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耽美文
就来耽美小说网

念君心半生归来待情深完结版(虐文) 苏念君周勋在线阅读

现代言情虐恋小说念君心半生归来待情深的主角是苏念君周勋,主要讲述的是人人都说,苏念君引狼入室,才会让自己最好的闺蜜趁虚而入,变成了苏家的女主人,还害得苏念君母亲去世。只有苏念君知道,父亲当年娶母亲就是有预谋的,想要夺走外公的家产。苏念君很想报仇,可她实在玩不过那对渣男贱女,直到周勋出现,她才感觉自己获救了。

念君心半生归来待情深完结版精彩章节导读

在周爷爷寿宴的前一天,周勋终于忙完。

他让人送了礼服过来,亲自帮我挑选。

于是第二天一早,我换上他挑的白色小礼服,再让造型师化了妆,便跟着他一同前往周家老宅。

其实我觉得有些古怪,去老人家的寿礼,似乎穿红色更显喜庆。

不过上次去苏石岩和龚珊的婚礼,周勋也给我选的白色,他可能是喜欢这个颜色吧。

我也没多想。

周家的老宅坐落在半山腰,一路开上去,道路两旁乔木茂盛,鸟语花香。

大门打开后,车子开进院里。

我透过车窗望过去,这幢房子的外墙很古朴,红墙青瓦,很有年代感。

周勋轻声提醒:“到了。”

我没来由一阵紧张。

周勋牵住我的手,道:“爷爷在等我们。”

我越发慌张,讷讷地应了好。

周勋大约也看出了我的情绪,微微一笑,道:“不用怕,爷爷很和蔼,他很期待见你,不会为难你。”

我感觉被他握着的手在不断地冒汗,条件反射地点了点头,其实心里还是有些恍惚。

他捏了捏我的脸,低笑道:“爷爷一直盼着我找个人定下来,我现在带你回家,他巴不得让我们立即结婚,不可能把你吓跑的。”

我张口结舌:“结……结婚?”

周勋闻言,嘴角轻轻往上掀起:“傻子,我的重点是,爷爷不会刁难你。”

我一怔,接着整张脸都烧了起来。

周勋低低地笑了一声,没再逗我,牵着我往里走。

一路上都有佣人迎接我们,每个人脸色都带着矜持的微笑,却又不失得体。

我暗暗吸口气,让自己镇定下来。

等进了大厅,便有个管家模样的老人迎上来,道:“三少爷,首长在书房等您。”

周勋态度颇为恭敬,道:“麻烦王叔。”

王叔慈爱地看他一眼,又转向我,冲我温和地笑。

我连忙回以一笑。

周勋介绍道:“这是王叔。”

虽然他没说王叔的身份,但既然是他亲口介绍,肯定是很得周家看重的人,我忙喊了一声王叔。

王叔连说了三个好字,看向周勋,道:“首长一定很高兴。”

周勋笑了笑。

王叔便引着我们往书房走。

敲响房门后,听见里面传来一声苍劲有力的声音:“进来。”

王叔替我们推开门。

周爷爷正坐在摇椅里,手里拿着根旱烟。

周勋皱眉,道:“爷爷,您烟瘾又患了?”

王叔把门带上了。

周爷爷冷哼道:“你管得着吗?”

这一声当真是中气十足。

再仔细看他的样子,比我想象的要年轻得多,根本就不像是七十岁的老人,看着也就六十出头。

周勋道:“我待会儿就叫王叔把您的烟杆子扔了,您看我管不管得着。”

周爷爷气哼哼地将旱烟杆朝他扔过来,大骂他不孝。

我:“……”

没想到他们祖孙俩竟然是这种相处模式。

周爷爷的大名我想华夏几乎没有人不知道,来之前,我又在网上特意搜索过他的生平,长长的一串履历,讲述着他曾经的位高权重。

在我想象里,他应该是个很严厉的人。

谁能想到他居然像个老顽童般,还喜欢跟周勋斗嘴。

周勋手一抬,便接住了烟杆。

他将烟杆放在茶几上,没再跟他爷爷,而是搂住我的肩,道:“这是苏念君,您叫她念念就好了。”

