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耽美文
就来耽美小说网

白卿语墨北琰小说名字 鲜妻撩人墨少矜持点全文在线阅读

白卿语墨北琰小说名字是鲜妻撩人墨少矜持点,这本总裁类现代言情小说全文讲述的是宋卿语从小是个孤儿,好不容易凭借自己的努力,在模特圈子站稳脚跟,却被人设计摔成重伤,只能转行去当经纪人,结果又被人陷害入狱,最后惨死。老天爷待她不薄,让她重生在了高中生白卿语身上,从此,她只能用白卿语的身份来进行复仇计划。

白卿语墨北琰小说名字鲜妻撩人墨少矜持点精彩章节导读

大约半个小时后,墨北琰的劳斯莱斯停在了白家小别墅的门外,宋卿语下楼来的时候,看到了正要上楼的白清荷。

“姐姐,你要出门?”白清荷问。

“嗯。”宋卿语淡淡应了一句。

邱凤兰刚好从外面走进来,脸色有点不对劲:“卿语,墨少的车停在外面,不会是来接你的吧?”

闻言,坐在沙发上看报纸的白建荣一愣:“墨少来了?赶忙把他请进来呀!”

那姿态那神情,感觉像是在请女婿一样!

宋卿语唇角一抽,说道:“墨少过来接我谈一点公事,中午饭我就不回来吃了。”

“什么公事?你一个学生哪来的公事?”白清荷又从楼梯上下来,问话中有些尖锐。

上次在车里两人撕破脸之后,白清荷在宋卿语面前就没再装了,但是在家长面前还是继续装姐妹情深的。

现在,算是初露马脚啊!

宋卿语微微一笑:“你没有公事,不代表别人没有。清荷,不要以己度人啊。”

“依我看,你真的被包养了吧!要不然就算有公事,人家墨少是什么样的身份,还能亲自来接你?”白清荷被她气到了,完全不考虑现在是在父母的面前。

邱凤兰当然是帮着自己的女儿的,见状连忙说:“卿语,你可不要走弯路啊!”

白建荣不知道是什么心情,他皱着眉头,说:“卿语,我跟你出去看看。”

说来说去,他还是想巴结墨北琰的,但是如果自己的女儿给墨北琰当了qing妇……又让他感觉有些丢脸。

宋卿语无所谓,反正之后更换监护人手续来办理的时候,大家迟早是要碰面的。

一家四口都走到了别墅门口,墨北琰本来就没有下车,见到这种阵仗依然没有,而是放下车窗,朝宋卿语投过去一个询问的眼神。

宋卿语耸了耸肩:“墨少,我爸爸……想认识你!”

白建荣老脸微红,不过还是走到车床旁边,微微哈着腰:“墨少你好!很荣幸见到你,小女……多蒙照顾了。”

这话说的,别提多么别扭。

宋卿语无语地翻了个白眼,直接拉开副驾的门坐了上去。

墨北琰看到这种情况,也不愿意跟白建荣多废话什么,只是淡淡回了一句:“以后,我会照顾好她的。”

监护权到了墨家之后,那白卿语就是墨家照顾的了,这很正常。

可是白建荣的心却沉了下去,这意思莫非是……白卿语真的被墨北琰给包yang了?

然而,却没有人去解释他的疑问,墨北琰点了点头表示礼貌,车子就开动了,丢下一句:“白先生,过两天我会找你签字的。”

车子很快开走了。

邱凤兰目瞪口呆:“建荣,墨少的意思是……要签包yang协议,还要你来签字?”

“这也是活久见了吧?”白清荷很生气,非常生气!

虽然被包yang这种事她很不耻,但是……关键是对象是谁呀!

墨北琰长得那么好看,又那么有钱!这种男人,不要钱都有很多女人扑上去想给他睡,这种好糠怎么就轮到白卿语了呢?

眼瞧着白卿语现在出落得比以前漂亮,身材又那么好,连白建荣都对白卿语宠爱多了好多。白清荷的心里那个羡慕嫉妒恨啊!

