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耽美文
就来耽美小说网

巨大 性 小说 吕丽吕红刘海小说

巨大 性 小说 吕丽吕红刘海小说

只见靳威屿完美的五官呈现着高贵的线条,冷峻的面容因为紧抿的薄唇而显得更加的严肃高傲,修长的手指握着一瓶纯净水,旋开,优雅的举起,一仰而尽,倒是痛快,举手投足之间散发着王者的霸气和男人的恣意奔放。

清欢站起来,已经想清楚了,于是开口道:“靳大哥,既然昨夜是个错误,靳大哥你也有一半的责任,我想我们都忘记这件事吧!毕竟忘记是对所有人都好的事情!”

“许清欢!”男人突然高声呵斥:“你引诱了我,还想把责任赖给我?”

“啊?”清欢错愕,没想到靳威屿会赖给自己责任,气不过直接就反驳:“我勾引了你?你不硬我还能强了你不成?”

“你说什么?”靳威屿丢下瓶子大步走了过来,随着他走来,带来一股子强劲的风,压迫感随之涌来。

在靳威屿这短短几步的路程里,清欢脑袋里想了太多。

她的第一次莫名没了,她还没有来得及哀悼,就被他恶人先告状的吓住。

这上船是两个人的事情,她一个人也完成不了啊!

就算规划责任,自己有责任的话,那也只是一半!

可是靳威屿他那言外之意就算说自己诬赖他,丫把自己摘的干干净净的,她倒是成了里外不是人了。

引诱他?

真是一个让人火大的字眼。

天知道她许清欢多想跟他不靠边,他还以为在他当众拒绝了父亲的提议之后,自己还能再期望跟他有交集?

早就不奢望了,清欢恨不得躲着这个人,怎么可能会自己贴上来?

一系列的心理活动还没有结束,靳威屿已经大步走到了她面前,他居高临下地以俾睨天下的姿态锁住她巴掌大的倔强小脸,对上她带着抗议却又有点害怕的眸子。

他冷冷地扯了扯唇角,迸出几个字:“所以呢?”

许清欢一滞,抿唇,道:“所以,大路朝天,各走一边!”

“你倒是很洒脱,不会是补的第一次吧?”

她瞪大眸子,眼中一丝受伤划过,冷笑着道:“靳大哥别告诉我,咱们一晚上睡出了感情!你这是要纠缠不休的节奏吧?”

靳威屿闻言,眼眸越发的凛冽了起来,如同黑暗中蓄势待发的野兽,薄凉的嘴唇,性感的微启:“清欢,跟我三年期限!是你招惹了我的代价!”

错愕!

震惊!

雷人!

许清欢怎么都没有想到一夜凌乱,第二天还睡出义务来了!

清欢冷冷一笑,忽然想起那天的情景,也是她的疑问,那天之前他送了自己一束火红的玫瑰,她以为是求爱,结果隔天他就当众拒绝了,那么现在,他这又是为何?

不管为何,她都摇头。“不,我不同意!”

靳威屿皱眉,低头看了自己手腕上名贵的江诗丹顿,“我手上有你的果照,你想清楚,要不要委身于我!”

1 2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