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耽美文
就来耽美小说网

陆少不约,隐婚甜妻太嚣张裴柠陆骞北无广告阅读

陆少不约,隐婚甜妻太嚣张是一本由作者半夏暖沙创作编写的都市言情小说。小说讲述了裴柠被检测出了子宫癌,而她的家人却恨不得她早点死,她小心翼翼爱着的男人陆骞北丝毫不知道她的重病,心中只有裴落,甚至想要裴柠去给裴落做骨髓移植,别说裴落抢走了她心爱的男人,她的母亲小三上位破坏了她父母的婚姻,就能让裴柠恨死裴落,可陆骞北不在乎,他只想要裴落的命,哪怕裴柠死在手术台上也丝毫不在乎。

陆少不约,隐婚甜妻太嚣张裴柠陆骞北无广告阅读

陆骞北眼睛一眯,冷声道:“你说什么?”

“我说,我不愿意给她做骨髓移植。”裴柠一点儿也不怕他吃人的目光,扬起下巴,一字一句地说清楚。

“只是抽一点骨髓而已,你怎么这么冷血?”陆骞北气愤地问道。

“我冷血?”裴柠嘶哑着声音,忍着心痛问道,“你知不知道这是多么严重的手术?你知不知道抽骨髓很可能会死在手术台上的?你根本就不是让我去救她,你是在拿我的命去换她的命!”

陆骞北脸色一阵青白:“你就这么怕死?落落可是你的亲妹妹!”

裴柠咬着牙龈,硬声问道:“同父异母,她妈小三上位,我爸婚内出轨也算亲妹妹?”

“那是上一辈的恩怨,落落又没有错,就算你对她妈妈不满,落落也是一条人命,难道你要眼睁睁看着落落去死?”陆骞北眼眶通红,猛地伸手钳住她的下颚。

裴柠冷笑一声,何止是上一辈的恩怨?

他又怎么会知道,当初拼命救他的人是她裴柠!

他醒来第一眼看到的人本来应该是她,他现在维护的喜欢的都该是她,而不是只会花言巧语虚伪作态的裴落!

“她的死活和我没关系,当初是裴家先把我赶出去的,现在又想让我救裴落,想都别想!”裴柠定定地看着他,眼睛红了一圈,语气却异常坚定。

“你!”陆骞北气得甩开她的下巴,咬牙切齿地问,“说吧,你到底怎么才肯答应给落落捐骨髓?”

裴柠没想到陆骞北竟然能为了裴落做到这个地步,她愣了一下,突然哈哈大笑了两声。

“什么都肯为她做?那好啊,你娶我!抽取骨髓手术死亡率那么高,万一我死在手术台上都还是只可怜的单身鬼,那我可太亏了。”

陆骞北愣住,深邃的眼中翻涌着惊涛骇浪,良久,他才冷哼道:“你可真是心机深沉!不过你放心吧,祸害遗千年,你死不了的。”

裴柠眼底划过一抹几不可见的悲伤,你错了,我还有半年就要死了,倒是裴落,她拿了我的骨髓就可以活下去了。

心中悲凉,她嘴上却冷硬道:“不愿意么?看来你对裴落的爱也不过如此!”

陆骞北握紧拳头,满脸厌恶地看向她,咬牙道:“我答应你,明天就去领证,你可别反悔!”

离开的时候,陆骞北摔得公寓门震天响。

裴柠紧绷的脊背瞬间松懈下来,捂着嘴巴跑到卫生间撕心裂肺地咳出来一大口血。

血腥味在口腔中蔓延开,裴柠冷着脸漱口,清理垃圾,然后把药喝掉,再返回床上躺下,冷静的可怕。

躺到床上后,虽然依旧疲惫,却没有困意了。

母亲临死前的遗言回想在耳畔,字字诛心。

“我宁愿你嫁给任何一个普通男人,都不想你嫁给陆骞北。他不是你的良配,只会给你带来不幸。”

“我已经联系了律师,等你结婚的时候,我的遗产就是留给你的嫁妆。但如果你执意嫁给他,我的遗产就会捐到希望机构。”

裴柠翻了身,眼角划出一滴泪水沾湿了床单:“妈妈,对不起,我快要死了,我想为自己不理智一次。”

这样,虽然我不能与他共度一生,却可以冠以他之姓入葬。

第二天,天上飘着蒙蒙细雨,陆骞北前一夜睡得不踏实,天一亮就起床给裴柠打去了电话。

可是电话响了很久都没有人接,陆骞北心底莫名,脸色难看地开门冲进雨雾里,顶着一身湿气开车冲到了裴柠家门口。

摁了两下门铃后,他立马急不可耐地抬手“哐哐哐”地捶门,声音干涩尖厉:“开门!裴柠,没死就赶紧出来开门!”

捶了接近一分钟的门,陆骞北双拳发疼,还是没有人开门,不好的念头袭上来,心跳慌乱。

看着门上的密码锁,陆骞北试探着输入了她的生日,提示错误,他又试了自己的生日,竟然打开了。

他愣了愣,打开门大步走进去,扫视一圈后直奔卧室。

卧室门甫一打开,一股血腥气冲出来,呛到鼻腔里,陆骞北拧眉大步走到床边,顿时被眼前的一幕震慑住。

裴柠穿着黑色的丝绸吊带睡衣躺在床上,身下大片血迹沾染了雪白的被褥,鲜血和浑身苍白的皮肤相映衬,画面触目惊心。

陆骞北呼吸滞住,瞳孔猛地缩起,他自己都没发现自己双手轻微的颤抖着,为自己心底不好的猜测恐慌。

“裴柠……”他的声音轻的几乎破音,双目充血,“你竟然敢自杀?!我这就带你去医院,我不答应你就别想死!”

