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耽美文
就来耽美小说网

重生娇妻:冷酷老公求放过夏安然裴锦冽全集目录阅读

重生娇妻:冷酷老公求放过是一本由作者绯笛创作编写的都市言情重生小说。小说故事中夏安然爬上了裴锦冽的床,前世她被自己的姐姐设计,更是死于非命,如今她强悍归来,却直接捣碎了夏迎春的阴谋,可她没想到,她想要借之离开的裴锦冽根本就没有那么好掌控,而在她选择自己变强对抗夏家的时候,裴锦冽却一直在暗中帮助她。

重生娇妻:冷酷老公求放过夏安然裴锦冽全集目录阅读

夏安然自然知道裴锦冽那阴鸷冷傲的性子,虽然他现在面上波澜不惊,但心里肯定对夏迎春膈应的厉害。

不止是夏迎春,连带着夏家人,裴锦冽都会厌恶的要死。

毕竟,这门婚事本来就非他所愿,现在又掺杂了阴谋进去,像他这样站在金字塔顶端的男人,怎么可能受得了。

所以,她不需要继续说什么,只需要看着裴锦冽收拾这帮人就好。

“锦冽,你听我说,那个贱人说谎的,跟你在一起的人是我。”夏迎春拎着裙摆走过去,想去抓男人的手,却被他嫌恶的打开。

裴锦冽弹了弹手里的烟灰,“知道我最讨厌什么么?”

夏迎春看着男人那张冷到骨子里的俊脸,颤颤巍巍的向后退了两步。

他身上的气息过于可怕,让她的腿不听使唤的往后挪。

“我最讨厌别人算计我!夏迎春,你是第一个敢挑战我的人,我想想,要怎么惩罚你呢?”

夏迎春脸色大变,任谁都知道裴锦冽那阴鸷难测的个性,她都不敢去想,他口中的惩罚到底是真的惩罚,还是……想让她彻底消失!

“锦冽,我是真心喜欢你的,找夏安然做替身也是不得已,你原谅我,原谅我吧,我以后肯定跟你好好过日子,真的,真的……”

“不会有以后了。”说着,裴锦冽抄起地上的衣服,快速套在身上,举步离开房间。

夏安然的目的已经到达,继续留在这里也没意思,可就在她要离开时,夏迎春却忽然死死的拉住她的手臂,目眦欲裂的盯着她的脸,“夏安然,你这个贱人,居然敢破坏我的好事?”

一直擒在嘴角的笑慢慢僵下来,夏安然眼底泛起肃杀的此股冰冷,整个人都被笼罩在厚厚的寒冰之中。

下一秒,她猛地用力握住夏迎春的手腕,狠狠一甩,夏迎春啊的一声倒在地上。

厚重的婚纱让她无法起身,再加上刚才情绪过于激动流了眼泪,此时的夏迎春狼狈无比。

她伸手指着夏安然,狠狠的道,“夏安然,你居然敢和我动手?”

“不动手难道还留着你么?夏迎春,你接下来要怎么样?把我送到疯人院,看我自生自灭?还是让那些小流氓侮辱我,然后将我丢进海里喂鱼,再跟外界说我是生活不检点,怀了私生子,倍感羞愧才跳海轻生的?”

夏迎春吓了一跳,她怎么会知道自己以后的计划?

还有她这个眼神,犀利狠绝又阴鸷,像来寻仇索命的鬼魂一般可怕。

她忽然觉得,夏安然已经不是过去的夏安然了,不会任她拿捏,更不会唯她是从。

见夏迎春震惊的说不出话来,夏安然冷冷的嗤笑一声,冷漠的转身,“与其花时间和我纠缠,不如想想怎么处理外边的烂摊子,还有……”她忽然回过头,明艳艳的笑了下,“依着裴锦冽那残暴不仁的脾气,没准你还没回到夏家,就会听见夏家破产的消息,想想对策吧。”

说完,夏安然快步离去。

以最快的速度跑到海岸,她果然看见裴锦冽高大的身形上了船,她使出浑身的力气跑过去,可船已经开走了。

没有任何犹豫,她噗通一声跳进冰凉的海水里。

裴锦冽站在甲板上,海风吹的他的西装列列作响,他透过黑色墨镜看到夏安然跑进海水里,使劲挥开双臂朝着他游过来。

这女人,疯了么!