周爷爷的目光落在我身上。

不知道为什么,我感觉他的视线有些凌厉。

我不由自主地紧绷起身体。

周勋捏捏我的手指,道:“叫人。”

我一个激灵,忙喊道:“爷爷。”

周爷爷端详我片刻,眼神变得柔和起来,道:“坐吧。”

我舒了口气。

周勋牵着我在周爷爷对面坐下。

周爷爷拿起桌上的一个盒子,递给我,道:“这是爷爷给你的见面礼,收着。”

我有些诧异,不由去看周勋。

周勋冲我点头。

我便恭敬地接过来。

爷爷道:“你们以后好好过日子。”

我轻声应是。

周勋在一旁出声道:“爷爷,您别吓到念念。”

周爷爷板起脸:“我又不吃人!”

周勋:“吃人不怕,就怕您抽烟。”

我:“……”

虽然一见面周勋就开始和周爷爷抬杠,但看得出,祖孙俩的感情很好。

周爷爷应该是很疼周勋的,而周勋在他爷爷面前,也不像平日里那样淡漠寡言,反而相当的促狭和机智,言行举止间都是亲昵和脉脉温情。

这样子的他,更让我心悸。

或许在内心深处,我也渴望有一天,他能毫无芥蒂地和我打闹。

周爷爷摆摆手,道:“客人快到了,你带念念去门口迎接吧。”

一脸赶人的模样。

周勋笑着摇摇头,牵着我起身:“行,我们先出去了。”

我忙跟着站起来。

走到门口的时候,周爷爷又叫住周勋,道:“你大哥和二哥不能到场,但他们肯定跟我一样高兴。”

周勋敛了脸上的笑意,沉默片刻,道:“我明白。”

之后他便牵着我走出了书房。

我感觉得出他的心情似乎有些变化,不复刚刚在周爷爷面前的轻松自在。

是周爷爷的话影响了他吗?

他的大哥和二哥……会不会出了什么事?不然为什么不能来参加周爷爷的寿宴……

我心下担忧,几次偷瞄周勋。

他应该是察觉到了我的目光,解释道:“大哥和二哥都在外地,赶不回来。”

我隐约听过,他大哥从zheng,二哥在部队,都是很厉害的人物。

只是前不久古琼说周大哥被关起来了,后来周勋又说他大哥没事……

因为这些消息都是对外封锁的,周勋之后也没提过,我一时也没搞清楚是怎么回事。

见他依旧不怎么开心,我想了想,只能握紧他的手,无声地安慰他。

他深深看我一眼,摸摸我的脸,道:“没事。”

