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耽美文
就来耽美小说网

时念卿霍寒景大结局 时光仍在再爱不迟全文在线阅读

时念卿霍寒景大结局已更新,虐恋言情小说时光仍在再爱不迟全文讲述的是父亲去世之后,时念卿好久都没有感受过亲情的温暖,直到霍寒景出现,才救赎了她的灵魂。原本以为,霍寒景是她这辈子唯一的依靠,谁能想到,霍寒景翻脸起来也很可怕,竟然亲手把她送进了狱里,还害死了两人的孩子。爱谁都不如爱自己,时念卿再也不想爱霍寒景了。

时念卿霍寒景大结局时光仍在再爱不迟精彩章节导读

下午。

第二帝宫。

霍寒景的办公室里,盛雅规规矩矩坐在沙发的角落,安静无声,只是默默盯着霍寒景忙碌。

等他忙完的时候,已经下午三点了。

去到宁阳的医院,是下午四点。

珀西帮盛雅检查腿部神经的时候,眉头皱得异常的紧。

宁阳见状,有些担忧。

宁家,是医药世家,宁阳受到熏染,从小就酷爱医学。他算是比较全能的医生,各个方面,他都有过研究,并且花了大量的时间学习。纵使如此,他自然是不能跟珀西那样主攻一门,学得精湛。

盛雅的腿,他也看过,却看不出个所以然来。

“师兄,怎样?!”宁阳问,“盛小姐的腿,有望恢复吗?!”

珀西,尤为喜爱s帝国。所以对s帝国的言语,很精通。当初宁阳在美国念书的时候,珀西一直都是用s帝国的言语,与他交流。

此刻的珀西,单膝跪在地上,拿着小锤子,敲了敲盛雅的膝盖。

又细细问了好多细节,最后,他站起身的时候,分外纳闷了:“奇了怪了。”

“怎么了?!”宁阳问。

珀西转悠着蓝色的眼瞳,直直盯着坐在椅子上的盛雅,他问:“盛小姐,我给你做检查时,你的腿,真的没有一点感知吗?!”

“……”盛雅一听这话,心都要凉了。

她动了动嘴唇,大脑里运转着,该如何回复。

交叠着就遒劲有力的长腿,沉默坐在沙发上,气场强大的霍寒景,浓密的剑眉一拧,低沉着喑哑的嗓音,问:“珀西先生,想要表达什么?!”

珀西眉头紧蹙,一副怀疑自己医术的表情:“以我的经验来看,盛小姐的腿部神经,应该没有问题,怎么会走不了路?!”

“……”

“……”

一时之间,院长办公室内,一片死寂。

盛雅的小脸,血色都褪尽了。以往的每一次检查,盛青霖都会提前派人去秘密打点。

这次事发突然,盛雅没有一点心理准备,就连给盛青霖打电话,也不可能在这么短的时间轻举妄动。如果收买珀西,却不成功的话,反而更坏事。

在接收到霍寒景那过于犀利的目光时,盛雅全身都在发颤,许久,她才颤着声音问珀西:“珀西先生的意思,我的腿,有恢复的可能?!”

说着,她眼眶内,泪光闪动。

珀西说:“按理说,应该可以。”

时世安班上有个豪门的后裔同学。

四岁生日时,请了全校的同学,去帝城最豪华最贵的餐厅——御府。

时念卿的性子,喜静,不爱热闹,这种聚会,她是不会去的。

可是,她若不参加,这样又会影响时世安在学校与同学的交往。曾经被遗弃过的缘故,加之长期受到伤害,时世安的性格,本来就很内向很胆小了,她自然不想因为她,时世安变得更不安更胆怯了。

