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耽美文
就来耽美小说网

我见春风如故人黎微舒厉南爵目录阅读

我见春风如故人是一本非常好看的都市言情小说。小说由作者叶玖玖创作编写。小说讲述了厉南爵用一个亿买断了黎微舒,要和黎微舒结婚,更要黎微舒生下一个孩子,而黎微舒心里清楚,她虽然喜欢着厉南爵,可在得知厉南爵的心中有着另一个女人之后,便没想过要继续和厉南爵在一起,可厉南爵心爱的女人生不出孩子,黎微舒再怎么喜欢厉南爵,也不会让自己的孩子成为两人这段不该出现的婚姻的目的。

我见春风如故人黎微舒厉南爵目录阅读

厉南爵瞳色猩红,暴怒道:“黎微舒,你怎么敢说!如果不是你,菲儿怎么会走!说我恶心,你才是最恶心的人,肮脏!”

厉南爵从来都是一个冷静自持的人,可是他引以为傲的自制力,在她面前都没有丝毫作用,她的寥寥几个字,都让他恨不得掐死她。

黎微舒的黑发凌乱地披散在白色的床单上,本就纤细的身子此刻更是风雨飘摇。

她没有求饶,就这么闭着眼睛。

如果就这样死了,也算是解脱吧。

早在五年前她发现自己从厉南爵床上醒来时,她就知道,在他眼里,她不过就是为了富贵能够出卖自己的人。

这里,这座房子是她的家,这个房间,是她从小到大住的地方。

可是这两年来,厉南爵却是如过无人之境,只因为厉家现在是黎家最大的投资人,她的父亲不过顶着一个董事的空头衔,一旦厉家撤资,黎家就连这头顶的一寸瓦都保不住。

她仅剩的自尊心告诉自己,她对他的感情,一辈子都不配说出口。

就在黎微舒以为自己就要死掉的时候,脖颈的力道一点点地减轻,随后,男人起身穿衣,又变回那个高冷霸道的厉总。

“黎微舒,不要试图挑衅我,也不要妄想跟菲儿争什么,你要是敢跑,我就以敲诈的名头把你父母告上法庭,如果你希望他们的后半生都在监狱中度过的话,请便。”

门呯地一声关上,厉南爵离开了。

黎微舒躺在床上,好半天,空洞的眼神动了动,流下了一串泪珠。

黑色的礼服,黑色的头纱,过于阴郁的妆容,如同是去参加葬礼一般。

这便是厉南爵送她的第一份新婚礼物,变相的告诉她,只有李菲儿才是他心中的白月光,而她,不过是一个恶毒又肮脏的毒妇。

黎微舒神色木然地坐在长椅长独自等待着,不远处两名保镖密切地注视着她。

门外长腿跨进一人,一身精致的西装三件套,俊美的五官仿佛用精致的玉石打磨,冷硬而细致。

厉南爵几大步迈到黎微舒面前,一手紧紧掐住黎微舒的双颊,厉声道:“那个男人是谁!”

黎微舒只觉得自己的双颊生疼的厉害,却还是倔强地勾出一抹笑:“一个,比你千好,万好的男人。”

谁都没有想到,足足跟了厉南爵五年的人,竟然早在六年前便已经在国外注册结婚,而那个男人的身份,厉南爵至今没能查到。

厉南爵闻言,本就深邃的眸中泛起暗色,手上的力道一点点加重,黎微舒痛的蹙紧眉头。

就在这时,又冲进来几个人,看见这状况,连忙规劝了起来。

“厉少,您手下留情啊,舒舒从小就听话懂事,结婚证的这件事情一定是有什么误会。”黎父连忙道。

“乖巧?随随便便跟人结婚,随随便便跟男人上床,这也叫乖巧?”厉南爵嗤笑道。

“结婚这件事她肯定是被人诓骗了,她那会才十八岁,什么都不懂,还以为就跟学生证一样呢,我当初可是给她做过处女膜鉴定的,舒舒绝对没有跟过别的男人,干干净净的。”黎父舔着脸道。

黎微舒紧紧地闭上了眼睛,不想去听这些刺耳的话,不想看见自己的亲生父亲将自己当做一头牲口一样,让买家里里外外评头论足。

脸上的禁锢解除,黎微舒一下子摊坐在长椅上,揉着已经疼麻木的脸道:“既然这么在意,那正好,我也不想嫁。”

厉南爵冷笑:“那正好,本少今天恰好有结婚的心情,不过是领过证,你就算是生过孩子,我想要,你就没资格拒绝。”

随后,流程进行的无比顺利,钢印一压,黎微舒成了二婚,配偶一栏里的那个人成了厉南爵。

黎微舒望着结婚证上的那张靠在一起的照片,男人眉目疏离,薄唇紧抿,仿佛要从照片里跳出来活撕了她。

为了李菲儿,厉南爵竟然受下了这样的委屈,娶了她这个二婚,当真是情比金坚。

厉南爵一把抽出黎微舒手中的红皮本,连着所有的资料一起递给身后的助理。

黎父带着继母上前,笑着道:“既然现在都已经成了一家人了,要不咱们两家约着吃顿饭,顺便商量一下婚礼仪式如何?”

