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耽美文
就来耽美小说网

重生娇娘野又飒by子衿月黑风高杀人夜

重生娇娘野又飒by子衿月黑风高杀人夜

文章目录

主角叫洛一禾李云暮的小说是《重生娇娘野又飒》,这本小说的作者是子衿创作的古代言情风格的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你这不是为难她吗?”孟清尘歉意的看了眼洛一禾,看向沈肆,“洛小娘子是她的主子,她怎么说都不合适。此事不必再说了。”夏之安叹息,抬手拍了拍孟清尘的肩,“你呀,就是把人想的太好了,你还是再好好想想吧。”…

《重生娇娘野又飒》 月黑风高杀人夜 免费试读

“你这不是为难她吗?”孟清尘歉意的看了眼洛一禾,看向沈肆,“洛小娘子是她的主子,她怎么说都不合适。此事不必再说了。”

夏之安叹息,抬手拍了拍孟清尘的肩,“你呀,就是把人想的太好了,你还是再好好想想吧。”

“好。”孟清尘含笑应下,目送沈肆、夏之安勾肩搭背离去,这才看向洛一禾,“你是要回去吗?坐我的马车吧。”

“多谢孟郎君。”洛一禾道谢。

从望山县到梅里镇,马车都要半个时辰,她可不想走回去。

洛一禾决定了,一会要是孟清尘向她打听洛一禾的事情,她便实话实说,顺便再提醒他现在这个洛一禾是冒牌货。

可直到到了孟府,到了凝眉院门口,孟清尘也没有问一句洛一禾的事。

他越是这般风光霁月,洛一禾越是觉得良心不安。

“孟郎君。”洛一禾下定决心看向孟清尘,“其实洛一禾真不是什么好人。她那人性子骄纵,脾气暴躁,又……”

“你个死丫头胡说什么呢?”

张妈妈一声暴喝,火急火燎的冲过来,伸手就要去拧洛一禾的耳朵。

天杀的,她就知道洛一禾留着是个祸害,蛊惑了沈郎君、孟小娘子还不够,还要勾搭孟小郎君,想要搅和冬梅的亲事。

真是该死!

洛一禾听得身后风起,正要躲开,孟清尘一把扯过她将她挡在身后。

张妈妈伸出去的手在孟清尘身前三寸处停住,僵硬的落下,讪笑着看向孟清尘,“小郎君莫要听冬梅胡说八道,她前阵子摔坏了脑子,经常说些没头没脑的话。”

“不管她说的对与不对,你都不应该打她。我孟家是以诗书传家的,容不下这样的行径,还望你好自为之。”

孟清尘警告完张妈妈,看向身后的洛一禾,眸光柔和若三月春风,“以后不可再乱说话了。”

洛一禾醉在了春风里,望着孟清尘翩然离去的背影,心中感慨万千,真是一朵鲜花插在了牛粪上。

嗯,孟清尘是鲜花。

“你个死丫头。”

眼见着孟清尘走远了,张妈妈才咬牙切齿的看向洛一禾,“谁给你的胆子胡说八道?”

洛一禾回头似笑非笑看向张妈妈,“呦,怎么这么大的黑眼圈?昨晚没睡好?不做亏心事,不怕鬼敲门。阿娘,你是不是做了什么亏心事啊?小黑,我们走!”

“咯咯咯!”

乌鸡骂骂咧咧跟上来,冲张妈妈示威似的挥了挥翅膀子,屁颠颠的跟在洛一禾身后进了凝眉院。

张妈妈的一张脸白了又红,红了又黑,喘着粗气去找冬梅了。

“小娘子,这洛一禾是一刻都不能再留了。刚才若是我晚出去一步,她就跟孟小郎君交了底了。”张妈妈此刻才后知后觉的怕了起来。

冬梅更是悔的肠子都青了。

早知道洛一禾这般难缠,她就不该自作聪明弄什么意外落水身亡,而是该一包砒霜毒死她,到时对外只说病死的,估计也没人理会,不至于像现在这般被动。

“我们现在再动手不合适了。”

如今盯着洛一禾的不仅有沈肆、孟兰心,今日更是多了孟清尘。

“那怎么办?”张妈妈急了,“这会也联系不上他们。”

冬梅薄唇紧抿,良久缓步走向靠墙的立柜,从中取出一个小匣子,拿到张妈妈面前打开。

里面是摆的整整齐齐的金饼子。

“这是十金,阿娘拿去给那个一只耳。”

一只耳姓孙,是这次护送他们到孟府的其中一名护卫,胆小又贪财。

“让他今夜杀了洛一禾,然后带着这些金饼子远走高飞。”

“这、这也太多了。那贱人的命怎么值这么多?”张妈妈有些不甘心。

“多吗?”冬梅忽然绽出一抹笑容,“不多怎么让他动心?他不动心,我们怎么安枕无忧?”

张妈妈怔愣一瞬,眼睛倏的亮了,“我明白了,小娘子放心。”

她心思转的极快,“我再提醒他去刘大夫那里要点安神药。”

这样事发后,刘大夫也可以给她们作证,是孙护卫自己对洛一禾,不,对冬梅动了杀心,与她们没有关系。

“还是阿娘想的周到。”

“好了,”张妈妈按着冬梅坐下,“既然事情有了办法,你就别再担心了,好好睡一觉,瞧瞧这脸色,憔悴成什么样了。”

她看着冬梅睡下,寻了个破布包裹住小匣子,躲躲闪闪去找孙护卫了。

钱帛动人心,孙护卫毫不迟疑的同意了。

万事俱备,只欠天黑。

夜,很快席卷天地。

如墨的夜空只有零零散散两三颗星子,北风呼呼的遮掩了一切声响。

孙护卫大模大样进了凝眉院,走到洛一禾窗下,将手指头放到嘴里嗦了一口,捅向窗纸,窗纸无声破了一个窟窿。

他将竹筒从窟窿里塞进去,嘴巴凑过去轻轻往里一吹。

又静等片刻,这才将刀从门缝中伸进去,拨开门闩。

孙护卫将门推开,人进来反手又将门关上,摸黑往靠墙的拔步床摸去。

走到床前,他二话不说,挥刀就往床上砍。

就在长刀落下的瞬间,他脚上一痛,浑身的力气仿若被抽空一般,整个人就瘫软了下去。

着道了!

孙护卫心头一紧,就见房中烛火亮起。

一只羽毛雪白,从头到脚都毛茸茸的乌鸡站在矮桌上,摇晃着脑袋得意洋洋的望着他。

他后知后觉反应过来,刚刚那一下是被鸡啄的。

“孙护卫?”

女子清冽的声音响起,孙护卫循声望去,就见洛一禾甩手灭掉了手中的火折子,似笑非笑冲他走来。他心头一紧,脸色一沉,摆出一副凶神恶煞的模样,“冬梅你做什么?快放了我?”

洛一禾嗤笑一声,“你这是要倒打一耙啊?”

她就知道没了徐刘氏这个护身符,今夜注定是个不眠夜,便早早在乌鸡的爪子、嘴巴上涂了从甘尾那顺来的软筋散。

原以为动手的会是张妈妈或者冬梅,没想到她们竟然找了外援。

她走近孙护卫,“睁大你的眼睛看仔细了,我,是谁?”

小说《重生娇娘野又飒》 月黑风高杀人夜 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