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耽美文
就来耽美小说网

乔悦彤厉司承小说(已完结) 娇妻难寻总裁晚上好全文在线阅读

乔悦彤厉司承小说名字是娇妻难寻总裁晚上好,这本现代言情小说全文讲述的是乔悦彤和陆夜白交往多年,终于步入了婚姻的殿堂,没想到新婚之夜却突生变故,陆夜白拿着一张乔悦彤和别的男人的照片逼着她离婚,乔父要跟她断绝父女关系,乔母气的病倒住院。一切的一切都让乔悦彤始料未及,到底是谁要陷害她,为什么要这么做?

乔悦彤厉司承小说娇妻难寻总裁晚上好精彩章节导读

唐晚和韩程宇告别离开了,目送唐晚的车消失在视线里,韩程宇拿起电话拨通了厉司承的电话。

厉司承正和陆思雨在机场贵宾厅,看见是韩程宇的电话皱眉起身接通,“韩少有事?”

“厉总,明人不做暗事,我没有想到厉总竟然会如此小肚鸡肠。”

“这话从何说起?”

“唐晚的事情,我说你是不是怕了我?”

“我怕你?你觉得可能?”

“不怕吗?厉总当年撬我墙角,现在是否也在担心我撬你墙角?”韩程宇把话说得更加的明白了些。

“呵呵!”听他提到陆思雨他们三人的往事,厉司承不置可否的冷笑一声。

“我知道你在怕我,毕竟对于唐晚来说,我才是适合她的男人。”

“你还真是会往自己脸上贴金,韩程宇,难道她没有和你说清楚,我是她的第一个男人?”

“说了,可是哪又怎么样?有句话说得很明白,人在你身旁,心却在远方,唐晚对你是什么感情,你不会不知道吧?如果不是你仗势欺人,她会做你的女人?”

“不做我的女人难道做你的女人?”

“当然,唐晚喜欢我你难道看不出来?”

“韩程宇,你想说什么?不会到现在这个时候你还想撬我墙角吧?”

“是又如何?厉司承,我告诉你,陆思雨的事情不是我韩程宇不和你争,而是我不屑和你争。”

“败军之将不足言勇!”厉司承冷冷的回一句。

“随便你怎么说吧,我现在要和你说的是唐晚,唐晚和你之间是因为什么你心里清楚。你强迫一个弱女子,还限制她的自由,这和你的身份完全不相符,说出去会让人笑掉大牙的。”

“韩少想说什么直接点。”

“我说厉总这么迫不及待的让唐晚和我解约是不是心虚?”

“我心虚?呵呵!”

“如果你不心虚,为什么要让她解约?不会厉总虽然占有了唐晚的人,但是还没有得到她的心吧?”

“你觉得可能吗?”

“可能,怎么不可能?厉总要是不心虚也不会威胁一个女人,这样不配你现在的身份。你要是真男人,就不要限制她的自由,她想干什么就让她干什么。”

“呵呵,听你的意思,还真是想找我报仇?”

“报仇的事情另说,我只是问你,你敢不敢让唐晚到我公司上班?”

“我有什么不敢的?难不成她还能跑了不成?”

“你确定不害怕?”韩程宇也冷笑一声。

韩程宇的话刺激到了厉司承:“谁说我害怕了?”

“这么说厉总是同意了?好,我就知道厉总不是一个怕事的,那我们说定了,唐晚的合约继续。我们各凭手段,看最后她选择的人是谁。到时候如果她不选择厉总,你可不许恼羞成怒哦?”

“韩少既然这么想报仇,那就放马过来吧。”

“好,厉总爽快,那合约的事情就这样了,你不许为难唐小姐。”

“我是为难女人的人吗?”厉司承脑子一热,“我马上给她打电话。”

挂了电话韩程宇脸上浮现一抹冷笑,他今天挖了一个坑给厉司承,厉司承刚刚脑子一热答应了,马上他就会后悔的,他肯定!

