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耽美文
就来耽美小说网

夫人,你家总裁又作死了凉夏陆谨之结局阅读

夫人,你家总裁又作死了是一本由作者流月小微创作编写的现代言情小说。小说故事中凉夏明明什么都没有做,只是爱上了陆谨之,就被陆谨之当成害死了他心头宠的女人,凉夏身为孩子死在了腹中,凉夏的父亲更是被害的破产,陆谨之一心想要报复凉夏,可却从没想过凉夏是否无辜,简安的死被按在了凉夏的头上,凉夏也终于绝望到想要去死。

夫人,你家总裁又作死了凉夏陆谨之结局阅读

凉夏醒来,她被关在一个铁笼里,对面还有一个巨型狗,狗正在撕咬着什么,那小小的一团,一口就被吃入嘴里。

凉夏突然心惊,心痛的不行。

黑暗中,暗室门被打开,陆谨之走了过来,他说:“知道它吃得什么吗?”

凉夏似乎明白什么,她不敢听,她捂住耳朵:“不……。”

“它吃得是那个才成型的胚胎,你放心,我全部都给录下来了,时时刻刻的放给你看。”

“不……。”

那阴毒的话让凉夏心撕裂的痛,那双本灵动的眸子已布满怨毒,她绝望嘶吼:“陆谨之,你不是人,不是你,那是你的孩子,你怎么可以,怎么可以。”

越说越激动,她喉咙腥甜,却她被咽了下去。

陆谨之慢慢逼近铁笼里的凉夏,他阴狠怒呵:“凉夏,若不是安安临终遗言说饶你一命,我早就让你死在牢里的,可是,你也别想好过,我要让你生不如死,呵呵,凉夏,痛吗?更痛的还在后面。”

随着陆谨之的落下,暗室门再次被关上。

死寂漆黑的暗室里,突然狗笼上放着两个影相,一个是她流产的视频,一个是狗吃着那成型胚胎的视频。

她绝望,痛苦,看着那胚胎直接从她身体流出,再看着狗一口吃掉,这两幕,一直重复重复。

凉夏抱住头,她跪下:“不……不,我的孩子,孩子。”

最后,四周都是那影相,凉夏不敢看了,她闭上眼,眼前也是那一幕,硬生生的折磨着她。

如今,她才明白,陆谨之话中的意思。

是啊,身体上的痛算得了什么,这是诛心,陆谨之在日日夜夜诛她的心,让她活在失去孩子的痛苦,在亲眼看着孩子被狗吃掉,无能为力的痛。

陆谨之,你好狠,好狠啊。

一天一夜后,凉夏已经快疯了,她绝望的躺在铁牢里,空洞的眸子再无焦距。

‘呯。’

门被打开,耳边是那细长的高跟鞋声音,传进凉夏耳里。

紧接着就听见那压低的呼喊声:“小夏姐,小夏姐。”

凉夏已经如那行尸走肉的人,她躺在铁笼里,没有一点生气。

简柔走近后,看着这般狼狈的凉夏,她娇柔的眸中一暗,细看之下居然有几分得意,可又瞬间掩下,她颤抖的手拿起钥匙,打开铁笼的门,扶起凉夏,她说:“小夏姐,谨之哥下手太重了吧,把你折磨成这个样子,小夏姐,我带你离开。”

许是因为离开两字,凉夏动了,她空洞的眸子转望着简柔,沙哑着声音:“小柔,我的孩子没有了。”

当简柔听到凉夏提到孩子,她手上力度一紧,掩下情绪:“小夏姐,你赶快离开吧,谨之哥,已经对凉氏出手了,凉氏已经危在旦夕了,凉叔叔也气得心脏病复发了。”

“什么?我爸……。”她空洞的眸子惊慌着,嘴里又腥甜,她站颤抖着手扶着简柔的手,她忽震惊的看着简柔:“小柔,你相信我吗?我没有杀你姐姐。”

不错,简柔就是简安的亲妹妹,因为陆谨之的原故,所以凉夏认识简家两姐妹,情谊虽不深,但她也不会因爱成恨,杀了简安。

简柔娇柔的小脸划过一丝犹豫:“小夏姐,我……我不知道,你快走吧,别说是我放你出来的。”

凉夏知道简柔心中的为难,她能放她出来,她已经很感谢了,她朝简柔弯了弯腰:“谢谢你,小柔。”

简柔垂下眼眸,遮盖了眼底那抹冷笑,转身走了。

凉夏还没有出陆大门时,陆谨之的车就出现在大门口,吓得凉夏赶快躲起来,可还是被陆谨之发现了。

“凉夏,敢逃。”那声音就如地狱使者一样让凉夏害怕,她步子向后退去,脖子一紧:“谁放你出来的,说。”

凉夏自然不会把简柔给供出来,她挣扎着,求饶:“陆谨之,我没有杀简安,你放过我爸。”

陆家在云城的势力很大,没有他动不了的人。

陆谨之手上力度增大,他黑眸是那嗜血的杀意:“放过他?呵呵,安安苦苦哀求你放过她时,你不是一样把刀刺入安安身体里,凉夏,我要一根根拔掉你身上的羽翼,让你展翅难飞,让你亲眼看看失去亲人的痛苦。”

说到这,陆谨之又想起简安死前的视频了,他周身戾气,凉夏手慢慢垂下,意识模糊之即,陆谨之突然松手。

凉夏重重的摔在地上,他那双黑色皮鞋踩着凉夏的手,极至阴狠:“说,是谁放你出来的。”

钥匙放在他书房的,难道是有人敢进他的书房偷钥匙放凉夏出来。

他把凉夏拖进客厅,狠狠将她扔到一侧,自己去查监控了。

此时,简柔走了出来,她看着盛怒的陆谨之,她轻柔唤了句:“谨之哥。”

陆谨之看到简柔,气势敛下:“小柔,你怎么来了?”