“胡说八道什么,也不一定是这种事!”白建荣其实是希望白卿语能跟墨北琰搭上关系的,但是又觉得靠女儿去走这种关系,有些丢人,所以当然不肯明面上说。

邱凤兰心里也明白他的想法,故意说道:“对呀,也不能这么想。说不定人家墨少是真的看上我们卿语呢?万一以后卿语嫁进了墨家……”

其实,她很清楚,墨家那种家族出来的子弟,婚姻都早就有了定数的。在外面怎么玩都可以,终究都是要跟原定的结婚对象登记,白卿语再得墨北琰的喜爱,也进不了墨家的门槛!

白建荣当然也知道,他皱眉说道:“等卿语回来,我再好好问问她!”

丢下这话,背着手回客厅。

因为心情比较复杂,白建荣要好好地思考这件事,因此也没有心情看新闻了,上楼。

白清荷看着他的背影,心里有了新的想法。

“妈,就让白卿语这么嘚瑟了吗?”白清荷看着若有所思的邱凤兰,还是觉得很不甘心!

“从长计议。”邱凤兰当然也不可能甘心这种事,虽然说被包养可不是什么有光彩的事情,问题是,要看包的那个人是谁!

如果是一些糟老头或者是啤酒肚地中海的中年男人,白卿语这十六岁花一般的年纪肯定是毁了,偏偏那个人是墨北琰啊!

“你知不知道,你刚才说的话,会让人引起误会的?”

劳斯莱斯内,宋卿语十分坦然地靠在椅背上,拿出手机一边操作一边说话。自从她决定了要跟墨北琰合作之后,她就不再避讳跟他的来往。

避不开的,不如坦然接受。

墨北琰却丝毫不介意她说的,反而问:“陆离上钩了?”

宋卿语挑眉:“你怎么知道?”

还用了上钩这样精准的词语!

墨北琰淡淡地说:“他的一举一动都在我的监视范围内。”

说完,不等宋卿语开口,又丢出一句:“他还住在原来那套公寓,沈巧音在江城的时候,经常会去找他。”

闻言,宋卿语的气息有些低沉。

如果陆离是在跟她分手之后再去跟沈巧音勾搭,那就跟她没有半毛钱关系。可是每次探监,陆离都跟她说,会等她出狱,到时候接她回去他们会结婚。

没想到,等来的却是抓jian在床!

出gui其实她完全可以理解,毕竟一个男人长达几年没有女人也是不太正常的,会被沈巧音勾引迷惑,管不住下半身宋卿语也是可以理解。

大不了分手罢了。

然而这伪君子的面目,才是真正令人倒胃口的原因!

如果他老实说,我跟别人好了,对不起我不能娶你了。她会很坦然地接受。

现在“宋卿语”已经坠楼身亡,陆离还在装的哪门子的痴情,装给谁看呢?

“怎么,你似乎很生气?”墨北琰从后视镜看了一眼宋卿语,觉得她的情绪有些不对劲。

仿佛宋卿语遭遇的事情,就发生在她身上一样!

宋卿语回过神来,云淡风轻地笑了下:“我当然生气了,这个世界所有吃着碗里的看着锅里的男人,都该举不起来!”

墨北琰唇角猛地一抽。

这小姑娘嘴巴也太毒了吧?

他问:“你想得到一个什么样的结果?帮宋卿语报复沈巧音和陆离,让他们也感受一下被背叛的滋味?”

“呵呵!”

宋卿语没有继续这个话题,她认为怎么对付陆离是自己的事。

墨北琰只是站在白卿语的角度设想,当然觉得只是报复一下就够了。

然而,在这里坐着的就是宋卿语本尊,她要查清楚到底那只推自己下楼的黑手是谁的,让沈巧音把一切不该得到的都还回来。

另外……陆氏,她也会打回原形!

墨北琰见她不肯说,也就不问了。

这小姑娘的脾气,莫名其妙有点对他的胃口。就是心机太深,让他不得不防备。

刚刚这么想,墨北琰就听到宋卿语突然说了句:“对了,我有件事想找你帮忙。”

“什么事?”墨北琰挑眉答道,心里想的是,终于来了!

