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耽美文
就来耽美小说网

相思风雨中林相思许之恒大结局阅读

相思风雨中是一本由网络作家小丑鱼创作编写的现代言情小说。小说故事中林相思爱着许之恒,可许之恒却恨透了林相思,在林家倒塌之后,林相思只要让许之恒羞辱才能拿到钱,她知道,许之恒认定了自己的父亲是害死了许之恒父亲的凶手,更是不顾和她青梅竹马的感情,对林相思斩尽杀绝,可为了钱,林相思却必须跟在许之恒的身边,哪怕他将她送给别人。

相思风雨中林相思许之恒大结局阅读

看着自己像个物品一样被一群男人争先恐后的竞拍着,林相思心底说不出的痛。她艰难的张嘴,一声‘阿恒’终被埋没在男人们兴奋的喊叫声中。

“两千万!”

最后,不知是谁,大掌一拍,落下掷地有声的三个字。

包间瞬间安静了。

许之恒像个拍卖管理员一样,目光一一从在座的脸上扫过,薄唇轻启:“两千万,还有没有比两千万更高的,两千万一次,两千万两次,两千万三次,好,成交,恭喜孙总抱得美人归。”

林相思清晰的看到他眼中的兴奋。

“孙总真是慷慨啊!”

孙总站起来,拱手:“多谢各位承让,孙某就不客气了。”说着,大步朝林相思走去。

看着肥头大耳的孙总,林相思胃里一阵翻江倒海,她将求救的目光投向许之恒,咬紧唇瓣:“阿恒。”

“相思。”从出现到现在,许之恒第一次跟她说话,难得他还能叫她叫得如此亲切。

他还是有那么一丁点在乎她的吧!

希望的火苗在林相思的心底点着,还没来得及燃烧,便被他毫不留情的摁灭。

他用最平淡的语气说:“媚色最贵的处/女一晚上也就一千万,你被我睡过无数次,承蒙孙总不嫌弃,肯出价两千万,你不亏,乖乖跟孙总去吧,你妹妹还等着你的钱交住院费呢。”

林相思仿佛被人一脚踹进冰窖,一点一点往下沉。

她意识涣散,孙总走到她前面都毫无知觉,直到她被孙总抱在怀里,走出包间。

“孙总,求求你,放我下来。”林相思忍住胃里的翻腾,卑微的祈求。

“相思美人,我好不容易才买到你一晚,你在跟我开玩笑吗?”孙总咧嘴,笑得极其猥琐,“你放心好了,我很会疼女人的,一会儿你就好好享受吧!”

末了,补充:“保证比许公子疼你。”

“孙总……”

“相思美人。”孙总截住她后面的话,面色有些不悦,“我给了两千万,可不是为了听你说我不高兴的话。想想你的爸妈,想想你的妹妹,再想想许之恒,你觉得他会顾念你们之前的旧情吗?”

最后一句戳中了林相思的神经,许之恒如果顾念旧情,就不会这般对她家人,这般对她。

索性,她破罐子破摔,跟谁做都是做,跟孙总做一次顶跟许之恒做两百次,够妹妹两年医药费了。

她终于,认命的闭上了眼睛。

“这就对了。”见林相思不再反抗,孙总露出满意的笑。

他一脚踹开房间门,将她放在大床上,一手解开皮带扣,一手去扯林相思身上的衣服,肥厚的身子迫不及待的朝她压去……

“相思美人,我来了。”

他吐出的酒气混合着他身上难闻的气息,林相思胃里再次剧烈翻腾起来,在他嘴唇即将碰触到她的前一秒,她突然弓起身子,吐了……

‘啪!’

空气中响起清脆的巴掌声,林相思的左脸瞬间浮现五道清晰的指印。

孙总一脚将她踹到地上,一边骂骂咧咧,一边起身朝洗手间走去:“什么破玩意儿,居然敢嫌弃劳资,还当你是当初高贵的林家大小姐呢?劳资有钱,什么样的女人找不到,非得找你这个被别人玩废了的,我呸……”

林相思趁他去洗手间的功夫,连滚带爬的出了房间。

站在媚色外面的马路边,夜晚的冷风吹过,左脸火辣辣的疼痛才稍微缓解。混沌的意识渐渐清晰,林相思这才意识到,她今晚拒绝了孙总,明天妹妹的医药费去哪里弄?