韩程宇猜测的没有错,上飞机后厉司承就开始后悔了,他刚刚是怎么了,竟然同意了韩程宇这个荒唐的要求?

什么狗屁的公平竞争,在不同意之前,唐晚是他一个人的,可是同意之后,他就有了制衡,这件事怎么看都是他吃亏了。

厉司承打电话告诉唐晚合同不用解约让唐晚非常的惊讶,韩程宇果然不像他表现出的那样简单,竟然无形中帮了她一个忙。

之前她被厉司承金屋藏娇还不敢乱走,可是现在却找到了借口。

厉司承今后再也没有理由困住她,她可以放开手脚了。

她心里正欣喜着,陆夜白的电话进来了,“唐小姐,我们能见一面吗?”

“当然可以!”唐晚咪咪眼睛,陆思雨和厉司承去法国看展览,是时候给乔心悦那个贱人添堵了。

咖啡厅里放着舒缓的音乐,正午的阳光从落地玻璃外倾斜进来,满室的金色。

唐晚身着驼色针织毛衣搭配黑色西装阔腿裤,脚上是一双黑色高跟鞋,婷婷袅袅的走进咖啡厅。

她特意迟到了半小时,原来以为陆夜白早已经等得不耐烦,可是没有想到他看见自己的时候竟然是满脸笑容的。

陆夜白看着唐晚缓缓走来满眼的惊艳之色,黑色和驼色相搭陪本来就让人舒服。

唐晚选择的衣服裤子看起来超显质感,一条拼色围巾松垮垮的围在唐晚的脖子上面,让她明艳白净的脸越发的显得美轮美奂,像是T台上的超模一般光彩照人。

唐晚就这样在陆夜白惊艳的目光中走到他面前坐下,红唇亲启,温温柔柔的开口:“对不起,我来晚了!”

“不晚!一点也不晚!”陆夜白回过神来,殷勤的笑:“喝什么?”

“蓝山。”

服务员马上送来了咖啡,唐晚端起咖啡轻轻的抿一口,她的手指修长结巴,姿态优雅迷人。

陆夜白怔怔的看着她发愣,不是没有见过美女,而是眼前的美女让他既陌生有熟悉,陆夜白傻傻有些分不清。

“陆先生,你盯着我看什么?”唐晚对着陆夜白嫣然一笑。

“我……我觉得唐小姐好像我认识的一个人。”

“是吗?像谁?该不会是你的初恋吧?”

“是,唐小姐非常的像我的初恋,我指的是气质,不是相貌。”

“陆先生很爱她?”唐晚慢慢的放下杯子。

“是,我很爱她!”

“能得到陆先生这样优秀的人的爱,那位小姐一定很幸福。”唐晚感叹般的说。

“不!她不幸福,是我害了她。”不知道为什么,面对唐晚的时候陆夜白竟然突然想倾诉。

这是乔悦彤死后他第一次主动想找人倾诉,想把他心头的痛苦,心头的压印一股脑的说出来。

“你害了她?你不是很爱她吗?又怎么会害她?”唐晚一脸惊讶,陆夜白的悔恨她并不相信,一个这么狠心的人怎么可能会悔恨,也许这是他想泡女人的伎俩而已。

“说来话长。”陆夜白叹口气,开始讲述,他忽略了收到的luo照,忽略了自己出gui,只是说发生了误会,导致女友自sha。

唐晚静静的看着陆夜白,他看起来好像真的很自责,可是她却一点也不相信。

如果陆夜白没有和乔心悦上chuang,如果她不被人扔进海里,如果自己的母亲乔夫人没有过世,她会相信陆夜白的忏悔。

但是现在无论陆夜白说的是什么,无论他有多声情并茂,她不会相信他半分。

一个出gui自己女友闺蜜的男人已经失去了让人信任的理由。

唐晚可以原谅陆夜白在外面找别的女人解决生理需要,但是无法接受他竟然背着自己和乔心悦搞在一起。

自己死前捉jian在床的那一幕在眼前晃动,陆夜白的忏悔没有任何的说服力,她控制住自己的恶心,“陆先生节哀!只要你问心无愧,你的女友一定会原谅你的!”

