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耽美文
就来耽美小说网

乔悅彤和陆夜白小说(总裁文) 陆夜白乔悅彤日久生情全本阅读

乔悅彤陆夜白小说名字是日久生情,这本现代言情复仇小说又名娇妻难寻总裁晚上好,讲述的是乔悅彤两年前被闺蜜背叛,名声尽毁,就连父母也不愿意理她,当她苦苦哀求未婚夫原谅,却被赶出家门。人人都说乔家千金因为婚前偷人事情败露跳崖身亡,只有乔悅彤知道,她没有死,她变身唐晚再次出现在江城,攀上最有权势的男人厉司承,只为让伤害过她的人付出惨痛的代价。

乔悅彤和陆夜白小说精彩章节导读

很快他们到达了江城,继续入住江城大酒店,晚饭是在房间吃的,关杰担心儿子吃过晚饭就去了医院。

白荷也回了自己的房间,一天的奔波下来,浑身感觉难受,唐晚拿了衣服准备洗澡,厉司承伸手握住她的手,“我陪你洗。”

“不要,你去副卧洗。”唐晚拒绝。

“我不想去副卧,我就要在这里陪你洗。”厉司承很霸道。

“那我去副卧,你在这里洗好了。”

“不行!”

“要洗可以,不准动手动脚。”唐晚妥协了。

“你倒是告诉我不动手不动脚怎么洗澡?”厉司承斜着眼睛看着她。“用嘴吗?”

“你明明知道我说的不是这个意思,

“我不知道你什么意思,不过如果你想让我用嘴,也可以试试。”

“你这个无赖!”

“你敢骂我?马上看我怎么收拾你!”厉司承霸道的禁锢住她的身子,两人正闹着,厉司承的电话响了。

他一只手搂着唐晚的腰一只手接通,陆思雨的声音焦急的传来:“司承,我马上回江城了。”

“是吗?”顾忌唐晚的感受厉司承只是淡淡的问了一声。

陆思雨感觉厉司承的态度不热情,知道小妖精肯定在旁边,她马上解释一句:“我妈住院了,我得回去看看。”

“什么病?严重吗?”听陆思雨这样说厉司承马上问了一句。

听见他这样问,唐晚马上从他怀里钻了出来,厉司承抓住她的手,用眼神警告的看她一眼。

唐晚咬着嘴唇,一脸的不高兴摸样。

“具体我也不是很清楚,我先回去看看,晚点给你电话。”

“好!”

挂了电话厉司承把唐晚抓回怀里:“你最近小xing子越来越频繁了!”

“谁使小xing子了?我不是为你作想,你和你女友也几天没有见面了,肯定很想念,我让你和你的女友谈谈情说说爱说说心里话呀?”唐晚反驳。

“真这么想的?”厉司承低头审视着她。

“当然是真的。”

“那好,思雨今天晚上回来,我马上洗过澡去陪她。”

“随便你!爱去就去,和我有什么关系?”唐晚说着甩开厉司承的手快步进入浴室。

厉司承摇头,马上跟了进去。

“不是要去陪你女友吗?”唐晚转头看着他冷笑。

“我洗过澡再去啊?”厉司承说着开始脱衣服。

唐晚瞪着他,他也瞪着唐晚,好一会后唐晚突然打开水龙头,对着厉司承一阵狂浇。

厉司承一动不动的站着由她浇水,看他浑身都湿透了,唐晚这才关了水,“好了,你洗过澡了,可以走了!”

厉司承咬牙切齿的一把抓过她:“你最近大小姐脾气越来越足了,是不是因为马上要成为七星集团总裁的关系啊?”

厉司承的声音一字一顿的,目光森寒,语气里的嘲讽味道傻子也听得出来。

唐晚咬咬嘴唇:“是,就是那样,你有意见吗?”

“我告诉你,别说你现在还不是七星集团总裁,就算你是,只要我想,你也得乖乖的听我的话,容不得你放肆!”

厉司承的眸子又暗了几分,他对唐晚说这些话可不是随口一说,而是带着警告。

唐晚最近的脾气越来越不好了,动不动就发火,动不动就耍小xing子,之前他由着她,是因为她翻不出他的手心。

可是现在,唐晚的身份可能翻天覆地,他想要控制她不像过去那么容易,厉司承心里也有些没有底,他得先把难听的话说在前面,让唐晚心里有数。

他生气浑身带着煞气,整个浴室的气氛都冷了三分,唐晚一点也不害怕,她现在是抓住了厉司承的弱点,他喜欢她听话,不喜欢她对着干,但是他更害怕她撒泼。

她马上挤出几颗泪水:“我什么时候不乖了?你怎么可以这么欺负人?”

