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耽美文
就来耽美小说网

第一名媛:厉少宠妻成瘾厉诚廷安怡结局阅读

第一名媛:厉少宠妻成瘾是一本由作者玉姒创作编写的现代言情小说。小说讲述了安怡厉诚廷的爱情故事。小说中安怡是安家的大小姐,和厉诚廷曾经相爱,却因为误会分开,她生下了一个和他的孩子,可厉诚廷却被人故意误导,以为孩子不是自己的,两人因此分开了整整五年,当孩子病重,安怡根本没有钱救缈缈,只能求到了厉诚廷的眼前,安怡无数次告诉厉诚廷孩子的亲生父亲是谁,可厉诚廷不信。

第一名媛:厉少宠妻成瘾厉诚廷安怡结局阅读

“厉总,我没有出卖自己!”她咬了咬唇,“我是等了您太久,脚下一时发软……这笔钱对我来说很重要,我要用它来救缈缈的命!”

缈缈是他们的女儿,是她跟他为数不多的美好时光的结晶。

他们分居的这五年,她全副身心都在缈缈身上,小心翼翼地照顾着她,却没想到昨晚突发的一场车祸打乱了她们的生活。

“她的命,跟我有关吗?”

厉诚廷冷漠地看着安怡,眸底却有一丝不易察觉的异样情绪划过。

“安怡,白纸黑字的铁证在,你还想让我当冤大头,认下这个根本不是我亲生的孩子吗?”

他说的每一个字都像是尖针一般,狠狠地扎在她的心上。

五年前那纸被人动过手脚的亲子鉴定就这么判了她和缈缈的死刑,让他从此将她们从厉家剔除,不愿原谅她,也不再多看缈缈一眼。

“厉诚廷,她是你的亲生骨肉!”

泪意上涌,却被她强忍住了,这句话,安怡说得笃定!

“我解释过多少次,白继枫跟我的照片分明是有人蓄意挑选暧昧角度拍出来的,我跟他从来就没什么,你不信我可以,但你不能不认缈缈!”

听到她又提起这件事,男人冷若冰霜的脸上终于有了不一样的情绪。

他幽深的眸子里满是怒意,仿佛要将她千刀万剐了一般,嘴里迸出的每一个字都带着凛冽的寒芒。

“你空口无凭,要我怎么相信你?!”

他恨她入骨,不仅恨她背叛自己,还恨她为什么偏偏要跟他最好的兄弟白继枫搞在了一起!

“你如果不信,大可再做一次亲子鉴定……”安怡忍着心口的痛楚,拼命想要让他相信缈缈的身世。

他脸上却浮现出了不耐烦的神色,对徐朗说道:“别让她再跟着我!”

音量并没有加大,但话里慑人的气魄,没有人敢反抗他。

安怡还没反应过来,人就已经被制住,动弹不得。

眼睁睁地看着他所求的男人,狠心地走远,直至消失。

这一刻,她绝望到了极点!

她流着泪,不甘心地再次追过去,只远远那辆熟悉地黑色宾利如利箭一般飞驰而去。

“厉诚廷,你至少去看缈缈一眼啊!你看她一眼,就会知道她到底有多像你了……”安怡悲恸欲绝瘫坐在地。

从昨晚折腾到现在,她几乎连喘息的机会都没有,身上所有的家当都不够缈缈的手术费,更别说缈缈现在只是暂时脱离了生命危险,还在昏迷中没有醒来,后续还有高额的治疗费用了……

委屈跟绝望的情绪让她不断地冒出就此放弃的念头。

但对缈缈永远离开她的恐惧还是占据了她的心头,帮她把其他的念头都摒除了。

安怡勉力支撑着起身,看了看时间,她还是急匆匆地赶去了曼珠沙华。

那是一个专门承办高档酒会和晚宴的地方,当初录用她,也正是因为看中了她在名媛圈多年,熟悉宴会流程跟礼仪。

赶到的时候,宴会已经要开始了,她刚换上工作服,清点完自己负责的东西,就接到了沈妈的电话。

“小姐,医生说缈缈的情况不容乐观,如果继续恶化下去,可能还要进行一次手术,如果不把之前的手术费用结清,是没办法安排新的手术的……”

“什么?”听到这个消息之后,安怡的脸色比之前更白上几分,拿着手机的手都在止不住地颤抖,“沈妈,你先别急,好好照顾缈缈,我马上想办法!”

挂断电话,她整个人都恍惚了起来,宴会里热闹高贵的气氛让她显得格格不入,手术费……之前的手术费加后续治疗费,至少还要一百万!

她还能有什么办法呢……

脑子里划过那个男人的脸,安怡甩了甩头,将那些屈辱和不堪从心底压了下去,拿出手机,拨通了那个背得滚瓜烂熟,却五年都没有再拨通过的号码。

在漫长的等待过后,电话终于显示接通了。

顾不得其他,安怡颤抖着说道:“厉先生,算我求您了,缈缈的身体耽误不起,你就给我借点钱……”

“安大小姐,投怀送抱不成,现在又换了别的手段了?”