“会吗?”陆夜白喃喃的。

问心无愧?就凭他和乔心悦上chuang,乔悦彤就不会原谅他,看来他这辈子想要让乔悦彤原谅是绝不可能的了。

唐晚看到了陆夜白眼中的心虚,她淡淡一笑,她今天来见陆夜白可不是来看他表演深情暖男的,她是有目的来的。

她马上岔开了话题。“陆先生你初来海市,一定不熟悉,不如我带你去游览一下如何?”

陆夜白喜出望外:“那就多谢唐小姐了。”

两人一起出了咖啡厅,唐晚开车,陆夜白坐在副驾驶上,开始游览海市的名胜景点。

有美人相伴,陆夜白心情大好,两人说说笑笑的游览了一个下午,晚上陆夜白在海市大酒店请唐晚吃饭。

唐晚多喝了几杯,不胜酒力最后是陆夜白送她回的公寓。

唐晚一副烂醉如泥的样子,下车就软绵绵的靠在陆夜白身上一动不动,陆夜白很绅士的把她扶进公寓,帮她泡了一杯蜂蜜水,没有多停留就离开了。

陆夜白离开后唐晚从床上坐起来,从围巾上取下摄像机,打开电脑开始看今天的的战果。

她选取了几张和陆夜白举止亲密的照片,把自己的脸打上马赛克,发到了乔心悦的邮箱。

做完这一切,唐晚收拾一下,换了衣服回了厉司承的别墅。

张婶在客厅看电视,看唐晚进来笑着开口:“吃晚饭了吗?”

“吃了。”

“少爷刚刚打电话来,你给他回个电话吧。”

“好。”

唐晚上楼关上门拨通了厉司承的电话,电话很快被接通了,厉司承的有些不高兴:“你今天一整天去了哪里?”

“出去玩了。”

“一个人?”厉司承反问,直觉就是唐晚和韩程宇在一起。

“和朋友一起去的。”

“我不在你好像玩得挺开心的?”厉司承语气酸酸的。

“你不高兴我明天不出去了。”唐晚乖巧的回答。

“我三天后回来,你想要什么东西告诉我。”

“没有想要的。”

“真没有?”

“你早点回来就是给我的礼物了。”唐晚半真半假的回答。

“好吧,那我尽量提前一天。”

“真的吗?”唐晚一副惊喜的样子,电话那头传来陆思雨的声音。“司承,你在外面干什么?怪冷的。”

厉司承大概是怕她知道自己和陆思雨在一起,急匆匆的挂了电话。

唐晚冷笑一声,厉司承这是躲着接的电话啊?也是够难为他了,她把电话扔在床上,靠在床上沉思。

刚刚的照片已经到了乔心悦的邮箱,不知道她看到这些照片是何种反应?

她会很快赶到江城的吧?唐晚很期待她的出现。

如同唐晚所想,乔心悦很快就在邮箱里发现了那些照片,看到陆夜白和一个女人举止亲昵,她肺都气炸了。

弄死乔悦彤,成功和母亲跻身上流社会成为千金大小姐后乔心悦一直顺风顺水。

不但演奏会开得热火朝天,而且还和心心念念的陆夜白订婚了,事业爱情双丰收,正是春风得意的时候,现在突然看见这样的东西,就像是吃了苍蝇一样的难受。

她很想马上打电话质问陆夜白,电话拿到手中,却控制住了自己。

陆夜白对她是什么态度她自己心里很清楚,她是怎么把陆夜白弄到手的自己也很清楚,物极必反,要是这个时候去质问陆夜白,搞不好就和乔悦彤当初一个下场了。

乔心悦控制住自己满心的妒火,看来她必须把手来的演奏会的事情放一放,先抽时间去海市陪陪陆夜白了。

乔心悦心里想着拨通了陆夜白的电话:“夜白,我明天到海市来看你。”

“你不是在忙演奏会的事情吗?哪里有空?”陆夜白反问,对乔心悦要来看自己一点并不热心。

“演奏会哪里有你重要?这么长时间没有看到你,我想你了,你不想我吗?”