最后,她想了个办法,让苏媚陪时世安去。

晚上八点半,时念卿接到苏媚的电话,苏媚说她临时有个非常重要的公关,需要她立马去解决,不能帮忙再陪时世安了。

时念卿接到电话,立刻开车去御府。

远远的,时念卿隔着一条马路,看着苏媚火急火燎不停冲着她摆手,她不禁挑了挑眉。

将车子开过去,还未停稳,苏媚一把将她从驾驶座拉下来,将时世安塞进她怀里,急切说道:“我先开你的车走了,你带安安打车回去啊,路上注意安全,爱你么么哒。”

“……”时念卿还没站稳,苏媚已经一脚油门轰走了。

看着苏媚飞车一样把车开走,时念卿愣愣的。从来不知道,苏媚的开车技术,居然这么厉害了。

“妈妈。”时世安搂抱着时念卿的脖子。

时念卿回过神,应了声。

时世安问:“吃饭了吗?!”

原本时念卿在装饰公司,跟设计师在研究老房子的花园设计。听见时世安的询问,时念卿皱着眉头,想了想,然后回复道:“安安不问,妈妈都忘记了。”

时世安一听她又没吃饭,顿时不高兴了,小嘴巴翘得老长,然后像个小大人一样教训她:“妈妈每天一个人在家里,都不按时吃饭,搞得安安都不想去念书了。”

“……”时念卿瞬间被他呛得无语。

“饿不饿?!”

“嗯。”时念卿点头。

下一秒,时世安小心翼翼从书包里,拿出用水晶盒装好的小蛋糕,递在时念卿的面前:“给你。”

“……”时念卿怔怔地盯着那小块精致的蛋糕,有些出神。

时世安却说:“上周末的时候,顾叔叔带我出门玩的时候,路过一家蛋糕店,他跟我说,你最喜欢吃那家的生日蛋糕。今天我同学给我们小朋友送的小蛋糕,就是顾叔叔说的那家,妈妈,是这家对妈?!”

一边说着,时世安一边用小手指着水晶盒上的logo,上面写着eevs。

时念卿从来不知道,时世安小小年纪,心思会如此细腻。她盯着那小块蛋糕,瞬间有些鼻酸。与时世安相处得越久,她愈发对这个小人,深爱到骨子里。她觉得,他就是她想象中自己亲生儿子的模样。

如果她的亲生儿子,活着的话,应该跟时世安一样,时时刻刻都惦记着他的妈妈吧。连一块小小的蛋糕,都暖心的留给她吃。

时念卿接过蛋糕,扬起嘴角:“谢谢我的宝贝儿。”

说着,她侧头,在时世安的小脸上,轻轻吻了吻。

原本,时念卿想要抱着时世安打车回家的。可是时世安害怕她饿着了,非要让她先吃了再走。

御府门口。

时念卿站在台阶上,吃蛋糕的过程中,瞧见一抹挺俊的颀长身影,从里面出来。

印着s帝国zong统标记的黑车,稳稳当当停在他的面前。

弯腰钻入,车轮飞转,眨眼的功夫,便消失在朦胧的夜色里。

时念卿怔怔地站在那里,许久,都未动一下。

时世安站在台阶上,望着她呆滞的表情,沉默。

回家的途中,时世安坐在时念卿的腿上,他小心翼翼地问:“妈妈,你拒绝顾叔叔的求婚,是不是因为刚才那个叔叔?!”

“……”时念卿一怔,她刚想否认。

时世安却又说:“妈妈看见那叔叔的时候,眼睛都是放光的。妈妈肯定很喜欢那叔叔。”

“安安……”时念卿低声喊他名字。

时世安翘起小嘴巴,瞄到她似又不高兴的迹象,表情瞬间很委屈,他问她:“那叔叔刚才搂着的那位阿姨,是谁?!妈妈是不是因为那位阿姨,伤心难过了?!”

