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耽美文
就来耽美小说网

狼与玫瑰 第15章

狼与玫瑰 第15章

文章目录

主角叫姜茴陈涞的书名叫《狼与玫瑰》,本小说的作者是宇宙第一红写的一本现代言情类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男人对于情欲的敏感程度大都来自天生,陈涞虽然刚刚成年,但他清楚地明白姜茴的眼神代表什么意思。这个女人太危险了,直觉告诉他,应该与她保持距离。“你等一会儿,我去骑我妈的电动车,送你去卫生所。”陈涞起身准…

《狼与玫瑰》 第15章 免费试读

男人对于情欲的敏感程度大都来自天生,陈涞虽然刚刚成年,但他清楚地明白姜茴的眼神代表什么意思。

这个女人太危险了,直觉告诉他,应该与她保持距离。

“你等一会儿,我去骑我妈的电动车,送你去卫生所。”陈涞起身准备离开。

姜茴坐在地上,直接抬起手抓住了他的裤腰。

正中间。

陈涞浑身僵住。

姜茴感觉到了他的僵硬,她随意地朝着自己的手看了过去,轻笑了一声。

“反应这么大,怕自己把持不住,所以故意躲着我?”

姜茴又不是小姑娘,陈涞这一会儿的变化,她看得一清二楚。

果然是刚刚成年,血气方刚的年龄,稍微碰一碰,就这么激动。

他越是单纯,姜茴内心那股子破坏欲就越是浓厚。

她迫切、迫切地想要把他弄脏。

“我很漂亮吧?”姜茴拽着他裤腰的手突然加大了力道。

陈涞被迫往前踉跄了一步,姜茴直接将脸贴在了他的小腹处。

“……放开。”陈涞的手已经捏成了拳头,小臂上的血管也跟着暴了起来。

姜茴一侧脸就看到了他紧握着的拳头。

“口是心非。”姜茴轻笑了一声,手往下挪了几分。

“你想干什么。”陈涞觉得自己整个人都烧起来了,他一把抓住了姜茴的手,因为隐忍,眼底已经有了红血丝,像红色的蜘蛛网。

他低头看着跪坐在面前的女人,她头发有些乱,胸口大片肌肤露在外面,像是个勾人犯罪的妖精。

陈涞又想到了之前在庄稼地里,那几个男人对她的形容——

虽然粗鄙,但是句句到位。

“我喜欢你。”姜茴看着面前的少年,红唇轻轻地动着,对他发出了罪恶的邀请:“想不想跟我上床?我不需要你负责。”

陈涞:“……”

如此**大胆的邀请,他之前从未听说过。

陈涞是比同龄人成熟,可是他再怎么成熟,都只是一个刚成年的男孩子。

常年生活在村子里,周围的人都很简单,他并未接触过外面复杂的世界。

姜茴的邀请,他根本不知道如何回应。

“你还是先去卫生所看医生吧。”

陈涞花了好长时间,终于找回了自己的声音。

“你的脚肿得很厉害,不及时处理会影响你走路。”

“你先回答我的问题。”姜茴很执着。

陈涞:“你的脚应该上药。”

姜茴:“要不要跟我上床?”

陈涞:“走吧,我扶你。”

**

姜茴死活都不肯走,陈涞没办法将她拖走,最后只能去卫生所买药了。

陈涞用最快的速度跑去了卫生所,把姜茴的情况跟医生说了一遍。

医生开给了陈涞跌打损伤膏,顺便问了一句:“你们家谁受伤了?”

陈涞笑了笑,没有回答,拿着药走了。

“这孩子,话真少……”医生看着陈涞的背影感叹了一句。

………

陈涞前后去了不到十分钟。

带着药回来的时候,他已经浑身是汗。

不知道是因为天气太热,还是因为他内心燥热。

陈涞回来的时候,姜茴还在。

她的脚很疼,确实走不了很远。

陈涞回来之后并没有跟姜茴说话,他蹲在了姜茴面前,打开跌打损伤膏,开始给她受伤的那只脚腕涂药。

少年粗粝的掌心贴上来的那一瞬间,姜茴的身体像是触电了一般,狠狠地颤抖了一下。

她闭上眼睛感受着他的动作,身体越来越软——

陈涞做事儿很细心,尤其是这种上药的动作,他做得非常熟练。

上完药之后,姜茴睁开眼睛,软绵绵地问他:“你经常替别人涂药?”

“我妈肩周炎,天阴下雨会疼。”陈涞简单解释了一句。

姜茴一笑:“你还挺孝顺的。”

陈涞没回复,他将药膏递给了姜茴,让她带回去上药:“一天三到五次。”

姜茴没动手接,陈涞的手就这么停在半空中,姜茴盯着少年的手,目光逐渐火热了起来。

小说《狼与玫瑰》 第15章 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