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耽美文
就来耽美小说网

霆爷你媳妇A炸了全文试读 牧容娅许盛霆小说全本无弹窗

霆爷你媳妇A炸了全文试读 牧容娅许盛霆小说全本无弹窗

文章目录

火爆新书《霆爷你媳妇A炸了》是六月鲤倾心创作的一本现代言情风格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牧容娅许盛霆,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第3章紧接着,‘撕拉’一声,叶长安的衣服被撕开,露出一大片美好。“啊!不要!”叶长安被突如其来的变化惊的叫出了声。靳九渊看着她如此抗拒自己,心中一痛,附身咬住她的脖子,却又舍不得真的弄疼了她。“怎么,…

《霆爷你媳妇A炸了》 第3章 免费试读

第3章

紧接着,‘撕拉’一声,叶长安的衣服被撕开,露出一大片美好。

“啊!不要!”叶长安被突如其来的变化惊的叫出了声。

靳九渊看着她如此抗拒自己,心中一痛,附身咬住她的脖子,却又舍不得真的弄疼了她。

“怎么,我就不能碰你?你指望把自己交给谁?韩修杰还是刚刚那种男人?”

叶长安拼命摇头,上一世就是这样,他无论多愤怒,也舍不得伤她。

到底是有多眼瞎,她才会觉得靳九渊只是一个喜欢强迫别人,独断专行的恶魔。

“不是的!你相信我,就算是死,他们也休想碰我分毫……”

泪水落在靳九渊的掌心,羽毛般轻盈的眼泪,却让他的手忍不住颤抖。

然而他眼眸却在这一刻盛满了悲哀,“那你又是在为谁守身如玉?”

“啊?什么?”叶长安瞪大双眼,被泪水洗礼的双眸更加清澈明亮,她实在被这男人跳跃的思维搞蒙了。

靳九渊极力压制自己的情绪,起身站在床边,浑身带着杀气。

她慌忙起身拉住靳九渊,想解释,却突然眼神一凛,视线触及到他手臂上的伤口。

顾不得身上被撕碎的衣服,看着他手臂上被染红的衬衣,“怎么会受伤,我……我先替你包扎。”

说着就想离开去找人拿药箱。

却被靳九渊抓住手臂拖回来,将她抵在墙上,右手狠狠砸向墙面,压抑的愤怒让他的嗓音变得低沉,“够了!”

“你就这么迫不及待?为了离开甚至不顾自己衣衫不整,还是你觉得装可怜我就会放你跟他双宿双飞?”

“你休想!”

他转身离开,落荒而逃。他怕自己会忍不住,只有这样才能平息心中的愤怒。

但他明白,如此做的后果,她怕是永远都不会回来了。

叶长安却靠着墙呆呆愣愣毫无反应,到此时她才想起,靳九渊会受伤,是因为她听信了韩修杰和叶慧媛的挑拨离间,想要离开靳九渊,发疯不管不顾的伤了他。

她视靳九渊为仇人,却没想到,一心追逐的人,最后却伙同自己的亲人害死了她,甚至连累的靳九渊。

想到此,叶长安眼中的仇恨再也无法控制。

此生,她一定要那些畜牲生不如死。

回过神来,发现靳九渊早已离开。

想到之前他说的话和手臂上的伤口,心里忍不住担心,急忙换了件衣服出门。

长渊阁内因为主人的怒气,偌大的庄园内都静悄悄的。

此时她才发现,自己对靳九渊完全不了解,连他受了伤会去哪里都不知道。

叶长安忍不住狠狠打了自己一巴掌。

刚刚跨进大门的秦峰看到这一幕不由得一愣,转眼似乎想到了什么,脸色变得难看起来。

“叶小姐,您又想做什么?”

