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耽美文
就来耽美小说网

天芒疆主陈孝之小说全本阅读

讲述天芒疆主陈孝之回归都市逆袭打脸的爽文小说名为都市至尊战神,这本书由宝不悦写作,讲述了陈孝之征战边疆八年之久,已经成为北疆统帅,人称天芒疆主,然而他最近归心似箭,平定边界后隐去了身份回归都市。陈孝之唯一的亲人大哥陈子平被几大家族联合逼死,美人蝎王熙虞窃取陈家的目的达到了,却忽视了陈孝之的存在。八年以来所有人都以为陈孝之只是当了个大头兵没什么出息,而陈孝之会用雷霆手段来回应他们的无知。

天芒疆主陈孝之小说在线导读

然而,对于这一切,云轩然自然是不知情的,她只沉浸在她最爱的男人重归金陵。

她无法抉择,内心不断挣扎!“陈孝之,我再问你话呢,你为何要打破我的幸福?在我订婚大宴上重归金陵?你可知……”

话到此处,云轩然没有继续说下去,她太害怕了。

害怕她突然会告诉陈孝之:我此生仍然爱你!害怕她突然拒绝未婚夫楚神风的期待。

毁掉爷爷和父亲的联姻大计。

毁掉熙虞姐对她的所有愿景!“轩然,你必须老老实实的告诉我,他是谁!”

楚神风闻言目光一寒,他如何看不出未婚妻的失态,始作俑者便是面前的这位男子!如果换做常人,他自然无惧无畏,因为金陵城没有哪家少爷贵胄如他,没有哪位俊杰比他优秀!然而,在面对身前这位冷酷男子之时,楚神风不自觉的会有自惭形秽的感觉!他不知为何,总觉得自己就是比不上眼前的男子。

所以他担心轩然会被抢走,会成为他内心的软肋和耻辱!就在此时,大哥楚神阳握住他肩膀,低声道:“神风你要记得,这儿是金陵城,你是楚家少爷,高贵无上,这里无人敢触我楚家霉头,有的话,也早已浸死东海,也早已沦为废人。”

“你是今日这场宴会的主角,社会各方名流都在注视着你!”

“别给大哥丢脸,别给楚家丢脸!”

闻言,楚神风深吸了一口气,英俊的脸庞重焕意气风发的神采!没错,他是今日当之无愧的神月,众星作伴!所以,楚神风站出一步,站在众人面前,代表楚家,代表云轩然,也代表宴会东道主:“这位先生,我不管你是何身份,是何来头,但今日是我和轩然的订婚大宴,来者是客,我们都会奉为座上宾。”

楚神风光环笼罩,举止优雅,在现场无数美女眼中,他自然是万众瞩目的白马王子!“所以,你若肯当诸位宾客的面,对你之前犯下的过错道歉,我楚家便不予追究,还会好酒好菜招待你和你的保镖。”

话落此处,楚神风话锋一转,目光渐寒:“可若是你不识抬举,一意孤行,那楚家自然会行主人礼仪,为了轩然和我,为了楚云两家的长辈,以及在座豪门贵客,将你驱逐而出,以免乱了会场!”

陡然间,宴会厅四方大门涌出黑衣保镖。

他们整齐地站成两排,气势充满肃杀,会厅现场一瞬间陷入死寂。

不少宾客开始低声议论。

看样子,这令人大跌眼镜的二人,今日算是倒了大霉了。

那西装男子还挽着小女友在一旁嘀咕道:“无论乔家有多威风,在楚家面前简直就是个屁,我看这小子的本事也该收一收了,拳脚也是解决不了任何问题的。”

那小女友早就被楚神风迷得满脸红润,闻言大为艳羡道:“哎,还是楚家二少有威风啊,咱啥时候能傍上这么一个高富帅呢。”

罗美然也是心头得意,她扶起周纵,冷哼一声:“正主儿已经出来了,这小子威风不起来了。”

周纵却是紧皱眉头,没有说话。

他忘不掉方才徐焱兵所施展的武经虎眸,那可是军中大人物才能修炼的妙法啊。

难不成,这黑衣壮汉来自那遥不可及的神秘领域?这时,云轩然心有不忍,开口了:“陈,陈先生,你快给楚家道个歉吧…….我未婚夫他脾气不好,楚家爷爷脾气也不是很好,你若继续固执下去,怕是不好收场的。”

她心底已经为陈孝之担心了,因为她了解他的倔强脾气,若不然,八年前怎会抛下她离开金陵,一去便是八年,生死未知!云轩然不再挣扎了,她决定放下执念,放下过眼云烟,好好和楚家联姻。

因为在她心里,楚神风才有资格护她一生。

然而,陈孝之却淡淡摇头,说出了一句令全场之人瞠目结舌的话语!“你还没资格让我道歉,今日我也不是为你而来,我要等正主儿现身,然后好好问问她。”

“她的心,到底是红是黑!”

