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耽美文
就来耽美小说网

陛下是个窝囊废姜琦全文在线阅读

陛下是个窝囊废姜琦是小说中的女主角。姜琦本应该是王爷府里的小郡主,偏偏王爷滕王无子,希望有人继承王爷府,就把姜琦当成儿子养,从小就让她女扮男装。皇帝突然驾崩,而没有子嗣的皇族自然就让姜琦顶上去。滕王急的抓头皮,天性乐观的姜琦却天不怕地不怕的当上了新皇帝。身边俊朗的大臣傅湛以顾命大臣的身份辅佐着小皇帝姜琦,却发现了这个白嫩的小皇帝的秘密。

陛下是个窝囊废姜琦在线导读

他脸上笑着,心里却快哭了:陛下不会真的好男风吧?昨晚没有碰自己,难道是嫌自己的胸前不够大,喜欢大将军这样胸肌鼓鼓的?

这可不是个事儿,看来自个儿得去给滕王报个信儿,滕王只有这么一个儿子,长歪了可不好。

姜绮盯着傅湛的胸前痴看了半晌,问道:“大将军这胸前的两颗,里面可有小疙瘩,也还会痛?”

她说着便要伸手去摸,傅湛连忙退后了几步,一脸警惕。

姜绮被隔在窗内,伸手摸了个空,她修眉一凛:“过来!”

傅湛抬头朝她看了一眼,她的气势顿时就萎了。

傅湛生的英武,眉眼间常年流溢着一股凌厉之气,现下他含了愠色,那凌厉的眼刀子中便仿似含了杀气,令她不自觉的后退了半步。

姜琦讪讪一笑:“大将军真是开不得玩笑,朕不过好奇罢了。将军这胸前这样鼓,想必疙瘩很大,将军顶着它们一定很痛吧?”

傅湛觉得小皇帝这话说的没头没脑的,这胸肌是自己长年累月练出来的,自然是不会痛了,何来“顶着它们一定很痛”一说呢?

他虽然疑惑,可到底对小皇帝存了戒心:陛下不会是个断袖吧?她肯定是想趁机揩自己的油。

他低眉睇她,冷冷说道:“不痛。”

姜绮听了这话,顿时哭丧了脸:完了完了,大将军长那么大都不痛,自己不过长了指甲盖那么大的疙瘩就痛了,一定是得了那了不得的病了。

她神色郁郁的转过身,一步三顿摇摇晃晃的折回去批奏折了。

傅湛冷冷道:“陛下当以国事为重,什么胸前不胸前的?上不了台面。”

又冷着眉目训斥安顺:“少去找些五花八门的东西分陛下的心,他现在是皇帝,是天子,可不是光吃皇粮不干事儿的郡王了。”

说着,顾自甩袖走了。

安顺不敢回嘴,挨了训后抬头瞧着小皇帝的背影,心想陛下现在还小,掰回来也不是不可能,滕王最擅吃喝玩乐了,应该有办法,于是径直出宫直奔滕王府。先帝多疑,生怕滕王去了封地会起兵造反,因此在京城给他造了王府,命他好生在京城住着,美其名曰促进兄弟感情,其实不过是为了方便监视他罢了。

滕王不在家,估计又出去鬼混了,也不知道他得知自己儿子是个断袖之后还能不能这样高枕无忧心安理得的寻乐子。

滕王妃端庄的坐在太师椅上,纤长的手捧着茶碗,慢条斯理的拨着浮茶,只是听了安顺一席话后,她的脸色越来越白,端着茶碗的手也开始发起抖来,茶水不断溅出来,溢到了碟上,她被茶水一烫,方回过神来,神情慌乱的放下茶碗,颤着声儿问道:“你可给陛下准备房中人了?”

安顺摇摇头:“还未曾,陛下过了年才十四,按照皇家规矩,十四才能开荤。”

滕王妃舒了一口气,点点头:“做得好,这事儿不能急,陛下正在长身体,莫让她被这种事儿拖垮了身子,至于什么时候给她送房中人,本宫自有定夺,你不用忧心。”

安顺听了这话,心想这怎么急不得呀,陛下都开始喜欢男人了,再不送两个宫女给他尝尝甜头,他恐怕就要在歪路上越走越远,以后拉都拉不回来了。

看着安顺脑门上急出了汗,却欲言又止的模样,滕王妃心里明镜似的,却又不好明说,只好说道:“陛下年纪太小了,过早接触这种事不好,况且他现在是皇帝了,要攒足了劲儿处理国事,这种事会让他分心。”

安顺苦着脸道:“那奴婢一会儿去给陛下买些逗趣儿的小玩意儿哄他开心。”

希望陛下还是喜欢大将军那样胸肌满满的,不然自己晚上守个夜都得战战兢兢像上战场似的,后门失守这种事儿……

好!屈!辱!的!

安顺一走,滕王妃心急如焚,唤来婢女道:“快去将王爷找回来,让他以后收收心,陛下都火烧屁股了,他还这样没心没肺。”

婢女领命去了,滕王妃端起茶碗喝了一口茶,神色凝重。

女孩家发育比男儿早,姜琦又因为家中条件好,从小到大吃了不少好东西,别说比同龄的男孩儿高,就是成年男子,也有小部分不及她那样身段修长,今年开了年后,她就同竹笋似的拔节窜个子,现在已经快到滕王的下巴处了。

愁人的是,滕王也是个高个子,年轻时很是风流倜傥。

一部分遗传,一部分吃的好,一部分赶上发育,造成了姜绮压也压不住的疯长局面。

安顺偷着摸着从宫外带回一只会说话的小八哥,姜绮原本心情郁闷,眼见了这八哥,心情倒开朗起来了,心中仿佛云霁雾散,日光倾城。

到底还是个孩子,大悲大喜不过转瞬间的事。

她朝御书房外扫了一圈,大将军没在,于是乐滋滋的紧闭了大门,躲在里面逗鸟。

“叫陛下。”姜绮凑上前,从牢笼的间隙处伸进一根手指,轻轻戳了一下八哥头。

八哥一声不坑,姜绮又教了一遍:“叫陛下。”

八哥还是无动于衷,姜绮疑惑的抬起头来,问安顺:“你是不是买了个不会说话的八哥?”

安顺谄媚的一笑:“哪儿能呢?这鸟儿在宫外的时候,嘴巴可烦了,不烦奴婢还不买呢!”

他也凑上前来,顺手拿起姜绮批奏折的朱笔伸进笼中,在八哥头上敲了一记:“你倒是说话啊!”

八哥眨了眨小眼睛,扑楞着翅膀蹦跳着走开了。

姜绮兴致缺缺,一推鸟笼:“蠢货!这哪儿是什么伶俐的八哥,就是个蠢货罢了!”

这厢八哥倒是张开了口:“蠢货!蠢货!”

姜绮原本已经折身要去批奏折,一听八哥开了口,立马笑嘻嘻的又凑上前来:“叫陛下!”

“蠢货!蠢货!”八哥又叫了两声。

姜绮耐着性子说道:“陛下。”

“蠢货!”

“陛下!”

“蠢货!”

“陛……”姜绮忽然住了口。

姜绮觉得这到底不是个事儿,她唤一只八哥叫“陛下”,这八哥却一个劲儿的叫她“蠢货”。

“你才蠢!”她不耐的推开鸟笼子,回了书案上生闷气。

那厢安顺沮丧着脸,拿出一只小棍来直敲八哥的鸟头,一边敲一边低声骂它不识相,那八哥被他敲打着,不断的缩鸟头眨眼睛,看着很无辜的模样。

……

全文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