宋卿语不知道墨北琰心里把自己想成了什么样,她很理智地提出了自己的请求:“你记得我同学金雨薇吧?”

墨北琰不清楚她是想问什么,保守地应了一个“嗯”。

“她身高,三围大约是在、、这样。”宋卿语以很专业的口吻分析:“女孩子的发育也就在这几年,如果她之后长不起来,那你就当我的请求没这回事。但是我希望她能够获得机会,接一些平面的活儿先撑着。”

“求人帮忙,说成你这么拽的,我也是见识了。”墨北琰不动声色地说。

宋卿语:“……”

好像他说的也有道理。

“她的潜质是有的,就怕身体条件跟不上。如果长不起来,想要走上国际舞台不大可能。可是在平面这块,她的长相很上镜。”她也不做什么请求,只是分析金雨薇的条件。

如果金雨薇的条件可行,自然能够让墨北琰关注。

如果实在不行,她也没办法了。

墨北琰淡淡地问:“听说她家里条件不好,主要是想挣点钱养家糊口?你为何不把她也带过去陆氏?”

宋卿语默了一会儿。

显然,墨北琰已经把自己的事情都调查清楚了,可能白卿语的祖宗十八代都已经被刨了个底朝天。

对于墨北琰来说,会做这样的事情也不奇怪,所以宋卿语也不生气,叹了一口气,说道:“我原本也想带她跟我一起去陆氏,所以带她一起参加了陆氏的模特选拔大赛。但是……”

恰好红灯,墨北琰停下车子,回头看了她一眼。

上午的阳光恰好从她那边车窗射进来,光影之间,几乎可以看得到她脸上的绒毛。

一张本该青春朝气的脸蛋,偏偏带着成熟事故的眼神,她究竟经历过什么?

“但是,带着她去陆氏,我展不开拳脚也便罢了,就怕最后把她的前途都毁了。”宋卿语挑拣了字句说道。

她是想要摧毁陆氏的发展的,如果把金雨薇带过去,岂不是把金雨薇送进火坑吗?

然而,她的话根本就说服不了墨北琰,他冷淡地说:“像金雨薇这样条件的人很多,比她好的也很多。我为什么要越过那些好的,退而求其次选择她呢?”

可以说,白卿语的条件太好,好到他不得不亲自过来挖这个人。

他想打造模特圈第二个宋卿语,甚至还可以超越原来那个宋卿语。

可是对于金雨薇这种普通而平凡的,犯不着他这样的身份亲自去关注。

“所以我才说是想找你帮忙呀!”宋卿语把自己的立场说了出来。

墨北琰却淡淡地说:“我没看到你是在找我帮忙!”

绿灯了,他把车子启动,左转驶入了一条辅道。

宋卿语一怔。

“墨少,以后你就是我的监护人了对吧?”她挑眉问。

墨北琰看了她一眼,唇角微微勾了一下,眼里带着似笑非笑:“所以,以后我这个监护人不能管控被监护人的自由,反而还要负担监护人提出来的一切要求?”

见过那么多次面,宋卿语就从来没见过墨北琰笑,就算此时,那笑容也很假,并不是真的。

她觉得,墨北琰是一个她完全捉摸不透的人,这个人太深,直觉就代表着危险。可是她却没办法,只能跟这种人往来。

“那好,当我没说。”她没再继续就金雨薇的问题继续下去。

金雨薇的事情,她会再想别的办法。

上辈子专做幕后之后,她还是有不少人脉关系的,给金雨薇找个靠谱的人带入平面模特这行也不是非常困难。只不过要周折一些,如果能走墨北琰这里的捷径,她当然不想太费心。

既然墨北琰这里走不通,她就只能考虑别的途径。

墨北琰有些讶然,没想到她这么轻易就放弃了。

他看了她一眼,却没有说话。

不久后,两人到了墨北琰约定的律师事务所。

这个协议其实很简单,就三条。

第一,白卿语监护权转移到墨北琰名下,墨北琰必须配合白卿语的需要进行监护人的职责。

第二,墨北琰不需要向白卿语支付任何抚养费用,不需要尽任何抚养义务。

第三,白卿语对墨北琰没有任何赡养义务,也没有被监护人与监护人之间发生的其他任何义务。只需要在合约签订两年后,跟M.H旗下模特公司签书五年经纪约。

最后有一个附加项,就是两人必须对这个合约进行保密。

这个合约后面,附上了白卿语与M.H集团模特公司的五年合约,现在就签字,两年后立即生效。

“墨少果然是墨少!”看到这个合约,宋卿语是佩服的。

面面俱到啊简直,还怕两年后她会反悔不成?