“她做着一切,到底能否承住我陈孝之怒火!”

杀气凛然,全场寂静,鸦雀无声!有那么一瞬间,就连久经沙场的徐焱兵,神情也不由惊骇起来。

他站在陈孝之身旁,深切地感受到了疆主内心的怒火,若是放在军中,徐焱兵恐怕连出手的勇气都没有。

他不禁暗暗凛然。

或许今日起,王家将面临无法承受的恶果,因为他们触怒了华夏守护!楚神风原本丰神如玉的样子,也不禁丑态百出。

所有人都看得出他身躯在不停颤抖,显然是害怕了。

云轩然更是呆立当场。

她眼前的陈孝之为何拥有如此气魄?这些年,他到底经历了些什么?“可他的底气终究是黄粱一梦,陈氏倒台,陈家枭雄陈子平被逼跳楼,失去了家族依仗的他,又能做些什么呢?”

在云轩然眼里,此时的陈孝之并无霸气,相反,他可怜的身世竟让人扼腕叹息。

尽管架空陈氏这件事,她也参与其中……“你,你要干什么!”

楚神风倒退一步,强撑着身体质问道。

“暂时与你无关,但你若在聒噪下去,我免不了拿你开刀!”

陈孝之似乎不愿废话。

他在等。

因为他的目标本就不是云轩然,云楚两家在他眼中不过是跳梁小丑。

背后的王氏,才是罪魁祸首!如果不是沈荣华、乔旭阳这群纨绔弟子主动找上门,陈孝之甚至不愿焱兵脏了双手。

这时,云轩然终于爆发了:“陈孝之,你清醒一点好不好!你拿神风开刀,你凭什么!”

“神风是我云家的王婿,没有人敢对他如此不敬,你太无知了,你可知道我云轩然的男人永远是高高在上的,你有什么依仗和他作对,你狗屁不算!”

云轩然宣泄怒意,甚至失了理智。

她要告诉陈孝之,你抛弃了我,我云轩然却并非你陈孝之不嫁,配上我的男人永远比你尊贵,你必须忏悔!说出这番话后,云轩然仿佛如释重负,抹干了眼角泪痕,怨毒地笑道:“你知道吗?如果你跪在我脚边摇尾乞怜,我说不定会念及旧情,和你重新开始!”

“但我发我错了,你一点也没变,最重要的是,你还当你是五年前的陈家公子,醒醒吧,你的时代已经过去了,你现在连跪在云家求婚的资格都没有!”

“哈哈哈哈哈,陈家公子啊,现在,你后悔了吗!”

说到最后,歇斯底里的云轩然竟是爆出了一个惊人信息。

面前这黑衣男子,原来是五年前的陈氏公子!此信息宛若平地一声惊雷,炸的全场宾客晕头转向!“难怪啊,原来他是陈氏集团的人,可陈氏集团不是五年前就倒闭了吗?”

“没错,官方信息公布,陈子平举债远逃,却被缉拿回来,他不堪重负跃下十九层大楼,尸骨无存!”

“而且他的女儿陈…….叫什么来着,那次事件之后便失踪了,至今下落不明!”

“原来他竟然是陈氏集团的人啊!”

全场之人炸锅一般,议论纷纷。

罗美然等人也惊愕在原地,显然未曾料到。

那挽着女友的男子兴致盎然,激动道:“这小子原来不是外省巨佬,只是个落魄公子啊,这下有好戏看了!”

一瞬间,众宾客对陈孝之二人投来嗤之以鼻的目光。

不少钓凯子的美女也撇了撇嘴,没钱的富二代,那算什么富二代?嚣张的底气何在啊?“切,我当是什么龙虎巨擘呢,原来是陈氏的人啊,哦,我记得,你叫陈孝之,就是那个陈子平的亲弟弟吧!”

大哥楚神阳恍然大悟,一拍脑门,露出古怪笑容。

他随意摆了摆手,仿佛挥赶苍蝇一般,从怀里掏出一张支票本,一边大声说道:“你哥哥陈子平尸骨无存,听说连墓碑都是找人借钱买的,诺,陈家废物,这儿是五十万,去给他安个坟吧,免得被野狗尿尿,鬼魂回来吓唬我们!”

楚神阳用两根手指夹着支票递来,还有另一只手捂着鼻子,仿佛陈家人是瘟疫一般。

……

全文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