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耽美文
就来耽美小说网

我和你的爱已落幕林可欣云严刹结局目录阅读

我和你的爱已落幕是一本由作者飞雪创作编写的都市爱情故事。小说故事中林可欣和云严刹在几年前离婚,因为云严刹的母亲偷林可欣爷爷的怀表被林可欣的父亲发现,一番呵斥之后心脏病突发陷入昏迷,也因为林可欣发现云严刹和别的女人躺在了一张床上,本以为两人分道扬镳再无可能,可在多年之后,林家破产,云严刹却成为了首富,她被自己的亲生母亲又送到了云严刹的身边,给他羞辱。

我和你的爱已落幕林可欣云严刹结局目录阅读

当初要不是因为看到赵瑶瑶和云严刹躺在一张床上,她也不会和云严刹离婚。

“可欣,虽然我当时在你们家只是一个佣人,你是高高在上的大小姐,可是我也是真心把你当朋友。”赵瑶瑶一脸委屈地说着。

“就你也配说真心?”林可欣不想和赵瑶瑶争辩以前的事,爸爸在医院里面需要钱治疗。她求着云严刹。“看在我们曾经夫妻的面子上,救救我爸,好吗?”

云严刹眼神越来越冷,“林可欣你是瞧不起佣人?也是啊,我妈可不就是你们家佣人?所以你也瞧不起佣人的儿子。林可欣你跪着爬过来,我会考虑借给你钱。”

林可欣震惊看着云严刹,他眼神却带着玩味和快意。

她怎么也没有想到,曾经宠她如公主般的云严刹,竟然会在赵瑶瑶面前这样羞辱她。

云严刹知道她有多不喜欢赵瑶瑶的。

而旁边的赵瑶瑶也是幸灾乐祸。

“看来林大小姐还能在其他地方借到钱,不稀罕这钱?”云严刹轻笑看着林可欣讥讽。

家里出事后,妈妈依旧不改奢华,把能借的都借了,林可欣深知,在无人会借钱给她了。

咬紧牙,林可欣不敢再犹豫,跪在了前夫面前。

“爬过来。”云严刹讥笑看着地上,浑身只穿着一件他的寸衣的林可欣。

跪都跪了,所有尊严都没了,林可欣双手撑地,一点点爬到前夫云严刹面前。

云严刹满意地笑了,用他的黑色皮鞋勾起林可欣的下颚,看着林可欣那倔强的眸子依旧是高不可攀的神态,云严刹眸子瞬间冷下来。

她卑微,好无尊严地跪在他面前了,她竟还这幅表情。

她还以为自己是高不可攀的大小姐。

好。很好。

“日利息是三倍,还不了,我让你做什么,你都得服从。”云严刹皮鞋放过林可欣下颚。

昨夜一夜战,让林可欣双腿发软打颤,云严刹一放开林可欣,她扑倒下来。

整个脸正好栽倒在云严刹身上。

云严刹脸色顿时巨变,旁边的赵瑶瑶一直冷笑举着手机准备摄像。

林可欣忙起来,趴在地上手忙脚乱的捡地上的红色钞票。

一身狼狈来到了医院,妈妈带着弟弟已经在医院门口等着了。

“快吧钱给我,我去给你爸缴费,你去脑科手术室那里看你爸。”季冬雪一看到林可欣连忙拿过她手中的袋子,催促林可欣。

林可欣只想看到爸爸,向脑科病房跑过去。

可是林可欣问遍了,也没有爸爸的名字。

她连忙打电话给季冬雪。“妈,我没有找到我爸。”

“没有想到你在你那个前夫眼里,竟然就值4万块钱。”季冬雪接了电话嫌弃地说道。

林可欣冷静下来明白了。“你骗我?”