我本来还想问问情况。

但周勋显然不愿意多谈,我也只作罢。

等我们抵达大门口时,发现宾客已经陆续到来,从院子到外面的林荫路,停满了车子。

见到周勋,大家都满脸笑意地迎上来,带着不太明显的讨好意味。

我不太了解帝都的世家,但看这些人的态度,不用想我也知道周家的权势有多大。

和周勋打过招呼后,所有人都会不动声色地打量我。

我知道他们肯定都在好奇我到底是什么人。

但周勋并没有介绍我的意思。

我便也没多言,只是面带微笑,乖巧地站在周勋身边,他让我叫人就叫人。

大家对我都还算客气,只不过眼底的探究意味更浓。

叶南庭和姜景琛自然也来了,通行的还有周勋的三个发小,五个人站在一排,每个都长得很英俊,不知多惹人注目。

周勋因为还要接待宾客,便叫王叔带他们去见周爷爷。

姜景琛今天并没有针对我,不过他从始至终都没看我,当我是空气。

我不由在心底暗暗地叹口气。

看来他还是对我有意见。

好在今天是周爷爷的寿宴,他也懂得分寸,并没有给我难堪。

我只能这样庆幸地想着。

没过多久,沈子衿和陶知州也来了。

沈子衿见到我时,微微蹙了下眉。

我冲他笑了笑。

他哼了一声,和陶知州进去了。

最让我意外的是,古琼竟然也来祝寿了。

她穿着月白色缀青花的长裙,像是从画里走出来的仕女,缥缈婀娜,倾国倾城。

上次她被下药送回帝都,我就暗暗猜测她会变成什么样子。

如今看来,她应该没事,起码从外表上看,没留下任何后遗症。

我当然不是心疼她,只是好奇而已。

实际上,从刚刚见面起,她就一直在盯着我,眼里满是恨意。

我很清楚,无论我对她是什么态度,她只要找到有机会,肯定会收拾我,我不会幻想着跟她和好。

不过她掩饰得很好,脸上挂着妩媚的笑,和旁人说话时很是优雅。

她挽着一个高大的青年,五官和她长得有些像。

那青年淡淡地跟周勋寒暄了几句,便带着古琼往里走,态度说不上多倨傲,但看着的确不太好相处。

我猜测这人应该是古琼的哥哥。

这兄妹俩长相都特别出众,如果不是知晓古琼恶毒张扬的性子,我估计会很欣赏他们,毕竟谁都有爱美之心。

但现在我只剩下对古琼的恐惧。

接近中午时,宾客都到齐了,宴会开始,周爷爷也出现在台上。

他首先感谢大家来参加他的寿宴,接着话锋一转,道:“其实还有个喜事,今天也是我家勋小子订婚的日子,待会儿大家多喝两杯。”

现场一片哗然。

我也听得目瞪口呆。

订婚……是什么意思?

直到被周勋牵上台去,我才慢慢地反应过来。

所以,今天不光是周爷爷的七十大寿,也是我和周勋订婚的宴会?

可周勋之前并没有透露半分。

我知道合同里有我和订婚的条款,可我原以为要等周爷爷的寿宴结束过后再举办……

周勋牵着我,站在周爷爷身边。

我笑得有些僵硬。

实在是太突然了,让我有些无所适从。

我恍恍惚惚地望着台下,发现大家的脸上也都透着惊诧。

想必也都没料到会有这么一出。

我忽然想起,周勋昨天亲自给我挑选裙子……看来应该就是为了今天的订婚宴,难怪那么重视。

可他怎么就不给我一点提示呢,害得我现在像个玩偶般,只能木木地笑着应对这个场面。

好在很快周爷爷就讲完了话,我和周勋跟着一起往台下走。

周爷爷道:“你们去休息一会儿吧,等下跟我去敬酒。”

周勋应了好。

随后周爷爷便和他的一些老友去说话了,周勋则带着我去了休息室。

短短几步路,却收到无数宾客的注视。

我感觉自己双腿都在发软,要不是周勋扶着我,我估计就倒下了。

唯一庆幸的是我今天穿的是平底鞋,不至于崴脚。

直到进了休息室,我才长长地舒口气。

我从未遇到过这种情况,觉得比高考还要紧张和累人。

周勋嘴角微勾,轻轻地捏了下我的鼻子,道:“你多休息会儿,我叫人送点吃的进来,你先垫一下肚子,外面有我和爷爷在,不用担心。”

我犹豫道:“……这样不太好吧?”

虽然订婚是假的,可周爷爷不清楚,他会不会觉得我太娇气?

周勋似乎是看出我的想法,微微一笑,道:“不要紧,爷爷会理解的。”

最后我还是留在了休息室。

比起外面的热闹,这里面就显得格外安静,我望着后花园里茂密的树林,和花团锦簇的景象,心下感慨万千。

真的没想到会在这种情况下,跟周勋订婚。

简直是措手不及。

而我更好奇的是,为什么除了周爷爷外,再没有看到周家人。

周大哥和周二哥也就罢了,周勋说他们在外地有事,赶不过来。

但其他人呢?

据我所知,周勋还有个两个叔叔一个小姑姑,他们又各自有孩子,也因此,周家在帝都的世家里,算是枝繁叶茂的。

偏偏今天他们都没来。

我正纳闷着,外面响起敲门声。

有佣人给我送吃的。

我道了谢,看见托盘里竟然有几道南方的辣味小吃,不禁吞了吞口水。

再加上我也的确是饿了,便也顾不得去想别的,赶紧拿起筷子。

结果刚吃了几口,就见姜景琛走了进来。

我捏着筷子的手一紧,默默地看着他。

他用那双桃花眼上下扫视我:“那天我说的话,你都听到了,对吧?”

