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耽美文
就来耽美小说网

听说,爱情曾来过林浅树唐楚结局阅读

听说,爱情曾来过是一本由作者渃小珂创作编写的都市虐恋情深小说。小说讲述了林浅树深爱着自己的丈夫,可唐楚却因为误会林浅树出轨,一直对林浅树十分冷漠,只有深夜才回来,甚至在暗中停掉了林浅树痴傻兄长的疗养费,林浅树不知道自己做了什么让唐楚误会,可在唐楚伤害了她之后,她又该怎么解释清楚,让唐楚知道自己是清白的呢。

听说,爱情曾来过林浅树唐楚结局阅读

“林浅树,因为有别的男人碰你,所以你才这般抗拒我的触碰?嗯!?”我此时七窍都成了风口,他的话,犹如寒冬夹着冰粒子的狂风,从七窍而入,吹的我五脏挂血。

我偏头,就看到轮椅上的哥哥,可能是角度的原因,我看不到他的脸,但是我相信哥哥肯定能听见我们说话。

此时我竟然无比庆幸哥哥已经是痴呆,不然他看到自己心爱的妹妹被人这般折磨,可能会杀人。

剧痛袭来,身体瞬间被撕裂成了两半,我疼的闷哼一声,连思维都变得混沌起来,仿佛是谁在耳边说对不起,说他会疼我一辈子。

我不要他地对不起,我不要他地疼,我想要的只是他地爱啊!

下颚一阵剧痛,我从混沌中转醒过来,唐楚努力掰着我的脸,让我不得不与他对视,我看着他,剑眉星目,挺鼻薄唇,搭配在一起,堪称完美,这样完美的男人是我林浅树的老公,是我爱了七年的人。

“林浅树,你像死鱼一样不吭声,是什么意思?是那个人的技术比我好?”唐楚眸色更沉,声线更冷。

为什么他如此好看的唇说出的话却是这般的恶毒!让人觉得恶心!

我偏了一下脖子,拒绝与他对视,看着水晶灯打出的刺眼光芒,眼前变得五彩斑斓,暖暖的五彩色,让人忍不住想靠近。

可,从今天开始,我的人生或许不会在有温暖了。

“啪!”唐楚一个耳光狠狠地摔在我脸上,我被打的耳膜嗡嗡作响,突然,我就觉得特别想笑,我也笑了,笑的很大声,笑毕,我擦擦嘴角的湿痕,看了一眼指尖,刺眼的红。

一个耳光将我嘴角打出了血,打到耳鸣,可见,唐楚是真地想弄死我的。

“说话,林浅树,是不是他的技术比我更好!”他问话的时候,身体在我体内横冲直撞,剧烈的疼痛直冲脑门,化作冷汗,溢满额头。

我看着他,强忍剧痛,展颜一笑,“对,他的技术比你好多了,你一辈子都给不了我那种欲仙欲死的极乐!”

“林!浅!树!”他一字一顿的叫我名字,叫地咬牙切齿,可见他因为这句话,受到了多大的刺激。

我闭上眼睛,不去看他此时脸上的表情,只要不去看,心就不会痛,只要心不痛,身上的疼痛算什么?

他身体犹如野兽,恨不得将我身体搅碎,我紧紧咬着下唇,闭上眼睛,默默地承受着这一切。

突然,开门的声音传入我耳朵,刺激着我的神经,惠姨,是惠姨!

“惠姨,不要,不要开门!”我捂着脸,尖叫。

我心跳加速,害怕惠姨用伤心绝望的眼神看着我此时经历的一切,害怕她哭,害怕她为我求唐楚。

“唐楚,能不能快一点?我求你,唐楚,我求你。”我一改刚才的强硬,再次低泣哀求。

“快?那么不想和我做这种事?就是因为在外面尝过了更好的?林浅树你真贱!下贱,就和你那个下贱的母亲一样!”唐楚的话,犹如钢针,密密麻麻地扎在我心上,我的心瞬间就死了。

溢上眼眶的热气,瞬间被我逼了回去,全流进肚子里。

带着盐分的水,淋在被钢针扎过心脏上,我捂着胸口,喉头发干,胃里一阵汹涌,再也受不了,吐了起来。

虽然已经在第一时间支撑起了身子,但是唐楚怕我跑掉,强有力的手臂阻拦着我。

污秽全部吐在他的手臂上,他嫌弃地快速抽身,冲向了盥洗间。

他特别爱干净。

我则是光着身子,趴在沙发旁边狂吐,直到胆汁都吐了出来。

“林浅树,和我做这种事,你竟然恶心吐了!!”楚唐从盥洗间出来后,大声的质问我。

还将沙发旁边的加湿器狠狠地摔在地上,震耳发聩的声音吓得哥哥尖叫。

“楚楚,你,别气。”哥哥的嗓音带着几分被惊吓后地恐惧。

听了哥哥的声音,我像是被火烧着了脚背一般,慌忙拽过被撕碎的衣服穿在身上。

来不及清理污秽,不敢回头,快速地朝着二楼跑去。

门关上那一刻,我靠着门板滑坐在地上。

抑制不住地大哭起来。

我爱了唐楚七年,结婚三年,我原本以为我们会成为人人羡慕的神仙眷侣,但两年前发生了一些事情,让我再也不敢奢望。

“砰!“伴随着门被踹开的声音,我身体朝着前方扑了过去。

接着重重地跌在地上,感觉五脏六腑都被摔的错了位。

“林浅树,吐了我一身,就回房间关上门?怎么?害怕了?你吐我一身的时候,不是很能吗?”唐楚跟着进来,我趴在地上一动不动,他毫不怜惜地踹了一下我的小腿。

正当我准备转身的时候,听到惠姨在楼梯间带着哭腔的声音朝着我这边走到:“姑爷,你行行好,别打小姐,小姐从小到大没吃过什么苦,她经不起你这样的折磨啊。”

“惠姨,你别过来,你快下去!”我颤抖身体,恨不得整个人钻进地毯里去。

我此时人鬼不像的模样,定会让惠姨心疼。

“姑爷,你心理不痛快,你打我出气吧,我老婆子不怕痛,承受的住,但是小姐……”

惠姨还在说话,我感觉唐楚向着我靠近,接着我脚踝被他抓在手里,“又脏又臭,你是想让我将你从窗户上丢下去吗?”

我被他拖拽着丢进浴缸。

浴缸里没水,砰的一声,全是肉和骨头与陶瓷碰撞的声音。

不,我觉得应该是心碎裂的声音,因为爱的特别深,碎裂的时候声音也特别大。

我疼到浑身抽搐,唇角颤抖,眼眶不由地盈满热气,但热气还未来得及凝结成水,就被劈头而下的冷水冲了个干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