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耽美文
就来耽美小说网

宠嫁苏瑜沈重霖全集目录阅读

宠嫁是一本由作者白羽创作编写的古代言情小说。小说故事中苏瑜前世嫁到了沈家,王后三十多年的时光里,她虽然嫁给了自己的封侯拜相的沈重霖,却从来没有得到过他的宠爱,她是商户女,嫁妆无数,却在沈家成为了一个劳碌命,天天讨好丈夫婆母,却没能等到幸福。如今重生一世,她说什么都要离开吸人血肉的沈家,重获新生也一定要活得幸福。

宠嫁苏瑜沈重霖全集目录阅读

那次她是新嫁妇,对与自己同辈的姑奶奶生了血性,让陪嫁的袁嬷嬷直接毫不客气的拦回去了。

“大姑奶奶,您是千金之躯,金口玉言,奴婢是商户家过来的,能碰到您这般训奴才的也算是开了眼了。”

苏瑜看到自己身边的大丫头采玉正站在窗前,透过半条缝望出去,虚弱出声,“采玉。”

采玉闻声回头,几步迈到榻前,“姑娘醒啦,灶上煨着燕窝粥,奴婢给您盛碗过来。”

苏瑜伸手扯住采玉,眼泪顺着眼角滑过,“不急,让袁嬷嬷住口,请姑奶奶进来。”采玉,从小随她一起长大的好妹妹,她记得三年后她会被沈重霖不学无术的弟弟沈重德玷污,不得不开脸去做了他的通房。采玉怀胎时被沈重霖正妻谋害,母子俱亡。

采玉点头出去,很快袁嬷嬷打帘让沈家大姑奶奶沈莹入来。

沈莹裙子走得惊涛骇浪,几步就站到床前,看到日前被母亲罚跪在雪中的大嫂,非旦没生出半丝怜悯,甚至还有几分趾高气昂的厌恶。

“大嫂,我这亲事打你过门前就定下来了。大嫂你虽新妇,但往后也是注定要埋在我沈家祖坟里的,做为沈家未来的当家祖母,我的嫁妆你可不能不管。我嫁的可是永宁伯府,要是我的嫁妆少了就是丢沈家的脸,丢沈家的脸也是丢你的脸不是?往后各府文会花宴别人拿这事出来嚼,咱们沈家的颜面还要不要啦?”

袁嬷嬷在一旁听得直皱眉头,她嫁的伯府只是永宁伯府的一个分支,犯了错才被发配到这太安镇,还真当自己攀上高枝了。再说姑奶奶嫁人,嫁妆的事该找夫人,怎么找到这个新嫂子头上来了,还理直气壮,她真替沈家的家门风气感到脸烫,真不要脸。

苏瑜强打精神坐起来,袁嬷嬷忙拿了个垫子靠在她身后,“夫人那里怎么说?”

听着苏瑜有气无力的回答,沈莹觉得有戏,“母亲只给我二十抬嫁妆,余下的让我找大嫂商量。你也知道我们府里的情况,母亲能拿出二十抬嫁妆给我已经极不容易,她还得备下我妹妹沈菡的嫁妆。长嫂如母,大嫂,你可不能不管我们啊!”

“那你准备要多少嫁妆?”苏瑜问出声,等着沈莹狮子大开口。

沈莹想到苏瑜那八十抬嫁妆,路过太安街时真正的十里红妆,羡煞死人,心就烧得火热,“母亲给我备了二十抬,我嫁的又是候府,为了不给咱们安南伯府丢脸,大嫂怎么也得添五十抬吧。”

五十抬,袁嬷嬷惊得眼珠子都快突出眼眶。

果真没让她失望,想到这个姑奶奶就算嫁了人也没少回娘家给她添堵,苏瑜心底一片薄凉。深吸了口气,“不知姑奶奶婚期几何?”按例,她得问一句。

果然有戏,沈莹娇脸上的表情五彩纷呈,那股子想极力掩饰的激动清清楚楚的写在众人眼里,“三月初九,还有一个半月呢。”

