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耽美文
就来耽美小说网

用浓精粉刷新娘的子宫 王爷在她身上冲刺

用浓精粉刷新娘的子宫 王爷在她身上冲刺

“你……你没事吧!”震惊了好半晌,林天才记得问道。

林幼彤忽闪着大眼睛,假装无辜的看着林天,不解的问道:“我没事啊!你从那里看出我有事的?”

“可……”林天欲言又止,其实,他很想告诉林幼彤,没事乱电话干什么,破坏了他的好事,又愣了一会,继续说道:“你不是说被贼偷了吗?”

“当然,我被贼了,难道你没看出来?”林幼彤很肯定的点头说了一句。

林天透过实林幼彤的身后,见房间干净整洁,并没有半分的零乱,不免觉得奇怪。

见他满是不解的样子实在可爱的紧,林幼彤再也绷不住,扑哧的笑道:“你不是那个贼喽!”

“我?是贼?”林天嘴角抽搐的看着她调皮的样子,很是不解风情的说道:“你那只眼睛看到我是贼?说话可要摸着良心啊!”

林幼彤含羞带喜的瞪了他一眼,说道:“你就是一个会偷心的贼。”

这可是赤果果的表白啊!

林天听她这般说撞墙欲死啊!

林天的嘴角抽搐的弧度更深了,他实在不知道该怎么回答林幼彤的话。

林幼彤脸色微微一红便也不再言语,她对林天淡淡的说道:“今天天气不错,你带我出去玩吧!”

“你现在学坏了!”林天答非所问道

“还不是被你带坏的。”林幼彤这会儿说起话倒有几分萧灵儿的泼辣作风,让林天很是诧异。

难道泼辣也是会传染的?

如果是这样,林天真得想买块豆腐一头撞死算了。

林幼彤毫不理会林天想死的冲动,轻声哼着歌曲,跳舞般来了一个华丽的转身,拿起放在房间椅子上的与她衣服颜色的相配白色的小包。

从小包里翻出一个黑色的墨镜,戴在了脸上,还特意从衣服架上拿了一个遮阳淑女帽,戴在头上与大墨镜一搭配,如同一个邻家的小女孩跟舞台上完全是不一样。

“好了,我们走吧!”林幼彤大方的把林天胳膊一挽,就往房间外面走。

还在发愣的林天被她这么一挽,倒也清醒了许多,任由着她挽着往饭店外走去。

二人出了饭店,林天就扭过头对她问道:“我们去哪?”

“随便!”林幼彤呼吸饭店外面清新自由的空气,不假思索的回道。

林天听她这句话,略带忧愁的看着饭店外面滚滚的车流,他实在不知道这个随便是什么地方。

林幼彤看着他傻头傻脑的样子,忍不住嗔怪一句道:“傻瓜,随便就是我们顺着街走走呗。”

恭敬不如从命,有美女相伴,林天当然乐此不疲。

丽都喜来登饭店位于太源街街店也就一条行的距离,步行的话也就五分钟的路程,太源街是沈阳最大的商业街,当然也能满足林幼彤购物心理。

“我明天可能就要离开沈阳了。”林幼彤毫不避讳的挽着林天,视线左顾右盼,话语里有些不舍的说道。

1 2 3 4 5 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