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耽美文
就来耽美小说网

叶晨秦玉完结版无弹窗阅读

“少废话!”秦问天忽然爆喝,眼神贪婪的望着艾欣,坏笑道:“不知这位小姐,叫什么名字?”

艾欣没好气的瞪了他一眼,冷声道:“你不配知道!”

这句话,顿时让秦问天脸上的笑容凝固,何时有人敢对他这样说话?

关键还是一个女的。

“等一会劳资忙完正事,再处置你!”秦问天脸色冰冷,沉声说着。

“咳咳……现在不是说这个的时候,能不能先办事?”付老无奈的沉声说着。

秦问天这才反应过来,转而看向,正满脸笑意看着他的叶晨,只不过,这笑容看起来那么的渗人!

让秦问天止不住的心神颤抖,仿佛又回想到了当时在婚礼上,被叶晨大卸八块的后果。

但一想到付老在身边,秦问天顿时底气十足,指着叶晨,嚣张的说道:“叶晨,没想到吧?你也会有今天,本想着等我姐收拾你,但你自己找上来,我就先成全你!”

“等解决完你,再送你的女儿还有妻子,送下去陪你!不用感谢我。”

秦问天放声大笑。

叶晨闻言,摇头叹息着,其实,他的确没想到,秦家会对自己的女儿下手,这真是禽兽不如,一个小女孩都不放过。

如果今日,他叶晨不在,后果难以想象!

“害怕了?晚了!这一切都是因为,你得罪了我们秦家!”秦问天大声的喊着,总算能够报仇了!

这话让艾欣,整个人都变的紧张起来,不免为叶晨担忧,这里可是小有一百多人,是秦家的最高实力,他要怎么对付?

但,就在艾欣要说出真实身份时,叶晨眼中一凌,似笑非笑,“你,想怎么死?”

一句话,让秦问天,以及秦家的打手们,纷纷嘲笑。

艾欣此时,更是屏住了呼吸,这叶晨,是分不清现在的形式吗!

就见叶晨,从怀中,拿出一双洁白无尘的手套,如当日那样,不紧不慢的戴在手上。

“靠后。”

这句话,自然是给艾欣听的。

艾欣俏脸一变。

秦问天见他这番样子,瞬间明白了这是要做什么。

可,今日不同当时,现在他可是坐拥百名打手,还有一个二重天的高手,任凭谁,都插翅难飞!

“喂,你以为我是刘世子那傻子?我可不会跟你硬碰硬,不过……有人替我对付。”秦问天得意的盯着叶晨,夹杂着几分挑衅。

“别冲动,你要为孩子着想啊,还有家里,你要是出事了,让我怎么交代?”艾欣焦急的直跺脚,认为叶晨这是死要面子,活受罪。

艾欣准备自己一人,承担这件事。

“艾老师,不好意思。”叶晨平静无波的声音响起,“这是我的个人恩怨!”

艾欣心中焦躁,刚要说话,但下一秒,充满了震惊之色。

“看我打垮你的依仗后,还拿什么嚣张!”叶晨沉声说着,宛如地狱传来,“动我逆鳞,我叶晨定血洗这里!”

话音刚落,就见叶晨身形一动,如同鬼魅一般,冲入人群之中。

尽管人数众多,但却抵挡不住叶晨的步伐,就像是虎入羊群,打的上百名的打手们,丝毫没有还手之力。

“乱跑什么?上啊!”

还未到两分钟的时间,场中的打手们,就倒下去了一大半,见到这一幕,秦问天整个人都不好了。

“付老!请您出手啊。”

秦问天嚎叫着,付老此时紧盯着叶晨,陷入思虑之中。

本来,他以为叶晨就是一个只会一些皮毛的小子罢了。

但,当这多的打手,接二连三的倒下去后,才发现,为何秦问天如此惧怕。

不过,即便是这样,付老也并没有放在心上,只是认为,叶晨稍微强一些而已,不足为惧。

而就在付老要动手时,孔雀迈着灵动的步伐,进入包间,正盯着秦问天。

付老见到此人,眼睛微眯起来,显然发觉出,她的不简单,如果上前对付叶晨,保不准她会对少爷出手。

“一些下人,哪有你的安危重要?”付老面容阴冷。

秦问天面露为难,这些人,可都是家族里的中流砥柱,最高的实力,这要是都被叶晨给收拾了,他真的不知怎么交代。

“管他呢,我最大,这贱人的命,哪有我的命金贵。”秦问天释然起来。

就在这时,上百名的打手们,全都是倒地不起,在地上翻滚着,根本没有了还手能力。

以一敌百,不费吹灰之力。

而,一旁的艾欣,再次震惊。

叶晨回过身,整理了一下衣服上的灰尘,说道:“现在,你就一个老头了,还有什么遗言?”

“呸!”秦问天傲然诉说,“你在付老面前,算个屁,付老可是二重天的强者,杀你跟玩是的。”

一边的孔雀,双手环胸,鄙夷的看着,二重天?很强吗?

垃圾!

都算不上。

“他保不住你。”

叶晨被他的天真,逗的笑一声。

“小子,我看你还是太高傲了,人外有人,天外有天,虽然你天赋不错,但总归是太弱啊。”

付老阴冷的双眼,寒光直逼叶晨,背负着双手,如同高人般。

秦问天连连冷笑着,“付老可是高人中的高人,就你别妄想了,叶晨,你现在乖乖求饶,说不准,少爷我心情好,能给你痛快的死法。”

“就你这点实力,拿什么给你的死鬼老妈报仇?要是你妈知道,你不自量力害死她儿媳还有孙女,你说,她会不会连死,都不安心?”

艾欣秀美微簇,指着喊道:“秦问天,你说话积点德,小心报复到你头上!”

“你的想法不错。”叶晨嘴角勾起冷笑,眼中杀意纵横!

“臭娘们,你诅咒我,等会让你生不如死!”秦问天恶狠狠的说着,然后示意付老,“请付老,给我报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