她跑进停车场,看到许之恒的车,才松了一口气。

还好,他没走。

不知道等了多久,空气中传来熟悉的脚步声,林相思猛地站起,仿佛看到救命稻草。许是蹲得太久,她重心不稳,又跌了回去。

许之恒径直越过她,朝副驾驶走去。

林相思连忙爬起来,“阿恒。”

他打开副驾驶门,将怀里的女人塞进去,才道:“林大小姐,有事?”

她咬紧唇瓣,“那个……雅思明天该交医药费了。”

“孙总今晚不是才给你了两千万么?怎么,还不够?”他的嗓音比夜晚的寒风还冷。

“不,不,我,我……”

许之恒没耐心听她废话,大步越过他,走向驾驶座。

眼看车门就要关上,林相思不知哪儿来的勇气,两步跑过去,用身子堵住车门。

‘砰!’

驾驶座车门与她细小的身板亲密碰撞,林相思额头冒着细密的汗珠,她咬紧牙关,说:“阿恒,我,我接受不了孙总,所以今晚……没成。”

许之恒一脸冷漠,“那是你的事。”

“阿恒,雅思该交医药费了,你知道的,如果不及时缴费,医院就会断药,没有药,雅思会死的,阿恒,我求求你,能不能先给我点钱?”

“给你?林相思,你是不是忘了我跟你说过的话?”

他说:要钱可以,做一次,十万。

林相思艰难开口,“我可以的。”

“哦?”许之恒尾音微扬,下一秒,又沉了下去,“可你也看到了,今晚我有女人陪。”

“阿恒,我求求你。”她抓住他的衣袖,被他毫不留情的甩开。

他睥睨着她:“林相思,求人要有求人的态度。”

‘咚!’

膝盖与地面磕碰,发出重重的响声,在寂静的夜晚,格外响亮。

她匍匐在他的脚边,卑微的祈求,“阿恒,我求你了。”

“求我什么?”他居高临下,像王者一般。

林相思咬紧唇瓣,说出那句难以启齿的话,“求你要我。”

“我没听见。”

林相思深吸口气,提高嗓音,艰难的重复一遍:“求你要我。”

许之恒的声音在头顶砸开,仿佛砸在林相思心底,“林相思,你就这么迫不及待的想被我上?”

“是。”

“林相思,你可真贱啊!”

无尽的苦涩从心底蔓开,林相思苦笑,她放着两千万一晚上的孙总不要,非要跑到这儿舔着脸跪求他做十万一次的,她不是贱是什么?

“林相思,开始吧!”

林相思环顾了一圈停车场,小心翼翼询问:“阿恒,能不能……换个地方?”

许之恒高大的身姿倚靠着车身,懒懒的开口:“怎么?你想去孙总那个房间?”

林相思闭上嘴巴,一手攀上衬衫扣子,一手伸向皮带扣……

不管林相思怎么讨好,许之恒始终比柳下惠还淡定,丝毫没反应。

“林相思,我有没有告诉过你,我对别人碰过的脏东西不感兴趣。”

冰冷的嗓音从头顶传来,林相思动作一顿,想要解释,旋即,又打消了这个念头,继续讨好他。

他认定了她脏,她说再多也无用。

“呵。”他轻嗤一声,“林相思,你还真是执着,只可惜,本公子没时间陪你在这儿浪费。”

他优雅的整理好衣服,脚尖轻抬,林相思像皮球一样滚了出去。

呼吸着汽车留下的尾气,听着越来越远的引擎声,林相思再也忍不住,痛哭起来……

……

“妈,雅思她今天怎么样?”

秦美雪正给林雅思按摩腿,头也没抬,“钱带来了吗?”

林相思垂着脑袋,咬唇,小声说,“没。”

“什么?”秦美雪猛地扭头,瞪着林相思。

“妈,你先别着急,我会尽快凑够钱的。”

“你没找许之恒要钱?”

“找了。”

“那为什么没拿到钱?”

林相思声音仿佛蚊吟,“我……”

秦美雪大喊,“你耳朵聋了吗,为什么没拿到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