而且,她居然还裹着浴巾,那浴巾在海水的冲刷下已经摇摇欲坠,她这副半遮不掩的模样真是……

裴锦冽抿了抿薄唇,一股火热从胸口生疼而起。

“停船!”裴锦冽大声吩咐。

大船缓缓停住,一只救生圈被扔在夏安然眼前,她抬起头,透过水蒙蒙的视线,她看到一团似是被浓雾笼罩的黑色身影,她咬了咬牙,抓起救生圈套在身上。

被拖着上了船,夏安然坐在甲板上忍不住咳嗽了几声,裴锦冽犀利的双眸紧紧的凝视着她,脱下自己的西装套在她身上,随后冷然看向周围的手下,手下立刻退下去。

“就这点本事,还追船?有几条命够你死的?”

夏安然眼底波澜不惊,看着裴锦冽的眼神带着一种他根本读不懂的释然和洒脱。

“最后,你不是也救了我么。”

看着她那副‘我就知道你最后会出手’的模样,怒火就如同火油浇在心口一般,腾的一下燃烧起来,“女人,别以为上了我床就能随意编排我,你还没那个资格!再说,没有和证据能证明那天晚上的女人就是你!”

夏安然似笑非笑的开口,“我没有任何一个时刻像现在这样感谢夏迎春那个猪脑子,居然想出给你下药这种好方法,然后,把这个好机会给了我!”

说完,她张开嘴,狠狠的咬住裴锦冽的肩膀!

“嗯!”裴锦冽猝不及防的被咬,忍不住闷哼一声,可就在他要出手丢开这个疯女人时,夏安然却慢慢的松开嘴,晶亮的大眼睛以错不错的凝视着他的双眼。

“裴少想起什么了么?”

男人表情一僵,忽然想起那一晚,在迷迷糊糊中似乎听见这么一句话,而且,那个女人也像夏安然一样咬了他一口。

只不过,那个女人咬得是另一侧。

“看来,你想起来了。裴少可以对比一样牙印,看看两侧是否相同,就可以知道我有没有说谎了。”

裴锦冽的目光沉了沉,“有什么目的,直接说,我不喜欢拐弯抹角。”

她废了这样大的周折破坏了自己和夏迎春的订婚典礼,又有勇气跳海追船,绝对对他有要求。

“我想让你杀了夏家人!”

噗!

裴锦冽差点吐血。

要钱的女人他见过,要房产的女人他也见过,要人命的,她是头一份!

而且还是要夏家全家人的命!

当他是什么?杀人不眨眼的怪物?

而且,她的表情还如此波澜不惊,似乎夏家人的命犹如草芥一般廉价。

想想自己居然上了这么个心狠手辣的女人,裴锦冽都不由得心头一寒。

“你以为你是谁啊?陪我睡了一晚,就值得我为你杀人?”

“当然,我不值得,但是,有人值得!”说着,夏安然目光缓缓向下,裴锦冽的视线也随着她缓缓下移,直到她小腹处才慢慢停住。

“裴锦冽,我怀孕了,是你的!”

裴锦冽的身体僵了僵,怀孕了?

“不用怀疑,我就你这么一个男人,如果你不相信,可以去验DNA,亦或者,你不是不相信孩子是你的,而是不相信你自己有这么大的能力,可以一击即中?”

裴锦冽冷笑一声,这特么什么意思?能力?他有的就是能力好不好?

裴锦冽蹲在地上,单手搭在膝盖上,衬衫最上面的两颗扣子被解开,露出男人精壮的小麦色肌肤,看起来野性又充满诱惑。

他搭在膝盖上的手忽然抬起,狠狠捏住夏安然的下颚,“你说我见过最胆大的女人!”

下颚处传来刺痛,夏安然都怀疑他会不会把自己的骨头捏碎,但她面上依旧波澜不惊,“多谢裴少夸奖,现在可以答应我的要求了么?”

“呵!”男人嗤笑,“想用孩子套牢我的女人不计其数,你怎么就是最特别的那个?女人,孩子我可以留下,但你,有多远滚多远!”

说完,裴锦冽甩开夏安然,起身大步走进船舱。

夏安然没动,只是裹紧了身上的衣服,他的气息还如同往昔一样,清冽又带着那么一点霸道和冷漠。

他问她,凭什么是最特别的那个,那么现在,她来回答,因为,她两世为人!

前一世,她在夏迎春的订婚宴上被迫害而死,连尸体都找不到,可能是她的怨念太深,所以她又重生到了这一天。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