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耽美文
就来耽美小说网

(独家)他似星河璀璨小说第15章

(独家)他似星河璀璨小说第15章

文章目录

主角是江舟牧南行的书名叫《他似星河璀璨》,是作者红豆可可写的一本豪门虐恋类型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第15章潘多拉属于桐城典型的三不管地区,来这里的人什么背景都有,就算是想管也得有点胆子,曾经有过新上任的愣头青想发挥一下官威,最后的结局都是缺胳膊少腿。我蹲在吧台里整个人麻木了,脑子因为酒劲上来一阵阵…

《他似星河璀璨》 第15章 免费试读

第15章

潘多拉属于桐城典型的三不管地区,来这里的人什么背景都有,就算是想管也得有点胆子,曾经有过新上任的愣头青想发挥一下官威,最后的结局都是缺胳膊少腿。

我蹲在吧台里整个人麻木了,脑子因为酒劲上来一阵阵嗡嗡嗡的,慌忙地想要打电话求助,但是等到拿起手机才知道自己是多么地可笑。

打给谁?婉宁在医院照顾季晨,我也不能让她来这种地方,牧南行……

那更像是一个笑话。

外面的咒骂声越来越大,酒吧渐渐陷入了安静——人都跑了。

“秦楚,今儿可算是逮到你了,前两天你断了我兄弟的腿,今儿非把你的腿断下来!”那人气焰嚣张,我透着吧台的小门哆哆嗦嗦地往外看,一眼就瞟到了他手上的大家伙,顿时腿都软了,这么大地一把砍刀,只怕是人都会没的吧!

“找你爷爷干什么?”一双修长的腿挡在了我的面前,隔绝了我和外面唯一的交流口,那人的声音准确无误地传入了我的脑海里。

是刚才那个男人!

不知道为什么我有些紧张。

大概是方才那一瞬间我觉得他有些牧南行的缘故。

又不知道哪里来的一个酒瓶砸到了我的头上,我扛不住,小声地“哼”了声。

顿时四下万籁俱寂。

我的心瞬间凝滞了。

“呦,藏着小姑娘呢?让哥们几个玩玩啊,能被你秦楚藏起来的女人应该也算得上是极品吧,正好,今儿哥俩几个把你打趴下,在你面前……哈哈哈,想想就**!”

声音离我越来越近,我被吓得魂飞魄散,瘫在地上,双手拼命地捂着嘴巴,不让自己发出一点声音,整个人止不住地颤抖。

在潘多拉,没什么事情是做不出来的,也因此我慌了。

那几个人身材魁梧,而刚才那个男人瘦的和竹竿一样,根本不可能打得过——

“砰砰砰!”

“砰!”

是枪。

刚才还挡在我面前的男人瞬间移开,一脚踢开了那个人手上的刀!

“就你们,打我?也太侮辱我了。”

仅仅是几下,他撂倒了一个男人,刀起刀落间,身手分离,一声惨烈的哀嚎险些把我地耳膜刺痛。

恍然间,我看见了一把刀往他的背后刺了过去!

“小心!”我忘记了害怕,猛地站了起来,嚎了一声。

男人眉角一簇,一个回旋踢直接把那个人踢飞了出去!“蹲下!”

“砰砰砰!”

枪声没有停过,就算是蹲在吧台后面,也时不时地有血飞溅到我的脚边。

大概是那个人来了帮凶,又有杂乱的脚步声出现,我被吓地没了理智,抱着最后一丝侥幸报了警,电话还没拨出去,猛地被人抽走了!

“不要!”我条件反射地抱住了头,整个人蜷缩成了一团,吓得泪崩了,只剩下了胡乱的尖叫,“求求你了,不要!”

“起来,没事了。”秦楚蹲在我面前,朝我伸出了手,我被吓得半天没有反应过来,见我不回应,他干脆一把抱起了我……

————

潘多拉里已经是一片狼藉。

大概是酒劲混杂着难闻地血腥味,我趴在垃圾桶里吐了好久,胆汁都快要吐出来了,苦地我脸色皱成了一坨。

秦楚坐在我身边,悠哉地抽着烟,白色的烟圈从他的鼻尖慢慢悠悠地滑出,我受不了烟味,咳嗽了几声,他兴许是察觉到了什么,利落地掐灭了,“还能自己回家吗?”

他的声音轻轻的,混杂着淡淡的烟草味。

“嗯?”我有些没听清楚。

“算了,地址。”

我半天才弄清楚他的意思,胆怯地摇了摇头,“我可以的。”

“这个点没出租车会跑这里来了,我看你应该在这里也没什么熟人——”他的眼睛瞟到了我的手机上,要是我有熟人的话,一定早就打电话了。

“我——”

我还没来得及辩解,手机突然响了起来,上面大大的“阿牧”两个字让我瞬间蒙了,害怕,恐惧,瞬间漫上心头。

我甚至都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害怕。

“你朋友吗?干嘛不接?”见我犹豫了好久,秦楚干脆夺过了我的手机,“正好让他来接你。”

“不要!”我下意识要去抢,还没抢到,他已经先我一步接通了。

“姜舟,你又死哪里去了?说要签离婚协议的人是你,不会临阵脱逃吧?还是说,下午的流产还不够你折腾的,又跑去——”

秦楚的脸色掠过一抹惊色,扫了我一眼,欲言又止,“潘多拉,接人。”

只有一句冷漠的声音。

突如其来的陌生的声音让牧南行怔愣了下,“你是谁?姜舟呢?”

“阿牧!”我费尽九牛二虎之力从他手里抠出来了手机,电话那头一声轻蔑的冷笑。

“姜舟,你要不要脸啊,现在都会去潘多拉找鸭了,你还真是欲求不满,你难道不觉得自己恶心吗?”

“阿牧,我——”

“啪!”毫不留情地手机被秦楚拍落到地上,“你干什么啊!”我一下子急了,蹲下去捡手机,他又一脚踩在了我的手机上。

“你干什么啊,你放手!”我拼命去掰他的脚,但是根本掰不动,莫大的痛楚一下子浮了上来。

凭什么,凭什么你们都欺负我?

牧南行欺负我,连你这个才见过一面的人都要欺负我?

是不是我天生就长得像该被欺负的模样。

“你放开好不好?”我瘫在地上哭成了泪人。

我才发觉,我真的好脆弱好脆弱,自以为的坚强其实根本不堪一击。大概是我今晚哭的次数太多太多了,秦楚已经习以为常,“刚做完流产就出来喝酒,还来潘多拉,你胆子可真大。”

我听不出他话里是敬佩还是揶揄。

“这和你没关系。”

“那个男人是你丈夫,要离婚?”

“不关你的事。”

见我不愿意配合,他也不问了,“等着吧,他马上就来了。”

我擦干了眼泪,不解地抬头,“你怎么知道?”

“男人的直觉。”

他说的并没有错,不出半个小时,牧南行的车就停在了潘多拉的门口,他的腿迈出车门的那一刻,我的心也跟着凉了。

小说《他似星河璀璨》 第15章 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