厉南爵神情满是不耐,冷笑道:“婚礼?谁跟谁的婚礼?”

黎父脸色一僵:“你,你跟舒舒你们两个既然都已经领证了,这婚礼总是要办的吧,也让亲朋好友还有合作伙伴们知道啊。”

“知道?五年前你们带着媒体来抓奸的时候,不是早就已经众人皆知了吗?”

黎父顿时无言以对,眼神飘忽,不敢去看厉南爵那双凌厉的眼神。

“聘礼我没少给一分,今后黎微舒是生是死都跟你们没有半毛钱关系。”厉南爵说着,大手一揽,扣着黎微舒的腰肢离开。

黎微舒坐在厉南爵的车上,背脊挺直,双眼目视前方,像是在看着前方的路,然而瞳孔涣散,不知神游到了哪里,直到背后掠过一只大手,缓缓地顺着背脊攀爬到她的肩上,带起一阵阵阴冷的颤意。

“黎微舒,今天可是我们领证的第一天,你摆出这么一副贞洁烈女的样子,不会显得太假吗?”厉南爵嘲讽道。

“证是你要领的,我摆出什么样子,重要吗?”黎微舒自嘲道。

“确实不重要,不过。”厉南爵说着,凤眸微眯,一把扣住她的肩膀将她提到身前,与自己的胸膛紧贴,本是暧昧的动作,却不掺杂半点情感,只听他冷声道:“我不喜欢,给我笑!”

黎微舒当真笑了出来,那本就娇美的眉眼无形中多出几丝妩媚,本就精致的五官越发动人心魄:“厉总,还满意吗?”

厉南爵的目光紧紧地盯着黎微舒的双眼,里面有太多让他看不懂的东西,令他懊恼,又生出几分无力,仿佛他在她眼中,不过就是一个笑话。

厉南爵烦躁地抬手一甩,黎微舒的额头便狠狠地撞到了车窗玻璃上,发出清脆的声响。

黎微舒咬住压根,硬是没有喊一句疼。

耳边,是男人的冷嘲:“装腔作势,你以为我会心疼?”

黎微舒心道,心疼?

回到厉家不过短短五年时间便将厉家一众男丁赶尽杀绝,以铁血手段接掌厉家大权的厉五少,会有心疼这种情绪?

或许,会有例外,但那只是对于他的青梅竹马李菲儿而言,她黎微舒对他而言不过就是一个贪慕虚荣攀龙附凤的陌生人。

不,可能连陌生人都算不上,他们两个简直是仇人,用“血海深仇”来形容也不为过。

她早就死心了。

车子最后停在一家商场门口,黎微舒被强行扯下车,一路疾步,她几次险些摔倒。

进入电梯,内壁光可鉴人,黎微舒抬头,余光轻瞟。

背后男人与她相聚一臂之遥,脸上黑气凝聚,表情冷峻,

黎微舒不明白,明明现在所有的一切都已经按照他所思所想,他到底还在气什么。

注意到他的目光落到她的脚面,她低头,高跟鞋早已不翼而飞,脚面白皙,莹润的脚趾不知道什么时候被划上,几道血红的小口分外明显。

黎微舒下意识蜷缩了下脚趾,轻咬下唇。

原来如此,她只怕是给堂堂的厉少丢人现眼了吧,可那又有什么办法,这结果,难道不是他要的吗?

厉南爵带着她径直进了一家女装店,直接道:“给她找几套看上去比较良家的衣服。”

售货员脸上的笑容有一秒钟的龟裂,随后还是敬业地道:“先生,我们店里的衣服,都是很良家的啊,很多淑女名媛都来光顾,就连不少大明星也都很喜欢这个牌子的。”

厉南爵嗤笑:“是吗?”