我没做声。

他冷笑:“就你这怂样,怎么比得上北北。”

我在心里悄悄叹口气,放下筷子,道:“琛哥,有句话叫情人眼里出西施。”

姜景琛瞪大眼睛:“你是说,你在阿勋眼里什么都好?你小小年纪,怎么这么不要脸……”

我打断他,道:“不,我的意思是,你喜欢北北,所以在你眼里,她什么都好,我就是美若天仙,就是家世再好,也比不上她。”

姜景琛估计是被我堵住了,颤抖地指着我:“你……”

可惜大半天都没发出第二个音。

我道:“你应该去问问,周叔叔为什么选中我。”

不知道什么原因,周勋似乎并没有透露和我假订婚的事,姜景琛和叶南庭都被蒙在鼓里。

如果姜景琛去质问,也许周勋会告诉他真相也不一定。

只是在周勋道明之前,我是不可能泄露的。

但我也不想接受姜景琛无畏的指责和敌意,只能提示他去找周勋。

哪知姜景琛完全误解了我的意思,以为我在炫耀,狠狠地瞪着我,讥讽道:“你跟阿勋订了婚,却还叫他叔叔……你还要不要脸?!”

我:“……”

姜景琛一脸冷笑。

我委实不知该怎么回答他,只好沉默起来。

姜景琛可能是顾忌着这里是周家,倒也没再找我麻烦,在冷冷地盯了我半晌后,他沉着脸走了。

我松了口气。

说实话,如果他继续胡搅蛮缠,我还真有点应付不来。

我继续吃东西。

哪里想到,两分钟后,沈子衿居然推开了休息室的门。

姜景琛单独找过来,我能理解,毕竟他是周勋的发小,周家的佣人肯定熟悉他。

可沈子衿跟周勋又没多少交集,是怎么做到让佣人放行的?

或者是周家的佣人不太称职?

沈子衿竟是看出我的想法,道:“我跟周三少打过招呼了。”

原来如此。

我道:“沈师兄,你找我有事吗?”

沈子衿斜睨我:“怎么,跟周三少订了婚,就觉得了不起啦?”

我叹口气,搁下筷子,道:“沈师兄,如果你是来嘲弄我……”

沈子衿冷冷地打断我:“我才没那个闲心。”

我默默地望他。

他道:“专案组已经调回帝都,你可以继续来实习,我跟唐老师通过电话,她说你暑假有空。”

我讶异不已,专案组竟然回帝都了?

沈子衿道:“你自己想想吧,考虑清楚了给我电话。”

我点点头,真诚地向他道谢。

随后我稍作迟疑,道:“吴梅的案子,有结果了吗?”

沈子衿道:“还没有,知州会派人继续跟进。”

我便没再多问。

沈子衿却并没有走的意思,他看我一阵,道:“上次我就警告过你,别对周勋动心,你怎么就不听劝?你就这么喜欢他,喜欢到不计较他早有心上人?”

虽然他语气不好,但我听得出他是在关心我。

我有些感动,笑着摇摇头,道:“师兄,你放心,我有分寸的。”

他眯起眼:“周勋城府深……”

话还没说完,房门又被推开。

周勋和古琼站在门边。

这两人怎么走到一起了?

我还没想明白,就听古琼幸灾乐祸道:“阿勋,你看,她就在你眼皮子底下跟沈少爷私会,这种女人,你还要吗?”

她一副把我捉奸在床的得意模样,顺手去挽周勋的胳膊。

我看向周勋。

周勋避开了古琼的碰触,但看我眼神也十分淡漠。

我不由皱眉,沈子衿不是说跟周勋打过招呼吗?

沈子衿眉头一挑,扫过古琼,道:“你也不算胡说八道,我的确是喜欢我这个师妹。”

我讶然。

他这是想做什么?