“我们见面的时间多的是,演奏会重要,你还是忙演奏会吧。”

陆夜白越是不让她过来,乔心悦越是要过来。“演奏会再重要她选取了几张和陆夜白举止亲密的照片,把自己的脸打上马赛克,发到了乔心悦的邮箱。

做完这一切,唐晚收拾一下,换了衣服回了厉司承的别墅。

张婶在客厅看电视,看唐晚进来笑着开口:“吃晚饭了吗?”

“吃了。”

“少爷刚刚打电话来,你给他回个电话吧。”

“好。”

唐晚上楼关上门拨通了厉司承的电话,电话很快被接通了,厉司承的有些不高兴:“你今天一整天去了哪里?”

“出去玩了。”

“一个人?”厉司承反问,直觉就是唐晚和韩程宇在一起。

“和朋友一起去的。”

“我不在你好像玩得挺开心的?”厉司承语气酸酸的。

“你不高兴我明天不出去了。”唐晚乖巧的回答。

“我三天后回来,你想要什么东西告诉我。”

“没有想要的。”

“真没有?”

“你早点回来就是给我的礼物了。”唐晚半真半假的回答。

“好吧,那我尽量提前一天。”

“真的吗?”唐晚一副惊喜的样子,电话那头传来陆思雨的声音。“司承,你在外面干什么?怪冷的。”

厉司承大概是怕她知道自己和陆思雨在一起,急匆匆的挂了电话。

唐晚冷笑一声,厉司承这是躲着接的电话啊?也是够难为他了,她把电话扔在床上,靠在床上沉思。

刚刚的照片已经到了乔心悦的邮箱,不知道她看到这些照片是何种反应?

她会很快赶到江城的吧?唐晚很期待她的出现。

如同唐晚所想,乔心悦很快就在邮箱里发现了那些照片,看到陆夜白和一个女人举止亲昵,她肺都气炸了。

弄死乔悦彤,成功和母亲跻身上流社会成为千金大小姐后乔心悦一直顺风顺水。

不但演奏会开得热火朝天,而且还和心心念念的陆夜白订婚了,事业爱情双丰收,正是春风得意的时候,现在突然看见这样的东西,就像是吃了苍蝇一样的难受。

她很想马上打电话质问陆夜白,电话拿到手中,却控制住了自己。

陆夜白对她是什么态度她自己心里很清楚,她是怎么把陆夜白弄到手的自己也很清楚,物极必反,要是这个时候去质问陆夜白,搞不好就和乔悦彤当初一个下场了。

乔心悦控制住自己满心的妒火,看来她必须把手来的演奏会的事情放一放,先抽时间去海市陪陪陆夜白了。

乔心悦心里想着拨通了陆夜白的电话:“夜白,我明天到海市来看你。”

“你不是在忙演奏会的事情吗?哪里有空?”陆夜白反问,对乔心悦要来看自己一点并不热心。

“演奏会哪里有你重要?这么长时间没有看到你,我想你了,你不想我吗?”

“我们见面的时间多的是,演奏会重要,你还是忙演奏会吧。”

陆夜白越是不让她过来,乔心悦越是要过来。“演奏会再重要,也没没有你重要,就这样说定了,我明天过来看你。”

以唐晚对乔心悦的了解,她一定会迫不及待的赶到陆夜白身旁宣誓所有权的。

如果乔心悦过来,陆夜白是绝不会打电话给她的,反之,陆夜白肯定会见缝插针的打电话给她要见面。

次日一直到中午没有等到陆夜白的电话,唐晚心里有数了,她给陆夜白发了一条短信。“昨天晚上谢谢你!”

陆夜白看到唐晚发的短信,马上给她回了过来:“举手之劳而已。”

“你是第一个对我这么温柔,绅士的男人,像你这样的男人不多了,我很感动。”

陆夜白脑子里出现唐晚含羞带怯的样子,心里暖洋洋的:“有时间,我请你吃饭。”

“好的,我等你哦!”