时世安看得很清楚,妈妈看见那叔叔的时候,眼睛变得好亮好亮,都发着光,可是那位阿姨跟着出来的时候,妈妈眼底的光亮,瞬间熄灭,里面的悲伤,泛滥成河……

时念卿不知道该怎么回复时世安。虽然时世安年纪小,可是在他小小的世界,有时大人以为他们懵懂不知,其实,很多时候,他们什么都是知道的。

她不想像其他大人那样,欺骗他们。

“安安,妈妈不想骗你,妈妈是很喜欢那位叔叔。”时念卿沉默许久才淡淡回复。

时世安眨巴着亮晶晶的眼睛,追问:“妈妈可以像顾叔叔那样,勇敢追究自己的幸福。”

时念卿抿起嘴唇笑的时候,眼底有泪光闪耀,她说:“不是所有人都可以在幸福面前勇敢,妈妈一是没有勇气,二是没有资格。”

“妈妈,你的话太深奥,安安不懂。”

时念卿忍了又忍,最后言简意赅地重新翻译:“因为,那位叔叔不喜欢妈妈,他只喜欢他身边的那位阿姨……”

原本时世安还想追问时念卿,为什么那位叔叔不喜欢妈妈?!妈妈这么好,这么温柔,这么漂亮,妈妈是这个世界上最好的妈妈,叔叔为什么要喜欢那位阿姨。

不过,早早就学会察言观色的他,瞧见时念卿是真的伤心难过了,他便不敢再细问下去,害怕自己问得越多,妈妈就越难受。

回到“花季岁月”,时世安自己换拖鞋,自己把自己的小书包放回房间的书桌上,又跑去厨房帮时念卿倒了一杯温水。

时念卿坐在沙发上休息了一会儿,稍稍缓过劲来,眼尾余光瞄到墙壁上的挂钟,发现竟然晚上九点半了,她立马惊呼起来:“怎么这么晚了?!安安,快过来,妈妈帮你洗澡。”

时世安从房间探出一个小脑袋,瞧见时念卿匆匆忙忙拿着浴巾往浴室里走,他眨了眨可爱的眼睛说:“妈妈,安安刚刚自己已经洗好澡了。”

“……”时念卿步伐一顿,她回头看向时世安,眉头都拧了起来,“怎么自己洗澡了?!浴室的地板那么滑,不怕自己摔了吗?!”

时世安翘了翘小嘴:“顾叔叔跟我说的,我以后就是家里的小男子汉,要时时刻刻保护妈妈,爱护妈妈,学会替妈妈分担。安安已经长大了,很多事情,安安可以自己做,不需要妈妈替我操心。”

其实,时世安洗澡之前,他曾站在客厅里,喊了好几声“妈妈,安安要洗澡睡觉了”,可是时念卿不知道蜷在沙发上,究竟在想什么,想得那么出神,仿若把这个世界的一切声音都屏蔽了。

听了时世安的话,时念卿走过去,在他身边蹲下,抬手摸着他的小脑袋,一个字一个字地纠正:“你不要听顾叔叔瞎说,你虽然是小男子汗没错,可是你现在很小,很多事情都需要妈妈替你办。你要自己做自己的事,学会独立,妈妈很支持,可是妈妈不希望你勉强自己,去做那些自己能力以外的事情。安安,妈妈希望你能明白,从今以后,你再也不是一个人,你有妈妈,妈妈会保护你,在你力所不及的时候,妈妈是你最有力的支撑。所以,以后需要妈妈帮忙的时候,千万不要客气,一定要告诉妈妈,妈妈会竭尽全力帮助你,而且妈妈是很开心很高兴很乐意帮助安安,陪着安安一起长大。”

说着时念卿还在时世安的额头上,印了一个吻。

幼儿园。

午餐后,在班里所有小朋友,在指定的游乐场玩游戏的时候,唐宋瞧见时世安只是一个人安安静静坐在角落的花台上。

“时世安,你怎么不过来跟我们一起玩?!”唐宋走过去,挨着时世安在花台坐下。

时世安看了唐宋一眼,沉默,没有说话的意思。

唐宋转了下眼珠子,继续说道:“刚才吃午餐的时候,我看见你只吃了几口,是不是遇上什么不开心的事了?!”

