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耽美文
就来耽美小说网

法医狂妃凌芷月夙衍夜无广告阅读

法医狂妃是一本由作者许一创作编写的古代穿越逆袭小说。小说故事中凌芷月是一个专业法医,可当她穿越古代,还成了一个死在了新婚之夜的新娘的时候,她才发现自己竟然被人用下了毒的匕首捅死的,还险些被王爷夙衍夜当成了杀人嫌犯,身为一个刚被娶进门的王妃,若不是她紧急自救,说不定已经和那个芳侧妃一起死于非命,而想让她就这么背负罪名是不可能的,她重活一世,一定要摆脱王权,潇洒一生!

法医狂妃凌芷月夙衍夜无广告阅读

“是。”方仵作不敢不从,一抬头却看见死尸赤身裸体地瘫在婚床上,过于艳红的床单与苍白如雪的尸体相对比,无端地生出一股子令人毛骨悚然的诡异感。

就算是验尸多年的方仵作都忍不住心里发毛。

凌芷月让出位置来,转头仔细地观察着方仵作的动作,虽然她来自于验尸技术成熟的后世,但是前人之作,她还是很有兴趣探知的。

方仵作一番检验,得出的结论与凌芷月相差无几。

“回禀王爷,致命伤便是插在芳侧妃胸口上的匕首。”方仵作语气肯定地道。

凌芷月却摇了摇头,“不一定。”

方仵作在京兆尹手下验尸数十年,早已是满城皆知的金牌仵作,如今成果被人怀疑,他不由恼怒,又想起入门前听林侍妾猜测是凌芷月杀了芳侧妃的言论,当即语气变得阴阳怪气起来,“那不知王妃有何高见呢?”

凌芷月古怪地看了他一眼,不知方仵作的恶意从何而来。

“如果这把匕首是杀死芳侧妃的凶器,那么现场不应该如此整洁。”她阐述了自己的一个观点。

方仵作却是不明白她的意思,反而讥讽地道:“王妃,这里可是王爷的端王府,守卫极为森严,就算贼人一时胆大包天杀了芳侧妃,也不敢翻箱倒柜吧?”

凌芷月用“朽木不可雕也”的眼神看了他一眼,忽的拿起了那把匕首,突然朝着方仵作刺去。

方仵作当即脸色大变,踉跄着后退,一时不察便摔倒在地,额头撞在了床柱子上,忍不住痛呼出声。

“杀人啦!”方仵作惨叫出声,“王妃要杀人灭口啊!”

见他慌如鸡飞的模样,凌芷月忍不住哈哈大笑。

王爷脸色一黑,冷声喝令方仵作:“住嘴!”

“就连你一把老骨头了,看见利器刺向自己都会下意识闪躲,更何况是芳侧妃?”凌芷月微眯起眼角,娓娓道来,“但是现场不仅整洁,而且芳侧妃浑身上下没有一丝挣扎的痕迹,这就很奇怪了吧?”

闻言,方仵作当即明白自己是自大了。

“这种情况之下,只有两种可能。”凌芷月伸出两根青葱手指,做出猜测性的判断,“第一,凶手是芳侧妃的熟人,所以对方突然之间下手,芳侧妃根本毫无反应的时间;第二,芳侧妃在被匕首插中胸口之前,就已经死了或者昏迷不醒。”

“那要如何知道是第一种还是第二种可能?”王爷脸色凝重地问。

凌芷月却露出烦恼的神色,“我手上没有银针啊!”

王爷挑眉,往外吩咐一声,立马有人送来了一套银针。

凌芷月捧着银针喜笑颜开,“感谢王爷相助。”

对于她这种既是法医,又是一个中医药师来说,一套银针傍身简直太重要了!

见她笑容真切,王爷眯了眯眼角。

明明之前他闯入门来是想将她抓进大牢,没想到她竟然还能对他笑得毫无芥蒂。

凌芷月却不管他心境变化,消毒了一下银针后,便捏着银针插入了芳侧妃的喉咙处,捻了捻。

待拔出后,却发现银针尖端一片漆黑。

凌芷月脸色微变,脑海中电光火石一闪而过,她立马对王爷道,“王爷,还请您把府中所有人都扣留在原地,不要放任何人离去!”

王爷一怔,敏锐察觉,“你怀疑有人给芳侧妃下毒?”

