现了出来。

秦景诚,是秦景诚撞了她!

有了这个想法,舒可柔浑身上下都不由得抖了起来。

她看着天花板,眼里渐渐模糊了起来,连带着说话时的声音也有些颤抖:“三年了,我在监狱里待了三年,他为什么还是不肯放过我!”

说这话时,舒可柔语气里满是凄凉与不平。

三年前,因为父母被秦景诚逼得自杀身亡,她一时冲动,用刀刺伤了秦景诚,因此被他送进了牢里。

原本她以为,她用自己最宝贵的三年青春在监狱中忏悔后,这件事就结束了。可她没想到,秦景诚竟然会在她出狱,会在她满心期待未来的这天想要撞死她!

想到这里,舒可柔全身颤抖的更加剧烈。

他没有想到他竟然这么恨,害死了自己的父母不够,想要自己去死!

这个恶魔,当年,她就真不应该救他……

虽然她没有明提是谁,可罗泽已经猜到了。

除了他,还有谁能在A市这么大胆猖狂!

“秦景诚,是不是秦景诚撞了你?”罗泽开口,语气里满是压抑着的怒意。见舒可柔不说话,只是自顾自的掉眼泪,罗泽心中更确定了这个猜想。

他眉头皱的更紧,转身便要出病房,“这个混蛋,看我不去弄死他!”

知道他要去找秦景诚,舒可柔连忙就要下床拦住他:“罗泽,别去!”

然而因为太过着急,舒可柔一脚就拌到了一旁的凳子,险些摔倒。

罗泽见状,这才连忙转身回来,将她扶回了病床。

他垂在身侧的手紧紧握着,满是恼怒道,“他这么对你,我一定要替你出这口气!”

舒可柔轻轻摇了摇头,有些牵强的勾起一丝嘴角:“我知道你是为我打抱不平,可秦景诚他现在的权大势大,你跟我都不是他的对手,不管怎么样,我都要谢谢你,罗泽。”

“可是……”罗泽还想开口。

“没什么好可是的。”舒可柔打断她的话,又继续道:“你今天要是去了,我一定不会放心得下。而且万一他要是对你做些什么,你出事了,难道想我愧疚一辈子?”

闻言,罗泽还想开口,欲言又止了片刻后,他还是叹了口气妥协了。有些无奈的看着躺在病床上的舒可柔,他道:“好,我不去,你不要想太多,安心养伤才是。”

他的话音刚落,口袋里的手机便响了起来。

示意舒可柔自己去接个电话,罗泽便出了病房,很快便又折了回来。

看出了他的脸色有些不大好看,舒可柔也不由得有些担心:“怎么了?”

“公司出了点儿事情,我需要去处理,你……”说着,罗泽抬头看向了她。

“我没关系的,你去吧。”舒可柔朝他轻轻勾了勾唇。

见势,罗泽还是有些不大放心。

他从自己另一个口袋里取出了一部手机,放到了她的手上:“手机上有定位,也有我的电话,你带着,有什么情况我会第一时间赶来。”

他走后,病房里再次恢复了安静。

舒可柔看着手中的手机,心里顿时一暖。

自从父母走后,唯一一个还如此关心照顾她的,恐怕只有罗泽一人了吧。

她躺在床上,静静的想着今日发生的事,便只觉得一阵心寒。

她跟秦景诚一起生活了那么久,从来没想到会发生后来的那些变故,更没想到秦景诚居然这么冷血无情,不仅逼死了收养他的父亲母亲,更是在三年后的今天还要治她于死地。

要是重来一次,她一定不会央求父母收养他,从而引狼入室!

想到这次,舒可柔有些痛苦的闭上了眼睛。

夜渐渐深了,窗外有风呼啸刮过,舒可柔侧头看了眼窗外被风吹的东倒西歪的树,心中更觉得烦躁。

大概是输的点滴有安眠作用,她只觉得眼皮越来越沉,最后困意侵占了她全部的神智,迷迷糊糊的睡过去。

舒可柔漫无目的地跑在一片空地上,周围一片黑暗,她看不到尽头,更不知道自己要去哪里。

“你们都得死,舒家必须亡!”秦景诚空荡荡的声音在耳边儿响起。

舒可柔心里一惊,眼前一片空白。

等她看清楚眼前的景象时,却发现自己已经握着刀刺进了秦景诚的小腹。

“不……不……”舒可柔神情有些恍惚的一步步向后退着,却发现自己身后没有退路,而是撞到了一堵墙上。

她眼前的景象再次发生了改变。

周围黑漆漆的一片,四面都是墙壁,连一扇窗户都没有,隐隐约约还能听到老鼠窜来窜去的声音。

这里是监狱!

她不是已经从这里出去了吗!为什么会在这里!

舒可柔浑身上下忍不住的颤抖与冰凉,她蜷缩在角落里,眼泪不断的从眼眶里流出,打湿了她的脸颊,无助与凄凉不断的从心中涌出。

“不……不要!”

猛的睁开了眼睛,大口大口喘息着。她看着医院的天花板,发怔了几秒后才将现实与梦境分开。

在监狱待的三年,舒可柔不止一次梦到这几个场景,她原本以为等自己出狱后一切都会好起来,没想到仍然没有克服自己内心深处的惧意。

手上的针已经被护士取下了,大概是她睡着时取走的,舒可柔动了动身子,虽然隐隐的还有些疼痛,不过比起昨天已经好多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