她知道,那天鸡没叫她就起床开始张罗,一直忙到后半夜才歇下,那就是那晚,沈重霖醉熏熏到了她房里与她成了好事。后来她就怀了惟一的女儿昭姐儿,却被沈重霖放在心尖上的平妻苏玫趁她去给外祖母贺寿时嫁给了一个老鳏夫做填房,从而逼死了她。

一想到此,苏瑜就觉得整颗心被放在砧板上让人双刀齐剁。

“大妹妹回去吧,我安排安排让人给大妹妹回话。”

这话放在沈莹耳里就是定了的意思,也是,她大哥至今睡书房,她又极得大哥关照,量苏瑜也不敢得罪她。

沈莹走后,袁嬷嬷站到榻前忍不住唉声叹气。自家姑娘这是嫁了家什么人哦,姑爷不落屋,姑奶奶又像蝗虫来打秋风,“姑娘,你可不能应啊,要是应了……。”

苏瑜知道袁嬷嬷在愁什么,有一就有二,她要是应了沈莹,后头还有沈菡呢。这两姐妹都是自私自利,坏肝烂心的主儿。

“姑娘,燕窝粥来了,奴婢喂你吃一口吧。”采玉打外间进来,手里拎着紫漆描金食盒。

苏瑜没胃口,可一想到自己这命是重来的,就不得不重视珍惜了。她还有很多事情做,绝不能再一次重蹈覆辙。

燕窝粥很是香甜,不难下咽。苏瑜边喝边在心里思虑接下来的路要怎么走?母亲在她十岁那年作古,父亲续弦张氏又生了两个妹妹。苏家传到祖父那一代育有二子。父亲是长子,祖母偏宠二房。好在父亲待她尚可,诸事替她打算。

父亲一心想让她嫁得好不受人低看欺负,千挑万选选了新进举子沈家为亲家。沈重霖到苏家相看那天,父亲很是满意。可沈重霖看上的姑娘不是她,而是二房的苏玫。就因为她的嫁妆比苏玫多,沈家太太选了她做儿媳妇。

“阿玫是你堂妹,过府不能为妾,你一向贤惠,当知我的心意。”

这是沈重霖决定要娶苏玫为平妻时通知她的原话,他无视她糊了满面的泪,以及痛得无法呼吸的心,以嫡妻之礼过草贴,下聘书娶了苏玫。

苏瑜仿佛又看到了苏玫,她那一生只得了个女儿,苏玫却为沈重霖生了三子一女。他说她缥缈无双,仿佛天宫仙子。她琴棋书画无一不精,诗词歌赋无一不晓。

她在与他琴瑟合谐时,她苏瑜却在为博沈重霖一句认可忙得忧心如焚。

她在与他吟诗作对时,她苏瑜却在为博沈重霖一句认可累得脚不沾地。

悔啊!

思之悔啊!苏瑜心中徒然升上的酸涩积在鼻间无法舒缓,她倏地推开采玉递过来缕花瓷勺,捂住脸放声恸哭。

袁嬷嬷和采玉面面相觑,皆是莫名其妙。

莫不是姑娘舍不得嫁妆,又因为害怕得罪姑爷不得不给?袁嬷嬷是苏瑜的奶嬷嬷,她坐到榻沿上抱住苏瑜的肩,“咱们不给姑奶奶添嫁妆就是,难道她还敢硬抢?若大的沈家,既是有本事攀上候府做亲家,就该有本事凑嫁妆。”

袁嬷嬷,知冷知热伴她长大,就是她苏瑜另一个母亲。依偎在她怀里,苏瑜哭了好一会儿才歇下。

她想清楚了,她要从这沈家脱身。

沈重霖刚中举,这会儿不论是休妻还是和离都会让他如花似锦的前程朦上污迹让人垢病。闲言刺耳,碎言更能逼死人。她要是影响了沈重霖的前程,引起诸多闲言碎言,他肯定会要她的命。