这位叶小姐可真是无所不用其极,明知道九爷在乎她,便用伤害自己的方式来惩罚九爷。

这世上想要成为靳家少夫人的女人多得是,实在不明白九爷到底为什么对这样一个不知道好歹的女人另眼相看。

她知道自己以往做的事有多招人厌恶,但此刻也顾不得秦峰的想法,急忙上前,“秦峰,拜托你告诉我,靳九渊在哪里?”

秦峰忍者怒气,问道:“叶小姐,九爷做事不容我等任何人插手,他若是不愿意您知道也是为了您好……”

叶长安面色焦急,“他受伤了,你先带我去找他,求求你……”

秦峰大惊失色,声音不自觉的拔高,“什么?!怎么会这样,九爷他不能受伤的。”

长渊阁西边的小楼里,靳九渊将自己隐藏在一片黑暗中,唯有窗外透过的一丝光亮照在他手中手中的一张照片上。

一栋木质的二层小楼,整体看上去并不大,但雕梁画栋,保养的极好,看起来十分有时代的韵味。外围是一圈梧桐木,将小楼完全包裹在中间。

叶长安从来不知道长渊阁里居然还有这样一栋小楼,随即又自嘲一笑,上辈子她只顾伤害他跟他吵闹,又怎么会注意到其他的事物。

秦峰先一步推开院门,却没有走进去,而是退到一旁,为难地看向叶长安,“叶小姐,九爷就拜托您了,这里我们是不能踏足的。”

叶长安点点头,进到屋内摸索了半天也没找到开关在哪儿,只能小心翼翼的往前走。

“靳九渊,你在哪里?”

黑暗中,靳九渊看着叶长安亦步亦趋的朝着他相反的方向走,脑子里不知为何就想到她无情的离开,只留下一个背影给自己。

“以前是我的错,是我眼瞎看不清人,被他们挑拨离间,误把鱼目当明珠,你再相信我一次好不好?”

小楼的格局跟一般的住房格局不同,叶长安觉得这里似乎很空旷,好不容易摸到了物体,却因为一时大意头撞在柱子上。

‘咚’的一声响起,她还没来得及呼救,靳九渊已经大步上前将人抱在怀里。

叶长安惊叫出声,却在下一刻被人捂住嘴。

背靠着结实的胸膛,她能感受到身后之人心脏澎湃的跳动声,“是谁让你来这里的?”

转身抱住男人,适应了黑暗后,她模模糊糊能看见人影,“我让秦峰带我来的。先不说这个,我先开灯,你的伤口需要赶紧处理,否则感染了就不好了。”

“不必。”说着牵起叶长安的手往外走,“以后不许来这里。”

话音刚落,靳九渊明显感觉到牵着的手微微一颤,似乎是怕叶长安误解,淡淡的解释,“我会亲自带你来,如果有机会的话。”

语气冰冷的跟命令一样,换做上辈子她大概会不以为意,但现在叶长安明白,他说的机会是有一天自己会心甘情愿跟他一起来到这里。

如果说进来之前她还有所好奇的话,此刻只剩下满满的心酸,她到底何德何能得到这个男人偏爱?

路灯暗淡的光从门口洒在男人身上,叶长安看着牵着自己一步步走向光亮的男人,微微低垂下头,低喃道:“会的,那一天不会让你等太久。”

院子外的秦峰见到靳九渊出来,心头的大石头刚刚落下,下一秒又猛地提起来。

再也顾不得小院的禁令,快速冲向靳九渊,伴随着惊慌的大喊声,“九爷!”

叶长安猛地抬头,那个前一秒还笔挺的身形竟然倒了下去。

身体已经快过大脑,本能的冲上前抱住男人,猛然发现男人的体温突然升高,明明刚刚两人接触的时候不是这样的。

叶长安只觉得此刻脑子嗡嗡作响,“靳九渊,你怎么了?你……你别吓我!”

强迫自己冷静下来,将食指和中指搭在男人左手的脉搏上,叶长安的瞳孔突然收缩,心猛地一沉,这脉象怎么会这样?!

小说《霆爷你媳妇A炸了》 第3章 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