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耽美文
就来耽美小说网

小说少爷,遇到碰瓷的了无广告阅读

小说少爷,遇到碰瓷的了无广告阅读

文章目录

主角是陈殷蝶姜晟的小说叫做《少爷,遇到碰瓷的了》,是作者夏姐姐所编写的古代言情类型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这男人已经自恋到无药可救了,殷蝶可不大算和他一起发疯。“因为你是黑巫继承人,而我们姜家的诅咒需要你来解开。”这就是选中她的原因,望着眼前皮笑肉不笑的丫头,姜晟放慢了语速,一字一句的说着,就是要让对方看…

《少爷,遇到碰瓷的了》 第11章 寻那副画 免费试读

这男人已经自恋到无药可救了,殷蝶可不大算和他一起发疯。

“因为你是黑巫继承人,而我们姜家的诅咒需要你来解开。”这就是选中她的原因,望着眼前皮笑肉不笑的丫头,姜晟放慢了语速,一字一句的说着,就是要让对方看出自己的真心。

“诅咒?”自从得知自己是黑巫之后,殷蝶已经淡定多了,在听到姜晟说诅咒的时候,也没有太惊讶,只是想要知道,这诅咒和自己有什么关系。

“嗯,姜家百年前,曾为开国皇帝阻挡过黑巫的诅咒,之后每过十几年姜家就会有一人应这诅咒而生,不得善终,我不希望这个诅咒在继续。”

说道这里的时候,殷蝶终于听出眼前冰山脸的声音,有些许的起伏,就好似初春炸裂开的冰缝,若不是仔细听来,你觉对感知不到。

“你说这诅咒是我黑巫族人下的,那我为何要帮你解开呢?”这不等于让她欺师灭祖吗?日后,她要是到地狱见到黑巫族的列祖列宗,还不被那些人给吃了。

“因为这不仅是帮我,也是帮你自己,你们黑巫一组分为两派,刚好你和我们站在一面,不然我如何能知道,能画出《月夜荷花图》的人,就是可以解除诅咒之人。”

早就猜到了殷蝶的想法一般,对于她的质疑姜晟对答如流,望着她的目光像是在看**一样,在殷蝶的心底激起一圈涟漪,这次不是气的,而是某种熟悉的感觉袭上心头。

“难怪小黑会对那副画如此的执著,是你让它去找那副画的?”不到片刻殷蝶就想起来,这眼神从哪里见过了,可不就是总往她哪里跑的小黑身上吗!

听他这么说完,殷蝶也就不奇怪,为何小黑会在她画完荷花图的时候出现了。

“不仅是我在找那副画,还有你们黑巫族另外一波人也在找那副画。”姜晟没有正面的回答的殷蝶的问题,而是转移了话题。

“我说呢!我们陈府都快穷的家徒四壁了,还会有贼往我们家里跑,难不成就是为了那荷花图。”说道这里的时候殷蝶猛然想起来。

家里进贼的那一日,小蛛告诉她,随着飞贼一起来他们陈家的还有鬼童,当时殷蝶还在奇怪,为何会有鬼童往她们家跑,原来她还有一个死对头,难怪娘亲在去世的时候,千叮咛万嘱咐,告诉她千万不可以让别人知道自己的身份。

当时她以为娘亲担心自己吓到别人,如此看来娘亲也是为了保护自己,才会不让自己说的。

姜晟扫了一眼对面陷入沉思的殷蝶一眼,对于陈家兄妹诉穷的行为,已经不想发表意见了,“所以要你和我成亲,不仅能帮我们姜家解除诅咒,也是在帮你。”

“你知道怎么解开诅咒吗?”不清楚姜晟为何总纠结在成亲的问题上,殷蝶蹙眉想着,自己就一个人,在这京城里的确是人单力薄的。

对方既然知道自己的存在了,估计也不会放过自己,要是有姜晟的帮忙,那自己和爹的安全也就有保障了,还有哥哥,现在都随着姜家人走了,无论如何都不能和眼前的人翻脸。

既然不能翻脸,就只能合作当伙伴,做朋友喽,反正多条朋友,多条路,姜家还是富可敌国的人家,有他们家人罩着,也不是坏事。

“不知道,但是我知道你和《月夜荷花图》是解开这个诅咒的最好办法。”说道解开诅咒的办法,姜晟的声音里蹦出些许的恍惚来,虽说一瞬即逝,却足够对面的殷蝶乐呵了。

“还好,我还以为姜公子无所不能,原来这世上也有你不知道的事情。”这样殷蝶的一颗心也可以稍微的平衡一下,脸上露出些许轻柔的笑容。

瞧着殷蝶展颜欢笑的样子,姜晟不想发表意见,这么傻的行为他也懒得去管。“你是同意我的说法了。”

他最关心的是自己身上的诅咒什么时候可以解开。

“姜公子我想我可以和你合作,你们姜家是做生意的,肯定知道互利互惠的方法有很多种,成亲这事还是日后再谈吧!”和和气气地望着眼前的冰山,殷蝶学着他的样,子淡定地开口道。

“我尊重你的想法,你不点头,我绝不强求。若是你那天想好了,可以随时告诉我!”姜晟点了点头,很是好说话的答应了。

最后还给殷蝶留了一根杆,告诉她只要你想往上跑,随时都能爬上来。

殷蝶扯了扯唇瓣笑了笑,很想说一句,我谢谢你,不过本姑娘还没有那么愁嫁。

“既然需要荷花图和我一起才能解开你们姜家的诅咒,现在的荷花图在哪里?”按照姜晟的能力,要找一副在京城里被卖出去的画,应该不难吧!殷蝶捧着手中的茶问着。

“我的人只查到那副画被送进宫了,剩下的就需要你到宫里去找一找了!”在得知画被卖掉的第一时间,姜晟就去找那副画,谁知他还是晚了一步,虽说宫里也有他的势力。

可毕竟不能大张旗鼓的去找,而且宫里也有黑巫族的人,若是他的动静太大,难免不会打草惊蛇,只有让殷蝶去,她是黑巫族的继承人,《月夜荷花图》又是出自她的手,她与那副画之间是能相互感应的,让她去最为合适。

“这事我恐怕是有心无力了,我爹只是一个八品小官,他连进宫的机会都没有,我有怎么能进的了宫呢!”

捧着茶喝了一口,殷蝶把空掉的杯子放到桌子上,觉得今天的事已经聊的差不多了,接下来,就等着姜晟去找那副画。

然后看看怎么帮他解了诅咒,顺便拐个人情,让他保护自己一家人。

“你有机会的!”见殷蝶有离开的意思,姜晟信守端起自己手中的茶,把最后一口茶饮尽,也打算回去了。

“为何?”见对面人又露出那副胸有成竹的样子,让殷蝶有了一种自己变成鱼肉的感觉,很是不爽地问着。

“因为我已经放出风声,说凌川经常往陈府跑了。”看着眼前玄衫,墨发被春风掀起,明明是一张冰块脸的男人,面上没有什么神色,可那周身却泛着无尽的风雅,让殷碟皱了皱眉。

“既然姜公子不想说,那就算了,但日后你我要如何联系呢!不如就让小黑帮我们送信吧!”这样她就能名正言顺地留小黑在自己身边了,虽说小黑的神态与眼前的人很是相似,但殷蝶就是觉得,小黑比眼前的人可爱多了。

小说《少爷,遇到碰瓷的了》 第11章 寻那副画 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