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耽美文
就来耽美小说网

神医狂妃倾天下莫沉烟祁晟无广告目录阅读

神医狂妃倾天下是一本由作者凌霜创作编写的古代言情小说。小说讲述了莫沉烟被自己心爱的男人欺骗了七年的时间,甚至在将祁晟送上了皇位之后,她才知道他害死了老皇帝的毒竟然是她所制造的,她也一身业障,她的莫家因她破灭,她身为药门门主的唯一弟子,也只能看着祁晟将药门覆灭,而恶毒的莫如雪丝毫不顾及她被莫家收养的恩情,与渣男祁晟沆瀣一气,莫沉烟含恨而死,却在再次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重生到了未与祁晟相遇的时候,她能否改变未来呢。

神医狂妃倾天下莫沉烟祁晟无广告目录阅读

祁晟厌恶地偏过头:“你现在说什么也没用了,留你一命已是朕的仁慈。”

是啊,仁慈。

莫沉烟闭了闭眼,想她堂堂药门门主唯一的徒弟,莫家的掌上明珠,本来有锦绣前程,却为了他毁掉了一切。

早在昨日药门覆灭的消息传到她耳朵里的时候,她便心如死灰了。

“随你吧,如今的我还有什么好失去的呢。”

莫沉烟轻轻呢喃,一行清泪落下。

祁晟命人将她架到了城墙之上,烈烈寒风吹拂在脸上,莫沉烟嗅到了久违的自由的空气。

香气袭来,穿着凤袍的莫如雪婀娜多姿,走到了祁晟身边,朝他晃了晃微红的指尖。

“这是怎么弄的?朕要心疼死了。”

“陛下,”莫如雪软软开口,“是臣妾没用,学了这么久医术但还是学不好,我是不是这辈子也不会追上长姐了?”

祁晟笑着轻吻她的头发:“何必叫那种贱人为长姐,她不配,只要是如雪想要的,朕都会为你夺来。”

说罢,他取下腰间佩剑,在莫沉烟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便砍下了她的双手。

白净纤细的断手掉落城墙下,莫沉烟死死咬住了嘴唇没有叫出一声痛来。

然而城墙下却传来两声惊呼:“沉烟……吾儿……!”

莫沉烟瞬间红了眼眶,像是困兽一般发疯挣扎着钳制她的人。

“祁晟,你放开我,放开我!”

“放开她,叫她看。”

祁晟搂着莫如雪坐在早就摆好的龙椅上。

莫沉烟不顾还在流血的双臂,猛地扑到了城墙上,下面是她的爹娘,此时被五花大绑押于断头台上,在他们的身边摆着的是药门众人的尸体。

“啊——!”

莫沉烟绝望大喊,眼泪簌簌落下,明明在大口喘着气却依然难以呼吸。

她跪在祁晟的脚边磕破了额头:“你恨我你冲我来,放过我的爹娘啊,他们也曾支持过你上位啊,还有你!”

她看向莫如雪:“当初是我爹娘将你捡了回来,将你抚养成人,尽管你不是莫家亲生的女儿,但我们从未亏待你,你真要眼睁睁看着他们去死吗?”

莫如雪颦蹙:“长姐,不是我狠心,可这是陛下的决定,我只是一介弱女子,出嫁后便要听夫君的话,为夫君考虑,陛下自有他的决断。”

祁晟感动的不行,狠狠踢了莫沉烟一脚:“这就是你和如雪最大的差别,朕偏要你看着你所在乎的人全为你而死,莫沉烟,你不是医术了得吗?不是自命不凡吗?朕就要你明白,你能医尽天下人,却留不住你爹娘的命!行刑!”

“不——!”

细微的噗噗声响起,莫家夫妇人头落地,莫沉烟扒在城墙上亲眼目睹了这一切。

她笑了。

寒风吹干了她的眼泪,也吹起了她的裙角。

她用断臂攀上了高高的城墙,回头看向祁晟和莫如雪。

“祁晟,莫如雪,我就是变成厉鬼也不会放过你们,我愿用我的命和鲜血诅咒你们万劫不复,这祁国只要你一天为皇便一日不得安宁!”