几十年的小心侍候,她太了解沈重霖的果断狠决。

想脱身,办法得慢慢计较。

“大奶奶,大爷过来看您了。”

外头小丫头传话,激得苏瑜一个寒颤。她死死盯着门口,看见沈重霖温润儒雅的身形撩袍迈过门槛。这是她的丈夫,从嫁进沈家就让她一直独守空房到现在的丈夫。现在是这太安镇上的新进举子,将来却是以文韬武略、治世能臣闻名天下在四十六岁就荣登相位的沈相公。

苏瑜目光森冷的盯着他,他每靠近一步就逼得她想冲过去将他年青的面皮撕得稀巴烂。她已经退步到将整个相府后院交给苏玫主持中馈,当宫中谦逊有礼的太监捧着一品诰命服饰掠过她走到苏玫面前时,无人理会她的崩溃和绝望。

望族无平妻,沈重霖贬妻为妾,硬生生将她逼上绝路。

被苏瑜冷眼直视的沈重霖脸色阴沉,他明明看中的是苏家二房嫡女,母亲就因苏瑜嫁妆多而逼他迎娶。沈家面上清贵,内里拮据,他认了。

沈重霖在榻前几步开外停步,采玉连忙有眼力的给他搬来软凳。

“你烧得这样厉害,阿娘心有愧疚,恨不能替你担下这苦来,已遣人给胡大夫打过招呼,让他务必治好你。”盯着苏瑜苍白无色的脸看了许久,沈重霖开口言道。苏瑜生得好看,据说似极了她的生母,可她这样桀骜的目光始终为人所不喜。一想到他们是夫妻,要相处一辈子,沈重霖的眉头就紧紧蹙起。

苏瑜勾唇冷笑,轻哼一声,“想替我担下这苦有何难,让阿娘在大雪里跪上两个时辰便是。”

沈重霖眸色一滞,溢出层层寒意,就像隆冬山间的雾,极难化开,“你这是什么话?是烧糊涂了么?那是阿娘,再有错你也不能怪罪于她?”

苏瑜深吸口气,掌心传来丝丝疼痛,她知道自己是恨得指甲嵌入肉里了。

“阿莹到书房找我,说你愿意替她添五十抬嫁妆,你刚归沈家,就如此贤惠,我替阿莹谢过你。”

“阿莹的嫁妆我可以添,但我也是二妹妹阿菡的大嫂,眼看着二妹妹过了及笄,也该议亲了罢。大妹妹开口就是五十抬嫁妆,二妹妹那里恐不好交待。大爷还是回去将两个妹妹叫到一处,问仔细了再来说话吧。”

沈重霖晓得苏瑜没说错,这两个妹妹从小就争吃争穿,嫁妆这种大事肯定不愿吃亏。但苏瑜的话咄咄逼人,叫沈重霖内心十分不快。

他起身而去,走到门口时又停步,背对着苏瑜,“虽你我未有夫妻之实,但夫妻之名在这太安镇是人尽皆知。沈家纵有再多不是,也是你住后的归宿,若真让姊妹不和对你这大嫂又有何好处?你记住,同气连枝,你现在是沈苏氏。”

沈重霖语毕离去,靠着袁嬷嬷的苏瑜遍体生寒。

“我的天啊,姑娘,老爷这是给你找了户什么人家哦?他沈家这是欺负你无娘家依仗么?”袁嬷嬷抱着苏瑜,难过得垂下泪来。

可不就是无娘家依仗么?继母何氏一直想霸占她母亲留下的嫁妆给她的两个姑娘添妆,对于父亲的一意孤行,何氏闹得举家不宁,她哪里还有脸再回去给父亲惹麻烦?

她现在是无家可归了。

苏瑜心乱如麻,直觉太阳穴的位置突突地痛,头也更晕了。

“你们都出去,我想睡一会儿。”

袁嬷嬷替苏瑜掖好被角,拉着采玉出了门走到垂花门那里,见四下无人,袁嬷嬷满心狐疑,“采玉,你可有觉着姑娘自打这次醒过来有何不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