乔心悦看见陆夜白眉飞色舞的发短信,这心里马上有数了,这是在给小妖精发短信吗?

趁陆夜白不注意她偷看了陆夜白的手机,看到短信内容气炸了,乔心悦不动声色的记下了唐晚的电话号码。

敢gou引她的男人,是不想活了,她倒要会会这个不知道天高地厚的小贱人。

唐晚给陆夜白的电话号码并不是她和厉司承联系的电话,她手机一直都是两张卡,副卡一直都是空白,没有任何记录,而且是托人买的,那天陆夜白要她很爽快的给他,目的就是为了今天。

乔心悦拿到唐晚的电话号码后马上让人去查了号码主人的信息,却是没有任何结果。

电话卡的主人是一个男性的身份证号码,也不是本地人,这个电话除了和陆夜白通话再没有任何记录。

没有任何信息乔心悦却是气得够呛,这个贱人竟然把陆夜白当成了唯一的联系人,他们之间的关系肯定不一般。

她得搞清楚这个贱人的虚实,心里想着她给唐晚打了电话。唐晚变了声调。软绵绵的接通:“夜白,亲爱的,你怎么又不听话了?”

唐晚的声音风流婉转,那个夜白两个字喊得那个销魂蚀骨,听在乔心悦的耳朵里简直就是在打她的脸。

当下忍不住了,“不要脸的贱人,谁让你勾引我未婚夫的?”

唐晚冷声骂回去:“贱人,你他妈的是谁?谁是你未婚夫?”

“夜白,夜白是我未婚夫。”

“夜白是你未婚夫?你这个贱人是不是想男人想疯了?”唐晚半句也不饶。

“你才是想男人想疯了,我告诉你,陆夜白是我的男人,我们刚刚订婚没有多久,想撬我的墙角,你得掂量一下自己几斤几两。”

“陆夜白?陆夜白是谁?”唐晚冷笑一声。一下子提高了声音。

“你装什么蒜?不知道陆夜白,你刚刚叫夜白干什么?”

“我叫夜白关你屁事,夜白是老娘养的狗,老娘和狗说话也碍着你事了?哟,你这个贱人是不是丑到没有人要的地步了,连狗也不放过。”她骂得恶毒得不得了。

“什么?”乔心悦气得直喘气。

唐晚提高声音,“夜白,你这个小畜生,真的是帅到没有朋友了吗?不但一大群母狗跟着你转圈,连人也想嫁给你了,真他妈的好笑。”

回答唐晚的是狗狗的狂吠声音,乔心悦气得满脸通红,那头的唐晚干脆利落的挂了电话。

挂了电话唐晚倒在沙发上笑得前仰后合的,乔心悦这个贱人现在应该是气一佛升天了。

她可不能这样算了,马上给陆夜白打了一个电话,电话很快被接通了,唐晚的声音带着哭腔:“陆先生,你是不是有未婚妻的?”

“是。”陆夜白不想承认的,可是唐晚既然这样问也由不得他不承认。“发生什么事情了?”

“刚刚有一个女的打我电话,骂我贱人,说我勾引她的未婚夫。”

唐晚抽泣了几声,一副伤心欲绝委屈到极致的样子,“陆先生,你可得和你的未婚妻说清楚,我没有勾引你,我们清清白白的,什么关系也没有啊?”

“太过分了!”乔心悦竟然打电话骂唐晚,这让陆夜白一下子火了。“她怎么可以这样?”

“陆先生,对不起,这是我给你的最后一个电话,以后我们不要再联系了,再见!”