“我什么时候欺负你了?”看见她一哭厉司承心就软了三分。

“还说没有,在你心里我就只是一xing奴,不管我高兴不高兴,愿不愿意你想要随时随地想做就做,这还不是欺负我是什么?”

“你这个女人!”厉司承一头黑线。

“人家心里不高兴,非常非常的难过你知不知道?”唐晚泪眼朦胧。

“我找了这么多年的爸爸已经过世,现在公司又是这种情况,还有这么多让人害怕的事情,我心里很害怕,很无助,可是你竟然一句安慰的话都没有,就想着做,你怎么可以这样对我?”

“你这个……”厉司承咽下半句话,伸手搂过她的腰,“这些事情有我在你担心什么?”

“能不担心吗?你难道没有听见关爷爷刚刚在车上说的话?我那个姑父是一个伪君子,一直想打公司的主意,我表姐也死得不明不白,她那个狼心狗肺的丈夫是你的小舅子,我问你,要是真是他和他的未婚妻害死了我的表姐,你准备怎么办?”

“这不是只是猜测吗?”

“假如事情是真的你怎么办?”唐晚执着的要这个答案。

“你想怎么办?”厉司承反问。

“如果我表姐真的是他们害死的,我自然是要为我表姐报仇的。”唐晚眼泪汪汪的看着厉司承,“虽然我和表姐素未谋面,但是怎么说她也和我有血缘关系,我没有办法不管。”

“你也别急,现在只是双方各执一词,真正的原因大家都不知道,也许你表姐真的是自杀的呢?”厉司承放缓语气。

“最好是那样,我也不希望我表姐的死有隐情,那样就太可怕了。其实我理解你的难处的,我不指望你帮我,不过我希望你能答应我一件事。”

“你要我答应什么事情?”

“不要站在我的对立面,保持中立,只要看着就好。”

厉司承意外的看着唐晚,他以为唐晚会让自己帮助她报仇,结果唐晚的要求却是站在他的角度为他作想,她不想让他为难,只是让他保持中立。

厉司承很感动,“如果你表姐的死真的和夜白有关,我支持你报仇!”

“真的?”唐晚一副不敢相信的样子

“当然是真的,只要你乖乖的听话,我肯定会帮你的。”

“司承,你不会是哄我的吧?那个陆夜白,他不是你的小舅子吗?你要是帮我,不是就是和你的女友对着干,她肯定会不高兴的呀?”

“王子犯fa庶民同罪,如果能找到证据证明夜白的确对你的表姐做了不好的事情,我支持你送他坐牢,至于所谓的小舅子,傻瓜,你是我的女人呀?将来还会是我孩子他妈,我不帮你帮谁?”

“对不起,我刚刚太急了,我就是心里难受。”唐晚得到自己要的答案马上道歉。“我听关爷爷说了那些,心里害怕,又担心你会偏向他们,所以说话不好听,你原谅我吧。”

“我自然是不会和你一般见识的,不过你以后脾气也得改改,不要动不动就对我发脾气,我的忍耐也是有限的。”

“知道了,我会注意的。”

两人和好后如初,经过唐晚刚刚那带着泪水的一闹,厉司承也顾忌她的感受,没有碰唐晚,只是搂着她慢慢的睡着了。

听着他均匀的呼吸声,唐晚却一点睡意都没有。

陆思雨竟然这么快就跟过来了,她心里一定很着急吧?

不过这次的事情却不是她想的那样,唐晚很期待陆思雨知道她是七星继承人身份时候的反应。

到那个时候她一定会更加的坐卧不安夜不能寐吧?

陆宅!

陆思雨坐在卧室的沙发上面一脸阴沉,陆夫人坐在她对面,“你不是在海市陪司承的吗?怎么突然回来了,还让我装病?到底发生什么事情了?”

“妈,他在外面有女人了。”

“啊!”陆夫人吃了一惊。

“我去海市是因为这个,这次回来也是因为这个,怕他怀疑特意借口你身体不舒服。”都这样了,陆思雨也不想隐瞒自己的母亲。

陆夫人是真的很惊讶,好一会才开口。“司承竟然在外面有女人了?他不是一直都很喜欢你的吗?怎么会这样?”