说着,他就弯腰将裴柠公主抱抱起来,他用了些力气,却没想到裴柠远比看上去消瘦的多,几乎没什么重量,以至于他用力过猛差点儿跌倒。

裴柠在一起一颠中叮咛了一声,皱紧眉头醒过来,入目的是陆骞北英俊深沉的脸,眼底忍不住呈上了一片光:“陆骞北?”

陆骞北冷哼一声:“你就宁愿自杀也不愿意给落落捐骨髓?你怎么这么铁石心肠?”

裴柠脸上的软笑僵硬住,她低头看了一眼自己的下半身,脸色瞬间苍白,皱眉说道:“你别大惊小怪,我就是来大姨妈又痛经,快放我下来。”

说完不顾陆骞北尴尬地脸色,从他怀中跳下来跑到卫生间反锁上门,这才松了一口气。

再出来的时候,陆骞北一把拽住她的手腕,不满地说道:“你怎么这么麻烦,快走吧,民政局已经开门了。”

裴柠忍着痛意小跑着跟上陆骞北,内心一阵苦涩,他这么着急的要去领证,却是为了她的妹妹,这恐怕是天底下最讽刺的笑话了吧。

两人赶到民政局门口的时候,工作人员刚上班,陆骞北着急地解开两人的安全带,催促着裴柠下车。

裴柠听话地下车却向着民政局对面走去,陆骞北大步走上来,皱眉问道:“民政局在这边儿,你要去哪儿?你反悔了?”

裴柠被他大手抓的很疼,低声说道:“你弄疼我了,放开。”

陆骞北讽刺一声说道:“你疼?你有落落疼吗?她已经在医院里等了很久了,就是因为你一直不答应抽骨髓给她,她才多疼了这么多天。”

裴柠心底一颤,用力忍住眼底委屈的泪水,别过头去,哑着声音说道:“我就是去对面买点喜糖。我第一次结婚,该有的流程不能少。”

陆骞北忍了忍,满脸暗沉,答应了她。

买喜糖的时候,收银员笑着问:“是要去领证吧?”

裴柠羞涩地点了点头,收银员继续说道:“那祝你们百年好合呦。”

裴柠抬起头认真地感谢道:“谢谢。”

陆骞北在旁边付钱,冷哼一声:“演技真是精湛。”

裴柠脸色一僵,心中像被泼了一瓢冷水。

民政局审核拍照盖章速度很快,只是两人拍摄的照片脸色丧着,不像是办结婚证倒像是离婚证。

结束后,裴柠温声笑着给工作人员分了喜糖,陆骞北在旁边不耐烦地催促着,她却不闻不问,固执地分发完喜糖才走。

卧室门甫一打开,一股血腥气冲出来,呛到鼻腔里,陆骞北拧眉大步走到床边,顿时被眼前的一幕震慑住。

裴柠穿着黑色的丝绸吊带睡衣躺在床上,身下大片血迹沾染了雪白的被褥,鲜血和浑身苍白的皮肤相映衬,画面触目惊心。

陆骞北呼吸滞住,瞳孔猛地缩起,他自己都没发现自己双手轻微的颤抖着,为自己心底不好的猜测恐慌。

“裴柠……”他的声音轻的几乎破音,双目充血,“你竟然敢自杀?!我这就带你去医院,我不答应你就别想死!”

说着,他就弯腰将裴柠公主抱抱起来,他用了些力气,却没想到裴柠远比看上去消瘦的多,几乎没什么重量,以至于他用力过猛差点儿跌倒。

裴柠在一起一颠中叮咛了一声,皱紧眉头醒过来,入目的是陆骞北英俊深沉的脸,眼底忍不住呈上了一片光:“陆骞北?”

陆骞北冷哼一声:“你就宁愿自杀也不愿意给落落捐骨髓?你怎么这么铁石心肠?”

裴柠脸上的软笑僵硬住,她低头看了一眼自己的下半身,脸色瞬间苍白,皱眉说道:“你别大惊小怪,我就是来大姨妈又痛经,快放我下来。”

说完不顾陆骞北尴尬地脸色,从他怀中跳下来跑到卫生间反锁上门,这才松了一口气。

再出来的时候,陆骞北一把拽住她的手腕,不满地说道:“你怎么这么麻烦,快走吧,民政局已经开门了。”

裴柠忍着痛意小跑着跟上陆骞北,内心一阵苦涩,他这么着急的要去领证,却是为了她的妹妹,这恐怕是天底下最讽刺的笑话了吧。

两人赶到民政局门口的时候,工作人员刚上班,陆骞北着急地解开两人的安全带,催促着裴柠下车。

裴柠听话地下车却向着民政局对面走去,陆骞北大步走上来,皱眉问道:“民政局在这边儿,你要去哪儿?你反悔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