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耽美文
就来耽美小说网

生死两茫与君别赵静婉穆云昊全章节目录阅读

生死两茫与君别是一本由作者流月创作编写的古代言情虐恋小说。小说中赵静婉不知道自己最爱的这个男人为什么会杀死了洛洛,可洛洛因穆云昊而死,赵静婉就不会手下留情,穆云昊为了韩依依死而后已,却不知当初将他救下不眠不休的照顾的是她赵静婉,在穆云昊的眼中,赵静婉一直都是那个爱他却怨毒阴狠的人,他从来没看透过赵静婉,也让赵静婉一无所有遍体鳞伤。

生死两茫与君别赵静婉穆云昊全章节目录阅读

终究,她还是做不到。

“穆云昊,为什么,为什么当初你不死在荒野大漠!”赵静婉捂着胸口,凄厉地诘问。

她想,她的爱情约莫死了。

穆云昊轻笑一声,“呵,是啊,可惜未能如你们北陵国的愿,依依救了我。”

依依,韩依依,穆云昊放在心间宠爱的女人。

可是,他却不知,那个在荒野大漠将他背出死人堆,那在坐在病榻前不眠不休的人,却是她赵静婉。

呵呵,可任凭她怎么解释,他都不信。

她,在他的眼中,只是个怨毒阴狠的女人!

赵静婉笑出了声,笑声戚然,她从未听过这样可怕的笑声,可这声音却是从自己嘴里发出的。

她不再挣扎,转过身,一步一步地往前走。

一米开外,有个娇小的身影正在等她,她踉踉跄跄地加快了脚步。

“洛洛,别怕,我带你回家。”

可是,洛洛再也不会回答她了,她额头有一个窟窿,染血的身体早已经冰凉透骨。

赵静婉蹲下身子,小心翼翼地用袖子拭去小脸上的鲜血,可是雪花混着鲜血凝结成冰,她冻得直哆嗦。

“洛洛,下雪了,你不是最喜欢看雪吗,你看,今年的雪下得多美。”

她紧紧抱着如冰块般的小人儿,缓缓站起身,一步步往前走……

“噗嗤,”,一口鲜血喷出。

赵静婉却浑然不觉,望着漫天飞雪,笑着轻轻地说:“洛洛,姐姐来陪你可好?”

身体一点点下沉,身后隐约响起仓促的脚步声……

朦胧的视线里,似有一道月牙白的身影飞快地奔向她,就像一年前。

穆云昊拥住自己,他说:“婉婉,我回来了。”

可惜,如今却成了魔魇。

……

凌香阁。

兰花雕纹的梨花木床榻上,羸弱的女人浑身颤栗,泪珠从眼角滑落。

梦魇,正死死地扼住她的脖子……

漫天飞花,紫徽枪倏然刺破花瓣,朝着她的胸口破风而来。

她惊慌失措,四周渗人的杀意无孔不入,她吓得连连后退。

他的脚步却未停,紫徽枪越逼越近。

突然,娇小的身子挡在她的面前,小小的个头刚到自己的胸口……

“不要!”赵静婉蓦地睁开眼睛,怔怔地望着粉丝鸳鸯图案的床帏。

胸口,有种说不出的憋痛,令她大口口地喘着气。

“洛洛。”她下意识地轻唤一声。

“……”

却再没有人回应。

血腥的画面如同浪潮一波一波汹涌袭来,撕心裂肺的痛从心口蔓延,密密麻麻。

眼泪,夺眶而出。

她的洛洛……死了。

死在穆云昊的紫徽枪下,死在了她颤抖的怀中……

穆云昊,他何其残忍,就因为韩依依中毒,就因为她在此之前到过她的院中,他就认定是自己下毒。

甚至,不给她任何解释的机会。

赵静婉痛,痛恨当初不该遇见穆雲昊,更痛恨不该爱上他,嫁给他!

一年前,北陵和南岳大战在即,她在细雨蒙蒙的日子与穆云昊一见钟情。

只是,她是北陵公主,他却是南岳王爷。

她以为能靠一己之力阻止战争,却不料南岳兵临城下,两国将士尸横遍野。

她拼了命救下危在旦夕的穆云昊,却不想为他人做了嫁衣,而她……成了他此生唾弃的女人。

她犹记得,大喜的日子,穆云昊粗暴地扯下她头顶的祥云金丝盖头。

冷眸,犹如寒冰利刺。

他说:“赵静婉,你为何不去死?”

那一刻,万箭穿心!

可终究,她没有绝望,他们在荒野大漠经历生死、他们山盟海誓。

她以为,她能找回他的穆云昊。

可是,洛洛死了,她的爱情也死了……她的梦,碎了。

“王妃,你醒了吗?”门外,陪嫁丫鬟枝桃听到动静推门而入。

手里端着厨房刚送过来的膳食,一一放到桌上,“王妃,你肚子饿了吧?”

赵静婉用袖子擦掉眼角的泪水,翻了个身,背对着她,“我不饿,你拿出去。”

枝桃一听,噗通一声跪在地上,“王妃,你万万不能与自己的身子过不去啊。”

“出去!”

