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耽美文
就来耽美小说网

污污的文章比如啊~好痛啊~好深好大嗯啊轻点 骆冰h文

污污的文章比如啊~好痛啊~好深好大嗯啊轻点 骆冰h文

周艳见我如此,她唏嘘着说:“你是和尚吗?哦,对了,听说你在滨海的天启寺出过家——”

在天启寺的时候,宁远师父跟我讲色即是空的意思,这里的色并非是指男女之事,是指有形的一切事物,一切皆空,当然也包括男女之事,对于万物是否皆空,我还不能到达那个让我领悟的阶段,红尘对我有吸引,男女之事对我有吸引,当然那是我和冯曼的情事。有一点我可以肯定的是,如若贪恋女人的身体,沉迷其中,不可自拔,那必定不是好事。我总是如此地告诫自己,就如周艳把身体呈现在我面前的时候,我很本能地转过目光。

我闭上双眼在那里静静地冥思着,我在那里静静地为我的兄弟们祈祷。

不觉中,周艳在我的脸上轻轻地吻了下,我在那里一动不动,她笑着说:“你还真像个和尚,说来我应该感谢你,我感觉这个冒险实在有意思,如果不是认识你,我还不知道天下有如此好玩的事情,你带我进行了一场冒险,我们要去抓施姐,结果海上遇到了风暴,我们流落到了这个孤岛上,你看这像不像是一个爱情故事的情节,我们在这里,然后产生了爱情,哦,不,我是不会爱上你的,我有喜欢的男人,为了他,我要积累很多物质,我要赚很多钱为我们将来考虑,当然我也不是那种顽固不化的女人,如若你想跟我缠绵一下,我也愿意奉陪,你愿意不愿意啊?”

“你如蚊虫在我旁边嗡嗡嗡的,很讨厌你知道吗?”我说后,周艳笑着说:“哦,是吗?我还是第一次见到有个男人不为女人所动,不为我的身体所动,你难道不知道男女之事的快乐吗?爱情真的可以让一个男人如此吗?我就是不信,看看我,睁开眼睛看看我!”

“周艳,你最好想想办法看看能否有人来救我们,现在不是开玩笑的时候——”

“我不着急啊,这里有野果子吃,味道还不错,而且你现在在我的手里,万一你的人来了,我又要被你们抓着,那样可不好玩,我要等待时机把你抓住,然后救了我干爹,拿到该属于我的东西,我二十多岁就出卖了自己,我要为自己的付出拿到该属于自己的,不然我就太亏了!”

“你要的东西我可以给你,你最好断了救你干爹的念头!”我说后,她摇头说:“我不,那样的话,干爹的人是不会放过我的!”

“那随便你!”说过后,我躺了下来,静静地躺在那里,我感觉我需要休息会,伤口感染了,有些烧,我怕发高烧,到时候真不知该怎么办。

到了下午的时候,我的烧越来越高,周艳见我在那里难受的样子说:“你怎么了?你的伤口很严重吗?”

我不说话,过了会,她试了下我的脑袋,她啊了声说:“你发了好高的烧,怎么办呢?你可别吓唬我,我一个人在这里害怕的,你说怎么办啊?”

1 2 3 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