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耽美文
就来耽美小说网

总裁,夫人她恃宠而骄傅三少安晴无广告阅读

总裁,夫人她恃宠而骄是一本由作者苏喜创作编写的都市言情小说。小说讲述了安晴被安家卖给了傅家,成了傅三少的第三个老婆,傅三少的前两个老婆都被克死,而安晴却知道,自己受舅舅恩惠太多,外婆也正在病危,为了医药费,她不得不嫁到傅家,受过情伤的她,更是无所谓自己的婚姻是和谁一起过,可安晴不如常人的反应,让傅三少对她有了别样的兴趣。

总裁,夫人她恃宠而骄傅三少安晴无广告阅读

男人勾着一丝邪气的笑,“傅三少的前两个老婆,一个不到两个月就死了,一个坚持了三个月,你觉得你能坚持几个月?”

安晴心里怕极了,可既然答应了舅舅,就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虽然他的话给她带来了巨大的冲击,可经历过上一段失败的感情之后,早就已经没有什么能伤得了她了。

他似乎很满意她错愕的反应,漫不经心地勾起外套,迈开修长的双腿走了出去。

随着一声开合的声音,世界徒然安静了,安晴总算是松了口气,可她到底是怎么来这里的?

过了很久,安晴的表妹孙瑶才带着衣服赶到现场。

“姐,我爸让你嫁给傅三少就是把你往火坑里推,你为什么要答应他?你知不知道那个傅三少他有多可怕?”

安晴收拾好自己,随口问:“他怎么可怕了?”

“他都娶了两个老婆了,每个老婆都死得很惨烈,你以为傅家为什么要一直让他娶老婆?据说傅老太太,也就是傅三少的奶奶,是个极度迷信的人,前两年去算命的时候听信算命先生的鬼话,说傅三少阴气太重,命里带衰,身边必须要有个女人镇着,否则会拖累傅家。”

安晴噗嗤笑了:“这怕不是遇上江湖骗子了吧?”

“本来傅老太太也没有那么信,但一年前,傅家接连发生怪事,有几次还差点要了傅家人的命,傅太太就开始深信不疑了,觉得是傅三少把脏东西带回家了,就开始给傅三少娶老婆,后来你也知道了,三少奶奶一个接着一个离奇死了,之后整个江城,但凡是有些脸面的人家,没人再敢把女儿嫁给傅三少了。”

原来傅三少是这么传奇的人物。

安晴本来对他并没有什么好奇心,但是突然之间,就开始好奇了。

孙瑶一想到是自己的父亲把安晴推向那个火坑,愧疚感就涌了上来:“姐,对不起,要不是我爸……”

“舅舅救过我爸,而且现在外婆病危,不筹到钱的话怎么治病呢?一场婚姻能换来想要的一切,很值得啊。”

“可是太危险了。”

“你放心吧,我会保护好自己的。对了,昨晚我明明是睡在家里的,为什么会在这里?”

孙瑶吞吞吐吐地说:“是傅家,说是要验验货,半夜趁着你睡着了,就把你脱干净了包着被子带走了。”

验验货……所以刚才那个阴阳怪气的男人,只是替傅家验货的?

……

安晴没想到进程会发展地这么快,一个星期后,傅家就来接人了,只有简单的仪式,没有婚礼,没有宴客,她就那么嫁进了傅家,成了傅家的三少奶奶。

嫁进傅家的那天,傅老太太象征性地给她包了一个大红包,老太太虽然年事已高,但脑子十分清醒,据说傅家的一切都是老太太说了算。

傅老太太光是坐在那里,就给人一种威严的感觉,“你知道我为什么会选你嫁进我们傅家吗?”

安晴摇了摇头,偌大的客厅内,好几双眼睛盯着自己,仿佛她是动物园里供人参观的动物。

“因为你没有靠山。安晴,本本分分地待在云霆身边,傅家可以保你一世无忧,否则……”

否则,她就会像傅云霆过去那两个妻子那样一个接着一个地离奇死去吗?