简柔先是看了眼凉夏,她才说:“妈妈说,近日谨之哥也累了,让我给你送点汤来,还是热的,谨之哥,你快喝吧。”

对于简母的好意,陆谨之自然不会拒绝,他踢开凉夏,接过汤慢悠悠喝了起来。

简柔紧张的坐在那里,垂眸忽说:“谨之哥,我有话跟你说。”

不知道简柔和陆谨之说了什么,只瞧陆谨之那吃人的目光看着凉夏,独自上楼。

而简柔担忧的看了眼凉夏,离开了。

只是谁也没瞧见,在她转身之时,嘴角出现一抹算计的笑意。

书房里,陆谨之拉开抽屉,果然钥匙不见了,他书房里有监控,监控里是一个男佣人偷走了钥匙,这个佣人陆谨之有些印象,是给凉夏送饭的。

脑海里又浮现简柔的话。

‘谨之哥,我刚才进来时,看见凉夏正和一个男人拉扯,我不知道是不是我看错了。’

所以,凉夏跟这个男人有奸情?

楼下,客厅里。

躺在地上的凉夏,看着蹒跚跪下的男人,她心里有了不好的预感,果然,就看见陆谨之阴冷的望着她。

男人爬到陆谨之脚边,求饶着:“沈先生,你饶了我,都是凉小姐勾引我,我是被迫的,沈先生,我错了,我真得错了。”

陆谨之踢开男人,冷声命令着:“拖下去。”

凉夏听了男人的话,她空洞的眸子微张,则是冷讽一笑,连解释都不想解释,就算她解释了,陆谨之也不会相信的。

陆谨之听到凉夏那笑,他认为凉夏是默认了,心里的怒火更盛,狠狠拽起凉夏的手腕,怒骂:“凉夏,你真是贱啊。”

凉夏迎上陆谨之目光,她苦涩一笑:“是啊,我是贱,才会爱上你,才会爬上你的床,才会怀上你的孩子。”

是啊,那个孩子是她爬上陆谨之的床留下的,可那晚,明明她也是受害者,怎么到头来,都是她的错。

她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会出现在那个房间,明明当时,她拿的房间号是602啊,醒来怎么成了902。

陆谨之望着凉夏眼中的幽怨,他怒了,捏着凉夏的下巴:“凉夏,你有什么资格恨,有什么资格?”

盛怒间,他忽然拖起凉夏,大踏步走出了韩宅。

“陆谨之,你要带我去哪里?放开我!”凉夏心里恐惧,不断的挣扎。

陆谨之不说话,把她塞进车里,疯狂的朝郊外疾驰而去。

夜,漆黑,天空下起了小雨。

西郊墓地了格外阴冷。

凉夏被陆谨之拖到一个墓碑前,她抬眸,看到墓碑上写着爱妻简安之墓。

照片上的简安美艳动人。

陆谨之狠踢了下凉夏的脚,凉夏瞬间跪下地上,头上传来:“凉夏,安安才23岁,你怎么狠得下心杀死她。”

凉夏的衣服已经染成血红色,下身也因小产没有处理,感染了,发出恶臭,她拉着陆谨之的裤脚:“陆谨之,我们认识10年,你能不能信我一次,就这一次,我没有杀简安。”

对于凉夏的解释,陆谨之只当凉夏不敢承认,他死死扣住她的脖子:“有监控,视频做证,怎么不是你,凉夏,到如今,你还不承认,安安还让我放过你,我他妈的真是想现在就杀了你,磕头,你给安安磕头。”

雨水打在凉夏脸上,眼角的泪顺着雨水滑落,她也不挣扎,只是笑着,笑得眼泪都生疼:“好,我磕头,可是,陆谨之,你放过凉家,放过我爸,求你,好不好,求你。”

说着,她挣扎着,跪在简安面前重重的磕头,她嘴里还念叨着:“简安,对不起,对不起,但我真得没有杀你,没有杀你。”

她可以承认她错了,但是她没有杀人,她没有杀人。

陆谨之看着凉夏那瘦弱狼狈的身影在雨中不停的磕头,最后那句没有杀人,他觉得可笑的很。

不知过了多久,久到凉夏已经失去意识,昏倒在地。

陆谨之身体动了,他拽起昏迷的凉夏,极至阴冷的说着:“凉夏,我不会这么轻易让你死的,不会,这是你们凉家欠我的,欠安安的。”

迷糊间,凉夏听到陆谨之这话,她有些不解,想开口问,眼皮却怎么了睁不开。

再次醒来,是被耳边的仪器声音吵醒的。

她睁眼,看着那天花板,鼻间是刺鼻的消毒水味,所以她在医院。

突然,病房门被打开,凉母看到醒来的凉夏,瞬间红了眼眶:“夏夏,你终于醒了。”

凉夏看着哭泣的凉母,心里悲伤,她轻唤:“妈,我好想你。”

是啊,在那阴冷的暗室里,她真得很想妈妈,爸爸。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