“我哪里知道,这件事很突然,之前司承对女人一直都很冷淡的,哪里知道会发生这样的事情。”

“哎,看司承对你那么好我还以为你找到了良人,没有想到还没有结婚就发生这样的事情了。”陆夫人一脸的失望,重重的叹口气。

“思雨,他有没有说过和你分手之类的话?”

“没有。”

“那他会和你分手吗?”陆夫人急切的问。

“不会分手!”

“你怎么这么肯定?我告诉你,这种事情可不是绝对的,要是外面的女人多一份心思,那情形就不一样了。”

“妈,司承的事情我心里有数,我会处理好一切的,不过这次需要你的配合,如果司承明天过来,你就装病配合我就好。”

“好吧。”陆夫人答应了。

陆思雨又对陆夫人交代了一些注意事项,这才让母亲回去休息。

一夜过去,次日早上,唐晚起床吃了早饭,在厉司承和白荷的陪同下把手里的东西复印件送到了唐慕白的律师手里。

看到唐慕白的结婚证和唐晚的出生证,王律师相当的吃惊,他先盯着唐慕白的结婚证和唐晚的出生证复印件仔细的检查了一会后,目光看向唐晚。

唐晚很平静的看着他,目光没有丝毫的闪躲。

接触到唐晚的眼睛,王律师吃了一惊,眼前的这个唐小姐的眼睛怎么和唐慕白长得那么像?

王律师是唐慕白的首席律师,关系和唐慕白自然是不一般的好,唐慕白的事情他自然是知道的。

眼前的人说是唐慕白的女儿他自然是不相信的,可是如果不是,为什么她怎么会有这些东西?

他这样失礼的盯着唐晚看让厉司承不高兴了,“你盯着晚晚看什么?可是这些东西有什么不对?”

“不……不是,结婚证和出生证是真实无误的。”王律师回过神来。

“好既然这样,这件事就交给你了,你是唐先生的律师,想来也应该很高兴唐先生后继有人,这件事我希望你能尽快办好,如果有什么问题随时打电话给我的特助。”

“是!”王律师点头,厉司承可不是闲人,这样几次三番的陪着这位唐小姐跑,可以看出他对这位唐小姐的重视。

王律师知道厉司承不是他能得罪的人,不过这件事关系甚大,作为唐慕白的律师兼好友,他在这件事上面必须慎重又慎重。

现在厉司承在他不好和这位唐小姐深入交谈,看看虚实,得找机会再说。

心里想着他恭敬的看着厉司承开口:

“厉总,我得和您先说一下,因为乔振宇也插手这件事,所以这件事不是短期内能办好的,我会尽力,也请唐晚小姐不要离开江城,我可能需要随时找她。”

“这个没有问题。”厉司承很快答应了。

“那好,东西我马上整理好送交公证处公证,也有可能会上法院,到时候有问题我会打电话给你,请唐小姐留一下号码。”

唐晚点了一下头,她没有名片,也不想报电话号码,而是随手拿起王律师桌上的笔,在一张纸上写下了自己的电话号码。

王律师目不转睛的盯着唐晚写电话号码,唐晚写完把笔一放,把纸推到王律师面前。“这是我的电话号码。”

“好!”王律师拿起纸,只看了一眼,他脸色一下子变了。

唐晚却若无其事的站起来:“我们先走了,有什么事情电话联系。”

王律师恭敬的把厉司承和唐晚一行人送到门口,等他们上车离开,他马上快速的回到办公室,拿起唐晚写的电话号码,又快速打开保险柜从保险柜里拿出一份文件。

字体一模一样,数字一模一样,王律师不敢相信的看着这一切,唐晚写给他的电话号码是唐慕白的私人电话号码,这个号码知道的人不超过四个,其中一就是王律师。

这是怎么回事?这个唐小姐怎么会知道唐慕白的电话号码的?

而且她写的字竟然和乔悦彤的一模一样,乔悦彤不是死了吗?

难道?难道乔悦彤活着回来了?

回去的路上关杰还是有些不放心,“把资料给律师后我们不需要做什么吗?”

“你想做什么?”厉司承反问。

“我不知道,就是觉得只是这样等着好像不太好。”

“放心吧,王律师是唐先生的律师,他知道分寸的。”厉司承淡淡的笑。

这话让关杰没有话说了,沉默了一下他把目光看向唐晚,“小姐回来的事情需要先通报下去吗?要不要召开新闻发布会?”

“不用。”厉司承摇头。“这件事只要王律师那边弄好后,七星集团会开新闻发布会的,不用你们操心。”

“那既然是这样,我就在这里下车吧,小姐你先回酒店,有什么事情给我打电话。”

“关爷爷,你先别走,我还有事情。”唐晚叫住关杰。

“什么事情?”