挂了电话,唐晚把电话卡抽出来,掰断扔进了垃圾桶。

她对陆夜白的人是非常了解的,她现在是厉司承的qing妇,陆夜白和她见面的事情是不能摆到明面上进行的。

唐晚本来想利用一下陆夜白的,可是那天晚上她做梦喊出陆夜白的名字被厉司承听见了。

厉司承可不是普通人好糊弄,要是让他知道一点点风声,那她就会陷入困境。

所以唐晚必须尽快的斩断和陆夜白的所有来往,陆夜白现在对她好感爆棚,贸然说不来往是不正常的,所以她想到了乔心悦。

乔心悦是不会允许陆夜白身旁出现旁的女人的,她一定会紧紧的看住陆夜白。

而她不但可以趁机恶心一把乔心悦,还能让陆夜白再不来找他。现在目的达到,是时候和陆夜白划清界线了。

她这样决然的和陆夜白了断,在陆夜白心中就是一副自尊自爱的样子。越是得不到的,越是想得到,陆夜白心里一定更是对她念念不忘。

只要他惦记,就是机会,等种下的种子慢慢的萌芽,长大,就是她和陆夜白再次见面的时候。

听着电话那头嘟嘟的声音,陆夜白心里空落落的,他和唐晚之间就这样再也不见了吗?

都是乔心悦这个女人!

这个不要脸的女人!

他和唐晚之间清清白白什么也没有,她有什么理由去骂唐晚?

陆夜白很想冲到乔心悦面前恶狠狠的和她大吵一顿,可是吵过后又能改变什么?

唐晚不是一个人,她现在是厉司承的女人,要是他和唐晚的事情被厉司承知道,后果不堪设想。

他可以不要乔心悦这个未婚妻,可是却没有能力和厉司承斗。

陆夜白颓然的坐下,伸手抱住头,心里怎么就那么不甘呢!

乔心悦自问和人吵架算账好从来没有输过,这会却是出师未捷,还没有开始就白白的被人恶心了一把。

心里聚集了一股恶气,这个女人到底是和陆夜白有关系还是没有关系?

如果是有关系,怎么也不会那么侮辱陆夜白,把陆夜白比做狗,如果和陆夜白没有关系,为什么会和陆夜白发那么暧昧的短信?

最让她难受的是压根没有办法查出她的身份,不能查出身份,她怎么和她怼上?

乔心悦心里不爽,她向来睚眦必报,这个女人的事情她一定要查清楚,于是马上打电话给私家侦探,出高价让他盯陆夜白,准备找到蛛丝马迹。

一边让私家侦探盯着陆夜白,乔心悦自己也没有打算回去。

最近一段时间,她为了演奏会的事情和陆夜白聚少离多,冷落了陆夜白,现在既然来了,那就好好的补偿一下陆夜白,顺便也摸清楚陆夜白在这边的人脉来往。

她在海市呆了三天,陆夜白陪了她三天,她没有发现任何的不对劲。

乔心悦也偷偷翻了陆夜白的手机,没有发现有暧昧短信出现,她试着用陆夜白的手机打了那个号码。

结果却是无法接通,那个把她怼得半死的女人竟然不接陆夜白电话。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是那个女人打退堂鼓了,还是她和陆夜白之间压根就没有开始?

第四天下午,去法国看展览的陆思雨回来了。

陆思雨去法国收获颇丰,光是礼物就买了几大箱子。

看见乔心悦她很高兴,“我给你买了你喜欢的东西,你在正好送给你。”

厉司承却是一脸漠然,进门看见乔心悦在自己家里,眉头一皱,一言不发的上楼,几分钟后换了衣服离开了。

厉司承一走,陆思雨拉着乔心悦回了她的房间,关上门她气呼呼的:“一回来就去看小贱人,气死我了。”

“也许厉总是有事情。”

“什么有事情,本来我们这次出去说好了一个礼拜的,可是司承接了小贱人一个电话后就把行程缩短了。”

陆思雨想想就气:“说是陪我,一路上他都是魂不守舍的,也不知道那个贱人有什么好。”

“你们在法国没有住在一个房间?”乔心悦试探着问。

“住在一个房间的。”

“这么说你们在一起了?”

“哪里在一起了?定的总统套房,他住主卧,我住副卧。”陆思雨悻悻的。

“你真是,近水楼台先得月都不知道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