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耽美文
就来耽美小说网

惟有花间人别后苏溪沈墨尘在线阅读

惟有花间人别后是一本由作者苏拾年创作编写的古代言情小说。小说故事中苏溪深爱沈墨尘多年,可沈墨尘却要娶她最好的朋友为侧妃,她才终于明白,原来自己一直被好姐妹出卖,甚至好姐妹一心想要的,就是自己身边的王爷,更是一直在沈墨尘那里抹黑自己,让沈墨尘厌恶她,甚至她以身相救也被当成别有居心,一直遍体鳞伤。

惟有花间人别后苏溪沈墨尘在线阅读

“王妃心知肚明!故意挑在本王决定迎娶侧妃之前闹这么一出不就是希望本王会心生愧疚,打消再娶的心思吗?”沈墨尘逼近她,双手撑在她双颊两侧,勾唇道,“可惜啊!本王一直都盼着能娶苏妍的这一日,岂是你这个贱人能够轻易左右得了的!?”

“什么?你要娶苏妍?”

苏妍是她最好的朋友,她幼时曾见苏妍卖身葬父,心生怜惜,便将苏妍接入府中,让父母认了苏妍做干女儿,对外也称苏妍是苏府的二女儿。

她与苏妍无话不谈,苏妍明知她对沈墨尘用情极深,苏妍怎么会…

苏溪抬头看着面色冷厉的男人,低声道:“墨尘,你是骗我的对不对?其实你是心疼我这一身伤才故意说这些话想教训我是不是?!这就是个笑话对不对?”

沈墨尘直起了身子,靠在床边,似笑非笑地看着苍白的她,冷哼道:“说起笑话嘛!本王娶了你才是最大的笑话!你最好安分守己,明日苏妍便要进门,你别扰了本王的喜事!”

男人说完这话就离开了。

他走时未曾关门,冷风灌入,将苏溪的心吹得四分五裂。

原来,沈墨尘一直觉得娶了她是最大的笑话!

她满腔深情,为他流过的血流过的泪在他心里就…就只是一个笑话。

她躺在床上,哭着哭着就笑了起来,满屋子都透着那股子无法言表的哀恸和绝望。

采衣端着刚煎好的药进屋,见她这副样子,急得打翻了药碗。

她扑上前,手都不知道往哪里放,急得红了眼睛,道:“小姐,您的伤口又开始流血了!大夫不是叮嘱过吗?您这伤口要小心护理啊!您差点没命了您知道吗?你就不能爱惜爱惜自己的身体!?”

苏溪低眉看去,左胸口的血浸湿了衣裳。

怪不得她的心这么疼,原来…她心上当真是有一个血窟窿啊!

她看着采衣,声音低若蚊呐,道:“采衣,你知道墨尘要娶苏妍为侧妃了吗?”

采衣眼神闪烁。

苏溪轻笑了声,眼泪没入枕头,她阖上眼,道:“你去苏府问问父亲和二哥,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好!”

晌午之后,整个王府都热闹了起来。

欢声、红字,每个人的脸上都洋溢着笑意。

苏溪对此浑然不觉,她太累了,一闭上眼就昏睡到了第二日天黑。

今夜是沈墨尘和苏妍的新婚之夜。

她忍着恸意,给自己简单包扎了伤口,套上外衣便出门了,她想去亲口问问沈墨尘和苏妍。

她不相信最爱的男人和最好的姐妹会双双背叛她。

她扶着墙,脚步虚浮,一步一步就像是踩在棉花上,用了许久才走到了墨院。

她刚进院子,没走几步便听到了门内传出的娇嗔轻哦。

浑身血液霎时间就冲向脑海,她身形晃了晃,跌倒在雪地之上。

“妍儿,本王终于娶到你了!这些年委屈你了!”

“墨尘哥哥,我们这样会不会对姐姐太残忍了!?”

“不会!妍儿,你就是太善良了!苏溪罪有应得,如果没有她,你怎么会忍气吞声屈居侧妃的位置?”

“妍儿不苦!妍儿能嫁给墨尘哥哥怎么会苦呢!?