时世安很孤僻,并没有搭理唐宋。

而性格开朗的唐宋,耐心的等在一侧,找着各式各样他觉得有意思的话题,跟时世安攀谈着。

最后,时世安终于有些松动了,抬起黑得发亮的眼睛望着唐宋,他问:“你认识那个叔叔吗?!”

说着,时世安的小手朝着幼儿园的大字报处,贴着的一张巨大的海报上。

唐宋顺着看过去,立刻点头:“当然认识了。整个十二帝国的国民,都认识他。”

“他是谁?!”

“s帝国的zong统阁下,十二帝国的最高统治者,是我们所有国民心目中的偶像。”

“……”时世安听了唐宋的话,瞬间又沉默下去。

唐宋认真观察着时世安的表情:“时世安,你不认识他吗?!”

时世安摇头。

“……”唐宋瞧见他的动作,立马很惊愕,“你的妈妈和爸爸,难道没有给你普及zong统阁下的知识吗?!作为s帝国的合法公民,认识,并且了解zong统阁下,可是最基本的义务。”

时世安咬着嘴唇不说话。

在唐宋唉声叹气的时候,他忽然又低低开口了:“唐宋,你知道在哪里可以见到zong统阁下吗?!”

“你想要见到zong统阁下?!”唐宋的表情更错愕了。

时世安点头。

“为什么呀?!”唐宋惊呼,“zong统阁下,不是我们这些普通国民,想见就能见得到的。先不说我们没资格,其次,zong统阁下的日常行程,全部都是guo家最高的机密。”

时世安听见唐宋这样说,眼底的光,瞬间黯淡下去。

自从在御府门口瞧见zong统阁下开始,最近三天,时念卿时时刻刻都心不在焉。每天半夜,她都缩在沙发上,翻看各个频道的guo家新闻,然后盯着电视里的zong统阁下发呆。昨天半夜,时世安起来尿尿,他正好撞见时念卿盯着电视里的zong统阁下,泪光闪烁。

顾叔叔说,喜欢一个人,并不是非要跟她结婚才能幸福,只要能偶尔跟她呆在一起,听她说说话,吃吃饭,这就够了。

所以,时世安看着时念卿这样伤心难过,他想要去找zong统阁下,能不能跟他的妈妈吃吃饭,或者听听妈妈说说话也好。

只要妈妈能开心,他做什么都好。

可是……

唐宋瞧见时世安那失落的模样,抓了抓修剪得整整齐齐的头发:“我虽然不知道在哪里可以见到zong统阁下,但是十二帝国的国民都知道,zong统阁下的家在哪里。”

刹那间,时世安的双眸,骤然变得雪亮,他问:“他的家,在哪里。”

“zong统府。”

“zong统府在哪里?!”

“在帝城环境最秀美,地势最优质,建筑最巍峨的霍家城堡里……”

下午五点。

时念卿去接时世安放学后,领着他去附近的大型商场,采购了好些食材。

下午三点,苏媚提前打来电话,说下班后,她会来‘花季岁月’吃晚饭。

时念卿按照苏媚的口味,精心挑选着食材。

苏媚按响门铃的时候,已经晚上七点了,时念卿晚餐准备得差不多了,只剩最后一道清蒸鲈鱼。

“我的妈呀,在楼下我都闻到红烧肉的香味了。”

刚把门打开,苏媚立刻风风火火往里走。

还站在玄关处,远远的,她就把她新购的爱马仕包包,砸在沙发上。

爱马仕包包撞在沙发上,最后反弹在地上,滚了好几下才消停。

时念卿看着,心脏都要跳出来了:“苏媚,你那么贵的包包,这么折腾,你不心疼?!”

说着,她疾步走过去,连忙捡起她的包包检查。这鳄鱼皮都要摔破了吧?!