“我想去看看我爸爸,我姑姑还有我的表姐。”唐晚的眼圈有些红。

这两年多来她一直没有敢露面,现在既然已经差不多了,也是时候去给母亲舅舅上坟烧柱香了。

看见她红了眼圈,厉司承伸手拍拍她的肩膀:“我今天没有事情,我陪着你们去吧。”

汽车很快转道去了墓地,在墓园不远处,唐晚下车买了鲜花和香烛,步行进入了墓园。

唐慕白的墓很快出现在眼前,唐晚在墓碑前停下脚步,把花摆放在墓碑前面,跪下恭恭敬敬的磕了几个头。

她没有起身,而是继续跪在地上看着墓碑,墓碑上面舅舅亲切慈祥的笑容依旧,唐晚的眼泪奔涌而出。

小时候的许多事情一一的浮现在眼前,不管有多忙,舅舅一定会抽时间陪她。

在舅舅的总裁办,休息室里特意为她准备了床和生活用品,放假的时候她基本上都是在那里度过的。

舅舅陪她去游乐场,送她上幼儿园,在她需要依靠帮助的时候,舅舅总是第一个赶到她身旁。

她自小就对舅舅有一种别样的情怀,这种感情甚至超过了乔振宇。

她和陆夜白谈恋爱第一个告诉的是舅舅。

她要结婚了第一个告诉的也是舅舅,从前不知道为什么会对舅舅那么依恋。

现在才知道,舅舅是除了母亲对他最好的人。

唐晚跪在唐慕白的墓碑前痛哭失声,尽情的释放心中的委屈和痛苦还有思念。

看她哭得悲伤,关杰和白荷也跟着流泪了,就连厉司承也动容了,他走过去伸手扶起唐晚。

唐晚又扑在厉司承怀里哭了一阵,这才收住眼泪。

“这就是乔小姐的墓吧?她长得真是漂亮啊!”一旁的白荷突然哽咽着出声。

“是,这就是表小姐。”关杰试泪。

乔悦彤死后,因为找不到尸体,陆夜白想用一个空的骨灰盒把她埋进陆家墓地。

乔悦彤母亲唐仪容坚持不让,舅舅唐慕白也绝不答应,最后是舅舅唐慕白出面让人为她在唐家坟地里修了坟墓,坟墓里埋葬的是乔悦彤留下的所有遗物的灰烬。

乔悦彤的墓紧挨着唐慕白的墓,唐晚从厉司承怀里挣脱出来走到自己的墓前,送上一束鲜花。

看着墓碑上面自己天真无邪的笑容,她心里有些难受。

当初的她是多么的傻啊!

这里埋葬的是她的过去,唐晚跪下对着自己的墓碑磕了三个头,从现在开始她彻底的和过去告别了。

她又去看了母亲,母亲的墓地也在这个墓园里,不过不属于唐家墓地,而是属于乔家。

这是唐晚第一次来看母亲唐仪容,唐仪容的墓前已经是杂草丛生,很显然没有任何人来为她扫墓上香。

渣父乔振宇可真是狠啊!欺负母亲没有娘家人,欺负母亲没有后人,竟然连表面的伪装都不用了。

唐晚恨意萌生,她伸手除了杂草,跪在地上点上香烛,墓碑上母亲唐仪容静静的看着她微笑。

仿佛就像是从前每次她回家那样,她会笑吟吟的看着她:“彤彤,你回来了?”

往日的时光让唐晚难受到极致,她抑制不住的泪流满面,心里在一遍遍的默念:“妈妈,彤彤回来看你了,你的彤彤回来了!”

看她悲伤难耐,关杰赶紧上前扶起她,唐晚在唐慕白墓前流泪是很正常的表现,毕竟唐慕白是她的生身父亲,不过在唐仪容墓前这样伤心欲绝的表现就不太正常了。

唐仪容只是她素未谋面的姑姑,她哭得这样伤心难免会被厉司承怀疑。

唐晚知道关杰的意思,她控制住自己的悲痛,擦干眼泪,对厉司承挤出一个笑容:“我们回去吧!”

