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耽美文
就来耽美小说网

【抖音】《河岸怪谭》胡彥青周若清免费试读

【抖音】《河岸怪谭》胡彥青周若清免费试读

文章目录

小说主角是胡彥青周若清的小说叫做《河岸怪谭》,这本小说的作者是豫西老胡所编写的灵异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两口棺材?节哀顺变?我们全家听吴半仙这样一说,立即面面相觑、很是惊骇!这个吴半仙一向心底儿善良、说话和气,从来不会说些什么让人感到心烦和不吉利的话,而且他也从来没有依靠吓唬人骗过钱财。可是这一次,吴半…

《河岸怪谭》 第7章 救命稻草 免费试读

两口棺材?节哀顺变?

我们全家听吴半仙这样一说,立即面面相觑、很是惊骇!

这个吴半仙一向心底儿善良、说话和气,从来不会说些什么让人感到心烦和不吉利的话,而且他也从来没有依靠吓唬人骗过钱财。

可是这一次,吴半仙竟然说出让我家“准备两口棺材、节哀顺便”的话来!

见我们一家都是一脸惊疑不信的样子,吴半仙咳嗽了一声,很是凝重地补充说:“咳咳,我吴本初一辈子都不想说这种人家不爱听的话,但这次,是我师傅他老人家让我一定要如实转告,说是骗人不好,而且他老人家的原话就是那样说的。”

至于那个骷髅和石缸究竟有何来历,吴半仙表示他师傅玄真道长也掐算不出、猜测不透,只是察知它戾气煞气极重极重、根本无法化解,至少方圆百里的佛道之士应该无人可以做到。

所以,玄真道长才让吴半仙如实转告,让我们赶快去外地碰碰运气,试试能不能找到道行更高的修行中人帮助化解,实在不行的话,那就只好准备寿器、节哀顺变了。

说完这些,吴半仙一分钱也不肯收,也不肯留下吃顿饭,马上就起身告辞,表示他这次之所以犯忌实言,就是为了怕我们不当回事儿而疏忽大意了……

送吴半仙回家以后,我们全家都觉得这事儿太过诡异吓人。

既然连吴半仙的师傅玄真道长都没有办法化解处理,而且他甚至说方圆百里都无人可以解决这个事儿,那我们应该去哪里找道行更高的修行中人?

如果说人家吴半仙是为了故弄玄虚吓唬人从而骗人钱财的,可是吴本初根本没提化解之法,更是连我爸主动给他的钱人家都坚决不要。

我爷爷只是低着头一直抽烟默不作声,直到最后他才说了一句,再找个“明眼人”算算看,万一吴半仙的师傅老糊涂算错了,岂不是让我们家瞎紧张一场。

对于爷爷的这个说法,我们全家都很赞同,毕竟神仙还有失误的时候呢,他玄真道长再厉害,也不可能像佛祖如来那样洞悉三界之事,至少,那个骷髅和石缸的来历,他就掐算不出来。

而离我们这儿十多里外的周坝头,就有一位“铁嘴神卦”周若清。

虽然周若清不能改运改命什么,但他们周家祖上几辈儿都是研究奇门遁甲的,在算卦方面确实是非常厉害。

毕竟自古都有“学好奇门遁、来人不用问”之说,周若清给人算卦也是那样,求卦之人进门以后找个凳子一坐,根本不用你开口,周若清就能将你求问之事说得明明白白。

更重要的是,周若清性格梗直、铁口无忌,当真是有啥说啥毫不讳言,所以才被周围的人称之为“铁嘴神卦”。

据说我们村的胡二海,七八年前带上厚礼去周若清那儿问卦求指点,结果周若清二话不说直接把胡二海带给他的礼物给扔了出去,说你还是早点儿去自首争取政符宽大处理吧,你逃不掉牢狱之灾的,我周若清怎么能收你这种人的东西。

后来,胡二海惊愕过后转身就走,直接就去工安局投案自首了,听说被判了十五年的有期徒刑,现在还没有出来呢……

既然奶奶他们也赞同先去周坝头请周若清算上一卦,我爸当天就带上一条帝豪烟与一件仰韶酒赶往了周坝头村。

不过,等到我爸从周若清家里回来时,我发现他脸色很不好看。

原来,我爸在周若清家里奉了烟酒坐下以后,周若清皱眉思忖了一会儿,就站起身来把烟酒之物客气而又坚决地送还我爸,直言不讳地说是你们家的事儿我看得准却帮不了忙,一个月之内会出两口棺材的,回去准备后事吧,我无能为力。

听爸爸如此一说,我们全家再次面面相觑,深感绝望。

如果说玄真道长可能老糊涂或者看错了还有可能,可是“铁嘴神卦”周若清说的居然与玄真道长一模一样,他们两个同时错到一块的可能性太小太小了!