任何女人,只要不是腰缠万贯的豪门名媛,或是豪门阔太,入手这几十万的包包,恐怕都是摸一下,都舍不得吧。

苏媚竟然这样扔。

她不心疼,时念卿都替她肉疼。

苏媚却丝毫不在意,反而用无比嫌弃的眼神,冷冷扫了眼时念卿:“瞧瞧你那市侩的小女人模样,一副没见过世面的样子,前夫还s帝国zong统呢,不知情的,还以为你只是嫁了个穷瘪呢,我真是怀疑,你当初跟着霍寒景的时候,他虐待了你。你告诉我实话,他是不是对你不好啊?!”

按理说,以霍家的身份与地位,时念卿对于各种奢侈品都是毫无放在眼里的。

怎么会替她心疼起一个区区爱马仕包包了。

时念卿皱着眉头,瞪着苏媚,佩服她的脑回路:“你在想什么呢。”

“亲爱的,你老实告诉我,霍寒景,是不是特别抠门,没有送你什么值钱的礼物?!”苏媚揪着这个问题,不放。

时念卿被她搞得很郁闷,翻着白眼不想理会她,转身进了厨房,想看看那条鱼蒸好了没。

苏媚却跟在她身后:“不对啊。霍寒景对你不好,可是顾南笙不会差啊。他顾家,也是顶级豪门,出手的礼物,再差,也是稀世珍宝了。”

“好了。”时念卿被她闹得太阳穴疼,她转过身瞪着她,“能不能不要开口闭口都谈论礼物的问题?!不是人人都把礼物看得那么重要!!”

“……”苏媚听了她的话,会意地点了点头,然后得出结论,“明白了,霍寒景是真的抠门,顾南笙也抠门。”

“……”时念卿也不知道她从哪里得来的这歪七八糟的结论,不过她也懒得解释,将蒸好的鲈鱼,端出来放在餐桌上。

时靳岩因公殉职,去世后,她与宁苒便由霍家接手照顾。宁苒时时刻刻教育她:女孩子,要自爱,不能随随便便收别人的礼物,尤其那礼物是出自异性。

所以,在霍寒景送她求婚戒指的时候,她很忐忑,很惊惶,最后毫不犹豫拒绝了。

那时她太小,对于霍寒景和顾南笙送的礼物,她都是拒绝的。

宁苒的叮嘱,占主导原因;还有一部分的原因,是她的自尊心吧。

在面对霍家,和顾家,两大顶级家族,她或多或少,都是自卑且怯弱的。

她害怕她拿了他们的东西,会被外界传言成她贪图他们俩家的钱财与权势。

事实是,她没拿,也被那样传言了。

吃晚饭的时候,苏媚将自己平日里妩媚风情的妖娆一面,早就丢至外太空去了,像一头猪一样,吃一口,哄一下,满足到不行。

“小卿,你做的饭,怎么那么好吃?!嗷嗷嗷,我怎么不是男人啊,我如果是男人的话,非要把你娶回家,每天让你给我做三顿,不,一天给我做五顿饭。嗷嗷嗷,真的太好吃了,比御府那些顶级厨师做的菜,还好吃。”

“……”时念卿听了苏媚的称赞,有些不好意思,“哪有你说的那么好吃?!你只是去御府吃得多了,味蕾产生免疫罢了。”

“我真的没有夸大其词。”苏媚夹了好大一块鱼肉塞进嘴里。

吃饱喝足后,苏媚瘫在沙发上,一动不动。

时念卿收拾碗筷,时世安小小的身体,跟在她身后转悠,手慌脚乱帮着收拾。

在两人收拾桌面的残骸之时,苏媚躺在那里,看着他们,最后得出结论:“念卿,我怎么发现,安安越长越像你啊。你看看他的鼻子和嘴巴,像极了你。”

