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耽美文
就来耽美小说网

小说七零悍妻要逆天完整版在线阅读

小说七零悍妻要逆天完整版在线阅读

文章目录

小说主角是金穗孟思昭的小说是《七零悍妻要逆天》,本小说的作者是关宁倾心创作的一本现代重生类小说,内容主要讲述:孟广安用烟杆用力地敲着桌子,气得胸口一起一伏。谁家没有矛盾?平常在家里吵吵就行了,这种事情要去大队评理,丢脸死了。他怒气冲冲地说:“看来你们都吃得太饱了,明天不用吃了,省点粮食!”娟娟和婷婷一听他这样…

《七零悍妻要逆天》 那就分家吧 免费试读

孟广安用烟杆用力地敲着桌子,气得胸口一起一伏。谁家没有矛盾?平常在家里吵吵就行了,这种事情要去大队评理,丢脸死了。

他怒气冲冲地说:“看来你们都吃得太饱了,明天不用吃了,省点粮食!”

娟娟和婷婷一听他这样说,吓得赶紧说:“婶子我还没吃饱。”

金穗给她们再各舀了一碗红薯稀饭。

许秋平看着来气,张嘴又骂:“吃这么多,饿死鬼投胎啊?”

金穗冷笑:“你儿子跟孙子吃得更多,他们才是饿死鬼投胎。”

胡慧芳尖叫起来:“你竟然说我儿子是饿死鬼投胎?你不得好死,将来生下的孩子没pi眼!”

“没pi眼也是孟家的香火!”金穗回击。

今天这个金穗真是变了,伶牙俐齿的,他们这一群人都没能占得上风。

陈大业嘴笨,若是换作平常,早挥拳头上去解决了。但金穗刚才的警告让他发怵,不敢动手。

孟广安真是被吵烦了,他对许秋平说:“这里一天天地闹着不得安生,你到底是怎么管的?”

许秋平气得大吼:“家里哪样事不是我在管?管你们一大家子吃喝拉撒的,到头来还没得一句好话。我为这个家操心劳碌,图个什么?”

金穗懒得听她在这儿唱苦情戏。她说:“既然这么辛苦,那就分家吧!”

一听分家,许秋平马上哭喊道:“老天爷啊,我造的什么孽啊!嫁进来十几年,生了一个儿子,对继子和自己的孩子一碗水端平,劳心劳肺,现在竟然被你这个搅家精给逼得走投无路!我不活啦!”

虎子看见奶奶哭了,跳出来骂金穗:“你不是好人!”

金穗不理他,转过去问双胞胎:“你们吃饱了吗?”

娟娟和婷婷先是点头,随后又摇头。

孟思明看见亲妈哭,皱着眉头对金穗喊:“二嫂,你能不能少惹些事?”

金穗被两个小孩子指责,倒也不觉得委屈,她问孟思明:“你读小学,学到孔融让梨的故事了吗?”

孟思明茫然地点头:“学到了。”

“你看,娟娟和婷婷都比你小,她们都没吃到鸡蛋,所以你得向孔融学学,下次把鸡蛋让给她们吃,懂吗?”金穗诱导他。

许秋平不嚎了,扑过来想打她:“天杀的你竟然叫思明让鸡蛋给两个赔钱货吃?看我不打死你。”

金穗毫不畏惧,挺起胸脯喊:“你敢打我,我马上去大队告你!”

这一招连陈大业都怕,许秋平自然也怕。

不过她嘴硬地喊:“我怕你?你好意思称自己是军属?你在家是怎么给别人当儿媳妇的?整天就游手好闲什么活都不干,也没有孝顺公婆,告到大队告到公社,告到部队我都不怕你!”

尼玛这是彻底地不讲道理了?金穗咬着牙说:“行,那就把孟思昭叫回来,我跟他离婚!”

孟广安发言:“胡闹什么?”

陈媛媛在一旁拱火:“孟爸,让他离,我二哥现在是部队军官,离了可以找城里有工作吃商品粮的。”

孟广安瞪她一眼:“哼,找了城里的,把娟娟婷婷接过去,你还能这么潇洒不用上工?”

孟广安与前妻只生了孟思君和孟思昭姐弟俩,女儿早逝,多亏还有一个孟思明,使得他家人丁看起来没那么单薄。

他对自己的儿子都冷淡,何况是继子和继女。陈大春结婚了没分家,吃的都由公中出。生的儿子又不是他的亲孙子,他怎么都喜欢不起来。

再者还有不挣工分的陈大业和一心想进城的陈媛媛,他觉得自己真的是个冤大头。要不是看在孟思明的分上,他可想跟这一家子划清界限了。

当初孟思君反对他再婚,他没当一回事。孟思君狠狠地说:“总有一天你会后悔的。”

他现在后悔了,可是还能怎么办?继子继女都大了,骂不得打不过,索性家里什么事都不管,活一天是一天。

金穗懒得跟他们扯,站起来拍拍裤腿:“要么离婚,要么分家,你们自己选。”

说完她带着娟娟和婷婷离开桌子,朝外面走去。

陈大春惊谔地看着她离开的背影,喃喃地说:“这个金穗落一次水,怎么就变得这么厉害了?”

陈媛媛赞同:“我就说她跟原来不一样了。”

陈大业不屑:“再厉害不也得还得吃饭喝水睡觉,又成不仙!”

许秋平今天晚上没占得上风,老头子不帮她,儿子也被唬住,金穗还试图策反她最疼爱的小儿子。于是把气全朝孟广安身上撒:“你是死了吗?任由那个下贱货欺负我?”

孟广安拿烟杆磕着桌沿儿,又深深吸了一口烟,之后瞟一眼妻子:“不就是要给娟娟婷婷吃鸡蛋吗?明天开始,四个孩子要么一起吃,要么就全不吃。”

“哼,孟广安,你儿子两个月没寄工资回来了,明天家里就断粮,你还想让他们吃一样的?想得美!明天就等着挨饿吧!”许秋平恨恨地说。

陈媛媛把亲二哥陈大业拉到一旁,低声说:“小哥,还有什么办法治治她?”

陈大业咬牙切齿地说:“有,你等着。”

金穗可不管他们在后面怎么议论。吵完架她心理舒坦了不少,但眼下吃不饱是大问题。作为一个肉食主义者,没有肉的菜她实在吃不下,根本就没吃多少。

娟娟和婷婷两个人只吃了红薯稀饭,外加几片木薯,估计她们也没吃饱。想起刚才桌子上那香喷喷的煎蛋,金穗意难平。

凭什么她们不能吃?

她钻进厨房里,点上煤油灯,要给姐妹俩煎鸡蛋吃。

厨房跟她住的那个屋子只有一墙之隔,茅草的屋顶,泥夯的墙。厨房里有两个灶,还有一个被熏得漆黑看不出材质的柜子。柜子分两层,上面一层可以打开,下面一层则被锁了起来。

金穗试图徒手掰锁,根本掰不开。她问娟娟婷婷:“你们想不想吃鸡蛋?”

二人点头,金穗又问:“那你们知道鸡蛋装在哪儿了吗?”

娟娟指着柜子旁的那个陶罐:“在那里。”

金穗去摸出四个鸡蛋,洗了锅,烧起火来。正屋那几个人还在大眼瞪小眼,孟广安漠不关心地抽着旱烟,许秋平在一旁生气,胡慧芳和陈媛媛在收拾碗筷。

陈媛媛见厨房有光亮,打发弟弟:“思明,去看一看她们在厨房干什么?”

小说《七零悍妻要逆天》 那就分家吧 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