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耽美文
就来耽美小说网

陛下是个窝囊废江中月影小说全集阅读

陛下是个窝囊是一本古言女强小说,由江中月影写作,讲述的是主人公姜琦是滕王独女,滕王当初为了她能过上衣食无忧的生活继承王爷府,于是从小让她女扮男装当成一个小王爷来养。没想到皇帝驾崩膝下无子,竟然让滕王的假儿子姜琦即位,于是历史上第一个假装成男人的郡主当上了皇帝,并和摄政大臣傅湛开始了一段精彩的恋情,被世人传为佳话。

陛下是个窝囊废江中月影小说在线导读

滕王妃拖拖拉拉不想进宫,可是姜绮一天天长大了,是再也拖不起了,因为她已经快要发育了。

她原本已经在窜个子,入秋之后,连带着胸前也开始鼓起了小疙瘩,总是痛痛的,晚上睡觉时自个儿捏捏那两颗小疙瘩,她便会生出些奇怪的念头来。

这天她一躺下,胸前又痛起来,她心想安顺会不会也是这样的呢?难道自己得了什么了不得的病?

她想到先皇的一个妃子,就是因为双乳中生了疙瘩,最后活活痛死了,死的时候直喊痛,直到喊得没了气息。

姜绮心中一凛:自己不会也得了那可怕的病吧?

她立即坐起身来,掀了帷帐,安顺趴在床边,这才一小会儿工夫,已然睡得口水直流,烛光照过来,他下巴上闪着一片晶亮的光,姜绮伸出一只脚将他踢醒:“安顺,朕有话问你。”

安顺迷迷糊糊张开眼,唇边的涎液滴滴答答淌了下来,他摆出一副谄笑的面孔,正要开口,姜绮却微微皱眉:“把你的口水擦擦干净再跟朕说话。”

安顺抬起衣袖狠狠擦了嘴,谄媚的问道:“陛下要问什么?奴婢一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姜绮说道:“你把衣服脱了,朕摸摸你的胸。”

安顺一诧:“陛下不是也有吗?”

陛下这样,让人有些怕怕的,他不会想玩背背山吧?

他想了想,觉得陛下正是年少气盛的时候,有那方面需求也是正常的,但是玩儿背背山,呃,虽然自古就有小厮充作娈童的暗风,但是真的轮到自己了,他怎么这么不是滋味儿呢?

姜绮沉下脸:“少废话!朕让你脱你就脱!”

安顺纠结了一番,视死如归的解了衣带。

他闭着眼撇着头,等待姜绮来“临幸”,然而姜绮只是将床头的灯烛取了过来,在他胸前照了好一会儿,细细研究了一番后,她放下灯,伸出两根手指在他胸前揪了一把。

安顺浑身一颤,心想完了完了,陛下真的要玩背背山了。

这时,姜绮却问道:“安顺啊,你胸前这两颗痛不痛?里面有没有小疙瘩?”

安顺听得她这样问,仍旧摆着那副视死如归的表情,微微张开了一只眼,见小陛下正埋头看他胸前,一副仔细认真的模样,心下很有些奇怪。

他摇摇头:“不痛,也没有疙瘩。”

姜绮又在他胸前揪了一把,安顺吃痛,倒吸一口冷气,姜琦犹疑着问道:“真的不痛?”

安顺谄笑着道:“陛下揪着倒是有些痛了。”

姜绮没有得到想要的答案,郁郁的扯过被子,将自己胡乱一裹,顾自躺下了。

安顺心里奇怪:难道陛下不想玩儿背背山?

他长吁一口气:陛下不玩儿背背山就好,太丢脸了,自己虽然生的像女孩子,但是心性还是男的,这种屈辱的事,他绝对不能屈从。

他大约忘了自己刚刚视死如归的模样了。

姜绮躺在龙床上,翻来覆去的睡不着,心想自己不会真的像先皇的那个妃子一样,得了那种可怕的病吧?

安顺迟疑着开口:“陛下,奴婢可以穿衣服了吗?”

姜绮闷闷的“嗯”了一声,他便得了特赦似的,兴高采烈裹好衣服,仍旧趴在床边继续淌口水去了。第二日下了朝,姜绮闷闷不乐的去了御书房批奏折,傅湛远远跟着,见她这回倒是乖巧的进了御书房,没有寻东问西想要伺机逃跑,心里开始欣慰起来。

他想,小陛下终于开始走上正道了。

安顺亦步亦趋的跟在姜绮身后,心里盘算着昨晚姜绮的怪异行径,觉得陛下大约是要经人事了,于是生了七巧玲珑心又非常善于拍马的他,决定一会儿就去给陛下找两个可心的宫女来伺候着。

姜绮今日甚是心烦,她昨晚在床上想了许久,觉得自己大约真的快要不久于人世了,想到自己若是驾崩了的话,年迈的爹娘不知道会伤心成什么样,每念及此,她便偷偷抹泪,一晚上抹了好几次,导致今日早起之后,眼睛都有些肿。

安顺却只当她是欲火攻心导致双眼红肿,越发认为自己该找两个宫女来给陛下消火了。

姜琦坐在书案旁,翻开了奏折,却久久没有看进去一个字,傅湛悄悄将窗推开了一条缝儿,见小陛下看着奏折发呆,神情黯然,心下有些疑惑。

小陛下平日里若是装样子,不至于这样,而是看着看着还要偷偷摸摸四下观望一下,看看自己有没有在监视她,现在她却连眼神都是呆滞的,可见她真的有心事。

安顺在一旁小心伺候着,见陛下总是一副郁郁不乐的样子,遂有心要讨好她,道了一声告退,便出来去给陛下找乐子去。

他拐过墙角,看到大将军正偷偷摸摸的朝里张望,遂谄笑着上前打招呼:“将军有事?”

傅湛直起身子,被抓包的神色有些尴尬,他装模作样摇了摇头:“无事,只是今天瞧着陛下不太开心的样子,所以在想要不要进去叨扰一番。”

安顺呵呵笑了:“将军别担心,陛下这是思春了,等开了春就给他纳妃,奴婢现在就去给他寻几个貌美的宫女来伺候。”

傅湛听了这话,想了想姜绮的年岁,了然的点点头:“哦,陛下开春就十四了,是该经人事了。”

小陛下看着文文秀秀的,也不知道龙榻上能不能一展雄风。

姜绮在书房里听到动静,起了身走过来,启了窗,见他二人立着说话,遂问道:“你们俩嘀咕什么呢?”

傅湛行了一礼,他生的高大健壮,这样的深秋时节,他也仍旧穿的单薄却不知冷,单薄的衣下,他手臂的线条看着流畅有力,胸前也结实略显鼓胀,姜绮盯着他的胸前看了许久,心想自己生了疙瘩,是不是以后会像大将军这样看着孔武有力,其实自己并没有病呢?

傅湛行着礼,等了许久也没有听到姜绮说免礼,不由略略抬头看她,见小皇帝正痴痴的盯着自己的胸前看的入迷,遂有些疑惑又尴尬。

安顺看看姜绮,又看看傅湛脸上已然多了些愠色,于是脸上堆笑,讨好道:“奴婢见陛下心情不好,所以想去给陛下找些乐子来,陛下批奏折批久了,烦闷也是正常的。”

……

全文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