时念卿并没有把苏媚的话放在心上,只是勾起唇角笑道:“我的儿子,自然应该像我的。”

苏媚:“我真没跟你开玩笑,初看之下,他很像霍寒景,但是仔细看,分明又有你模样的影子了……”

时念卿怎么也没想到顾夫人孙怡会突然主动约她。

下午三点,盛夏的帝城,闷热得像一个蒸笼。

咖啡厅。

时念卿刚推门进去,凉爽的冷气,扑面而来。

远远的,她便瞧见坐在咖啡厅的角落的孙怡。

好一段时间未见,孙怡似苍老了许多。

以往顾峰然在世时,孙怡就像吃了冻龄药一样,与时念卿小时候见到她时的模样一样,脸上都没什么皱纹。

可是如今……

“孙姨。”时念卿走过去,礼貌地喊道。

孙怡听见声音,蓦然抬起头看向她,笑道:“小卿来了,想喝点什么?!口味跟以前一样吗?!”

说着孙怡抬手招来服务员,帮时念卿点了一杯芒果果汁。

小时候的时念卿,最喜欢芒果了。

时念卿道了谢,两人默默无言坐了好一会儿,她才问开口问道:“孙姨,今天约我出来,是有什么事吗?!”

孙怡听见询问,脸上突然扬起一抹很复杂的笑意,她端起咖啡,微微抿了一小口,好一阵子才低声问道:“小卿,你跟孙姨说句实话,从小到大,孙姨对你怎样?!”

时念卿有些不明白孙怡这番言辞背后隐藏的潜台词,想了想,她才回应道:“孙姨对我很好,像对待亲生女儿一样。

时念卿并没有胡言乱语,或是随便说两句好听的,作为礼貌应对。

在顾家出事之前,孙怡真的是对她极好。那时,孙怡经常约宁苒去逛街。商场里,孙怡但凡看见漂亮的公主裙,以及水晶皇冠,总是会买下送给时念卿,她跟宁苒说:“小卿长得像公主一样,就应该打扮得漂漂亮亮,像橱柜里的洋娃娃一样。”

宁苒因为工作,有次被紧急调去外地三天,那时,时靳岩也因为有秘密任务要离开帝城,时念卿就被送至顾家。

原本在陌生的家里,有些拘谨的时念卿,而孙怡担心她不自在,竟然把家里很多摆件都换成了时家的东西,晚上还会趟在她的床上,给她讲很多童话故事。

那体贴呵护,真真把时念卿当成了亲生女儿。

当时顾峰然还眉目含笑地说:“小卿,你孙姨就想生个女儿,当初怀着南笙的时候,他安安静静在肚子里从来不折腾他母亲,当时还以为是个女孩子。你以后就多来顾家走动走动,圆了她有个女儿的梦想。”

……

孙怡听了时念卿的这话,眼泪一下就要飚出来了,她情绪激动得握住时念卿放在桌面上的手:“既然你承认我待你像女儿一样,那你能不能帮帮顾氏,帮帮顾家,帮帮南笙?!”

帮顾氏?!

时念卿有些懵,不明白孙怡这番言辞是什么意思。

孙怡垂下眼帘的时候,泪水一颗一颗地往下滚:“南笙,已经有足足五天没有回过顾家了,一直住在公司加班,期间给他打电话,他都不接,我实在担心,今天便去了公司。结果从秦飞的口里才得知:南城的那块一百万十万亩地皮,顾家,没有丝毫希望了。”

“怎么回事?!”时念卿很愕然。最近的新闻,她都在关注。按理说,那占了帝城南部区域,五分之一的地皮,但凡有任何动静,都会报道的。可是,最近的新闻却安安静静,根本没有任何风吹草动。

孙怡说:“帝城,作为s帝国的首都,地价本就昂贵,更不要说城南那般庞大的地皮,换作任何guo家的zong统,恐怕都不会轻易将那块地,随意批下来。这次,霍寒景亲自下达了文书,让十二帝国最有实力的房地产巨头,公开竞标那块地皮。”

时念卿一听这话,瞬间蹙眉:“公开竞标,不是挺好吗?!”

