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耽美文
就来耽美小说网

苏木槿顾砚山完结阅读

苏木槿没有支吾,点了头,直言道,“娘,我真的不想嫁给李成弼。”

“你这孩子……早先你不是对这桩亲事很满意吗?怎么现在……”

沈氏紧蹙眉头,双眸中满是担忧,她抬手把女儿鬓角垂下的一缕头发别到女儿耳后,才轻轻的叹了一口气,“你跟娘说说,是不是李家小子最近欺负你,所以你有了小情绪?”

说着,唇角微勾了个笑,将女儿冻伤的手放到包裹到自己掌心暖着,柔和的劝道,“你们年纪都还小,有些话说不到一块儿起一些小争执是难免的,就是我和你爹,有时候说不到一起也会吵,可不能因为这个就说不嫁……”

“娘和你爹没什么大本事,以后怕是只能在田地里刨一辈子,你不一样……我们家槿姐儿生来是享福的命格,是注定要当贵人的,李家小子是咱们十里八村最年轻的秀才,以后中了举当了官,我们槿姐儿就是官家夫人,就不用跟爹娘一样吃苦……”

沈氏说的口干舌燥,苏木槿却靠在她怀里一句话都没有说。

“槿姐儿?”

沈氏将女儿半推开,担心的看着她。

苏木槿扬眉一笑,伸出手抱住沈氏的腰身,额头轻轻蹭在沈氏的胸口,轻声说道,“娘,我知道,我一直都知道你和爹对我好,你们想把最好的给我,你们不想我吃苦受罪……”

“那你还说……”

沈氏低头看女儿,却被女儿抱的更紧。

“娘,我不想嫁给李成弼是因为……李成弼这个人。”

“他怎么了?他又欺负你了?”沈氏焦急的扒开苏木槿,上下左右的看了女儿一圈,见女儿完好无恙才反应过来自己刚才居然以为李成弼动手打了槿姐儿,不由脸色不好的皱起了眉头。

苏木槿看出沈氏的反应,抿唇轻笑,换来沈氏嗔怒的一瞪。

“娘,我不想嫁给李成弼就是这个原因。”苏木槿笑看沈氏,声音虽淡,却有着不容置疑的肯定,“李成弼这个人,人品有问题。”

沈氏一怔。

“这个……李家小子以前性子挺好的,这两天……或许是冬天枯寒,脾气不太好……”

“娘,你嫁给我爹十几年,我爹的性子有这样的起伏变化吗?”

沈氏又是一愣。

华哥……

他以前的性子,刚强倔强的要命,从来不肯低头,哪怕下一刻就要掉脑袋了,他认定的事也会依然紧咬不松口;

可这些年,为了他们母子几个,他被逼着跪了多少次?弯了多少次腰?赔了多少笑脸?欠了多少人情?

她……早都记不清了。

她只知道,他们夫妻能做的要做好的,就是让她的槿姐儿安乐无忧的过完这一生。

沈氏的反应只是一瞬,下一刻,她叹着气摸上女儿的头顶,“娘也知道,李家小子这两天是有些过了。还有你妹妹……娘也是才知道,她居然……”

居然对李家小子存着那样的心思。

“娘,你别担心,妹妹还小,是非黑白都还不清楚,哪里知道什么心思不心思的?不过是听人说多了嫁给李成弼能当官太太红了眼,我们慢慢教她,她会明白的。”

苏木槿这话,一半劝慰沈氏,一半有给苏海棠上眼药的嫌疑。

她前世吃尽苏海棠的苦头,如今虽有手段和心机不被苏海棠左右,可爹娘呢?

前世,只怕到死,爹娘都不知道苏家二房的家破人亡有苏海棠的手笔!

她,得给爹娘提个醒。

让爹娘心里知道,他们的女儿虽然小小年纪,但爱慕虚荣的紧,为了往上爬,兄妹、爹娘、姐姐都可以当作垫脚石踩在脚下!

她知道,这对爹娘来说很残忍,可……

比起一家人的性命安全,她必须这么做。

沈氏却并没想太多,脸上露出一抹欣慰的笑,“我们槿姐儿真的长大了,知道心疼娘了,你妹妹她……在外人面前表现的很懂事听话,实际上……”

沈氏摇了摇头没有再继续说下去,而是叹息一声看着苏木槿道,“你的亲事等娘和你爹再好好商量商量,左右你及笄还得三四年,够咱们好好看清李家小子的人品。他要真不是个好的,就算他中了状元,咱们也不嫁!”

“娘。”苏木槿心中一喜,清澈的眸子笑盈盈的看着沈氏。

沈氏好笑,揉了揉女儿的头发,“这下你放心了?”

苏木槿笑着点头。

沈氏也笑,目光里满是宠溺和心疼,心里却沉甸甸的。

晚上,苏连华端了洗脚水给沈氏泡脚,沈氏低着头将这事与蹲在水盆边给她捏脚的苏连华说了,苏连华皱着眉头抬眼看她,“槿姐儿不想嫁?为什么啊?弘载可是咱们这的神童秀才,镇上那些先生都说他以后肯定有大出息,槿姐儿嫁给他以后才能……”

“你急什么?等我把话说完!”沈氏将脚从苏连华手里抽出来,轻哼一声,苏连华忙拿了膝盖上的擦脚布把她的脚抱过来,“你说,我听着。”

他闷头细细的把妻子脚上的水擦干了,又放到膝盖上细细揉捏着,“冬日天冷,你以后还是少出门,这脚上的毛病都十来年了,可不敢掉以轻心,知道吗?”

沈氏一怔,眼圈蓦然一红,将脚抽回来背过身去,故作嫌弃道,“我知道,忙过这几天,我就专心在家绣花,攒些帕子等过了年拿去换了钱好买开春的种子。”

苏连华笑着点头,就着沈氏洗脚的温水把脚涮了涮,捞出来擦了,将水端出去泼了,回屋上床,把妻子的双脚抱到怀里暖着。

才继续问起苏木槿的事。

沈氏抽了两回没把脚抽回来,便不再折腾,半靠在床头与苏连华道,“槿姐儿觉得李家小子人品有问题,我仔细琢磨了下,李家小子平时在我们跟前表现是挺好的,可这两天槿姐儿受伤,他先开始不但人没来,连句关心的话都没有!来到就是指责槿姐儿,将槿姐儿从头数落到脚,说槿姐儿心肠不好,不爱护妹妹,还说槿姐儿心胸狭隘当不起官家太太……”

“他放屁!槿姐儿只是脾气有一点点不好,哪有他说的那么差劲?”苏连华一听就恼了火,一巴掌拍到了墙上,震落一片尘土。

夫妻俩吃了一嘴土。

沈氏瞪过去,苏连华挠了挠头,赔笑,“槿姐儿要是真不想嫁,我明儿个就去李家退亲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