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耽美文
就来耽美小说网

女主叫余澄澄男主叫乔司南的小说

“不行,剧情的主线不应该是这样的!我得想想办法,不然迟早有一天真的得栽在乔司南这个魔鬼的身上了!”

余澄澄哀嚎一声躺倒在了绵软的床上,一双妩媚的狐狸眼滴溜溜的转着。

“有了!”

不多一会儿,余澄澄忽然满面兴奋地坐了起来,原神发亮,嘴里喃喃道,“只要我按照原本书里的剧情,让余晚晴跟乔司南两个人产生情意,那我不就解除危机了?!我真是个机智的小天才!”

话音刚落,余澄澄就打开了房门,迈着小碎步蹭蹭蹭的去了余晚晴的房间。

“咳咳……”站在余晚晴的房门口,余澄澄轻咳了两声,这才伸出蜷缩着两根手指轻轻的敲了敲门口。

“谁?”房里传来了一声疑惑的询问,悉悉嗦嗦的声音响了起来,余澄澄退了一步,下一秒房门就被打开了。

“余澄澄,你来干什么?”

余晚晴站在门边,眼里充满了警惕。

“嘿嘿,那个,咱们进去说?”余澄澄伸手指了指房内,笑得一脸和善。

余晚晴却是冷笑一声,“呵,余澄澄你真的当我蠢?要是进去了你又对我做什么,我可是逃都逃不掉。”

“额……”余澄澄头冒黑线,好吧,原本书里的余澄澄的确是个恶毒女配,陷害打压原文女主的事情可不少。

余澄澄伸手摸了摸鼻子,又是一笑,“这好歹也是在家里面,我怎么可能会蠢得在家里对你动手?而且我要跟你谈的是乔司南的事情,你难道真的对他……”

“余澄澄,够了!你又在耍什么计谋?不过是一个私生女而已,你以为你攀得上乔司南,就真的是瑜伽的二小姐了吗?”余澄澄话音未落,余晚晴就直接打断了她,随后捏着门把手退后一步,眼里的警惕更是浓重了起来。

“我没耍计谋啊!哎呀,不要在外面唧唧歪歪了,咱们进去说吧!”

这要是继续在门外耗下去,也不知该耗到什么时候,余澄澄推开挡着的余晚晴,直接就走了进去。

“余澄澄!”余晚晴瞬间就皱起了眉头。

余澄澄却是没搭理余晚晴,径直的坐在了房内的沙发上,这才抬起头,端着一副严肃脸道,“余晚晴,你别误会,我这次来真的没有什么别的意思,我想了想以前的我罪孽深重,非要棒打鸳鸯,所以对你心有愧疚,

那次的事情之后我也知道自己做错了,我现在只想赎罪,把你跟他撮合在一起,你应该是喜欢他的吧?所以我现在有个计划需要你的配合,我会尽力把你们俩撮合到一起,让你俩修成正果!然后我就功成身退,再也不打扰你们了!”

这话一出,余晚晴瞬间就呆愣住了。

余澄澄乘胜追击的站了起来,上前两步拉住了余晚晴的手,端着一副温和的笑脸把声音压低,

“啧,你也别怀疑我的诚心,我知道以前的我实在是太糟糕了,但是人非圣贤孰能无过,对不对?”而且原来的余澄澄,也已经用命抵了自己之前的罪过。

最后面的那一句话,余澄澄没有说出来。

开玩笑!这要是说出来了,还不得被抓去实验室里面抛片?!

“你真的是那么想的?”余晚晴有些怀疑的打量余澄澄两眼,显然还有些不敢相信。

“绝对真的!骗人是小狗!”余澄澄信誓旦旦的伸出四根手指在额头上举着,这下子倒是多了几分真实性。

气氛陡然的沉了下去,余澄澄眨巴着眼睛,看似紧张兮兮的等待着余晚晴的回应。

余晚晴深呼吸了一口气,这才答道,“好,余澄澄,我就相信你最后一次,我警告你别在背后动手脚,不然,这一次我就不会那么轻易放过你了!”

“没问题!”余澄澄提起来的心瞬间放回了肚子里。

“那你就说说你的计划吧。”余晚晴抽回了手,坐在了沙发边上,看似有些厌恶的用湿纸巾擦了擦,就好像是刚才碰到了什么脏东西一样。

余澄澄也没介意,心里面的欢喜早就盖过了一切,这下好了,不用被后期的男女主整死了!

紧接着,余澄澄就将自己的计划说了出来,“余晚晴,我一会儿就约乔司南去地下停车场见面,男人都是怜香惜玉的,只要到时候我陪你演一场戏,你装作被我欺负的样子,到时候他一定会保护你,然后我就装作怒气冲冲的离开,你们俩不就顺理成章的在一起了!”

这计划……余晚晴眼神微亮,顺势的答应了下来。

而接下来,就是该实施计划的时候了。

余澄澄与余晚晴两个人到了乔司南公司的地下停车场,随后,余澄澄拿出手机给乔司南发了一条短信。

“乔司南,我在地下停车场等你。”

信息刚发送,余澄澄顺势的点了关机。

“好了,咱们来个演戏吧!”余澄澄嘿嘿一笑,摩拳擦掌的看向余晚晴。

“余澄澄,这一次你要是再敢骗我,可就别怪我不客气了。”余晚晴直直的盯着余澄澄,威胁的话语里充满了阴霾。

“安啦,绝对不会的,你有没有听到电梯叮的一声?赶紧的,不然等到乔司南过来了,那计划可就泡汤了。”余澄澄不在意的甩了甩手,赶忙催促。

紧接着,两人一场自导自演的戏就在地下停车场里面开始了。

“余澄澄,乔司南现在都已经属于你了,你为什么还要为难我?

余晚晴委屈的声音在地下停车场里面响起,然而此时,细碎的脚步声也从远处传了过来。

余澄澄眼神发亮,装作恶意满满的抓住了余晚晴的衣领,开口就道,“余晚晴,你以为这样就结束了?我告诉你,我真正的目标,是余家的真正小姐!现在所有人都觉得我是私生女,只要你消失了,那我不就是名正言顺的大小姐了?”

她说着就伸出了手,装作掐着余晚晴的脖子,吼道,“余晚晴,你可别怪我心狠手辣!”

“咳……”余晚晴假意瞬间就开始咳嗽起来。

这时脚步声也消失了,

怎么还不来阻止?余澄澄心里腹诽,眼角的余光悄悄的打量着地下停车场的入口处。

此时,乔司南正倚靠在车子的旁边,眼神里面满是玩味,看见余澄澄将眼光看了过来,瞬间就动了动手指,道,“别管我,你继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