“王妃,为了洛洛公主,你也不能如此啊。”

赵静婉心口一痛,紧紧地攥着五指,许久,她勉强撑坐起来,“拿来吧。”

是的,她不能倒下,她现在的命是洛洛给的。

枝桃一听,不由得松了一口气,忙端了一盅乌鸡红枣汤上前,“王妃,这汤还热着。”说着,一勺一勺地送喂到她的嘴边。

赵静婉被一股奇怪的味道熏得恶心,她干呕了一下,可还是尽量忍着,拼命往肚子里咽。

刚喝了没两口,就听见外面传来一阵刺耳的笑声。

“吱呀,”。

旋即,门被推开。

只见韩依依扶着丫鬟翠柳的手,病态娇弱地走进来,每走一步,百花髻上的玛瑙步摇便会发出清脆的声音。

赵静婉抬起头,恶狠狠地瞪着她,“你来干什么?”

要不是她,洛洛也不会死!

韩依依摆弄着丝帕,唇角勾起一丝若有似无的笑,“当然是来看望姐姐你的啊,”

“滚,猫哭耗子假慈悲!”韩依依是何种货色,她赵静婉心知肚明。

韩依依委屈的看着她,眼底噙着泪水,“姐姐怎么这么不近人情,好歹我还帮那死孩子收了尸。”

听到这里,赵静婉猝然一怔,一把攥住她绣着梅花图案的云锦广袖,“洛洛呢?”

“洛洛~”韩依依用丝帕捂着嘴,阴测测地笑起来,“喏,在这里。”

说完,纤长的手指朝她面前的碗一指,“你的洛洛,就在这里,妹妹可是专门为你挑了最精华的胸脯肉。”

轰!

赵静婉只觉得胃里一股强烈恶心感冲撞,她翻身下床,脚下却一丝力气都没有。

她扑倒在地上,“哇,”地一下吐了起来。

她吐得狠,又一天未曾进食,最后竟呕出一口鲜血。

枝桃几乎吓破了胆,冲上前,跪在地上扶住赵静婉,“王妃,你不要吓奴婢啊,”

“滚开!”韩依依一脚将她踹开,两步蹿到赵静婉面前,狠狠掐住她的脸。

“赵静婉,你也有今天,哈哈~瞧一瞧你,曾经北陵倾国倾城的静婉公主,居然成了这副鬼样子。”

说罢,手一甩,将她用力推倒在地。

赵静婉颓然地趴在地上,浑身没有一丝力气,但是一双眸子却凌冽无比。

“为什么?为什么这么做?”她自问不曾亏欠韩依依。

韩依依扯了扯嘴角,冷冷一笑,挑着眉头呢喃,“为什么?”她偏着头,一脸纯真无辜的样子,可是眼底的光像是淬了毒似的,“因为,你挡了我的道。”

“哈哈。”赵静婉大笑起来,这些年,她真是愚蠢至极。

瞪着那张恶毒的脸,她挣扎着,拼劲最后一分力气,扑上去掐住她的脖子。

韩依依惊恐地大叫起来,“姐姐,求你别杀我,我和王爷是真心相爱的。”

她说着,却朝赵静婉靠近一步,主动送了上去。

就在这时,一道劲风刮过。

赵静婉的手被冰凉的大掌扣住,一股凌厉的气息逼仄而来,她只觉得骨头要被捏碎似的。

抬起头,穆云昊面色一片煞白,一双眼睛冰冷彻骨,随着一声剑鸣,他迅速抽出随身佩戴的软剑。

“王妃,小心!”枝桃忙上前,整个身子护在赵静婉的身前。

穆云昊脸色铁青,犹如修罗似地冷声道:“赵静婉,我警告过你不要伤害依依。”

他一手拿剑指向她的胸口,一手将韩依依拉入怀中,小心翼翼地护住。

他的胸口还缠着纱布,鲜血一点点染红,他却毅然拖着病体来拯救他的心尖人。

呵,真是一往情深。

“王爷,幸好你来了。”韩依依靠在穆云昊的胸膛上,一副惊魂未定的样子,可看向赵静婉的目光,却阴狠无比。

穆云昊将怀中女人紧了紧,“乖,我不会让你有事。”

声音,温柔至极。

每一个字落入赵静婉的耳中,犹如一支支利箭,穿心而过,痛得不能呼吸。

曾经,他也许诺护她一生一世周全,可如今,却抱着另一个女人情深似海。

呵呵,真是讽刺。

赵静婉咬着牙,拉开挡在身前的枝桃,如玉般洁白的手突然抬起,毫不犹豫地握住剑刃。

往前一步。

她说:“穆云昊,我真是有眼无珠。”

掌心传来皮开肉绽的痛,一股股黏腻的鲜血涌出,一滴一滴地落在白色罗纱长裙上。

就像一年前,她背着即将死去的他,他血流如柱,瞬间染红了长裙。

只是那时,她的心里惶恐到了极点,嘴里一个劲儿地呢喃,穆云昊,求你别死。

可如今,她一点也不惶恐,只想着若是死了,也是一种解脱。

“王妃,不要!”枝桃吓得浑身颤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