古琼兴奋地叫囔道:“阿勋,他们真的有一腿!”

周勋面色不改。

沈子衿勾唇一笑:“如果周三少哪天辜负了念念,我会倾尽所有把她抢过来。”

他直视着周勋,仿佛真的在为我痴狂。

我简直目瞪口呆。

他这是在故意挑衅周勋吗?

可我跟他根本就没有半点关系啊,而且我也不认为他喜欢我。

难道他是想做个样子,给我撑腰?

我不由好笑。

他都没弄明白我和周勋是怎么回事,就做出这种举动,虽然让我感动,可我也有点哭笑不得。

周勋依旧缄默不语。

古琼却指着我的鼻子,尖叫道:“苏念君,你这个人尽可夫的贱人!你赶紧跟沈大少双宿双飞去吧,别祸害我家阿勋!”

我默默地瞅着古琼。

第一次见她的时候,她进退有度,气质优雅大气,压根就不像会说出这种话的人。

难道……是那次,让她受了刺激?

这个念头在我脑里一闪而过,但很快就被我否认了。

如果她真的不正常,古家又怎么会放她出来。

不过她的话确实太难听了,人尽可夫这种词都能说出口,不像是一个世家小姐,反而像是市井泼妇。

周勋扫了古琼一眼,走过来揽住我,道:“古小姐,这是我的未婚妻,你侮辱她,就是侮辱我和周家。”他朝门外看了一眼,道,“阿宁,把古小姐请出去,周家不欢迎她。以后不管是周家的宴会,还是周家名下的产业,都不允许她进入。”

这也就意味着,古琼成为了周家拒绝来往的人。

周宁一直在不远处待命,闻言立即就带保镖将古琼扣住了。

古琼表情大变:“阿勋……”

周勋打断她:“今天半个帝都世家圈子都到齐了,你要是不怕丢脸,就闹吧。”

古琼的脸色青一阵白一阵。

周勋淡淡道:“别怪我没提醒你,你哥还在外面。”

古琼闻言,眼神闪了闪。

周勋看向周宁,道:“把她交给古大少。”

周宁应是,对古琼道:“古小姐,请。”

古琼阴沉着脸,死死地盯了周勋几秒,扭头走了。

沈子衿拍掌道:“三少好威风。”

周勋连个眼神都没给他,直接牵着我往外走。

我有点过意不去,毕竟沈子衿刚刚也算是替我撑了一回腰,虽然我并不需要他的这种好心。

正想说点什么打破沉默,周勋突然停在沈子衿跟前。

他的目光在沈子衿脸上划过,道:“我的未婚妻,就不劳沈少挂心了。”

两人对视。

沈子衿一笑:“我喜欢她,当然希望她过得幸福,要是你辜负了她,我肯定不会放过你。”

周勋眯起眼睛,却并没有和他继续斗嘴的意思,道:“念念要陪我去敬酒了,沈少自便。”

直到出了休息室,我都有些发懵,没明白这两人到底为什么会对上。

我怯怯地看向周勋,解释道:“周叔叔,沈师兄就是开玩笑的,我跟他根本不熟……”

周勋嗯一声。

除此之外没有半点表示。

我愣了愣,接着苦笑。

也是,他不喜欢我,又怎么会在意我跟沈子衿的关系。

我原本还怕他误会,如今看来,这种担忧是多余的。

周勋带我去了右边的会客厅。

周爷爷也在,他招呼我们过去,道:“来,这几位都是爷爷的老zhan友,你们赶紧过来见见。”

我看过去,发现这几个老人家都是赫赫有名的人物,有几个甚至在电视里能见到。

这让我一下子就局促起来。

之后大家说了什么,做了什么,我都有些不记得了。

主要是太紧张了,我全程都是懵的。

似乎是周勋和我一起敬了茶,几位爷爷给了见面礼,随后我们就出来了。

我站在门口,深深地吸了口气,发觉后背竟然出了一身汗。

周勋看了看我,道:“先回房休息一会儿吧。”

我轻声道:“可……不是还要去敬酒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