“现在签好合约,你有意见?”墨北琰反问。

宋卿语轻笑:“没有,签约吧!”

对于这样干脆利落的合约,她是欣然接受的。如果墨北琰没有这样安排,她也会要求做出这样的安排。

接下来的时间,宋卿语又把跟M.H的合同快速浏览了一遍。

墨北琰就坐在她的对面看着她的眉目。

她长得不是时下的那种大眼睛瓜子脸,她的脸型有点符合西方人对东方人的审美那种,是另一种很有古典气质的美丽。

十六岁的面孔,青春气息、胶原蛋白,跟她迥异于这个年龄段的气质复杂糅合在一起,显出了一种别具风味的清新风格。

就好像,矛盾的统一体!

宋卿语看合同看得很快,墨北琰自认自己的阅读和理解速度都是相当惊人的,而宋卿语花的时间并不比他多多少。

她很快就看完了整份合约,然后指出了其中几个自己不满意的地方:“墨少,五年我没有意见。不过这个价码……你怎么知道两年后的我,还是现在这样一片白纸的背景呢?”

这份合约,是之前墨北琰让阮正凌特别为白卿语制作的,属于一份新人合约。墨北琰确实没思考到两年后白卿语的身价看涨这点。

他很虚心地承认了错误:“抱歉,这是我的失误。”

他拿过签字笔,在合约不合理的地方,一一做了订正。

大概花了一个小时的时间,宋卿语与墨北琰终于就最后的合约拍板,各自签下了自己的名字。

那么问题来了,宋卿语现在没有收入,她的生活费和住所要怎么办呢?

出了律师事务所的门,墨北琰问:“你想好了日后要住哪里吗?”

“总不会是……住在我监护人的家里吧?”宋卿语耸了耸肩。

她现在是没有收入,可是白建荣给了她十万,她自然不会还回去的,租房子和学业都没问题。

而只要跟陆氏签约,她可以给陆离提要求,提前预支一点薪酬。以她谈判的水平,难道还担心养不活自己么?

想想现在的条件,比上辈子她十四岁就要负担起宋瑗的高额医疗费用,已经好太多!

没想到,她只是无心的一个反问,墨北琰还真的认真地思考起这个问题来:“也不是不可以。”

“什么?”宋卿语一愣,瞪大了眼睛看向墨北琰:“说笑的吧?”

“不是说笑。你也不是跟我单独住,上学你还可以跟念臻有个伴,我至少可以保证你不会在外面给我惹麻烦。”墨北琰很公式化地说。

其实,宋卿语没有提到这个可能性的时候,他还没想过这样的安排,让她住在自己的眼皮底下,也不失为一件好事。

然而宋卿语却不愿意接受这样的安排:“墨少,这样不太好吧?我又不是墨家的人,还能住到墨宅去?”

大户人家规矩多,别说到时候她要受到很多约束,光就是想想自己做很多事情都不方便,就足够不爽了。

墨北琰转头看向她,说道:“墨家我说的算。”

这算是什么?宋卿语一愣。难道,他是觉得她害怕墨家的旁枝末节太多因而麻烦,所以给她的一个承诺?

可是,她还是不愿意:“我不是这个意思。我就是觉得,我一个……表面上贴着墨家标签儿的人,却去陆氏当模特,不会觉得很奇怪吗?”

墨北琰微微一怔。

她说的不无道理。

他皱眉想了想,最终决定:“那就这样吧,我在江城一中附近有一套公寓,你就住那边好了。”

宋卿语还想拒绝的,不过她也很清楚,墨北琰这种男人习惯了高高在上,他是为了想要她成为M.H的摇钱树,所以才能这么忍让她。

但是,忍让一次两次,不代表还能忍耐三次四次。

所以,她也就没有矫情的拒绝,就当是……员工福利好了!