“你弟要买衣服,就这4万块钱买一双鞋都不够。他读的是贵族学校。不穿好一点,别人会瞧不起他。”季冬雪理所当然地说道。

“妈,我也是你的亲生女儿,你怎么可以把我卖给云严刹?你明知道我们离婚闹得很不愉快,他不会好好对我的。”林可欣再也控制不住泪流满面。

云严刹怎么样的羞辱她,她都不觉得委屈。

可是她的亲妈,竟然会这样出卖她,欺骗她。

“可欣,严刹肯要你就说明对你还是有感情的。你求求他,说不定你们可以复合。现在云严刹是北城首富,你跟他复合了,我们就不会过苦日子了……”

林可欣不想在听妈妈的话,挂断了电话。

才挂断电话,云严刹的电话打了过来。林可欣欠他的钱,不敢不接。

“什么事?”

“何时还钱?”云严刹冷冷地声音传来。

“我……”林可欣噎住了,有些无地自容,她虽然有工作,工资卡却被妈妈抢了去。她身上最多只有六百块生活费。

“来康复中心VIP区。”云严刹说完了就挂断了电话。

林可欣赶到了康复中心的VIP。云严刹已经在那里等着她。

她还没有来得及问什么,云严刹抬脚就走,林可欣跟了上去,她才知道云严刹是带她来前任婆婆的病房。

“不用你还钱,照顾我妈好了为止,为你们家做的事情赎罪。”云严刹坐在了病床边,看着林可欣说。

“好。”林可欣没有拒绝的理由,她欠了云严刹的钱。

云严刹有些意外林可欣这么快答应,要知道林可欣以前有她父亲林天城庇护,就是头发都不用自己梳。

但也没说什么,满意地点头,走出了病房。

一阵恶臭传来,林可欣就知道可能是病床上的云严刹的妈大便了。

赶紧去轻轻翻过钱荷花的身体,臭味更猛烈,裤子都脏了,必须要换裤子。

林可欣忙完的时候,发现衣服上竟然也有污垢,看着那黄色一坨坨,她差点吐了。

刚刚准备去洗,病房的门被推开了。

“哟,这不是林家大小姐吗?看到我们家小严发达了,就又回来了?”

这人是云严刹的大姨,因为她没借钱给这大姨炒股,所以总是在云严刹面前说,白瞎了云严刹长得如此俊美,做倒插门一分钱好处占不到。

因此在云严刹心里埋下他是倒插门,吃媳妇家的饭的心结。

可在她心里,云严刹能力卓越,是商业奇才。他不用靠任何人便可以闯出自己天下。

事实也是,云严刹凭自己做到了。

林可欣懒得理会她,准备去卫生间洗一下自己身上的污垢,却被大姨拦住。

“还耍你大小姐脾气呢?还有林家吗?去给我倒杯水。”大姨钱桂枝一副太后般的命令着林可欣。

“我去洗个手。”

“你不给我倒水是吧?我这就打电话给小严。”钱桂枝立刻拨通了云严刹的电话。“小严,你让你这娇生惯养的前妻来伺候你妈,不怕她害死你妈?我试探一下她懒不懒,一杯水都不给我倒。”

过了几秒,钱桂枝得意洋洋把手机递给林可欣让她接电话。

“怎么,四万块倒杯水也不愿意?你不要忘了,我妈为什么躺在这。”

“我倒水就是。”林可欣打断了云严刹的话,挂了电话。去餐桌那边倒了一杯温开水递给了钱桂枝。

钱桂枝坐在沙发上,得意洋洋地挑着眼睛看着林可欣。

“噗呲……”林可欣低头的时候,钱桂枝看到了她身上那坨黄黄的,闻到了臭味,一口水喷了出来。“你身上是什么?”

“云严刹妈刚才大便了,我刚处理,没来得及洗手,你非要我给你倒水……”

“啪!”

林可欣还没说完,钱桂枝一巴掌就甩在了林可欣脸颊上,钱桂枝以前是厨房炒菜的,力气特别大,一巴掌把林可欣甩在地上,很久都会不过神来。

从小到大,都没有人打过她,林可欣怒火难消,站起来,想要直接一巴掌回击,可她也没有打过人,却也打不下去。

“哎哟……疼死我了……”钱桂枝忽然自己就摔到了茶几桌角上。

林可欣正不解,这钱桂枝想做什么,就看到了怒气冲冲进来的云严刹。

“哎哟好疼啊,小严啊……你找谁伺候你妈不行啊,偏偏找你前妻,她生惯养不说,还从来都没有瞧得起过你妈,连带着也瞧不起你大姨,教她怎么给你妈换裤子,就把我推倒了……”

钱桂枝坐在地上,一副痛苦地样子喊叫着。

“我没有……”林可欣看着云严刹解释着。

可云严刹的眼神告诉林可欣,他根本就不信她的话。

林可欣那一刹那,心有些抽疼,夫妻三年,云严刹竟这样质疑她人品?