“坏丫头,今夜本王好好疼你。”

接下来又是撞击声、闷哼声、调笑声…

苏溪捂着耳朵,想逃离这个地方,却怎么都提不起力气。

她徒劳地挣扎着,双脚在雪地里拖出长长的痕迹,头一次发现墨阁的院子竟是这样大…大到她似乎她似乎这辈子都走不出去了。

一门之隔,里面是洞房花烛夜人生得意时,而她却仿若置身于人间炼狱、手脚都被铁镣困着,走不了、逃不掉。

那夜晕倒后,苏溪整整昏睡了三天三夜。

采衣衣不解带地守在她跟前,可她依旧没有转醒的迹象。

采衣没法了,她去书房前跪着,求王爷去看看自家小姐。

“王爷,在绝景谷,小姐为了救您身中七刀,小伤口数不胜数,最严重的那一刀离心脏仅有毫厘,她为了您差点死了啊!您难道连看都不愿再看她一眼吗?”

采衣声嘶力竭,书房内却依旧频频地传出沈墨尘和苏妍的欢声笑语。

真是刺耳!

她不过一个外人都听不下去,采衣完全无法想象那一夜她家小姐究竟是如何在这院子里听着深爱的男人和别的女人调情欢愉。

小姐怎么熬得住?

王爷和侧妃郎情妾意你侬我侬,她家小姐独自一人卧榻忍受着重伤的折磨。

凭什么?

采衣大喊道:“王爷,我们小姐是忠勇侯府的大小姐,您和小姐是陛下赐婚,若是陛下知晓您如此苛待我们小姐,您……”

书房的门被打开。

沈墨尘满脸怒容,吩咐道:“苏溪连个下人都管不住!本王就替他管管!来人啊,将采衣拖下去杖责二十大板!”

“墨尘哥哥,这样不好吧!采衣毕竟是姐姐的人,她不过是一个下人,若没有姐姐授意,她哪敢说这些话?”苏妍在婢女春桃的搀扶下也走了出来,她抬手抚了抚鬓角,在沈墨尘看不到的地方冲采衣露出一抹得意的笑。

采衣气得直接冲上前,吼着:“苏妍,我要撕了你!你这个忘恩负义的东西!没有小姐,你能有今天?你不感恩图报也就罢了!你居然和我们小姐抢男人!你…”

沈墨尘一脚将采衣踹飞了,他气得浑身都在抖,扬声道:“采衣以下犯上,对侧妃不敬,重责三十大板后将人扔到柴房!”

苏妍耸肩,俯身勾起采衣的下颚,低声用只有她们两人才能听到的声音说:“采衣,别急!你是第一个,下一个才轮到你家小姐!放心,我和苏溪这么多年姐妹,我会好好善待她,绝不会叫她像你这样,死得…死得这么快!”

“你,啊,苏妍,我要掐死你!我要掐死你!我要掐死你!”采衣扼住苏妍的脖子。

苏妍猛拍采衣的手,哭得梨花带雨。

沈墨尘将她解救出来,轻拍着她的背,细细安抚着。

苏妍哭着,俏鼻一耸一耸,泪水一滴滴砸在男人心口,呜咽着:“墨尘哥哥,姐姐是不是对我有什么误会?采衣和姐姐自小一起长大,情同姐妹,她一向都唯姐姐是从。我真的不敢相信姐姐竟然想杀我!”

沈墨尘捏拳,让春桃带苏妍下去好生休息,自己则大步走向溪月苑。

他一脚踹开了苏溪的房门,绕过屏风走到她床前。

在看到床上面色苍白、唇瓣干裂,就连昏睡中都皱着眉的女人时,他的怒气不知道怎么就……泄了。

他黑着脸召来府医,询问了一番苏溪的情况。

府医连声叹气,道:“最凶险的便是王妃胸前这一剑,若是再偏一点点就回天乏术了。好不容易醒来,王妃又在雪地里待了一夜,元气大伤。王爷,您好好照顾王妃吧!”

沈墨尘胸口郁结,烦闷道:“这都是她自找的!”

自导自演的英雄救美没用,她就开始用苦肉计了!

谁让她站在他和妍儿的新房门口了?

“王爷,王妃不是那样的人。”

“够了!你只需要竭尽全力治好她即可!”

“是。”

府医走后,沈墨尘坐在苏溪的榻前,不知怎地就伸出手去碰了碰她的脸。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