目光却是落在黎微舒的身上,带着嘲意。

黎微舒抚了抚落在肩上的发丝,满不在乎地道:“厉少这就有些为难人了,我本来就不是良家人,穿上龙袍也不像太子,况且,就算穿上了,在你眼里,怕是也没什么差别。”

一样的心机,一样的别有所图,一样的不入你的眼。

“确实。”厉南爵点头,上下打量黎微舒:“是有些为难你,可你不是最会装?这个还需要我来教你?”

“不劳您费心。”黎微舒勾唇笑了笑,也不再看他,径直走进去拿起了一条简洁大方的长裙走进试衣间。

坐在试衣间的单人沙发上,黎微舒刚刚还一脸无所谓的小脸当即垮了下来。

小声地嘟囔道:“我怎么就不良家了,在你眼里,只有李菲儿最良家。”

黎微舒从试衣间出来的时候,店里的店员几欲看呆。

明明是一件淑女裙,看上去应该像大家闺秀的样子,可是偏偏,黎微舒的身材太好,这条裙子简直像是她的第二层皮肤,紧紧地裹着她玲珑有致的身体。

裙子领口是一字肩设计,比较保守,可她穿上之后,却比露出来还要吸引人眼球。

尤其是黎微舒的长相本就偏妖冶,尤其是那双桃花眼,微微眯起的时候带着说不出的性感。

店内的店员们看到这一幕全都惊呆,不由得想到刚才那位先生说的,要给这位小姐找良家一点的。

可底子就在这里,只怕是披上麻袋都能透出三分风情,真的不怪她们的衣服。

黎微舒眉心微拢,带着几分愁绪打量着身上的衣服:“帮我拿大两号的,谢谢。”

“小姐,您这身刚刚合适,不用换号了,再说了,您的身材那么好,好多人羡慕不来的,何必要遮掩起来。”售货员耐心地劝解道。

黎微舒失笑:“还是帮我拿大点的吧。”

店员还想说点什么,就听“啪”地一声,一双银色的鞋子扔到黎微舒脚边。

厉南爵站在她的身后,浑身上下都散着冷意,店内的人都噤若寒蝉。

“厉少,我好像,没有得罪你吧?你这么一副我欠你钱的表情,是要吓唬谁?”黎微舒挤出一丝笑,盯着厉南爵。

男人此刻西装扣子打散,露出里面的同色马甲,最里面的白衬衣被他随意解开两粒,露出性感的喉结。

他可以对任何人都彬彬有礼,绅士优雅,只要他想。

可面对她,永远是都是这一副冷冽如霜刀的嘴脸,连表面的礼貌都不想维持。

“这里的衣服不适合你,换下来。”厉南爵道。

黎微舒点点头,转头对着店员抱歉地笑笑:“不用帮我拿了,谢谢。”

店员碍于厉南爵在场,不敢多说什么,呐呐应是。

黎微舒换上原先的衣服出来,那店员手上正提着那双银色的鞋子,正准备递给她,却听到男人冷冽地道:“把这双鞋扔了。”

黎微舒笑着道:“鞋子很漂亮,喜欢的话就留着吧,再见。”

她不想问,为什么明明是打算给她的鞋子突然又不想给了,答案只能是自取其辱。

最后厉南爵带着黎微舒又换了一家店,随手扔给她一件雪纺纱衣,一条黑色小脚牛仔裤,一双板鞋,完全是学生的打扮。

黎微舒抱着这一堆衣服,表情有些微妙地盯着他。

“看什么,难不成你想穿那边的?”厉南爵下巴一抬。

黎微舒顺着他的视线看了过去,目光在瞥见那家如同情趣衣物的服饰之后,果断地一头扎进了试衣间。

果然是她想太多了,她还以为,他是不是想起来了什么。

黎微舒从试衣间出来的时候,厉南爵正拿着手机斜靠在一旁,听到动静抬头,眯着眼,有些恍然地看着朝自己走来的身影。

她就站在那里,头顶几盏灯光照下,周身仿佛笼罩上一层光芒,每一根头发丝都被清楚的勾勒出来。

厉南爵从不否认黎微舒的美,她美的明艳,带着攻击性。

厉南爵眸光微转,抽出卡递给店员:“就这身。”

刷卡完毕之后,厉南爵转身便走。

“厉南爵。”下意识地,黎微舒伸手拽住了男人的西装下摆。

“松开。”男人声音略显不耐。

“你要带我去哪?”黎微舒忍不住问道。

“你没资格知道。”厉南爵开口,甩开黎微舒往前走。

走了一段路,厉南爵回头,就见黎微舒还愣在原地,竟然在发呆。

厉南爵的耐心不好,冷斥道:“你傻站在那,是想让我抱你?”

黎微舒抿唇:“我不想去。”

……