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耽美文
就来耽美小说网

(独家)重生后宠夫势在必行小说第15章 睚眦必报

(独家)重生后宠夫势在必行小说第15章 睚眦必报

文章目录

主角叫云七念顾景琛的小说叫做《重生后宠夫势在必行》,它的作者是云树写的一本豪门重生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顾景琛动作一僵。巨大的讽刺铺天盖地涌来,他看着床上的女孩儿,有种恨不得掐死她的冲动。不过最后到底还是忍住了,转身愤怒离去。第二天,云七念起床后,就发现家里的气氛有些不对劲。李婶一直默默的埋头做事,家里…

《重生后宠夫势在必行》 第15章 睚眦必报 免费试读

顾景琛动作一僵。

巨大的讽刺铺天盖地涌来,他看着床上的女孩儿,有种恨不得掐死她的冲动。

不过最后到底还是忍住了,转身愤怒离去。

第二天,云七念起床后,就发现家里的气氛有些不对劲。

李婶一直默默的埋头做事,家里的气氛紧绷得像一根弦,就好像随时都会断掉一样。

她疑惑的端着水杯走到门口,正好就看到刚晨练完回来的顾景琛。

男人身材修长,一身黑色紧身运动服包裹住精壮完美的身躯,看着就令人血脉偾张。

云七念忍住想流鼻血的冲动,冲他扬起一个大大的笑容。

“老公,早呀!”

不料男人连看都没看她一眼,直接掠过她上楼去了。

云七念:“……???”

她以询问的目光看向旁边的李婶。

李婶也有些迷惑,低声道:“先生从早上起来就这样了,我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连你都不知道?”

云七念不由更懵了。

她细细想了一下,从昨天晚上到今早,她好像没做什么得罪他的事。

所以他这是在跟谁置气?

云七念左思右想也没想明白,最后索性不去想了。

不管他在生谁的气,反正不是在生自己的气就行了。

男人嘛,每个月总有那么几天会心情不好,她理解。

云七念很大度的包容了顾景琛。

吃完早饭后,见男人还没有下来,便高高喊了一声,“我出去咯!”

楼上久久没人回应。

她吐了吐舌头,也不跟男人计较,回头叮嘱了李婶两句,便拎着包包出门了。

刚出去没多久,顾景琛就从楼上走了下来。

此时他已经换上一身浅灰色的休闲西装,远远看上去就像中世纪的王子般优雅帅气。

李婶恭敬的道:“先生,早餐准备好了,先用餐吧。”

顾景琛点了点头,“太太吃了吗?”

“吃了,临走前还特意叮嘱要让您吃完早餐再去上班呢,可见太太还是关心您的。”

她原本是想帮云七念说几句好话,促进一下这对小夫妻的感情。

不料男人听完之后,脸色更加阴郁。

就在这时,手机响了。

是俞川的短信。

【总裁,太太去拘留所了。】

拘留所?

顾景琛眯了眯眼睛,忽然想起什么,眼底划过一抹重重的冷色。

此时,车上。

云七念趁着等红绿灯的时候,掏出小镜子给自己补了个美美的妆。

昨晚她好死不死,居然梦到苏泽了。

那个狗东西!前世就想尽办法的害她,如今好不容易重活一次,他在现实生活中碍不到她的眼也就算了,居然还跑到梦里来骚扰她?

这怎么能忍?

云七念向来是个睚眦必报的主,因此想也没想,就决定去拘留所找他算帐!

只要一想到呆会儿要做的事,她就不由一阵期待!

而此时,拘留所内。

苏泽已经快要疯了。

他虽然不是什么大富大贵人家出身的孩子,可从小也是锦衣玉食长大的。

怎么也没想到,有一天会沦落到被关进拘留所!

拘留所是什么地方?

犯罪份子聚集地,什么样的人都有!

这里的屋子又阴又冷,床板硬得像块石头,还有永远也散不尽的潮湿和霉味。

他不过睡了两个晚上身上就长湿疹了。

更可怕的是,昨晚他睡到半夜,忽然有人爬过来脱他裤子。

吓得他直接从床上跳了起来,一晚上都没敢睡着。

这还只是在拘留所里,那些人不敢太放肆,如果到时候去了监狱……

苏泽想想都觉得要疯!

不行,他不能坐牢,一定要想个办法出去!

正想着,忽然有人走了过来。

“苏泽,有人要见你。”

警卫说着,就将门打开了。

苏泽一愣,心里寻思着能在这个时候来见他,莫非是云七念?

跟着警卫出去以后,发现来人果然是云七念,一颗心顿时安定了下来。

同时,又有几分得意。

哼,还以为这个小贱人有多厉害呢,当初在寿宴上二话不说就将他交给警察了。

如今这才过几天,就后悔了?

果然,她已经爱他爱到了无法自拔的地步,否则怎么可能前一秒还要和他划清界限,后一秒就眼巴巴跑来保释他呢?

虽然直到现在,苏泽也没弄明白当初云七念为什么忽然指控他。

但那不重要。

只要她向自己道歉的诚意足够好,又将他保释出去,他还是不介意原谅她的。

苏泽心里想着,便大摇大摆的走过去,在椅子上坐下。

“找我有事?”

他挑了挑眉,故作高傲的问道。

云七念翘着二郎腿坐在对面,笔直的小腿一晃一晃的,似笑非笑看着他。

不用猜,光是看苏泽的表情,她就知道他心里在想什么。

想想自己也是傻,她好歹也是云家的大小姐,叶家唯一的外孙女。

身份之尊贵,虽然比不上皇亲国戚,在平城也算是数一数二的了。

却偏偏被苏泽这么个上不得台面的东西哄得团团转。

究其原因,不过是因为小时候母亲去世,她负气离家出走,遇到危险时被苏泽救了一命。

从此便感念在心,一心想要报答他,所以才会对他言听计从,从不怀疑。

现在想来,她还真是蠢!

人都是会变的,小时候那个戴着面具,羞涩勇敢的少年已经不存在了。

如今存在于这个世界上的,只有一个满心恶臭的垃圾!

苏泽见她一直盯着自己不说话,心里有些发毛。

他咽了口唾沫,鼓足勇气道:“云七念,你别以为你给我道个歉,又把我保释出去,我就会原谅你了!

我告诉你,这次我受了这么大的伤害,还进了拘留所,我是不会轻易就这么算了的!”

云七念笑了笑,啧啧摇头。

“苏泽,你的脸是城墙做的吗?”

苏泽一愣,有些没反应过来。

就听她又道:“谁说我是来跟你道歉,保释你的?”

这一次苏泽听明白了,不由有些错愕。

“你不是来保释我的?那你来干嘛?”

云七念站起身,揉了揉手腕。

“我呀,我就是今天心情好,想来收点利息。”

话音一落,“砰——!”

小说《重生后宠夫势在必行》 第15章 睚眦必报 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