孙怡摇头:“公开竞标,看似公平,其实根本就是霍寒景在暗处操控垄断。有资格参与竞标的企业,全是获得他批准的企业。而顾氏,连参与的资格都没有。”

“……”时念卿听了这话,眉眼都冷沉下去。

孙怡的恳求声,愈发的哽咽沙哑:“小卿,你应该明白,那块地皮对于顾家的重要性,顾家能不能翻身,全仗着那个项目了。你是知道的,那块地皮,霍寒景足足思虑了整整三年,才真正下达文书出手。他是要拿一百万三十万亩的地,改建第五代住房,一旦第五代全智能房屋建好,那个项目,不仅仅是轰动十二帝国。”

现目前,不止十二帝国,全球的guo家,国民都住的大多是第三代房。

十二帝国内,仅有少数的几处,盖了第四代房。

霍寒景将那块地皮圈画出来,建出全球第一处新型住房,这将成为帝城最标志的居民住宅居住地。一旦成功,势必影响全球的国民住房问题。

宏观影响:s帝国,在国际声望,上一步台阶。而从小范围的个人影响来说,此举,必定让霍寒景名声大噪,成为s帝国历史上最具影响的zong统之一。

其次,只要顾家拿下霍寒景扶持的那个项目,他必定在短时间内不会对顾家下手。这样,顾家才能有时间,回笼资金,养精蓄锐,才能喘气,才能起死回生。

如果没有那个项目,以霍寒景强硬的手段,顾氏恐怕撑不过三年。

想到顾家祖祖辈辈,好不容易累积起来的商业帝国,将毁于一旦,而且是毁在她儿子的手里,孙怡心里又是一阵揪心的疼痛。

顾氏毁了,心高气傲的顾南笙,如何承受?!

承受不了的话,恐怕会……

孙怡实在不敢想象那后果。

时念卿看着孙怡苦苦哀求的模样,心有不忍,可是,霍寒景的性子,她是了解的,但凡那男人做了决定,任何人都无法动摇他的心思。

更何况,现在她与他之间的关系,剑拔弩张。

他怎会因为她,给顾家起死回生的机会?!

她若单独为了顾氏去找他,恐怕只会适得其反。

“孙姨,我……”时念卿咬着嘴唇,不知道应该如何回答。

孙怡自然是看出了她的为难,更用力地握住时念卿的手:“小卿,你去找霍寒景,好好求求他,他那么喜欢你,肯定会因为你,给顾家一个机会的。我要的不多,只要他同意顾氏参加竞标会,小卿,我求你。”

“孙姨,我担心我出面,他会很恼火,更何况,我和他离婚了,霍寒景肯定不会……”

时念卿的话还没说完,孙怡却突然好似变了个人,“噌”的一下从椅子上站起身,浑然不顾咖啡厅内投来的复杂目光,猩红着双眸,冲着时念卿就狂吼道:

“时念卿,你就是个忘恩负义的东西!!!你不愿意帮顾家就明说,何必找各式各样的借口。你怎么能如此冷血无情?!要知道,顾家之所以沦落到这种地步,全是你一手造成的,当初如果不是你缠住我儿子不放,又怎会激怒霍寒景,让他对顾家动了杀念?!时念卿,你好狠的心啊,亏你顾叔叔当初那么喜欢你,对你那么好,你现在对顾家袖手旁观,不怕你顾叔叔死不瞑目吗?!”

