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耽美文
就来耽美小说网

一片笙歌醉里归擎墨盛醉歌完整版阅读

一片笙歌醉里归是一本由作者长安的少年创作编写的仙侠虐恋小说。小说故事中天帝擎墨盛坚定的认为是天后醉歌偷走了玉玺,从没想过信任自己这个妻子,在他的眼里,醉歌曾经的羞辱和折辱,都是她不知羞耻不识好歹的恶劣品行,甚至他如今登临天帝之位,也有一半是为了站在最高处惩罚这个恶毒女人,而他终于得偿所愿,醉歌被打入牢狱,却不知醉歌从始至终的目的,和爱他的决心。

一片笙歌醉里归擎墨盛醉歌完整版阅读

醉歌仰头盯着他,嘴角浅笑,仪态周全。

“我说我没偷玉玺,你会信吗?”

天帝陛下冷笑,她的话,他自然是半个字都不会信的。

这个女人,从来都不识好歹、不知羞耻,还狗眼看人低。

曾经,她羞辱他、折辱他,将他的尊严碾进尘埃里……

一桩桩、一件件,他隐忍,蛰伏,打落牙齿活血吞,为的就是一朝扬眉吐气,血尽前耻!

这个女人曾经加诸在他身上的耻辱,他要一并讨回!

他一甩手,醉歌再次扑倒在地,喷出一口鲜血。

“醉歌,夫妻一场,不要逼着本座对你下杀手!”

“我……”

“报,如风仙子为追回玉玺,身受重伤……”

天帝陛下瞬间变色,疾步下高台。

走过醉歌身边,瞥了她一眼,神情狠厉。

“将废后打入毗娑牢狱,听候发落!”

醉歌瞳孔一缩,指尖颤抖,用尽全身力气才使得神情依旧。

她摇摇晃晃起身,挺直脊背,遥遥一拜,仪态万千,风华无双。

“谢陛下恩赐!”

侍卫一拥而上,将她拖走。

狱门关上,满室昏暗。

醉歌再也支撑不住,扑在地上,呕出几口黑血。

擎墨两次挥手,看似随意,实则暗藏杀机。

若不是她及时用灵力护体,此刻怕已是一具尸体。

他,是真的想取她性命!

可是,就在昨天,他们还恩爱甜蜜,抵死缠绵……

一瞬间心绪翻涌,心如刀割,醉歌倒在地上,昏死过去。

“哗”!

天河寒水兜头浇下,激的醉歌仙根颤抖,剧痛难忍。

她费力掀开眼皮,还没看清来人,脸上就挨了结实的一巴掌。

“无知妇人,狠毒至极!”

醉歌内心痛极,却费力扯出完美浅笑。

只因他曾说喜欢仪态周全、气度无双的女子。

“陛下,火气这么大,有失风范,不好。”

“你……!”

天帝陛下怒极反笑,“呵,醉歌,你果然没有心肝!”

他抬手,醉歌便被凌空提起,仙气凝成的大手扼住他的脖颈。

“交出十里香的解药!”

如风仙子拼命夺回了玉玺,却被醉歌的魔族同伙打伤,中了醉歌的独家秘药——十里香。

这更加坐实了醉歌伙同魔族,偷盗玉玺的事实。

醉歌痛的头发丝都在打颤,却咬紧后牙槽,努力维持浅笑。

“十里香没有解药,陛下忘了吗?”

“不交出解药,本座让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十里香是她炼制的,会无限放大心中的恐惧,坠入噩梦,整整十日,无药可解。

她当初只炼出两颗,一颗自己吃了,另一颗送给了如风……

可惜,她说的话,他半个字也不肯信。

醉歌捂着胸口,神情自若,一颗心早已四分五裂、血肉模糊。

下一秒,擎墨挥手,她被砸到墙角,肋骨寸断。

她来不及呼通,便听见冷酷、绝情的声音在耳边炸响。

“吊起来!”

片刻后,醉歌便被捆住双手,吊在牢狱中央,紫色凤袍上血迹斑斑,犹如兀自盛开的地狱之花。

“上刑具!”