云严刹是知道他那大姨经常碰瓷讹人的。

“伤势如何?”云严刹看向林桂枝问。

“我可能骨折了……”钱桂枝捂着腿一副很痛的样子。“小严,你一定要找律师,让她赔偿我,否则这个女人还不知要对你妈做什么。”

云严刹对外面他的助理使了一个眼神,助理就去把医生请了过来。

结果真的是骨折了。

云严刹真听他大姨的话,把律师叫过来,算起了赔偿和后期营养费,一共十五万。

这如果是以前,林可欣分分钟能拿出来,但是现在她根本没有钱,再说也不是她推的,凭什么她赔偿?

“我没推你大姨,我不会赔偿。”林可欣直视着云严刹说。

“打官司,我会让你赔得更多。”云严刹冷漠看着林可欣走过她身旁,轻讽。“林可欣,你可知被冤枉的滋味?”

林可欣不可置信看着云严刹,原来云严刹明知她没推钱桂枝,却依旧要冤枉她,要她赔偿。

可她何曾冤枉过云严刹?

医生们把钱桂枝抬了出去之后,林可欣问云严刹。“你刚才的话,什么意思?我冤枉过你?”

“你竟然忘了?”瞬间怒火滔天。一把掐住了林可欣的脖子,那眼神恨不得杀了林可欣。“你的心到底是什么做的?我妈捡到你几百万项链还你,你认为她会偷十几万怀表?你从未信我和我妈!林可欣,我这辈子都不会放过你的!”

林可欣这时才明白为什么云严刹这么愤怒。可是当时她和爸爸明明一起在书房看到婆婆把怀表放进口袋。

而且云严刹不知,他妈妈已经嗜赌成性。那条几百万的项链,是婆婆去卖,卖到她朋友那里去了。

婆婆才不得不归还。

云严刹更不知,她要离婚,是因为看到他和赵瑶瑶睡在一张床上。而不是因为婆婆偷东西。

如果让爸爸和哥哥知道云严刹出轨,当时就会毁了云严刹,让云严刹永无翻身之日。

她哪里舍得她爱的云严刹被毁。

可如今一切,解释都解释不了了。

云严刹的手更紧的掐着她的喉咙,那狠绝的眼神,似乎非要她死。

“云哥哥,为了这样的人,脏你的手不划算。”赵瑶瑶拉了拉云严刹的手说道。

虽然云严刹放开了手,但是那双眼睛依然恨不得杀死林可欣。

他松了松领带,示意律师进来。

“林小姐,这是你的赔偿钱桂枝的账单,云先生说,若十五天内无法还清,必收你们现在住的房子。”云严刹律师进来,将一张律师函递给林可欣。

林可欣紧紧拽着手中的纸,那套房子是家里唯一庇身之处,如果没了,她们一家就会就留落街头。

“你不要以为你哥会回来帮你,他在海上失事,尸骨无存。”云严刹残忍地看着林可欣苍白的脸说道。

林可欣惊惧看着云严刹,“不,不可能……你胡说。”

“这新闻都有了,可欣你看看,也劝你爸爸,别太伤心……免得……”赵瑶瑶将手机拿给林可欣看,随后小声在林可欣耳边道。“免得,一走走一双……”

赵瑶瑶的学费都是爸爸支付的,赵瑶瑶却这样诅咒她爸爸。林可欣无法忍耐,伸手就要甩赵瑶瑶一巴掌。

“啪……”云严刹却一巴掌将林可欣甩到了一边。

林可欣想要起来,云严刹却用他黑色皮鞋,踩着林可欣的后背,不准林可欣起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