“对!”凌芷月面色凝重,“芳侧妃中毒而不自知,说明给她下毒之人是熟人所为,如今我们聚成一处,却给了幕后黑手销毁证据的机会!”

闻言,王爷立马下令扣留住府中所有人。

一番筛查后,府中只有五人来回走动,其中就包括了林侍妾的丫鬟。侍卫把人带到王爷面前后,林侍妾的脸色一白。

“姨娘……”丫鬟惊慌失措地看向林侍妾。

“闭嘴!跪下!”林侍妾生怕她说出什么不该说的话,当即厉喝一声。

瞧见王爷和凌芷月都看向自己,林侍妾心跳如雷,却强装镇定地问,“王爷怎的突然把妾身的丫鬟抓来了?是她犯了什么不可饶恕的罪过吗?”

凌芷月似笑非笑地说,“给芳侧妃下毒,的确算是不可饶恕的罪过。”

丫鬟圆眼一瞪,额冒冷汗地大喊冤枉。

“凌芷月!你别口是生非,芳侧妃明明是你杀死的,现在竟异想天开,妄图把罪名甩到我的丫鬟身上!”林侍妾抹了一把莫须有的眼泪,故作可怜地看向王爷,“王爷,您可要为妾身、为芳姐姐做主啊!”

王爷深深地看了她一眼,“谁是谁非,本王自有决断。”

林侍妾一时摸不准他的意思,心口一个咯噔,生出一股不祥的预感,当即吓得自己冷汗蹭蹭。

凌芷月看向跪在地上,抖如筛糠的丫鬟,“在芳侧妃死前,你去了哪儿?芳侧妃死后,你又去了哪儿?”

丫鬟下意识胆怯地瞄了林侍妾一眼。

林侍妾当即气得一脚踹了过去,“让你回答就老实回答!老是看着我做什么!?别到时候给了人乱嚼舌根的话头,说是我把芳姐姐给害了!”

她亲自挑破这件事,反而有几分像被冤枉的人。

丫鬟被踹的歪倒在一旁,但又很快兢兢战战地爬起来跪好,颤抖着声音道,“奴婢之前一直跟在林姨娘身边伺候,之后去了一趟厨房。林姨娘自有孕后,每日下午便会喝一碗鸡汤补身子,所以奴婢就走开了。”

王爷又召来了厨房的下人,验证此事真假。

一问之下,厨娘却提起了另一件事,“奴婢想起,这丫鬟曾经来拿过两次鸡汤!”

闻言,王爷目光一闪,冷声命令:“把那鸡汤送来!”

鸡汤送来后,凌芷月拿银针试了一下,无毒。

林侍妾巴巴看着,心里顿时松了一口气,忍不住抬手拿帕子摸了一下布满冷汗的额头。

凌芷月正站在她身边,帕子一甩,一股香气涌入鼻中。

“林氏的帕子倒是别致,竟是有着一股清新的花香味,平时必定是拿花瓣浸染清洗,才得来如此香气的吧?”凌芷月定定地看着林侍妾,便见她闻言脸色大变。

林侍妾干巴巴地笑了下,“这、这不过是寻常法子罢了。”

“不知是哪个丫鬟为你采摘新鲜花瓣的呢?”凌芷月的目光在林侍妾的帕子与丫鬟的脸上徘徊了一阵,她忽然蹲下了身子,一把拽住丫鬟的手往鼻下一探。

果然,一股菊花的香气扑鼻而来。

丫鬟如触电般缩回了自己的手,恐慌得脸如白纸。

凌芷月冷笑一声,指着丫鬟冷声道:“凶手就是你!”

“不是!奴婢是冤枉的!奴婢是冤枉的啊!”紧绷的情绪到达极致,丫鬟当即呼天抢地的干嚎了起来。

“王爷!凌芷月这样无凭无据地污蔑妾身的丫鬟,分明是公报私仇啊!”林侍妾焦急地插了嘴,就怕王爷轻信了凌芷月。

然而,凌芷月却悠悠道,“谁说我无凭无据了?”

闻言,林侍妾面色一僵,却不肯就此落了面子,梗着脖子问,“那你把证据拿出来啊!”

“证据就是她的手!”凌芷月指着丫鬟的一双手,“她手指之间皆是一股子菊花的香气!”

林侍妾张望了一下四周,见众人表情茫然,她心中一定,语气再次变得嚣张起来,“这算是什么证据啊?凌芷月,我看你分明就是想将害死芳姐姐的罪名强扣在我的头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