宋卿语没要墨北琰送自己回白家,说是要去逛街买些东西,墨北琰当然不可能陪她去逛街,所以便自己开车走了。

刚刚回到墨宅把车子开进了车库里,还没有下车的时候,墨北琰看了一眼副驾,想了想,把手机拿在手里,按下了阮正凌的电话号码。

“哎哟喂我的祖宗,大周末的你能让我歇会儿吗?”阮正凌夸张的话从手机的那端传过来。

墨北琰不理会他的哀嚎,淡淡地下达命令:“你去研究一下金雨薇的数据,然后把结果交给夕淳。”

“什么?”阮正凌有些诧异:“你说的金雨薇,是……白卿语的那个同学金雨薇吗?”

墨北琰沉默,表示鄙视阮正凌的智商。

阮正凌还是觉得很稀奇:“问题是……你为什么突然想要帮助金雨薇?”

之前说要多关注,他还以为墨北琰的意思是,要查清楚白卿语身边任何一个人的底细呢。

知道阮正凌是个好奇宝宝,墨北琰施舍一样给了解释:“不是帮助她,是为了保证以后能把白卿语给吊住。你告诉夕淳,如果合适就用,不合适谁的面子都不用看。”

“原来如此。”阮正凌这才知道,墨北琰并没有放弃把白卿语签过来!

说来说去,这个白卿语太有能耐了,什么时候M.H旗下有任何一个模特是需要墨北琰亲自出马的?能让墨夕淳亲自出马的都不多!

过去,只有宋卿语,居然墨北琰还被拒绝了!

而现在……

这个白卿语,颇有宋卿语的风范啊!

“没什么我挂了。”事情已经说清楚,墨北琰直接挂断了电话。

他坐在驾驶座上,靠着椅背回想了刚才在律师所签字的时候。

当年想要把宋卿语挖过来,他去找了她三次都被拒绝了,那时候的他,其实设想过她答应下来跟自己签约的情景。

然而那一切都已经是空想。

宋卿语再也不可能回到这个世界,他连她的最后一面都没有见到……

而今天,跟白卿语签字的时候,墨北琰的心里竟然徜徉着一种诡异的满足感,似乎圆了自己多年前的一个缺憾一样!

这种感觉很奇特,他不愿意深想。

本来,就有那么点想让白卿语做为宋卿语的替身的想法,不是么?

周二的时候,金雨薇刚刚来学校,就兴奋地跟宋卿语说:“卿语卿语,你知道我昨天晚上遭遇了什么样的好事了吗?我都觉得天上掉馅饼的事情发生在我身上了!”

“什么事?”宋卿语疑惑。

金雨薇笑得眼睛都眯了起来:“昨天晚上我打工的时候,接到了M.H集团旗下的模特公司墨夕淳小姐的电话,她说研究过我的身体数据,认为我挺适合平面模特的,所以想跟我签一个短约!”

“短约?”宋卿语一愣。

墨北琰不是拒绝帮她了吗?为什么还让墨夕淳去找金雨薇!

诚如墨北琰说的那样,比金雨薇条件好很多、根本不需要等待两年才知道她的身体数据合不合适T台的苗子遍地都是,为何非要去培养金雨薇?

那意思就是,我明明可以去花店买已经盛开的鲜花,何必去从一颗种子来种起?

所以,宋卿语没有继续提出要求。

可是现在……

“对呀,墨小姐的意思是说,让我兼职做M.H旗下的外约平面模特,有适合我的工作就给我安排。我不用跟内部签约。但是酬劳会比照签约模特的给。”金雨薇对这些不是很懂,又说:“卿语,你比较聪明,要不你帮我看看行不行?”

宋卿语微微皱眉。

按照金雨薇的说法,这墨夕淳是想跟金雨薇签署编外模特的合约。

M.H集团不养任何废物,这是M.H一向的准则,这点宋卿语早有耳闻。

所以,墨夕淳能给金雨薇一个编外的合约,已经算是给墨北琰的面子了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