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耽美文
就来耽美小说网

(爆款)小说奈奈喵百万全文阅读《离婚秦少又来追妻了》在线阅读

(爆款)小说奈奈喵百万全文阅读《离婚秦少又来追妻了》在线阅读

文章目录

《离婚秦少又来追妻了》是奈奈喵百万最新写的一本豪门总裁类型的小说,这本小说的主角是阮莺秦仞,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孩子出事前她是秦氏的管理,能力突出,当年她也正是凭借这一点才入了秦老爷子的眼。再加上性格等各方面都得老爷子喜欢,阮莺力压一众家世雄厚的千金小姐,成为秦老爷子中意的孙媳、他人眼中变凤凰的麻雀。不过工作证…

《离婚秦少又来追妻了》 第7章 他要她跪? 免费试读

孩子出事前她是秦氏的管理,能力突出,当年她也正是凭借这一点才入了秦老爷子的眼。再加上性格等各方面都得老爷子喜欢,阮莺力压一众家世雄厚的千金小姐,成为秦老爷子中意的孙媳、他人眼中变凤凰的麻雀。

不过工作证如今已经失效了。

阮莺请前台给总裁办打电话,前台目光异样的打量了她好几眼。阮莺没有在意,因为这栋楼里知道她是秦仞妻子的人的确屈指可数,而来找秦仞的女人大概前赴后继。

几十秒过后,前台轻飘飘的说:“秦总叫你等着。”

阮莺走到大厅真皮沙发上坐下,望着刷卡入口出神。

“阮小姐?”过了半小时,一道轻柔的声音将阮莺的游魂拉了回来。

阮莺转头朝声源看去,入眼是一头瀑布般的长直发,倾泻在女人的肩头,肉眼可见的好发质。

宋雪然腼腆的笑了一下,“我是宋雪然,之前跟你打过电话的。”

阮莺的记性很好,她早就认出来了。这么近距离的看,宋雪然长得的确很清纯,还偏幼态,跟以往呆在秦仞身边的女人风格大不相同。

阮莺弯唇,“你好。”

“你在这里等人吗?”宋雪然问。

“嗯,等秦仞。”

“那怎么不上去等?”宋雪然问得好单纯。

阮莺眼睛弯弯,“因为上不去。”

宋雪然脸上闪过尴尬,“你可以跟我一起上去。”

她提了提手里的食盒,“我来给秦仞送汤。”

说完这句她好像忽然意识到什么似的,眼神慌乱的看了阮莺一眼,“你不要误会,是秦总这段时间对我很照顾,我就……”

阮莺觉得有趣极了,但她懒得理会宋雪然心里那些弯弯绕绕和小心思,很直接的说:“那就麻烦宋小姐了。”

宋雪然愣了一下,没想到她真答应,然后很开心的点了点头。

前台瞧见后立刻过来阻拦。

宋雪然不悦的说:“她是我朋友。”

前台多次看见宋雪然和秦仞同出入,秦仞身边的女人,她不敢得罪,犹豫了一下便没再吱声。

阮莺差点在心里笑出声来,宋雪然清纯吗?真清纯她会这么介绍:她是秦总的夫人。

电梯到顶楼,宋雪然走在阮莺前面进了总裁办,来到秦仞办公室门口,她敲了敲便直接推开了,“秦仞,我来给你送汤。”

秦仞的目光越过她落在阮莺身上,没有说话。

这就是给她说话的机会。

阮莺松了口气,走到他办公桌前,“秦仞,我想跟你谈谈舅舅公司的事。”

“哦?”秦仞向后一靠,“你想怎么谈?”

宋雪然好像一点都没察觉他们之间气氛的紧张,把汤拿出来剩了一碗,放在秦仞面前。

秦仞很给面子的拿起来喝了一口、第二口……

阮莺盯着他骨节分明的手,眼睛微微发涩。他最讨厌在工作时被人打扰,任何形式都不行,可正如同他允许宋雪然碰他手机一样,宋雪然在这事上又是一个例外。

她的确已经决定跟秦仞分开,可看到他对另一个女人的纵容,却还是不甘。

为什么她不行?为什么她得不到他一丁点喜欢和疼爱?

是她做得还不够多么?

阮莺想,难道这世上还有比她更爱他的人?

等秦仞放下碗,阮莺才说:“两个公司一直合作得很愉快,这次为什么不签合同了呢?秦氏要的货舅舅已经准备好了。”

“秦氏不签合同是对同类产品考核后换了合作对象,你舅舅的货物压仓,只怪他脑子不行,没签合同先做了产品,怪不到秦氏头上。”秦仞轻飘飘的说。

阮莺吸了口气,挤出一个浅浅的笑,“今年对产品的考核是什么标准呢?我们公司的产品制造工艺和水平一向是——”

她温婉知性的面孔让秦仞胸中怒意翻涌,虽然是他硬逼着她来找自己的,他来了,很好!但他真想把她的心挖出来看看,到底是什么样的蛇蝎心肠才让她有脸站在这里,平静的向他争取利益。

“啪!”秦仞把一叠资料摔在桌上,纸张飞了出去,宋雪然蹲下身去捡,轻呼了一声。

秦仞皱眉问:“怎么了?”

宋雪然轻轻抖了抖手指,“被你的纸划破了。”

秦仞大步走到她身边,拉起她的手腕看了看,带人去他内部卫生间冲洗。

他走得不快,非常照顾宋雪然的速度,那是从不会发生在阮莺身上的事,她和他一起走路时,总是要小跑才能勉强跟得上。

阮莺望着面前的大白墙,面无表情,将所有情绪都用力、再用力咽下去。

她不能输,不要输。

过了近十分钟,只有秦仞一个人出来,宋雪然大概是留在他的房间休息。这个房间,是连阮莺都不曾踏足的地方。

破例、破例、又是破例……

她调整了一下表情,“秦仞,我舅舅对产品质量一向把控得很严格,标准都在行业前列。这样草率的终止合作,对两边都是伤害,能不能——”

“我可以再给你一次机会。”秦仞打断了她。

阮莺微愣,立刻道:“那我叫舅舅准备一下,带秦氏的人参观工厂、检验产品。”

“不用。”秦仞从桌前慢慢抬起头来,沉沉的眸子盯着她,“你在这里跪一天,秦氏签合同。”

阮莺的大脑一片空白,愣愣的看着他。

跪?

他……叫她跪?

他的情人就在一门之隔的房间里,他要她跪?

阮莺张了张口,陡然失语了,一个音节都发不出来。

秦仞就那样静静看着她,这代表他的话没有一丝水分。

对,他就是要她下跪。

阮莺的眼睛渐渐红了,双手握紧到颤抖,她崩溃的问:“你到底想干什么!我到底哪里惹到了你,你这样对我!”

秦仞本来淡然的面孔陡然绷紧,撑在桌上站起来,伸手掐住她的脖子把人带到面前,“不清楚?你是做得多心安理得才会不清楚!我想干什么?”

他的双眸因愤怒染上猩红,“我要看你在我脚下苟延残喘,求我放你一条生路!”

阮莺快没有呼吸了。

秦仞陡然松开手,厌恶的把她往后一推。阮莺踉跄了两步,她实在不懂,“你又恨我,为什么?因为我说不爱你了?还是因为我又消失了一个月,我是有原因的!”

小说《离婚秦少又来追妻了》 第7章 他要她跪? 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