厉司承复杂的看着唐晚,他纵横商场黑道这些年,看人可不是一般的毒。

唐晚在唐慕白和唐仪容墓前的悲伤不是装的,是真实存在的,她的确伤心到极致。

他能感觉到唐晚的痛苦,那种痛苦让厉司承的心也沉重起来,他见惯了太多的生离死别,还从来没有过今天这样的感觉。

重重的叹口气,厉司承伸手搂住唐晚的腰,拉着她离开了墓地。

回去的路上唐晚还没有从悲伤中走出来她靠在椅背上一言不发。

厉司承静静的握住她的手,后来是关杰先开口:“只要王律师开始进行遗产继承的程序,乔振宇一定会知道的,到时候他肯定会想方设法的阻拦。”

“他为什么要阻拦?”白荷反问。“唐先生后继有人,乔振宇身为晚晚的姑父,照理说应该高兴才对啊?”

“只怕他不会这样想。按照我的对唐慕白的了解,他一定会想方设法的添乱,到时候小姐可能会有很多麻烦。”

“那我该怎么办?”唐晚一副担心的摸样。

“小姐别害怕,之前是因为先生没有子嗣所以他动了歪心思,现在好了,您回来了,就是当之无愧的继承人,我们不用怕他。”

关杰说着看着厉司承,“厉先生,我们小姐现在什么都不懂,希望厉先生能够帮助我们小姐!一切拜托厉先生了!”

“放心吧,这件事是晚晚的事情也是我的事情,我会管到底的!”厉司承神情依旧是淡淡的。

七星的事情他一直有关注,乔振宇动手的事情他早就耳闻。

之前这事情和他没有丝毫关系,不对,应该说如果乔振宇成功取得七星的一切后对他未来的小舅子陆夜白是一件大好事,所以他听说后只是微微一笑没有当一回事。

现在不同了,唐晚是他的女人,在心爱的女人和乔振宇之间他当然会很正常的选择偏袒唐晚、

别说乔振宇没有能耐也没有理由和唐晚争夺公司,就算有,他厉司承也会让他把伸出来的尖牙乖乖的削平再缩回去的。

有厉司承的话关杰放心了,唐晚也放心了,至少渣爹乔振宇想和她争斗还得过厉司承这关才是。

她目前唯一要抓住的就是厉司承的心,只要这个男人的心在她身上,她就会安然无恙。

陆思雨让陆夫人装病是想让厉司承过来探病的,按照她的想法厉司承应该会马上打电话向她询问陆夫人病情,然后就会很快过来探病。

可是这次她大错特错,厉司承没有打电话,人也踪影全无。

陆思雨气愤难忍,江城是她的地盘,唐晚入住江城大酒店的事情陆思雨自然是知道的。

她很快安排了人去查看情况,陆思雨派去的人远远的跟踪了厉司承一行人。

看见厉司承陪着唐晚去了七星集团所属的律师事务所,因为无法进入律师事务所打探情况,所以陆思雨对于厉司承带着唐晚去七星集团做什么一无所知。

后来跟踪的人又汇报厉司承陪着唐晚去了唐慕白的坟前扫墓,还去了乔悦彤和唐仪容的坟前奠基。

因为厉司承和阿光在,跟踪的人没有敢拍照,只是把结果汇报了一遍。

陆思雨听了非常的惊讶,这个小贱人去唐慕白坟前奠基是干什么?

小贱人姓唐,难道是唐慕白的亲戚?

陆思雨心里正百思不得其解,父亲陆明辉回来了,回家就来到找她:“思雨,心悦有没有和你说过唐慕白女儿的事情?”

“没有,爸,你从哪里听说的?”陆思雨非常惊讶。

“我听高总说的,说唐慕白的女儿回来了,在唐慕白管家关杰的陪同下在找律师准备继承七星。”

“什么?”陆思雨讶然间马上想到了唐晚的事情,难道唐晚这个贱人就是唐慕白的女儿?

如果是这样,那事情就麻烦了。

首先乔振宇想夺取七星的计划就会落空,乔振宇得不到七星,乔心悦自然也没有办法继承七星,她们的愿望会落空。

其次如果唐晚真的是唐慕白的女儿,肯定要继承七星,到时候她可不是那个夜场卖笑的人,而是高高在上的七星继承人。

七星继承人嫁给厉司承,可是门当户对。

陆思雨心里一紧,到时候如果厉司承要娶她,一定没有人会阻止得了。

她心提起来,陆明辉却还在问她:“心悦为什么没有和你说这件事?难道他们还不知道?不应该啊?如果唐慕白的女儿真的回来,法院一定会通知乔振宇的,他想染指七星的事情就没有办法成功了。”

陆明辉的话提醒了陆思雨,这么大的事情乔心悦为什么不告诉她?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