时念卿出现在第二帝宫门口的时候,很恍惚。

她站在气派的大理石柱前,抬头望着镶嵌在石柱里绘成s帝国国徽、气势恢宏的黑宝石,眸色黯淡。

与她安静的外表不同,此刻她的内心,波浪汹涌。

孙怡说得没错,她如果都不帮顾氏,顾家就彻彻底底完了,顾南笙也彻彻底底完了。

可是,她又实在不想去面对霍寒景。

这些天,她想了很多,而且已经决定了,既然在帝城,时常能见到他,她打算带着时世安离开帝城,去距离帝城最远的那个城市,从此以后,再也不见。

在时念卿被偏西的灼热阳光,晒得有些眩晕时,她眼尾余光,瞄到一辆黑色轿车,急速朝她开来。

先是一愣,过神的时候,她条件反射转身,迈动步子疾步离开……

一辆黑色轿车,徐徐停在幼儿园门口。

黑色的车窗外,背着红色小书包的小男孩,趁着老师等家长来接最后三名孩子放学的时候,瞄手机的空隙,偷偷从半掩的侧门溜了。

盛雅靠在后车厢椅座上的姿态,有些慵懒,冷冷幽幽吩咐开车的马亦:“跟上去。”

时世安一口气跑了很远很远,在确定老师瞧不见他的身影时,他这才稍稍停下步子。

转悠着黑漉漉的眼睛,看着马路上川流不息的车辆,最后他走到马路边上,抬手要打的士。

下班高峰,出租车本来就很翘。加之,时世安只是一个小孩子,很多出租车,压根就没有停车的意思。

时世安等了很久,也没有一辆车要停。

在他失落的垂下眼帘,想要放弃,去乘坐公交车时,一辆黑色,缓缓在他面前停下。

“……”时世安抬起脑袋的瞬间,立刻迎上一张笑得异常温婉美丽的笑脸。

“小朋友,在打车吗?!要去哪里?!如果不嫌弃,阿姨可以送你过去。”盛雅眯缝着溢满笑意的眼睛,“小孩子一个人在外面不安全,你的妈妈呢?!告诉阿姨,你家的地址,阿姨送你回去。”

盛雅,是无比自信的。

霍慕之班里的同学,但凡见过她的,都非常喜欢她。他们都说,慕之,你的妈妈好亲切。

在盛雅笑眯眯的身手推开车门,打算下车带时世安上车的时候,谁知时世安却拔腿就朝着幼儿园的方向奔去。

那一刹那,盛雅脸上的笑意,立刻消失殆尽,取而代之的,只剩无尽的黑暗与阴鸷。

她恶狠狠地盯着那跑得比兔子还快的背影,咬牙切齿对着马亦吩咐:“去把那野种,给我逮回来。”

时世安几乎是卯足全身所有的力气,不要命地狂奔。

适才那阿姨,长得很漂亮,她的笑容如同阳光一般,温暖怡人,可是对于时世安来说,那却是恶魔的声音。

潮湿阴暗的密闭房间,没有白天与黑夜之分。

他被锁在那里,像是一只幽灵,永世被禁锢在黑暗里,见不到任何的光芒,与活下去的希望。

黑暗里,他虽然看不清那人的脸孔,却永远记得她的声音。

那是好听得犹如铃铛般悦耳的声音,然而,她说的话,一字一句,冷酷得没有丝毫的温度。她说:“你也配吃肉?!饿不死,就好了!!”

马亦接到盛雅的命令,立刻下车。

他迈着修长的腿,朝着时世安追去的时候,顺手将一定黑色的鸭舌帽,套在头顶。

时世安,惊惶恐惧到极点。

卯足全力的狂奔,可终究只是一个孩子,怎能与训练有素的秘密杀手抗衡。

他气喘吁吁,连背上最心爱的红书包都扔了,可是身后那可怕的黑影,却距离他越来越近。

马路对面,站在幼儿园门口等待家长的老师,还在玩手机,根本没有发现时世安的失踪。

时世安跌跌撞撞想朝幼儿园跑去。

可是,他的步子,还在急速跑的时候,整个人已经被一股大力腾空拎了起来。

“救命啊,老师,救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