无论是玄真道长还是“铁嘴神卦”周若清,在我们这方圆百十里都是鼎鼎有名的。

现在他们两个不约而同地都说我家要连出两口棺材,再加上前段时间遇到的那个骷髅抱着个石缸的事儿,我们全家一下子紧张不安了。

“如果这事儿真的避免不了,我和你吗都一大把年纪,你干脆提前给我俩准备两口棺材算了。”我爷爷倒是豁达无畏,表示为了避免祸及儿孙,愿意早点儿“回去”。

我和我爸不约而同地看向了爷爷,期待他能说出这里面究竟是怎么回事。

因为当初一看到那个抱着石缸的骷髅,爷爷他就吩咐赶快准备一口棺材,而且我二叔一出事,爷爷就料到跟那个骷髅有关。

“咳咳,既然已经到了这个地步,我就干脆把当年的事儿简单说一下吧。”

爷爷咳嗽了两下,终于开了口,“其它大江大河上有漕帮排帮等江湖帮派,其实这黄河上也有一个更为神秘的门派,叫做镇河宗,我们胡家以前就是镇河宗里面的一员……”

原来,九曲黄河上早就有个道门组织,叫镇河宗;与漕帮排帮他们不同的是,镇河宗乃是道家门派的一个分支,讲究的是以术济世、造福黎民,而不是逞凶斗狠、祸害百姓。

由于镇河宗的祖师爷从一开始就定下了“大道无形、藏身隐名,永镇黄河、恩泽万世”的门规,所以极为神秘、知者甚少。

我们胡家早就加入了镇河宗,直到我太爷惨死以后,我爷爷他才果断退出了镇河宗。

“那个镇河宗是个黑射会或者是个邪教组织吗?”我对所有的帮派组织都没有什么好感,所以听了爷爷的话以后立即追问道。

“不,正好相反,镇河宗一直强调的都是永镇黄河、恩泽万世,是保护河工渔民、沿黄百姓的,从来都没有做过害人的坏事儿!”爷爷摇了摇头果断地回答说。

“既然这样,爷你为啥会退出镇河宗呢?”我继续追问。

“因为,当时镇河宗里面好多前辈高人都莫名奇妙地惨死了,全部都和你太爷一样,自己把自己从头到脚剥得血淋淋的;听说就是因为他们碰到了个骷髅架子,一个个才像得了精神病一样自己把自己给残酷折腾死。”

爷爷搓了搓手继续说道,“所以前段时间我看到了那个抱着石缸的骷髅,就开始有些怀疑当年镇河宗前辈高人碰到的东西,是不是和那个抱着石缸的骷髅一样……”

“现在镇河宗还没有消失吗?”我爸也在旁边插嘴问道。

“嗯,镇河宗要求的是不显山不露水隐身藏名,当年灭了那么多的会道门,镇河宗却一直都延续着,毕竟它不是一般的帮派组织,也从来不做违法犯罪的事儿,算是正统道术的一个分支流派。”

爷爷点了点头,再次强调镇河宗可不是黑射会组织,虽然咱们胡家早就退出来了,但也不能胡扯八道,镇河宗是正统道门的一个分支,做的都是保护河工渔夫、沿黄百姓的好事儿。

“好事儿好事儿,既然镇河宗做的都是保护老百姓的好事儿,四十多年前为啥一下子死了那么多镇河宗里的人,而且一个个都是自己剥了自己的人皮!”

奶奶在旁边好像有些并不认同爷爷的说法,“先别管那些陈芝麻烂谷子的破事儿了,还是好好商量一下,看看找谁给化解一下自家的麻烦吧。”

奶奶说得有道理,不管那个镇河宗是好是坏,是散了还是仍在延续,那对我们胡家都不重要;当前最为重要的是,赶快另请高人给解决一下我们家要“连出两口棺材”的问题。

可是,就连吴半仙和他师傅玄真道长都无能为力,我们家又能找谁来进行破解呢?

要知道无论是玄真道长还是“铁嘴神卦”周若清,都是非常厉害的。

特别是周若清,多年来虽然从没有给人破过灾殃,但确实是料事如神,还从来没有听人讲过他算卦不准的。

既然玄真道长和周若清都认定我们胡家要连着出两口棺材,这肯定是不会有假。

老爸老妈他们都很紧张,爷爷却是执意要和奶奶他们“先走”,说是这样就能破了那个魔咒,避免祸及儿孙家人。

“咳咳,当年你爷在出事儿之前就说过,他走了之后就能给家人免灾;现在轮到我了,我也不能拖累你们……”

爷爷再次对我爸说,要他赶快准备两口棺材就行,说是他和我奶奶都一大把年纪,该享的福也享了、该受的罪也受了,早点儿回去也不是啥坏事儿。

我爸我妈当然不肯,却一时也想不出来去找谁来化解。

正在这时,我突然想到那天收账时遇到的那个姑娘。

当时她转身进院之前,好像说过什么“看在你这人财色不迷本心、还算不错的份上,我就送你八个字:振和后亿、一越双关,实在解决不了的话,不妨过来找我。”

那个时候我不明白她的说究竟是“振和后亿还是震河厚谊,一月双官还是一越双关”,现在我才恍然大悟,原来那个丫头她,她说的竟然是“震河后裔、一月双棺”!

镇河后裔,指的应该是镇河宗的后人;一月双棺,指的就是一个月要出两口棺材啊!

想到这里,我立马激动了起来,好像快要溺水淹死的时候突然看到了救命稻草一样,行不行先抓住再说……

小说《河岸怪谭》 第7章 救命稻草 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