傅云霆虽然传说是个病秧子,需要靠这种迷信法子有女人在身边压住他身上的邪气,但却乖张暴戾,听闻两年前就已经执掌傅氏集团生杀大权,难怪傅家人即使那么不喜欢他,还得忍气吞声。

当天晚上,安晴被安排在傅云霆的房间,本该是新婚之夜,却一整个晚上都没见到新郎。

等到天亮,下楼的时候遇见了傅家大小姐傅沁云,傅沁云面带嘲讽地问道:“傅云霆果然一夜未归?”

“果然?”

“他根本不喜欢奶奶为他安排的婚姻,你以为前两个是怎么死的?我真不敢相信,竟然还有为了钱不怕死嫁给他的,奶奶给了你多少钱?”

安晴紧张得吞了吞口水,傅沁云毫不在意地对她耻笑,好像她就是家里最下等的下等人一般。

“你就等着被傅云霆扫地出门吧。”

好像,所有人都等着看她的笑话,而她直到现在,都还没有见过她的丈夫。

到了晚上,安晴接到了一个陌生电话,电话里的人声称是傅云霆请她过去,她赶过去的时候,包厢里莺莺燕燕,酒气夹杂着烟味扑面而来。

“这又是新来的小姐?”

“傅三少,你看看这个怎么样?长相清纯,我看很符合你的口味。”

安晴听到傅三少三个字,猛然怔住,傅三少……那个人就是傅云霆吗?

她望向人群之中坐在正中位置的那个男人,懒洋洋地靠在沙发上,指间一点星火,修长笔直的双腿搁在前面的茶几上。

烟雾缭绕指间,那双眼睛带着光,像鹰一样犀利。

安晴深吸一口气,刚走过去,就被其中一个人猛地揽住腰,旋即整个人就跌进某个人的怀抱。

她跌坐在那人的腿上,一抬头,就对上傅云霆的视线。

居然是他?就是那天早晨,恐吓过她的那个男人,那个说是要替傅家验货的男人!

他竟然就是傅云霆?!

傅云霆怀抱着她,手在她身上肆意滑动,语气轻佻:“新来的?不知道规矩?”

她惊了惊,差点被他喷出来的烟圈呛住,“什么规矩?”

“迟到了,要自罚三杯。”傅云霆懒洋洋地说,又加了三个字,“交杯酒。”

包厢里的人顿时一阵起哄。

“傅三少什么时候也玩起这一套了?”

“美女,要不我来跟你喝交杯酒?”

安晴咬了咬下唇,傅云霆特意把她叫过来就是为了羞辱她?

他吐着烟圈,一下呼在她脸上,扭头跟另外的人说:“唐总,要不你来?”

安晴下意识地看过去时,心里忽然漏跳一拍,她居然没有发现唐彦佐居然也在这里。

一年不见,她以为自己对他已经毫无恨意了,可就在这一瞬间,那股恨意再次涌上心头。

唐彦佐,你凭什么还过得那么好?你所拥有的一切,本就是从我安家掠夺来的。

傅云霆拍拍她的臀部,语气带着些微的醉意,“既然来了,就去陪唐总喝一杯,唐总怎么高兴,你怎么喝,听懂了吗?”

她不可思议地看着他,“你找我过来,是为了陪酒?”

“不然呢?你觉得你还有其他更好的用处?”

安晴看着他的眼睛,漆黑如墨的眼里淬着阴冷和淡漠,看着她的眼神,就好像她并不是他刚娶回家的妻子,真的只是这个会所里的小姐。

多可笑啊,她跟自己的丈夫,竟然是在这种场合下见面的。

安晴弯了弯唇角,巧笑嫣然,坐到了唐彦佐身边。

既然傅云霆都不介意自己的老婆来陪别的男人喝酒,那她有什么可介意的?反正丢的又不是她的脸。

“唐总,想喝什么?怎么喝?”

她攀上唐彦佐的肩膀,脸上盛满了笑意,就好像,她真的把自己当成了陪酒小姐,他提什么要求,她都会尽责地满足。

唐彦佐脸色一阵青白,捏紧了拳头,附到她耳边,皮笑肉不笑地嘲讽,“安晴,你就这么下贱?”

旁的人看过来时,只当唐彦佐沉溺于美色之中,忍不住就想一亲芳泽。

“傅三少说,按照他的规矩,我们好像要喝交杯酒?”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