醉歌看着侍卫迅速集齐七十二般刑具,件件闪着森冷的光,向她张开青面獠牙。

她心里清楚,他是存心要折磨她。

她闭上眼睛,嘴角勾出虚弱浅笑。

索性让暴风雨来的更猛烈些吧!

她早就知道,终有一日,她会落到这步田地。

因为,她曾经对他做过更过分的事情。

她为了羞辱他,将他绑在床上,逼着他说羞耻的情话,做羞耻的事情……

如果时光倒转,重新来过。

她坚信,自己依然会选择那么做。

一切都是她的选择,她觉得值,死生不悔!

滚烫的烙铁沾上皮肉,醉歌再也强撑不住,凄惨嘶吼。

“啊……!”

天帝陛下将烙铁扔进天火盆里,看着醉歌垂落的脑袋,神情越发沉郁焦躁。

他大步上前,没有用术法,直接用修长有力的大手捏住醉歌下巴,逼迫她与他对视。

“哼,你不是很能耐吗,怎么,这么点痛就受不住了,嗯?”

新伤旧痛,醉歌此刻已意识昏沉。

有那么一瞬间,她竟觉得这是她和天帝陛下的新婚夜。

那个时候,她几乎晕过去,他也是说了这么一句。

她已经痛到没有力气思考,几乎是下意识的挑衅,甩出一句。

“我还没昏死过去,说明你……不行……”

天帝陛下的脸如同四季变换,最后定格在白雪森森的冬季。

他回身抽出一条鞭子,抬手就朝醉歌身上甩去。

“啪!”

紫色凤袍瞬间被撕出一道口子,皮开肉绽,血肉模糊。

醉歌凄厉叫喊一声,彻底昏死过去。

擎墨眼中闪着暴怒的烈火,鞭子摔在地上。

转头见侍卫盯着醉歌,他高声厉喝:“滚出去!”

再次醒来,已是晚上。

醉歌发现自己竟然身处碧落殿,身上的伤也草草处理过了。

她不知道擎墨为什么会突然改变主意,但有一点很肯定:他绝不会这么轻易放过她。

她刚想起身找点水喝,就有人踢开殿门,怒气冲冲的杀了进来。

“醉歌,我最后问你一遍,十里香的解药,你交还是不交!”

醉歌已经没有力气浅笑,只好垂着睫毛,木着一张脸。

“十日后,她自会安然无恙的醒来,陛下何苦这般焦急!”

“很好!”

天帝陛下猛然抬起右手,银白辉光腾出他掌心,刹那间袭向醉歌。

醉歌来不及反抗,便被辉光囚禁其中,挣脱不得。

“不!擎墨,你不能!”

银白辉光撕扯着她的灵力,疯狂涌进她的身体。

她眼瞳倏忽大睁,再也顾不上什么仪态,剧烈挣扎起来。

“不,不要!不……”

兴许是她的慌乱取悦了他,他笑了,脸颊旁边印出两道梨涡。

“终于学乖,知道认错。很好!”

醉歌以为自己的慌乱和哀求奏效了,她眼中闪过一丝欣喜,气息都是颤抖的。

“那是我……留给……”你的。

她话还未说完,就见擎墨手中辉光大盛。

顷刻间就在她仙根旁凝成一只大手,毫不留情的伸向一片花瓣,粗暴折断。

“咔嚓”!

顷刻间,醉歌仙根颤抖,流出汩汩鲜血,黏腻、血腥、骇人。

与此同时,她的右臂仿佛被人用刀砍断,鲜血淋漓的滚到地上。

“不!”

醉歌彻底栽倒,第一反应不是止血,反而颤抖且艰难的伸出左手,企图抓住擎墨的衣摆。

“还……给……我,那是……”

天帝陛下收回辉光,一瓣莲花躺在他掌心,通体乌黑透亮,隐隐有紫色华光流转其中。

醉歌的手颤抖而执着的伸向他,眼中满是乞求。

“还给……我……”

天帝陛下冷哼一声,收起黑莲花瓣,眼中满是嘲讽。

“敬酒不吃吃罚酒!”

醉歌艰难爬起,凭空幻出一把紫色匕首,猛地刺向左胳膊。

“拿我的肉,一样可以解唤醒她……求你,把花瓣还给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