说完,她纵身一跃跳下了城墙,翻飞的裙摆衬的她好似要飞向天边。

那里是一直在等着她的亲人挚友,还有她最想要的自由。

‘嘭’

整个祁国的神话,被奉为医仙的莫沉烟,死了。

…………

“唔……”

一阵失重,莫沉烟猛地睁开了双眼。

她看着上方的吊顶,许久缓不过神来。

“这是怎么回事?我不是死了吗?这里……这里分明是我的卧房……”

房门被轻轻推开,莫沉烟被吓了一跳,看见来人后,她瞬间红了眼眶,失声痛哭。

“娘!”

莫母只是去端个汤盅的功夫,再回来就看见自己的心肝女儿哭的上气不接下气,连忙上前抱住她。

“怎么哭了?是哪里不舒服吗?啊?你可别吓娘啊。”

莫沉烟靠在她的怀里,如果这是一场梦,她希望自己永远不要醒来。

一直哭到打嗝,莫沉烟才微微坐起然后狠狠扇了自己一个耳光。

这可把莫母给吓坏了:“你这是做什么呀!疼不疼呀,你到底是怎么了,别吓娘啊!”

脸上传来的刺痛告诉莫沉烟这不是一场梦,她真的回来了,回到了爹娘还在的时候。

强迫自己冷静下来,莫沉烟肿着眼睛说:“娘,没事,我……我做了一场噩梦,梦见你们都不在了,只有我一个人……”

莫母松了一口气,轻轻拍了拍她的发顶:“坏丫头,你吓死娘了,一个梦而已有什么好怕的,娘啊,还没看见你嫁人生子的,哪能死这么早。”

“不许胡说!”

眼瞧着哭包莫沉烟又要抹眼泪,莫母连忙哄她。

过了一会,莫沉烟才想起来问:“娘,现在是什么时候了?”

“刚过辰时。”

“不是,”莫沉烟垂眸,“现在是……什么国号年份了?”

“启顺九年啊,你不过就是有些发热,怎么连这也不记得了,真没别的地方不舒服?”

“没有没有,”莫沉烟笑道,“我就是确认一下不在梦里了嘛。”

启顺九年,这是先帝在位时的国号,她真的回来了,回到了一切开始的时候。

现在的祁晟还是那个不被重视的二皇子,而她也不曾与他相识。

瞧着莫沉烟的情绪稳定下来了,莫母柔声问道:“晚上的花灯会,你还去吗?”

“花灯会?”

这倒是叫她知道了现在更确切的时间点,因为她前世只去过一次花灯会,便是那一次认识了祁晟。

莫沉烟垂眸道:“要去的,病刚好,也想出去走走。”

莫母点了点头没有拦她:“好在如雪也是要去的,有她在,我也放心一些。”

闻言,莫沉烟的笑容更灿烂了,前世莫如雪一直以善良贴心的形象出现,直到莫家夫妇被斩首也没看出来她的真面目。

为了不再重蹈覆辙,莫沉烟这一次一定要先把她的狐狸尾巴揪出来。

说曹操曹操到,房门被敲响,莫如雪在门口轻声道:“长姐,我能进来吗?”

莫沉烟在心里冷笑,平日也不见你敲门问询,想来是知道母亲在这了。

果然,莫母笑了笑:“如雪,快进来,自家姊妹守这些规矩就生分了。”

莫如雪捧着一个托盘进屋,坐在了床边上。

“如雪知道了,只是对于长姐我总是多了几分尊敬的。”

莫母拍了拍她的手:“这是?”

莫如雪连忙将托盘上的衣裳拿起来:“这是答应给长姐做的衣裳,连着熬了几日,可算是赶在花灯会前做好了。”

莫母有些心疼,虽说莫如雪不是她亲生的女儿,但从小养在身边,在她心里的分量和莫沉烟是差不多的。

“也是沉烟任性了,府里这么多绣娘放着不用,怎么叫你妹妹做衣裳?”

