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耽美文
就来耽美小说网

女主是苏木槿的重生小说

“你想让槿姐儿被人戳脊梁骨吗?”沈氏没好气的怼了他一句,“即使咱们槿姐儿不嫁,咱们也得寻个合适的时机退婚,而不是贸贸然去退婚!冲锋陷阵你挺能行的,怎么一到想问题,脑袋里就跟装的全是面糊似的?”

苏连华笑呵呵的凑过去,“我这不是娶了个聪明泼辣的婆娘吗?我还要脑子干什么……”

沈氏眼中掠过笑意,轻声啐了他一口,“都多大年纪的人了,还说这么轻浮的话?你爹娘可不承认我这个儿媳妇呢……”

最后一句说出,声音里便带着几丝难掩的委屈。

苏连华的眼眸暗了暗,落寞一闪而逝,随即就笑起来,“他们还不想认我这个儿子呢,不管他们,咱们自过咱们自己的小日子!”

沈氏心疼丈夫,便不再多说,跟着笑,“快过年了,今年轮到咱们二房初二回娘家……”

“我知道,我早惦记着,只是……先前预备下买年礼的钱……”苏连华起初还笑,说到钱和年礼,声音不由低落。

先是棉姐儿被五房两个小子困在大门外几个时辰冻着凉,看病吃药花了一些,又赶上苏老太太让各房出钱给他们扯布做衣裳,再去一大半,剩下那几个,又都花到了伤了头的苏木槿身上。

好不容易几年轮一次初二回娘家,他却不能给妻子准备好的年礼。苏连华扒了扒头,很是挫败。

沈氏笑着轻拍了丈夫的肩头一下,“没年礼就没年礼,多大点儿事,爹娘早说过,咱们将几个孩子养的健健康康的,就是给他们最好的年礼了。”

苏连华瞬间耷拉了一张脸,“完了,岳父要是看到槿姐儿头上的伤,指定得追着我打……”

沈氏噗嗤笑出声。

她爹年纪越大脾气越像孩童,偏自家男人就爱跟爹一起闹,每次回娘家都要上演你追我跑的戏码,谁劝都没用,俩人乐不思蜀的很。

逗笑了妻子,苏连华也跟着笑了,夫妻俩又说了一些岳家的趣事,各自睡下。

等妻子的呼吸声逐渐平稳睡熟,本该睡着的苏连华却睁开了眼睛,顺着冷风吹进来的方向看着黑洞洞的窗口,无声的,长长的叹了一口气。

……

翌日,吃过午饭。

李成弼来了。

在苏连华与沈氏跟前,态度诚恳的认识了自己的错误,表示这样的错误以后绝对不会再犯!还言辞恳切的表达了自己是真心喜欢苏木槿,绝对不会退婚的意思!最后信誓旦旦的向两人保证,来年科考他一定会考中举人,到时候再参加会试……

总之,他的言辞核心是,他不退婚,要娶苏木槿,会善待她!

苏连华与沈氏对视一眼,两人将决定权交给苏木槿,苏木槿看着李成弼笑了,李成弼微微蹙眉,想开口说什么,却见苏木槿与沈氏低声说了什么,夫妻俩同时起身走了。

李成弼松了口气,苏连华与沈氏不在,他与苏木槿说话更自在一些。

以他对苏木槿的了解,只要他说上几句好听话,苏木槿肯定会低头,以前都是这样的。

“槿姐儿,我知道这两天的事我做的不对,我跟你道歉,你不要生我的气好不会?”李成弼往床边走了几步,满脸苦恼的叹了一口气,继续道,“我知道你是吃醋我护着棠姐儿,可你怎么不想一想,我为什么要护着棠姐儿?还不是因为棠姐儿是你的亲妹妹……你是知道我的,我嘴笨不会说话,看棠姐儿委屈成那样,生怕她说什么话出去让村里人误会你,才会对你那样……槿姐儿,我这么做都是为了你好,都是因为我太喜欢你了,你能明白吗?”

苏木槿对李成弼的脸皮肃然起敬。

她摸摸下巴,很想开口问一句,“你这么说棠姐儿的坏话,棠姐儿知道吗?”

“李成弼,你喜欢我什么?”

李成弼一怔,看着苏木槿。

苏木槿淡淡的与他对视,清澈的水眸似能照见人心,李成弼忽然有些不敢直视苏木槿的眼睛,等他回过神,发现自己已经别开了视线,不由气恼的沉了脸。

苏木槿看着他的反应,摇了摇头,少年的李成弼头脑有,心机却还不够,至少在她面前,他的所有小动作都拙劣的可笑。

她这么想着,就不由自主笑了出来。

李成弼那张本就气恼深沉的脸更难看了,“槿姐儿,你笑什么?”

“我笑……其实你并不喜欢我,你不过是想在中举之前让我爹和我娘养活你们娘俩而已。”

李成弼勃然大怒,“你这是在侮辱我!我是十八里寨唯一的秀才老爷,我有廪银我有廪粮,足够我和母亲吃穿嚼用的!”

“是吗?”苏木槿似笑非笑的斜了他一眼,“那春上你从我爹娘这里拿走的那一两银子怎么没见你们还?我爹和我哥哥进山打来的猎物你们家拿走了多少?你去镇上学堂的吃穿嚼用是问谁要的?你娘吗?”

苏木槿毫不客气的戳破他掩耳盗铃般的辩驳。

李成弼的脸色青白交错,难看的吓人。苏木槿看着他恼羞成怒的模样,心底又是痛快又是难过,痛快的是渣男被人当众打脸偏还不能叫疼,看着很爽!

难过前世的自己竟然爱上这样的男人。

两人的谈话不欢而散,当然只有李成弼不欢。

他临走时硬气的甩下一句话,“我以后不会再问伯父与婶子要银子的!你好好看着!”

退婚的事,被李成弼直接忽略了,他觉得苏木槿不想嫁给他就是因为他拿了他们家的银子,那他以后不拿就是了。

虽然他觉得,花未婚妻子娘家的钱传出去不好听,但也只是不好听,到时候他当了官,加倍补偿他们不就行了,较个什么真儿啊?!

他从未想过,苏木槿不想嫁给他,就是不想嫁给他!

可惜,他说不拿却有人不愿意。

李成弼回去没多久,李成弼的娘来了。

一进门看到靠坐在床头与棉姐儿说笑的苏木槿,婆婆的款儿就摆了出来,“槿姐儿,快去给我端碗热水暖暖手,这大冷的天儿,还是你会享福,坐被窝里暖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