冷冽的声音响起,却不只是从手机听筒处传来,身后的声音反而更加清晰。

安怡身形一顿,僵硬地回过头,男人西装笔挺的样子映入眼帘,周身冷漠高贵的气场压得人喘不过气来。

他怎么会在这里?

猛地反应过来,今晚这一场是商界的顶级宴会,他作为C城顶尖的商界奇才,厉氏的总裁,会出现在这里,一点也不奇怪。是她急昏了头,才会完全没想到这件事。

“我不是……”看到他眼中的鄙夷,安怡已经意识到他误以为她为了黏住他,故意想办法混进了这场宴会。

可她要怎么解释?

曾经不可一世的安家千金,每次宴会的中心人物,现在只能在举办宴会时当打杂的?

亲口承认这件事并不难,只是在他面前,始终说不出口来。

厉诚廷挂断电话,轻蔑的眼神划过她精致的小脸,停留在她抹胸裙下若隐若现的事业线上。

因为是高档晚宴,所以为了不影响观感,侍应生的着装都是经理特地挑选出来的短礼服,她也不例外。

察觉到他的视线,她下意识地侧了侧身子,但这个动作在他看来,更显得欲盖弥彰。

“以你的身份混到这种宴会里来,费了不少心思吧?”厉诚廷把她的身子扳正,让她直视着她,“所以特地打扮地这么诱人……这次又是为了跟谁投怀送抱?”

“我没有!”安怡立马否认,解释的声音却突然变小了,“我只是在这里工作……”

“工作?”厉诚廷冷笑,“你的工作就是打扮得花枝招展,混进各种宴会里看有没有眼瞎愿意买你的男人?”

他显然是曲解了她的意思,新仇旧恨累积在一起,让他眼底燃起了愠怒的火焰。

“你误会了……”她的脸颊滚烫,刚想解释,手腕就被他死死扣住,到嘴边的话语变成了一声惊呼,“你干什么!”

他拉着她大步向前走:“你不是想要钱吗?我给你一个要钱的机会!”

一直走到二楼的走廊尽头,他才停下来,一把推开了房间的门。

安怡认得这里,这是VIP休息室,商界最顶级的人才有资格来这里,因为曾经的身份,所以出现在这里的很可能会是认识她的人,所以她每次都不会承接这一区域的工作。

当厉诚廷将她拉到这里时,她下意识就要逃,却被他死死拽住,不给她一丝一毫的机会。

房间里优雅的音乐缓缓流淌,权贵子弟们在璀璨的灯光下谈笑风生,却被厉诚廷突然打断了,大家齐齐向门口看来,安怡只能把头埋下去,埋得越低越好。

突发的一场变故让她从高高在上的安小姐变成了上流社会查无此人的人,父亲的病故让安家彻底倒台,公司那群蓄谋已久的饿狼迅速瓜分了既得的利益,留下一堆让她无力回天的烂摊子。

她还有什么脸面再出现在这种场合……

厉诚廷显然不想放过她,一把将她推进房间里,低沉的声音里是毫不掩饰的嘲讽:“今天安家大小姐安怡特地来‘工作’,没有找到能出价给她的人,就没皮没脸的粘上了我,你们说我要不要出这个价?”

话音刚落,大家的八卦的心思都燃烧起来了,但碍于她跟厉诚廷还是名义上的夫妻,谁也摸不准厉诚廷的心思,没人敢胡乱开口说话。

安怡的脸此时已经灼烧得滚烫,她知道厉诚廷是故意要羞辱她,故意折磨她,她想逃,可是根本逃脱不了。

就在她一边懊恼一边思考要怎么脱身的时候,一记响亮的耳光落在了她的脸上。

下手的人用了很大的力气,一巴掌下来她只觉得头晕目眩,耳边一阵轰鸣。

还没等她看清楚来人究竟是谁,就听见女人讥讽的声音:“你也真够脸皮厚的,做了那样的事情,还能腆着脸往厉总身上贴?”

一阵莫名的熟悉袭上心头,她抬起头来,看到面前浓妆艳抹的女人只觉得不敢相信。

曾经对她百般照顾的学姐司梦迪,怎么会这样对她?如今司梦迪整个人的气质已经和以往完全不一样,打扮得也是以前绝对不会碰的风格,当初还是她推荐了司梦迪进入厉诚廷的公司……

厉诚廷怨她误解她,她认了,可就算学姐不念旧情,只记得自己是他公司的员工,一个外人有资格打她?

社会的蹉跎让她知道了忍耐,但并不是所有无来由的指责她都要承受的。

安怡毫不客气地瞪着她,扬起手就是一巴掌。

用的力度并不亚于她。

这一掌落下,所有人都愣住了。

没人想到她会做出这样的举动,更没人想到,近几年愈发猖狂,仗着自己是厉诚廷身边的红人,就觉得自己高人一等的司梦迪也会有这么狼狈的时候。

“安怡,你敢打我!”司梦迪吃痛,满脸不敢相信地瞪着她,随即意识到厉诚廷就在旁边,收起张牙舞爪的样子,瞬间变成了柔弱小女人扑进他怀里,梨花带雨道:“厉总,人家不过是想帮你出口恶气,可那个女人,那个女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