莫沉烟故作不解:“没有呀,我都不知道有做衣裳这回事呢?”

莫如雪赶紧接过话茬,低着头道:“是,不是长姐要求的,是我想给长姐做件衣裙。”

她这么一说,莫母更觉得是她在害怕莫沉烟,但莫沉烟也没急着反驳,只是一个劲盯着莫如雪头发看。

“你这是看什么呢?还不好好谢谢你妹妹。”

莫沉烟却咦了一声:“娘,你看妹妹头上戴的……是不是九珠钗?”

莫母细细看过去,发现还真是九珠钗,当即微微变了脸色,伸手将发钗拿了下来。

“如雪,你怎么会戴如此逾矩的东西,九乃极数,是皇后才能戴的!”

莫如雪攥紧了衣角:“这……许是我的丫鬟出去看着好看便买了,我也不懂这些,这才……”

莫沉烟没有出声,前世莫如雪一直喜欢戴这些逾矩的东西,都是细看很难被发现的,且又只是在府里戴便没被人发现。

重活一世,她再清楚不过莫如雪的野心,她想要的不是一个钟情于她的男人,而是皇后之位。

就像前世,她在几位皇子中‘精挑细选’,费尽心机,生怕和皇后之位失之交臂。

不过也就是祁晟眼皮子浅罢了,换个人来做皇帝都不会叫莫如雪这般心性的女人为后。

收回视线,莫沉烟笑道:“想必妹妹是没什么首饰吧,从我这里拿吧,晚上便是花灯会,妹妹要打扮漂亮才是。”

莫如雪压下眼中的嫉恨:“长姐的东西我是万万不敢肖想的。”

“这是说的什么话,”莫沉烟道,“你不是也给我做了衣裙,去挑吧,晚上我穿你做的衣裳,你戴我送的首饰,这才叫圆满呢。”

这话说的莫母心里熨帖,为人母最怕的就是两姐妹暗自争斗,尤其还有一个是捡回来的。

思及此,她道:“如雪,去拿吧,也是你姐姐的一番心意。”

莫如雪这才去了在妆奁中挑选,有莫母在,她不敢拿太好的,只拿了一支平平无奇的白玉簪。

莫沉烟却叹了口气,亲自下床,拿了妆奁里最华贵的一款雀尾钗塞到莫如雪手中。

她先是咳了两声,才道:“妹妹还是跟我见外了,花灯会这么重要的日子,可要戴的精致些才好。”

莫如雪本想再推辞一二,却见莫沉烟咳嗽不断,莫母也赶紧心疼地将她扶回了床上,这一来二去就堵住了莫如雪的嘴。

时辰尚早,莫母带着莫如雪先走了,没有过多打扰莫沉烟。

待二人离开后,莫沉烟慢条斯理地将莫如雪做的衣裙的针脚一一挑开……

天色渐晚,莫沉烟换上了莫如雪送来的衣裙,不得不说,这件衣裳单从华丽上讲的确出色。

莫府门口,莫如雪已经在等了,头上果然戴着雀尾钗,莫母送她们上了马车,细心叮嘱又敲打丫鬟,花灯会上人多,生怕她们出乱子。

马车上,莫如雪一直在瞄莫沉烟,半晌出声问道:“长姐一会可是要去画舫?”

莫沉烟轻轻撩开车帘:“要去的。”

前世,莫如雪在给她做的衣裳里塞进了葵草梗,这东西没有毒但是非常坚硬,像是袖珍且细如牛毛的针,刺的她坐立难安。

在画舫上,莫如雪更是趁她分神将她推下了船,后来她被祁晟救上来,不仅因为与外男接触被呵斥,更是因为身上留下的红点被莫如雪说成是疹子。

皇后一直属意莫沉烟为三皇妃,但听说她出了疹子便歇了心思。

最绝的是,那葵草梗遇水便软,事后再想找证据都找不到,更何况前世她一心对莫如雪,哪里会知道她是怎样的恶毒心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